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七十七章 主事人

在异族控制的区域内,动用营地修者采矿,这可是个不小的事情。

首先要有高阶战力做保护,其次要有低阶战力愿意冒险,最后还要注意,采矿的速度一定要快,要狠,采完就跑。

所以还需要一个完善的计划,充分做好准备工作。

林听涛听说此事,很有兴趣参加,不过一听说,两个矿距离营地最近的,也有五千余里,他有一点头大,“陈上人你这是跑了多远啊。”

“反正又得了两块一级阴气石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炫富当然是惹人厌的,但是能提高人族士气的话,他也不怕高调炫富。

“能卖我一块吗?”林听涛登时就眼红了,陈上人原本就有两块一级阴气石,他不好意思开这个口,但是半年时间,又得了两块。

眼看对方得一级阴气石,如探囊取物一般轻松,他真的坐不住了,“你知道,我来幽冥界,也是冲着战功来的。”

这是陈太忠独力斩杀的,所以他表示购买意图的时候,根本不介意马疯子在旁听。

一块的话,对陈太忠来说,也是无所谓的,若是浩然派南忘留等人跟着来了,他白送都可以的,当然,他跟林听涛没那样的交情,“不过你打算多少灵石收?”

“你给我留一块就行,”林世子很干脆地表示,“到时候行情价是什么,我上浮两成,现在直接收你的,对你来说,有点不划算。”

这也是实在话,在战斗现场收战利品,价格肯定要低一点,带回风黄界,那就不一样了。

“不用上浮,”陈太忠摇摇头,好歹也是并肩作战的战友,这点灵石都要看在眼里,那还真不够丢人的,一直以来,他都不怎么把钱财看得很重。

之所以问价,他是不想被人看成冤大头而已,“到时候别人开多少,我就多少卖给你。”

“谢了,”林听涛笑着冲他拱一拱手。

“这是不见外吗?”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,才待继续商量采矿的事,师郢麻从外面走了进来,一脸的肃穆。

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林世子见状,眉头就是一皱,师真人今天负责营地轮值。

“万山营地转晓天的通知,要小湖的主事人,去晓天开会,”师郢麻沉声发话。

“主事人……”屋里的几名真人交换一下眼神,咱小湖营地哪里有主事人?

小湖营地的管理,是类似于元老会制度,虽说真意宗的势力比较大,也不能说,就是营地里的主事人了,师郢麻和康剑曜的修为,可是摆在那里的。

更别说,营地里是人族和兽族共存,兽族还有不止一个中阶大妖。

严格来讲,虽然陈太忠的一些坚持,致使小湖营地士气高涨,求战欲望也很强烈,但是对于一个战时的队伍来说,没有强有力的领导人,并不是一件好事。

现在问题就来了,晓天大营召集开会,小湖都不知道该派谁去,全去那是不可能的,去一半都不可能,谁知道那些异族会什么时候发起攻击。

但是去的人少了,又不合适,十四巨头,代表的远不止两三股势力,哪一股势力的代表不去,这也是要考虑的。

“对方没说是什么事吗?”真意宗的另一个玉仙发问。

“是皇族的代表到了,”师郢麻的嘴角抽动一下,“在酝酿一个大的行动。”

自打皇族大营跟晓天大营接触上之后,就隐隐地是以皇族为主导了,当然,伤害自家利益的事,晓天大营可以据理力争,甚至可以拒不执行。

但是从道理上讲,每当遇到位面战争,人族的最高统帅,只能出自官府体系,宗门再是桀骜不驯,再是高手众多,也要在大局上,服从官府调度。

宗门的高手,可以不在乎官府,但是一个宗门想传承下去,就不能不在乎官府——那些叛逆的高手,最多也就是私下搞点小动作,真要摆明车马反对,甚至会因此不容于宗门。

这几千年来,唯一不在乎官府的,也只有传说中的浩然宗了——没人知道他们的山门在哪里,也没人知道他们的传承体系。

据说七百年前的阳明宗,之所以被灭宗,固然是因为在天魔大战中精英损失殆尽,保不住自家了,但是同时,跟他们在战争中不太听从调度,也很有关系。

所以他们被灭宗的时候,官府就是束手旁观,甚至隐隐有纵容的意思。

纵容的传言,没有人证实过,但是很多修者都这么认为。

对官府来说,宗门的存在,是他们不得不忍受的,否则会动摇他们的统治基石——试想一下,诸多高阶修者不安心隐世修炼,而是出来争权夺利了,那整个风黄界还不得大乱?

