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七十三章 妙手迭出

两人斗了半天嘴皮子,但是功夫在棋外,都是在为自己放毒做掩饰。

前文说过,在风黄界,放毒的手段不登大雅之堂,但是对眼下的两人来说,这场赌斗,真的输不得,亚真人不想输,陈太忠更不想输。

所以在斗嘴的时候,两人同时下毒,倒也是英雄所见略同——你光站着说话不动手,那就别怪我先下手了。

陈太忠会下毒,这一点,知道的人不算少,可也不算多,起码康剑曜是绝对不会告诉别人,他也曾经栽在陈太忠的毒上。

亚真人就是那不知道的人,不过发现中毒之后,他也没心慌——我是中毒了,但是你也中毒了,看谁的毒药劲儿大吧。

所以两人在指责对方施毒之后,还是没有动作,就那么一动不动地对峙着,连话都不说了,就像两尊雕塑一般。

这就是另一层的比试了,看谁先扛不住!

凭良心说,亚真人释放的毒,毒性也很霸道,他能放下真人的面子,公然施毒,就是对自己的毒有信心——高阶真人中了招,都得认栽呢。

两人的毒谁更强一些?这不好说,可以肯定的是,老易给陈太忠的毒,是让他在幽冥界用的,差一点的货色,她拿得出手吗?

毒性不好比较,不过既然拼毒,还有一点也很重要,谁更耐得住对方的毒?

亚真人对毒有研究,自身也有相当的耐毒性,他不怕比这个。

但是陈太忠……他更不怕啊,他对毒倒是没有研究,可气修强调修自身,本身就是非常能抗毒,而他体内的那个小圆环,不但对防毒有加成作用,还能将毒转移上去。

如此一来,谁会笑在最后,不问可知。

围观的人初开始听到,两人竟然是同时施毒暗算对方,人人都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:留影石都准备好了,你俩让我们看这个?

说好的真人级大战呢?咱不带这么恶搞的!

但是接下来,两人依旧一动不动,大家就都明白了:我去,这是拼出真火了!

对大部分的修者来说,斗毒其实是很危险的,很多毒道的老手,也不敢这么赌。

良久之后,亚真人缓缓开口,似笑非笑地看着陈太忠,“你……还能坚持多久?”

运气逼毒之际,他还能开口,显然是犹有余力。

陈太忠的脸涨得通红,双唇紧闭,只是很不屑地看他一眼,却没有说话,看起来有点狼狈。

其实他想的是……哥们儿是讲究人,先跟你斗毒,这时候忍住不用束气成雷打你,忍得很辛苦啊!

斗了这么久的毒,胜利的天平,已经彻底向他倾斜了。

接下来,他只需要游斗,就能耗得对方欲仙欲死。

“你的毒,不过如此,”亚真人见他抵抗得“辛苦”,很不屑地笑一笑,抬手拍向储物袋,似乎是要出手了。

陈太忠哪里容得了他先下手?眼见对方似乎是不斗毒了,嘴巴一张,一道白光就吐了出去,“滚!”

束气成雷是何等快捷的神通?距离这么近,怕是想失手都难。

亚真人的身子诡异地一扭,直接出现在了陈太忠左前方三十米处,也是嘴巴一张,厉喝一声,“倒!”

他站在原地的影子,此刻才开始缓缓虚化。

这身法,是军队中顶级修者才能掌握的“金蝉脱壳”,是要消耗掉一些材料,才能实现的,在战争中可以用来保命。

这一吼,也是一门次神通,名为“煞气罡声”,不但有强大的声音冲击力,还能通过激发气血,引发杀气,震慑对方神魂。

简而言之,这是音攻加神魂攻击的次神通,兼且有气势上的压制,也是军中神通。

陈太忠的束气成雷虽然快捷,但正是因为离得太近,反倒容易躲得过去。

距离远的话,速度也不是问题,可是夹角会小很多;距离近了,除非放大夹角,否则对方不用跑多远,只要反应速度够快,就能避开。

然而,若是放大夹角,同等数量的灵气输出下,单位面积上的攻击力,就要小很多。

陈太忠这一记束气成雷,还真的是打空了。

巧到不能再巧的是,两人除了一开始就同时用毒,第二招同时都是使用了音攻神通,不过一个是偏雷电的,一个是偏神魂和气势的。

不过,跟亚真人一样,陈太忠也拥有奇妙的身法,他一个万里闲庭,就冲到了对方侧后方。

与此同时,他想也不想,一个神识攻击,重重地击了过去。

凭良心说,神识攻击这东西,对上军队里出来的修者,作用不是很大,军队的修者大多意志坚定,还拥有很强的气场,也能抵御部分神识攻击。

陈太忠的手段当然不止如此,他的神识攻击,只是想迟滞对方一下,然后他一侧头,嘴巴一张,又是一道束气成雷打了出去,“傻逼!”

