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七十章 证人

这晓天宗的真人唤作罡心旸,此来就是为万山营地站场的。

对晓天营地来说,万山和小湖之间的争执,谁对谁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两个营地之间,必须定下统属关系来,能让晓天营地在未来的战斗中,如臂使指地使用这两个营地。

万山营地是军方势力占优,晓天大营做为宗门设立的营地,本能地不喜欢他们,不过万山的实力,明显要强于小湖,而且……军队的人,还是比较服从管理的。

在万山表示,愿意接受晓天营地的管理的时候,他们就已经获得了晓天营地的认可,而小湖这边,跟晓天的接触不多——战斗期间,异族的封锁很严。

就算沟通,也是通过万山的远距离通讯鹤沟通,小湖这边,发不出多少声音。

所以,虽然小湖营地是以宗门修者为主流的,还是得不到晓天营地的支持,而且这个营地里,晓天宗并没有多少存在感,真意宗倒是隐隐占了主导地位。

哪怕是同为宗门体系的修者,也存在竞争的问题,不可能因为阵营相同,就能得到无条件的支持。

不过,小湖和万山两个营地,在配合战斗的问题上,各有各的说法,罡真人也不想太过纠缠,于是就问出了新的问题——你们那俩修者,深入异族腹地,做出了什么成就吗?

“战绩一般,”师郢麻皱着眉头,带着情绪回答,“也就是斩杀了一个高阶玉仙,三个中阶玉仙,七个初阶玉仙而已。”

“哈哈,”那万山营地的玉仙长笑一声,“好一般的战绩……没有斩杀一个真仙吗?”

师郢麻死死地盯着他,直盯得对方有点毛了,才一声长叹,“我从未见过,忘恩负义到你这种程度的真人……若万山都是你这样的人,以后也不要跟我们求援了!”

“下一次就不是求援了,是命令,”这玉仙眼睛一眯,阴森森地发话,“我现在代表万山营地宣布,小湖的所有修者,必须无条件地接受万山营地的指挥,如若有不从……”

“亚真人稍等,”这时,晓天宗的罡心旸真人发话了,他是有心偏帮的,但是同时,他必须搞明白小湖营地的真实战力。

若是小湖的战力超强,甚至能硬扛万山,晓天营地就不得不重新考虑他们的立场了——一个真人和一个上人,能杀掉那么多的玉仙,听起来真的不可思议。

于是,他要先搞清楚,小湖的说法,有什么水分没有,“你们出去打游击的修者,真的斩杀了这么多高阶异族?”

师郢麻闻听此言,却是更恼了,“罡心旸,你我同为宗门修者,你才不过是五级真人,凭什么就敢质疑我的话?”

晓天营地很大是吧?幽冥界照样有我玉衢营地,你怎么能……如此跟我说话?

“我只是有点好奇罢了,”罡心旸干笑一声,也不跟他一般见识,心说你玉衢宗的营地,离这里不知道有多远,我需要在意你的身份吗?

战场就是这样,我认你身后的势力,就考虑自己的态度,若是不认,那就不需要管那么多——反正现在我强势,不服气的话,你就召集你的势力过来。

恐怕你的势力赶来的时候,你的尸身都化作白骨了!

“来人,”师郢麻气呼呼地喊一声,“有请陈上人和康真人,告诉他们……有人说他们的战绩,有点经不起推敲,速来指挥大厅。”

陈上人在康真人的前面?罡心旸很敏感地注意到了这一点,散修之怒虽然强横,总不至于强过康剑曜这高阶真人吧?

不多时,康剑曜赶了来,他面色苍白,一脸的阴沉,“哪个混蛋质疑我的战绩?”

万山和晓天的修者虽然来头大,但终究不过两个中阶玉仙,他可是高阶的,骂点脏话算什么?而且他的战绩是实打实拼出来的,现在还在疗伤,怎么能容忍别人的胡说八道?

他的身后,陈太忠也跟了进来,一脸的不高兴,“谁脑袋抽了,我的战绩,你们不是都看过了吗?”

“怎么说话呢?”万山营地的亚真人冷冷地看他一眼,他不好跟康剑曜叫真,还能不敢面对一个九级天仙?“战功当然要经过评判,你以为自己想说多少就是多少?”

陈太忠愣愣地看了他好一阵,嘴角泛起一丝嘲弄,轻轻地吐出两个字,“傻逼!”

“嗯?”亚真人眉头一皱,阴森森地发话,“你说什么?”

