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七十五章 纯良悟真

踊跃报名的人,还真的不少,甚至将陈太忠所在的小院都堵了一个水泄不通。

邻近的马疯子和林听涛见状,见状都有点无语。

马真人很不高兴地表示,“这家伙的人气……简直比我还高,我好歹是正牌真人。”

言外之意就是,陈太忠那厮,不过是个野路子,也不知道大家为何这么追捧。

他前一阵受创,丢掉了一条胳膊,大家都有点为他惋惜,他倒是无所谓,心态比较平和:只要能活着,就比什么都强。

“陈太忠未必会带他们走,”林听涛摇摇头,淡淡地发话,“他的心太软,顾忌太多,带上这帮人,会影响他的行动,他若是带人,只会带着真人和大妖走。”

不愧是伏海侯世子,对人心的揣摩,很有一套,别人都看到了散修之怒的冷酷无情,却是很少有人看到,陈太忠所带的队伍损失少的缘故,是因为他一直在努力维护低阶修者。

正如他所料,陈太忠离开的时候,是悄然无声的——陈某人当保姆,已经当烦了!

不过,林听涛既然号称明灯,嘴巴跟地球界的球王贝利有得一拼,他走出营地没多远,身后追来两位,一个是宁伶仃,一个却是一只猛犸修者。

这猛犸不过是高阶天仙的修为,但是它还有一个身份,猛犸大尊的孙子,前些日子,专门从万山的兽族联军那里,来了小湖营地。

它应该是从它的祖父那里,得到了什么消息,一直对陈太忠巴结得很紧,这次则是专程跑出来,表示要跟他征战幽冥界。

陈太忠无可奈何地摇摇头,带着这俩离开了……

陈太忠再次出现的时候,就是六个月之后了,他身边除了宁伶仃和猛犸,还多了两百余名人族和八十多名兽族。

这支队伍看上去有点疲惫,也是衣衫褴褛,不过精气神倒是不错,竟然在小湖营地一千五百里处,大喇喇地扎营下来。

这六个月里,陈太忠洗劫了三个冥气团,外加两个异族群落。

这三个冥气团,都是有九幽阴水的,这就意味着有三个高阶阴帅坐镇,事实上,有个冥气团里,有两名高阶阴帅。

这个冥气团,距离晓天大营已经很近了,直线距离不超过六千里,他放了一颗蘑菇之后,才这个冥气团拿下。

不过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,因为他这颗蘑菇,才引来了大批的人族修者投靠。

这个冥气团的周边,没有人族修者活动,战备气息不是很浓,在冥气团遭到攻击之后,周边的异族也赶来看情况,却被陈太忠一阵大杀驱走。

因为没有压力,他在冥气团旁边等了三天,待爆点的温度降低,才进去搜索一番,取了九幽阴水走人——他倒是很不想等,但纯良还在睡觉。

其他两个冥气团,他就是直接杀进去了,非常狂野,但是这俩冥气团,也不在交战区域,里面没有多少高阶异族,被他轻松打败,席卷一空而去。

别说是他,就连那些半路归附的修者,也搜刮了不少好东西。

凭良心说,他是不想带着这些修者的,在他赶赴冥气团的过程中,也曾经遭遇了一些人族或者兽族的小队,他根本没有理会,而是直接扬长而去。

陈某人的小集体主义,确实比较强,也不愿意看到同族受苦,不过流浪的修者队伍,他已经见得太多了,都习以为常了。

而且他这次出来,主要的目的,是为自己找九幽阴水,这种事情,是越秘密越好,那么他吃撑着了,不但要当保姆,还得掩饰自己的行为?

若非宁伶仃知道他的事情太多,猛犸又是大尊的孙子,他根本不会带任何人出来——猛犸大尊甚至似乎知道,他身怀真器元胎。

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,在他引爆蘑菇之后,因为要等着冷却,他在那里呆了三天,不但打走了不少异族,爆炸的光亮,也引来了人族的修者。

按照陈太忠这次出来的计划,他是不会理会这些人的,对方要是请求组队,他会指出晓天大营的方向,对方若敢说什么强行征用,他就是一记神识攻击打过去。

但是这次,他不得不接纳对方,因为最先赶来的队伍里面,有一名浩然派弟子,还有一名清风谷的弟子,以及一名百药谷的弟子。

这都是他不好不救的,十余人的队伍里,他跟三人有渊源,想着仅仅收下三人即可,怎奈这只队伍一路流浪,相互之间也有了一份感情,那浩然派的弟子,更是请求陈上人带挈一下他们。

