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七十一章 热血上头

罡真人对眼前的这只蛟修,还真的有点印象——中了寄生蜂虫卵的修者,一般不是被人杀,就是自杀,而这只蛟修,只是被遗弃了。

晓天大营里,跟万山营地不同,兽族也要受晓天宗的节制——否则你就别进来。

而此次出来联系人族营地,庞真人特地调拨了些兽修过来,兽族不能反抗。

不过大营里也有兽族大妖,说我们配合可以,但是如果兽族修者违反军规,遇到需要执行军法的事情,必须由我兽族来执行。

蛟修被虫卵污染,绝对不算违反军规,也不知道能不能算得上要执行军法,但是毫无疑问,处理这个蛟修,得同行的鹏族大妖点头。

这鹏妖也不敢随便点头,须知它才是初阶,晓天大营那只蛟妖,已经是六级了,是马上要晋阶为高阶大妖的。

蛟族和鹏族,关系绝对说不上好,而蛟族因为族群数量稀少,特别维护族人,所以这只蛟修才被遗弃,而不是杀死。

看到这只原本应该已经死去的蛟修,又出现在面前,罡心旸脸色微微一变,“原来传言非虚,小湖营地,果然掌握了驱除虫卵污染的法子。”

下一刻,他的脸色又一变,若有所思地看向陈太忠,“那个冥气团……是你出手的?难道是蘑菇?”

罡真人可是在蘑菇爆炸的冥气团附近,激战了好几天的,而且当初,他们的斥候就是被那此刺眼的亮光所惊动,才带着队伍找过去——很明显,那样的亮光,不该是幽冥界的现象,应该是来自风黄界的高阶术法。

他们赶过去之后,没有碰到风黄界的术法高手,反倒是遭遇了异族,激战几天几夜之后,得了万山营地的接应,不得不战略撤退。

但饶是如此,他们也从被俘获的异族那里搜魂得知,这里原本是有个冥气团的,白光过后就不见了,至于说凶手是谁,异族也在寻找。

最近这段时间,每每想到那个神秘高手,晓天宗的人都非常好奇,能搞出这么大响动的,只能是人族修者的术法。

兽族倒也不是做不到这一点,鹏族的风雷之术,虎族的罡风天赋等等,都能做到,但是能达到这样效果的,只能是兽族中的尊者。

兽族没有大尊降临幽冥界,一只都没有。

人族也没有真仙降临幽冥界,但是人族修者善于借用外力,可能施展出此术法。

晓天大营的修者,都在琢磨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,猛地见到被遗弃的蛟修,再想一想斥候口中,那团白光所形成的异象,再看一看传说中的散修之怒,罡心旸终于……反应过来了!

散修之怒摧毁巧器门的时候,可不就是类似的异象吗?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一笑,终于反应过来了吗?

“是蘑菇……”亚真人嘬一下牙花子,也反应了过来——晓天营地的人来了之后,就一个劲儿打听,谁修了至阳术法,原来那冥气团,是被陈太忠的蘑菇摧毁的?

但是,这也不能阻拦万山收编小湖的决心,他冷冷一笑,才待发话,不成想罡真人率先发问,“你那蘑菇术法,是要借助外物的吧?”

“是我从地球界带上来的,”陈太忠倒是不隐瞒这一点,而且小湖营地有修者跑到了万山营地,瞒也瞒不住,他都曾经科普过如何预防蘑菇。

不过,想到风黄界这些修者糟糕的习惯,他还是补充一句,“我也没了,那是最后一个。”

最后一个……谁信谁是傻瓜,不过想到蘑菇巨大的杀伤力,罡心旸觉得,这事儿不是自己能做主的,人家都敢跑到异族的地盘上放蘑菇,逼得急了,真不知道能做出什么事。

而且……散修之怒,从来都不是个好脾气啊,为个女仆就能毁灭巧器门。

有鉴于如此认识,他认为此刻强行收编小湖,不是个好的主意,于是点点头,“那高阶玉仙,也是蘑菇所伤?”

“那个冥气团,里面最少有七个阴帅,打算借机偷袭万山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关于这一点,我有狐族修者可以作证,需要喊来吗?”

罡心旸微微摇头,他认为,起码暂时不需要,“七个阴帅,都被蘑菇所伤……这术法,竟然有如此威力?”