陈太忠也不理他,寻个椅子坐下,他发现这些高阶修者来了幽冥界之后,脑子都跟缺了弦似的,一个比一个冒傻气,他都懒得叫真了——真的计较不过来。

你且先狂着!亚真人眼中掠过一丝狠辣,然后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你们都说斩杀了多少玉仙,我们不看那些阴气石,小湖营地应该也不缺阴气石,我只问一句……有人可以证明吗?”

这话甚是可恶,就差指着小湖修者的鼻子说:我们怀疑你们弄虚作假。

康剑曜闻言,越发地呛了,他眼睛一瞪,大声嚷嚷了起来,“你这说的是人话吗?我为了保存低阶修者的实力,孤身出击,换了一身伤回来,反倒是错了?我跟你说,以后你们万山哪怕面临灭顶之灾,都别指望我出手。”

“康准证息怒,”这个时候,又是师郢麻发话了,他也很恼火万山来人的态度,但是既然征战异位面,还是要以大局为重。

所以他看一眼亚真人,淡淡地发话,“我们营地有战功分配记录,就在伏海侯世子林听涛真人手上,小湖的阴气石虽然多,三级以上的却是不多……你们若是不信,大可以去找他讨来观看。”

亚真人嘴角一撇,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,“嘿,你们自己记录的战功簿……”

他的话没有说完,但是意思再明白不过了:出击能作假,战功不能作假吗?

不过这话也只能说一半,真要说全了,对小湖营地的侮辱就太大了。

“切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懒洋洋地发话,“想看都不给看,我小湖营地的战功记录,是随便哪个阿猫阿狗都能看的吗?”

“你混蛋!”亚真人厉喝一声,抬手向陈太忠遥遥一抓,“掌控!”

“傻逼!”陈太忠嘴角泛起一丝微笑,身子一晃,人已经到了大殿外面。

他呲牙一笑,冲着对方招一招手,“来,那个二货,有种你出来,咱们到营地外面见个真章。”

“混蛋!”亚真人出手不果,愈发地恼怒了,他眼睛一眯,淡淡地扫一眼小湖营地在场的三位真人,“没人管教一下,这不敬上位者的混蛋吗?”

他已经想好了,小湖营地若是推三阻四,不惩罚陈太忠,那么他就要出手了,须怪不得他大欺小。

不成想他这话出口,对方三名真人和大妖,仿佛没有听到一般,尤其是高阶真人康剑曜那厮,眼中竟然掠过一丝隐藏得极深的……戏谑?

这是个什么情况?亚真人有点想不明白。

他此次前来,就是要找碴的,报此前对方不尊号令之仇,对小湖营地了解得不够多。

不过他认为,自己也无须了解太多——你们莫非还敢跟晓天大营呲牙?

眼见场面气氛怪异,亚真人心里没由来一震——我若出手大欺小,会不会惹得对方三真人齐齐出手?

对方的三个真人大妖,再加上陈太忠,都是受了伤的,不过真要翻脸的话,他和罡心旸两名中阶真人,也绝对不是敌手,甚至有陨落的可能。

于是,他决定暂时不跟这小子计较,只是冷冷一笑,“看来小湖营地真得立一立规矩了,你们管理不好,我万山也是有责任的,这次……”

“少放屁了,”陈太忠站在大殿之外,沉声发话,“你万山正经是没管理好,需要我小湖营地出手整顿一下了。”

他原本并不喜欢浪费口舌,不过实在是懒得再对人族修者出手了,而且这是自家营地,打烂了坛坛罐罐,也是不好。

眼前的指挥大殿虽然简陋,只是普通的土石固化了一下,可是一旦损毁,也有点劳民伤财——同风黄界的联系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打通,一定要尽量避免浪费才行。

亚真人闻言,脸色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了,他才待不管不顾地教训对方一下,只听得罡心旸轻咳一声,“哦?照你的说法,万山没管理好,是什么地方不好?”

他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没什么表情,也让人猜不到,他是怎么想的。

“外线作战,没有见证人,就不能算战功,连阴风石都做不得数,真不知道这算什么狗屁道理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一边大声回答,一边手一招,“你不是要见证人吗?来,我给你找一个!”

随着他的招手,大殿门口猛地多出一条黑蛟来,它缩小了身子,大约只有丈许长短,算一只迷你型的蛟修。

那蛟修冲着亚真人点点头,口吐人言,“见过罡真人,我是庞真人亲点,被遗弃在半路的蛟修,幸为陈上人所搭救。”

“是你?”罡心旸的脸色就是一变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