这种事情,既然做出了开头,就不好刹得住了,于是队伍开始滚雪球一样滴扩大。

从第二次投放失败,到现在,已经一年多过去了,零散的修者已经不是很常见了,不是被杀,就是找到了大部队。

不过陈太忠现在所处的地方,不是敏感的战区,甚至战备气氛都不是很浓,所以还是有不少人族修者,在这一片活动。

收拢了这些修者之后,他带着他们攻打了两个异族群落。

他所带领的这些修者,跟他初来乍到的时候一样,使用灵气都是小心谨慎,能不飞的话,绝对不会飞起来攻击——流浪了这么久,大家都知道节省的重要。

所以陈太忠肆无忌惮地使用灵气攻击,让众人看得目瞪口呆,心说果然不愧是背靠营地,陈上人这攻击方式,真的太奢华了。

接下来,众多修者渐渐地习惯了这样的攻击方式,有样学样地大肆出手,也都觉得痛快异常。

这支深入异族区域的修者部队,也令异族头疼不已,却还没什么好的法子。

大部分的异族不是在征战前沿,就是在看守老窝,而这支队伍的行踪飘忽不定,异族们很难抽出足够的力量,进行围追堵截。

所以陈太忠带着的这支队伍,竟然是很嚣张地纵横驰骋,众人甚至因此发现了两处不错的矿藏。

当然,没有人留在这里采矿,那基本上跟找死没什么区别,陈太忠确认,这里就是浩然派和猛犸一族的资产,其他人可以领取适度的战功。

他这么做,似乎是有点独了,但其实并非如此,他的队伍里,起码有七八方的势力,这两个矿,是怎么都不可能合理分配的。

而且他是领队,别人也都是主动贴上来,央求他管理的,所以给别人分配一点战功,算是见者有份的意思。

至于说跟猛犸合作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浩然派区区的一个小派,绝对挡不住其他大鳄对这两个矿的觊觎,倒不如拉上一个合作者,共担风险。

当然,这样的事情,必须是要定个契约,搞个什么誓言的。

六个月之后的某一天,陈太忠在经历了一场小战斗之后,进入通天塔修炼,才猛地发现,纯良……醒了!

它正趴在罗刹石旁边,撩拨里面的神念,没有陈太忠的许可,它出不去。

“悟真没有?”陈太忠出声发问。

“这不废话吗?”纯良待理不待理地看他一眼,“我告诉你啊,以后跟我说话,要用敬语,知道不?别仗着咱俩熟,就可以没礼貌……要叫纯良真人!”

“扯淡不是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连个形都化不了,也好意思冒充真人?”

“谁说我不能化形?”纯良身子一晃,空中就出现了一个……一个彻头彻尾的麒麟,头顶长角,身上长鳞,脚下踏着火球,威风凛凛。

在迷魂岭的时候,它也现出过真身,不过那时它的真身是虚的,给人一种幻化出的感觉,不像现在的真身,真真切切地就在眼前。

“终于……成年了啊,”陈太忠轻喟一声,那只两丈多长的大白猪,再也见不到了,“时间果然是把杀猪刀。”

“你才被杀了,我现在也只是风华正茂的少年,”纯良气得眼睛一瞪,嘴里有火苗吞吐,“但是我一口火喷下去,你根本承受不了!”

“喷火?”陈太忠闻言,眼睛一亮,马上祭出了体内的圆环,“我还有点余毒,没有清除……来来,喷上两口。”

上次跟亚真人赌斗,他是彻底占了上风,赢了一万极灵不说,还收了一万极灵的解毒费,为了表示自己不含糊,他可没跟对方要解药。

然而,亚真人敢跟他斗毒,那毒肯定也不简单,他一直想把毒排除去,但是试验了很多次,都没有成功,只能先将毒逼到圆环上。

所以他这次出来,其实身上还有隐患,不过所幸的是,他有大杀器诛邪网在身,这是越阶杀敌的保障,遇上高阶的异族,只要祭出它来罩住对方,剩下的事情就不用操心了。

眼见纯良晋阶成功,他就先要把这毒解了。

“一颗血髓丸,”纯良却不动手,而是一只爪子勾一勾,一副“老子现在不同了”的模样,它傲然地发话,“真人是那么好使唤的吗?”

陈太忠火了,直接丢出一颗血髓丸来,“来,解毒吧,交易结束之后,咱们各走各的,我高攀不起你这真人,行吧?”

“我说,你不至于这么开不起玩笑吧?”空中威风凛凛的麒麟,登时低眉顺眼了起来,它讪笑着发话,“不就是比你早悟真吗?看你这嫉妒的……我都不嫉妒老易呢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