而大多有追求的修者,也不会专注于世俗的权力,他们更想去九重天见识一下。

这些高手所要求的,只是有足够的修炼资源——哪怕不是很够,也可以去争夺,比起统治世俗社会来,要轻松很多。

所以对于官府而言,宗门不能太多,否则会乱,但是也不能太少,足够强大的宗门,也会影响官府的统治地位。

风黄界足够大,容纳得下六个称宗门派,当然,若是十六个的话,未免就有点多了,但是六个变成五个,五大宗各自都强了一些,并不是官府愿意见到的。

说得有点远了,总之,在面临位面大战的时候,主导者只能是官府,他们是风黄界的实际掌控者,而那些称宗门派心里再不情愿,面子上还是要做到的。

“酝酿大的行动?”陈太忠皱一皱眉头,咂巴一下嘴巴,“我个人建议,营地人族出两个代表,就是师真人和康真人吧。”

师郢麻眉头一扬,看一看在场的真意宗三巨头,“马真人上次为万山解围,断了条膀子……你最好也露个面吧,得让他们记得这个人情。”

事实上,他的建议,并不是卖人情那么简单,人族七巨头,真意宗就占了三个,一个都不去的话……合适吗?

到时候晓天营地发出什么指令,真意宗的势力认为不合理的话,小湖营地如何响应?

“再去一个,营地的防守就空虚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。

“反正他们也不能不顾各个营地的实际情况,胡乱下令,”马疯子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“你们开会回来,咱们再继续讨论就行了。”

林听涛对此,却是有不同的意见,“再多去一个也无所谓,营地的防守,可以请兽族多费点功夫。”

“兽族也要去开会的,”马疯子瞪他一眼,“小湖的统一行动,能没有兽族吗?”

“你脑子里,肌肉肯定比脑浆多,”林听涛白他一眼,“兽族需要理会皇族大营的命令吗?”

这话还真的不错,宗门不能不听官府的,但是兽族有资格不理会官府。

马疯子只想到,小湖是人族和兽族共管的,却没考虑到,兽族并不在官府管辖之内。

“那我也不能去,”马疯子倒是没在意他的风凉话,“我一走,营地起码少个三才阵,至于万山那帮混蛋,我也不指望他们领情!”

这话倒也不错,真意宗的三才阵,算是小湖比较高端的战阵了,一名真人加上三名天仙,组成三才阵的话,可诛杀真人,单论抵挡的话,缠住三名初阶真人,也问题不大。

“那就……先探个究竟吧,”林听涛点点头,认可了他的话,“既然是商讨大事,总得容咱营地商量一下,反正我估计兽族没啥兴趣。”

事实证明,林听涛的天机术,不愧是有“明灯效应”,兽族那边听说之后,商讨一番,又打斗了两场,决定派猿妖和狼妖参会。

兽族的反应,令陈太忠非常不解,他找到猛犸问一下,“怎么你们对人族的会,也这么感兴趣呢?”

“人族的会,我们怎么会感兴趣?”猛犸毫不客气地回答,然后道出天机,“不过,我们一直没有风黄界的消息,只是想了解点情况……人族消息最灵通的,就是皇族了。”

原来是别有用心,陈太忠总算明白了。

至此,四个参会的真人就算确定下来了,虽然人数多了一点,但这也没办法,谁让小湖的情况,特殊了一点呢?

其实,陈太忠也不是故意要将小湖搞得如此特殊,在他原本的计划里,是要真意宗的大部队混,营地管理制定计划什么的,都是上宗的事,他只需要安心地做个打手,获得赦免就行。

怎奈远征军中了埋伏,投放失败,而他又是草根性子,见不惯一些事情,所以在收拢队伍的过程中,坚持了一些自己的见解,就将小湖弄成现在这般模样了。

说来说去,投放失败,带给了大家太多的意外,流浪的修者们见到同是流浪的同族,在惶恐的心理作用下,就出现了一些按照丛林法则行事的人。

这一切,跟他在地球上看到末日类小说类似。

陈太忠其实也认为,在战场上,有一个一锤定音的指挥者,再加上一个合适的智囊团,才是取得胜利的保障——小湖的结构,确实松散了点。

所以,这次才不得不去四个真人和大妖。

但是,还是有人认为,去的人数不够多,在临行之前,师郢麻特地找到他,“太忠上人,要不你也跟着去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