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七十六章 真意消息

听到“老易”两字,陈太忠心中的诸多烦躁,顿时消去不少。

他冷哼一声,“你先悟真又怎么样?起得早不一定身体好!”

“再说翻脸了啊,”纯良也有点不高兴了,“要不要我帮你烧掉这毒了?”

这毒着实不凡,它就算晋阶大妖了,还是用了半天的功夫,才将所有的余毒炼化。

因为全神贯注,所以它也累得厉害,完毕之后,它长出一口气,懒洋洋地趴在玉石上,又化作小猪的模样,“还是这样省力气……”

这家伙从来就不讲什么形象,陈太忠无语地摇摇头,将圆环检查一番之后,收入体内,“纯良,我不是说你,有点追求行吗?”

“我都悟真了,怎么就没追求呢?”纯良白他一眼,“你也好意思说我,老易才有资格被我挑战……对了,联系上老易没有?”

“我离开小湖有一阵了,”陈太忠有点赧然,“离开的时候,还没联系上兽族营地。”

风黄界修者在幽冥界的营地,其实是非常混乱的,大抵来说,第一波修者的营地之间,多少都有点联系——就算幽冥界沟通不易,大家还可以将消息传回风黄界来联系。

第一波修者是成建制抵达的,建造的营地,基本上来说,是五大宗各自有自己的营地,五大域的官府,也有自己的营地,再加上皇族的营地,号称十一大营。

这十一大营是主干,大营周边,分布着不少衍生出来的小营地。

比如说真意宗大营,周边就有十一个下门组建的十一个小营地。

人族除了这十一个大势力之外,还有其他修者建立的一些营地,比如说封号家族联盟,也建立了三个营地,参与在其中的,除了封号家族,还有封爵家族。

除此之外,就是兽族营地了,狐族、猿族、鹏族、猛犸族、虎族、蛟族、狼族等等,都有自己的大营。

这第一波的大营之间,联系得就不是很紧密,而且第二波修者投放的时候,不但被打乱了秩序,第一波的营地,也遭到了攻击。

有的营地撑下来了,有的营地没有撑下来,有的营地撑下来了,却失去了联系,只能通过最原始的人力传输的法子,传递消息。

所以晓天大营跟老易所在的狼族大营,沟通不是很顺畅。

纯良听到这话,沉默片刻之后出声,“回去联系一下吧。”

“我也觉得该回去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。

若不是因为纯良的一句话,他或许还会带着队伍,在异族的腹地肆虐。

在异族腹地征战一番之后,跟随陈太忠的修者们,虽然有一些死伤,但是收获也不小,精气神都不一样了。

眼见营地在望,众多修者长出一口气,因为距离尚远,大家决定在距离营地一千五百里处,好好地休整一番。

经过小湖营地的一番经营和进攻,基本上,一千五百里的范围,已经即将纳入营地的管辖范围,相互呼应是很方便的。

而且,自打粉碎了异族对万山营地的围剿之后,各个营地的边境地带,异族的看守,也不是那么严密了,气氛缓和了很多。

当然,这也许是异族有了新的打算,谁说得清楚呢?

陈太忠的队伍在这里休整了两天,成战荒带着人赶了过来。

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,好消息是,通过晓天大营,小湖已经联系上了兽族营地,狐族的三公主也知道,陈太忠在小湖营地,至今安好。