“错了,我的战功上,只记录了杀了三个,分别是高阶中阶和低阶各一,”陈太忠淡淡地摇头,“被蘑菇所灭杀的,阴气石也毁了,没有阴气石,这没办法报战功……我不会像万山营地那样,视虚报战功为平常。”

亚真人听他又出声讥讽,嘴角抽动一下,却也不好说什么。

罡心旸的眉头一扬,讶异地看着陈太忠,“那三个玉仙,都是你所杀?”

高阶玉仙,是丧命于纯良之手的,不过陈太忠知道,纯良不会计较这个,反倒会尽力藏拙,于是他微微颔首,傲然吐出两个字来,“正是!”

这尼玛也太夸张了吧?罡心旸绝对不相信这个答案,须知从斥候发现光芒,到大家赶到,也不过是一天多的时间。这么短的时间内,你不但扛住了三个玉仙的围攻,还诛杀了?

这起码得是半步真仙的战力,不带这么夸张的。

不过,他马上就脑补出了真相,于是眼睛一亮,“蘑菇重伤了三名玉仙,是这样吧?”

“没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坦然地回答,“否则我也只能转身就跑。”

猜测得到了证实,但是罡真人的内心,一点都不轻松,反而重重地点点头,长叹一声,“饶是如此,也殊为不易了。”

这是大实话,重伤的三名玉仙,也不是一般修者能对付得了的,别的不说,一个高阶玉仙想要自爆的话,搁给他罡心旸,也只有抱头鼠窜的份儿,有多远跑多远。

何况是三个玉仙的围攻?

想明白这一点,他觉得这次夺权行动,必须暂时中止了——事实上,他此来的第一目的,是要落实万山营地在被围攻的时候,小湖营地是否做出了足够的配合。

人家既然做出了配合——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,那他就不好多事了。

这样的难题,应该交给高层去处理!

小湖营地是不大,但是里面有来头的修者不少,太过分的事情不能做!

所以他很干脆地表示,“陈上人的大名,果然非是幸致……不知这驱除虫卵污染的手段,是否可以教授?此事真的事关重大!”

对于驱除虫卵污染的手段,也是罡心旸此来的目的之一,晓天大营虽然是第一批修者建立的,但是第一批的修者,全是晓天宗弟子,没有蛊修在其中。

晓天宗的下门下派里,也有钻研药物的,配出了预防虫卵污染的药剂,但是这个药物并不便宜,只能通过战功和宗门贡献点来换取。

第二批的修者降临,晓天大营不断有修者来投,其中就有高阶修者带了蛊修来,但是对晓天宗来说,这药剂的奥秘,不能让太多人知晓,他们甚至不许蛊修钻研!

所以,当他们知道,小湖营地不但有预防药剂,还能更进一步地驱除虫卵,第一个反应就是:要将这方法拿到手中!

只有帮万山控制了小湖,才能拿到这个方法!

现在事实证明,小湖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,那他退而求其次,就想先得到这法门。

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“那我小湖营地被万山所污蔑,罡真人又如何看待?”

罡心旸听到这话,还真的为难了,他很想果断地做出决定,但是真的不可能,这已经超出了他的决策范围。

不过他也不会说,我做不了主,于是淡淡地回答,“这两件事没有必然的联系。”

“那就这样吧,有被污染的修者,你们送来小湖营地,我们酌情收取费用,”陈太忠站起身来,“既然我们的战功无误,还有别的事儿吗?”

“你不是要教训我吗?”亚真人也跟着站起身来,狞笑着发话,“正好我也想见识一下,散修之怒好大的名头,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。”

他对陈太忠有了解,但是了解得不够多,今天他的面子被扫了又扫,不找回点场子来,念头不通达。

就算你能诛杀三名玉仙,又如何?那都是被蘑菇重伤的,才被你逮了便宜!

因为又羞又怒,他已经钻进了牛角尖里,玉仙自爆之类的可能,他根本就不去考虑。

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想一想之后发话,“傻逼……我看你不顺眼很久了,敢跟我生死斗吗?不许认输!”

“太忠,”这时候,康剑曜站起身来,冲他一拱手,“要我说,生死斗还是免了。”

滁王府的供奉,煞是多事!亚真人心里生出点不快来,不过……生死斗终究是人族的内耗,决定出胜负就好了。

然而下一刻,康真人的嘴里,就蹦出了令他惊讶的话,“他虽然无礼,我看他也不顺眼,但终是官府体系中的要员……杀了他,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

我勒个去的,你竟然这么说?

亚真人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,只觉得热血上头,“好了,那就生死斗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