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七十四章 遁术克星

陈太忠所修习的天目术,可以算得上是各种遁术的克星。

当然,要是使用遁术符,一遁几百里,这就不太好用了,可是肉身土遁,未必遁得远,只是想藏身的话,那是瞒不过天目术的。

天目术一眼扫去,他就发现了亚真人所在的区域,是距此七八里的方向,少不得他几个缩地踏云,奔着此处就来了,嘴里大声地笑着,“跑个什么?有种接着打啊!”

他若是使用万里闲庭的话,会更为快捷,不过他并不想让人知道,自己还有这样的身法。

刚才小范围的腾挪,可以算到缩地踏云里去,距离这么远的话,一步就到,容易被人看出异样——底牌这东西,还是暴露得越少越好。

混蛋!在土中潜行的亚真人,也有能力观察上方的动向,见对方笔直地追来,毫无谬误,心里就是一凉——你还修有天目术?

他真的有点后悔了,今天不该找陈太忠的麻烦啊。

今天的赌斗,他有两个没想到,一个是没想到,对方不但也是施毒高手,而且扛毒也是高手;其次就是……这厮竟然修有天目术!

在陈太忠挥刀向他扑来的时候,他就已经知道输了——自己都快压不住毒性了,对方竟然还能生龙活虎一般,使出如此凌厉的刀法!

那个时候,他没有别的选择,只能选择土遁来躲避,再使用金蝉脱壳的话,没准就毒发攻心了!

哪怕就是这样,他也没丧失信心,心说我吃些解毒的丸药,如果有效果的话,再从地下向你发起进攻!

土属性的修者,是大地的宠儿,能从地下发起攻击。

可是,对方竟然就这么不依不饶地追了过来,他心里一凉,转头没命就跑。

跑的时候,还得使劲压制毒性,此刻他心里的懊恼,就不用再提了:我吃撑着了,明知道此人能在三名玉仙的围攻下,斩杀对方,非要为难他做什么?

前不久发生的事情,一幕一幕在他眼前浮现,他真的明白了,康剑曜为什么用很古怪的眼神看他,也明白了康剑曜为什么敢借给他两百万极灵——中阶玉仙想要打过此人,真的很难!

散修之怒名满风黄,那不是吹出来的,而是真的有那么难缠,盛名之下,果然无虚士!

他一路跑,陈太忠就一路追,直到追出两百余里,围观的人里,晓天宗的罡心旸真人不能再看下去了,他出声发话,“好了陈上人,赌斗算你赢了,我作证!”

罡真人也修有天目术,发现地下亚真人的气息,越来越微弱,越来越不稳定,知道再追下去的话,此人就算不被陈太忠击杀,也会毒发身亡。

“我去,什么玩意儿嘛,”陈太忠悻悻地停止了追击,扭头看向罡心旸,“这家伙也真是的,输了也就输了,还赖账……那一万极灵,罡真人你担保了?”

“这个……我说了,我会作证的,”罡心旸苦笑一声,他吃傻逼了,担保这一万极灵?到时候对方不认账的话,还得从他个人账户上扣,“我可以证明,他欠你的。”

“我敢打赌,现在杀了他的话,他的储物袋里,绝对不止一万极灵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笑得阳光灿烂。

“那就杀了他呗,”追上来的马疯子出言帮腔,不管他跟陈太忠以前有什么恩怨,但是在别人眼里,他俩都是真意宗势力的人。

而且他为了配合万山营地,解救其危机,丢掉了一只胳膊,对方竟然说,小湖营地是自找的,他心里的怨恨大了去啦!

陈太忠不接他的话,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罡心旸,“罡真人怎么说?”

我能说什么?罡真人的嘴角抽动一下,“我这次来,是了解小湖营地在万山被围攻的时候,是否做出了有力的配合……其他都是枝节末梢。”

蛟妖也追了上来,手里拿着留影石,正正地对着他,一本正经地发问,“那么你说,小湖营地的领导才能,我的领导才能……怎么样?”

罡心旸怔了一怔,然后伸出一个大拇指来,“非常杰出!”