坏消息则是……其实也是个半好不坏的消息,小湖营地,联系上了真意大营。

现在的小湖营地,做主的基本上是真意宗一系的人马,别看真意宗连个中阶玉仙都没有,但是有俩初阶玉仙,还有一个陈太忠。

尤其是小湖营地另一股强大势力,猛犸一族,也是陈太忠的坚定盟友——猛犸在小湖营地,除了有不少族人,还有两个大妖。

而小湖营地的最高阶修者康剑曜,也非常听陈太忠的话。

坏消息就是,真意大营不但离小湖奇远,而且那边……并没有于海河的消息。

两个营地距离得是如此地远,传递信息都很艰难,若不是陈太忠等真意派系的弟子,有效地控制着小湖,大营那边根本不会就一个低阶灵仙的生死,做出正式回应。

这也是求仁得仁了吧?陈太忠听到这个消息,心里确实有点不舒服,不过这个结果,在他的意料之中,第二次投送失败,就注定了低阶修者的命运,会非常凄惨。

不过,于海河也未必就遇难了,真意大营中,第二波的本宗修者数量,还不到三千人。

想一想出发时六万余人的规模,就可以知道,除了那些战死的修者之外,肯定还有不少宗门弟子,流落到其他的营地了。

总之,这个坏消息,并不是坏得离谱。

倒是还有个重要消息,未必完全是好事,据说皇家大营联系上了晓天大营。

以成战荒的修为,还没有资格知道这样的消息,不过他算是陈太忠半个跟班,身边也聚拢的一帮散修,甚至还有两个天仙散修,跟他也处得不错,所以有些消息,对他并不封锁。

“随便他们折腾吧,”陈太忠不关心这些,“你安排一下,给我带回来的人,办一下手续。”

回到营地之后,他好好地休息了两天,又派人将真意宗的两个玉仙请来,将他发现矿藏的消息,说了一遍。

这两个矿的所有权,浩然派和猛犸一边一半,这是没有商量的,不过陈太忠不具备大规模开采的实力,他希望能由真意宗配合实施开采,大不了给真意宗一些分红罢了。

“这个可是没必要,”马疯子听得就笑,“现在开采,危险太大,你先记下位置,我上报真意大营……这两个矿,就由宗里确定,是浩然派和猛犸的了,当然,宗里会收取部分的管理费用。”

“多少管理费用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没办法,腰板不硬就是这样,得向罩着自己的老大交保护费。

“这个我可说不好,”马疯子伸出独臂,挠一挠头,然后才发话,“这么说吧,要看这矿的规模大小,如果大小适中的话,就是十抽一左右吧。”

“十抽一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看不出有什么情绪。

“但是规模太大的话,就不好说了,”马疯子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,“若是价值亿万极灵,都够简宗主找猛犸大尊谈心了,这种情况,你浩然派也就赚个消息费……除非你能让浩然宗出面撑腰。”

陈太忠顿时默然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弱小就是原罪啊。”

“价值太大的话,就算真意宗不下手,别人也放不过你,”另一个真人笑一笑,“其实你地球界的电影说得好,贪婪才是原罪,当然……也是动力。”

“其实,想旱涝保收的话,也有办法,”马疯子笑眯眯地发话,“你将矿藏先给真意宗,不管多少,真意宗可以保你两成的收益……如果矿太小,宗里看不上的话,很可能丢给你们,要你们自行经营。”

听到最后一句,陈太忠登时恍然大悟,“你们说的是风黄界的矿藏分配方式吧?”

“有什么不一样吗?”马疯子愕然地看他一眼。

“幽冥界这里,是掠夺式开采,”陈太忠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你搞清楚了没有,是掠夺式!”

“我知道啊,”马疯子的眼中,有点疑惑,“不计成本,不计损耗。”

开采矿藏的时候,必须要考虑的,就是成本和损耗,同时,这两者其实是息息相关的。

拿安太堡灵晶矿来说,为什么能开采这么多年?因为不能涸泽而渔,不能破坏性开采,在开采的时候,要注意不能破坏地脉,为了能保持长久收益,能滋生出新的灵晶,开采的时候,要小心论证才行。

而且开采过的地方,要严防浪费,保证利益最大化。

就像浩然派新得的冰洞一样,万年玄冰很多,但是只能开采一小部分,采过头了,冰洞废了,大家就都没得玩了。

但是……这开采方式,跟分配方式又有什么关系呢?马真人有点不理解。

“只定义了矿藏的所属,毫无意义啊,”陈太忠一摊双手,“别人采了,你又能说什么?”

马疯子愣了好半天,才反应过来这话是什么意思,“可现在在打仗啊,那里不是咱们的控制区域,谁采得了?”

“采多少算多少了,不计损耗的话,破坏性开采也用不了多少时间,拿走有用的,谁会在乎浪费?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看着他,“冒险疯狂开采才正理!”

马真人又愣了好一阵,才狠狠点点头,“也是,还真是这个道理!”

破坏性开采,根本不考虑长期收益,就是短期内捞一票走人,至于还有多少可以开采的资源,被破坏掉了,谁会在乎?

如此说来,他所坚持的明确产权之后,再进行开采,那真是一个笑话了,到时候真意宗的采矿队伍前来,面临的很可能是一个满目疮痍的大坑。

“照你这么说,这个开采,必须还要马上搞了,不过……这得动用营地的不少修者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