这一次,将亚真人击个正着。

亚真人不是不能再使用金蝉脱壳了,他感受到了对方这一记神通的威力,神识攻击什么的,他没放在眼里,一味地躲避,也不是他的性格。

我扛得住这一记神通!他的战斗直觉告诉他,无非就是僵直一下,了不得受点伤。

所以在硬扛神通之际,他手中多出了一支三尺长的红色标枪,抖手打了出去,脸色也微微一白。

标枪在瞬间,就涨大为丈许长短,带着浓浓的煞气和无匹的强大气势,奇快无比地射向陈太忠。

这正是军中的又一记大招,“血色长矛”,修者要透支些许的精血,达到一击必杀的效果,不但煞气惊人速度奇快,更兼有一往无前的气势,还能自动寻踪。

不过这一招的副作用,也很明显,一击必杀之后,因为透支了精血,出手的修者,会有一个短暂的虚弱期。

亚真人其实不想着急使用这一招的,他伸手拍向储物袋,只是想尝试拿点丸药出来,看能不能压制住体内的毒性——他有点快压制不住了。

但是他一动手,就引来了陈太忠的攻击,那就只能大打出手了。

所幸的是,他也有随时出手的准备,所以一旦出手,眨眼之间双方就互有攻防不分轩轾。

但是然而可是……一旦大打出手,他的灵气,就压制不住体内的毒素了。

两人都是高度重视对手,一旦动手,甚至连吃回气丸的工夫都没有。

眼瞅着要压制不住毒素了,亚真人这才心一横,豁出去吃对方一记神通,也要使出血色长矛,哪怕不能将对方斩杀,但是瘫痪对方的战斗力,是没有问题的。

——我都快压不住毒性了,你小子挡下这一记攻击之后,只会比我更不堪吧?

陈太忠果然出刀抵挡了,在对方标枪出手之际,他就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,他的直觉告诉他,这红色的标枪会追踪,躲是没用的。

就算万里闲庭是空间术法,可能摆脱锁定,但是他不可能跑得太远,那样就无法攻击了——狭小空间内,就算摆脱追踪,也可能被重新锁定!

所以他只能用无名刀法第四式硬扛,心说你那一吼,我硬挨一记,也是无所谓的!

他的第二记束气成雷,其实也没给对方造成多大的伤害,甚至都没有造成僵直——合着亚真人身上,还有防雷的灵宝!

风黄界的雷修不多,但是幽冥界会阴雷的异族,可是不少,吞冥兽和阴风夔,都会阴雷,所以很多修者身上有防雷法器的话,都会使出来。

亚真人几乎没有感受到僵直,不过束气成雷的音波攻击,还是让他后退了两步,透支了气血的脸,显得越发地苍白。

然而,他反倒是露出了一丝笑容——我看你还能扛得过吗?

可是下一刻,那笑容就僵在了他的脸上,陈太忠不但硬生生地挡下了血色长矛,而且身子一蹿,就来到了他面前,一道凌厉无匹的刀势,已经锁定了他。

他的直觉告诉他,自己躲不过这一刀——会有陨落的危险!

这怎么可能?亚真人只觉得自己浑身的毛发都竖起来了,你怎么还能有攻击的能力,还能使出这样威猛的一刀?

不过这一刻,再说什么,似乎都晚了。

陈太忠是打出真火来了,扛下这一记攻击,眼见对方没有再使出音波攻击,他想也不想,直接锁定对方,使出了第五式刀法——你有防雷灵宝?吃我一刀吧。

然而,就在刀光就要及体的一瞬间,亚真人的身子一扭,活生生地消失了。

这不是金蝉脱壳的法术,金蝉脱壳,会留下虚影在当地的。

“我去你的,”陈太忠的身子腾空而起,脸色也一变,“土遁?”

他还真没想到,对方竟然有土遁的能力,不是靠着土遁的符箓,而是真真正正的肉身土遁。

不过要说起来,这也不算奇怪,中央戊己土,中州的功法中,土系功法不少,晓天宗和中州皇族,有人精通此道。

当然,能修土遁,对修者的资质,要求是极高的。

陈太忠飞起来之后,丢了一把回气丸进嘴,然后就打开了天目术,微微一笑,“小样儿,你钻进土里,当我就发现不了你了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