“唉,”蛟妖长叹一声,就在罡真人以为它不满意的时候,它幽怨地说一句,“能得到人族修者比较公平的评价,真的不容易啊。”

“人家说领导才能比较杰出,也不是说你吧?”不知道何时,一只猛犸大妖赶了过来,很不满地看着它,“你有点自作多情。”

蛟妖火速收起留影石,冷冷地看着它,好半天才冷哼一声,“笨象,我看你们一族,是不想使用聚灵阵了吧……”

至此,万山营地第二次控制小湖营地的尝试,彻底失败了。

八天之后,亚真人托人捎来了一万极灵,同时讨要解药,他对毒有极深的造诣,但正是因为如此,尝试了多种解毒方法之后,他终于发现——这来自狐族的毒,真不是那么容易解的。

陈太忠认为解药也值一万极灵,你觉得不值,可以别买。

这或者有趁人之危的嫌疑,但是他觉得,这个价格很公道——你当初威逼我小湖营地的时候,有没有想到是乘人之危呢?

小湖已经极力在配合了,反倒被扣上个救援不力的帽子,这是欺负小湖的伤者太多吧?

不作死就不会死,欺负别人,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心理准备。

最终,亚真人还是付出了两万极灵,但是他要求,此事不要传出去——那些留影石,都销毁了吧。

陈太忠根本不带理他——你跟那些留影石的拥有者商量去!

除此之外,还有来自晓天大营的请求,希望能得到驱除寄生蜂虫卵的方法,不过小湖营地断然拒绝——谁受了污染,送到小湖来,方法什么的,提都不要提!

按说,原本小湖营地不该做得这么决绝,这回答会得罪太多的人。

比如说,晓天大营距离这里,足有一万五千多里,被污染的修者没日没夜地赶来,到了地方的时候,没准都不赶趟儿了。

但是小湖营地在此前,受了太多的委屈,心里憋着气呢,就说这是我们救治的条件,必须的……不愿意来可以别来!

晓天大营想要强行压制的话,也不是那么容易,小湖虽然不大,里面有来头的修者也真的太多——你今日得逞了,小心回头有人找你算账。

真意宗、狐族、猛犸、蛟族、甚至玉衢宗,是一个晓天大营压得下来的吗?

就算撇开那些背景不提,战场之上只讲实力——小湖营地的实力,也足以令人侧目。

于是小湖营地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还是保持了相对独立的地位。

陈太忠除了执行一些必要的任务,大部分时间,都是在祭炼九阳石髓和九幽阴水,偶尔也关心一下灵谷的长势。

那颗不靠着九阳石,顽强生长出的灵谷,也成熟了,种子不甚饱满,但是里面富含的灵气,却又高出普通灵谷很多,差不多翻倍了。

大约这就是通天塔产出的植物的特色了,普通植物都能增强很多灵气,当作灵药来用,灵谷发生一些变异,却也是正常了。

八十余颗种子,陈太忠分了一半种了下去,并且严格控制种植的深度,以及踩压的力度。

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去了,有人猛地发现,陈上人肩头的小白猪,很久没有见到了,于是就问他,你那宠物呢?

纯良在通天塔里酣睡不醒,两个多月过去了,没有一点醒来的意思。

陈太忠只能回答说,我派它出去侦查去了,什么时候回来,我也不知道。

不过这频繁的发问,让他有点不耐烦,索性跟营地打个招呼,说我想出去走走,看能不能再端掉几个异族群落。

小湖营地有点不想放他离开,现在的陈太忠,在十四巨头里,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,他的战斗力和大规模杀伤能力,早就获得了营地修者的共同认可。

但是远征军此来,为的就是征服和掠夺,守住营地,慢慢地向外渗透和扩张,只能说是个稳妥的法子,激进一点的话,还是可以跳跃性地开拓地盘。

不管怎么说,有营地和没营地,那是不一样的,有了根据地,出去开拓的修者,心里就有底气,知道自己是在扩张,而不是在流浪。

陈太忠愿意出去开辟新的地盘,不管从哪个角度讲,营地也不能拦着——这是对个人和对集体都好的事情,个人可能掠夺一些财富,营地也能拓展生存空间。

他们能做的,就是取缔他在营地中的各种值守和支援任务。

陈太忠要再次出击的消息,很快就传遍了营地,很多修者跑来发问:能不能带上我?

现在营地的修者,已经度过了那段刚降落时的惶恐期,投放虽然失败了,但是经过这许久的经营,小湖营地也逐步走上了正轨,大家逐渐恢复了点进攻的勇气。

而外出打天下这种事,没个强力的领头人,是不行的,陈太忠在营地的口碑,还是不错的,不但战斗力强,跟随他的人,运气也都不错,立功不少,却没有什么惨重伤亡。

这一点尤为重要,战场上,个人勇武固然重要,但是众修者更愿意跟随那些运气不错的领袖——毕竟谁也不想死不是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