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六十九章 倒打一耙

不等陈太忠回话,前方已经出现了小湖营地的修者,打头的是一只猛犸,“留步,这边有接应的,猿族大妖在此……追你们的是什么人?啊,是陈上人回来了?”

猛犸见到陈太忠,真的非常欢喜,“康真人早就回来了,大家都猜你什么时候回来呢。”

见到小湖营地方面出现了接应者,后面的异族也不再追赶,再深入追击,可能就划不来了。

事实上,它们以为,这只不过是一只流浪的蛟修,冲破封锁线去投奔小湖营地,这种情况,它们这段时间见得太多了。

没有谁想到,这蛟修裹胁的几个人,正是最近将外线闹得天翻地覆的元凶。

猿妖听说陈太忠回来了,也过来打了一个招呼,不过再多也没有了——它还有镇守任务呢。

陈太忠带着众人进入了小院,自己则去指挥处交了任务,提供了外线作战的战绩,就回去闭门休养了。

纯良已经叫嚷了很久,要进入通天塔悟真,陈太忠也不想让它认为,自己是嫉妒它的修炼速度,于是在回到小院之后,给了它两颗血髓丸,两具天仙的尸身,外加一具大妖尸身,“懒猪,你放心地悟真吧。”

纯良进通天塔闭关了,陈太忠也进了通天塔,用了一天的时间,将损失的灵气补充得七七八八,至于说身上的那些暗伤,急不来的。

于是他又去自己种植灵谷的地方看一看,那四块加了防御阵的灵谷,在撤去防御阵之后,没有一株幸存,全部被风吹走了。

倒是在九阳石旁长出的八株苗,长得异常地茁壮,其中一株已经成熟,上面的灵谷被风吹落了不少,还有二三十颗。

第二株灵谷,也即将成熟,就是一两天的事情。

陈太忠又修炼两天,将收获的百余颗灵谷,撒了二十余颗在九阳石旁,然后又将其他的灵谷深埋种下。

那株自然生长出来的灵谷,目前才艰难地分蘖,因为环境不太好,它显得有些弱小。

但是陈太忠对这一株灵谷,最为上心,因为他知道,这是唯一一株凭借自身的生命力,在通天塔内长出来灵谷。

不管怎么说,他相信在通天塔内大面积种植灵谷的时间,不远了。

出了通天塔之后,他见到了营地里的蛟妖,那蛟妖很客气地感激他,拯救了自己的族人。

或许,这蛟妖还想感谢,宁伶仃没有契约自己的同族,毕竟在现下的小湖营地,就算宁伶仃契约了蛟修,只要是自愿的,蛟妖也不好找麻烦——她可是跟着陈太忠的。

但是这种因果,蛟妖是不好说出来的,它使用了非常繁复的礼节表示感激,然后又送了一份重礼,以表示对散修之怒的尊重。

都说蛟族愚笨,但是身为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,再笨能笨到哪里去?蛟妖的这份重礼,就表示咱们这档子事儿,揭过了。

陈太忠自然是无所谓,直接代表宁伶仃收下了,然后又说一句,“你那族人,很不得了,你们蛟族第一批修者的大营在哪里?”

“蛟族大营,离这里可是远了,起码有几十万里吧,”蛟妖苦笑一声,“而且那个大营的详情,它也不是很清楚,你想知道?”

“我就是那么一问,其实,我更想知道真意宗的大营在哪里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这个消息……你那个族人知道吗?”

“这得通过晓天营地来了解,”蛟妖悻悻地叹口气,“但是其他营地的消息,他们把持得很紧……人族一贯如此!”

“我只想问一个人的消息,”陈太忠轻喟一声,老易的下落已然明朗,他现在记挂着的,也就是于海河了。

“知道了又能怎么样?”蛟妖意兴索然地反问一句,然后又叹口气,“我最疼爱的侄子,已经陨落了……死生都有定数,这就是战争。”

陈太忠也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。

接下来,晓天大营的消息不断传来,这个大营里,聚集了两名晓天宗的高阶玉仙,还有其他一些玉仙修为的修者和大妖,玉仙的总数接近了四十名。

这股力量,足以压制任何临时组建的修者营地。

万山营地算是很不含糊的了,又是体制内修者建立的营地,不是野狐禅,但就是这样的营地,遇到晓天营地,也只有屈服的份儿——什么都比不过。

接下来的时间里,陈太忠老老实实地在营地修炼、出任务,在纯良悟真之前,他是不想再有什么大的举动了。

在他回了营地第十天的时候,万山又来人了,异族对他们的围困结束了,因为它们发现,万山营地又联系上了新的营地,战场形势又发生了变化。

当然,异族的撤兵,跟陈太忠和康剑曜的外线骚扰作战,也是分不开的。

康剑曜是独自作战,在离开营地之前,他找到陈太忠,要回了一些自己被没收的物品——念在他最近表现不错,又要出去打游击了,勇气可嘉,陈太忠将所有没收的东西都还了回去,只扣下了四万块极品灵石——惦记陈某人的东西,不付出点代价是不行的。

康真人虽然是独自出去的,但是一个人出手,有弊也有利,容易潜伏,也容易脱身。

所以他的战绩相当惊艳,独自诛杀了两名初阶玉仙,一名中阶玉仙,天仙修为的异族,他杀了有两位数。

原本他可以诛杀更多的异族,但是在伏击那只中阶玉仙之际,虽然算上了同行的另一只初阶玉仙,却没想到,又来了一只异族玉仙,他拼死斩杀了中阶,然后亡命奔逃。

因为受伤较重,不久之后,他就悄悄地回了人族营地。

独立斩杀三只玉仙异族,其中还有中阶玉仙,这战绩怎么说,都算惊艳了,须知到了玉仙的层面,真的是败敌容易杀敌难,而他斩杀的中阶,更是在异族玉仙的围攻下完成的。

当然,若是跟陈太忠相比的话,那就……谁吃撑着了,跟那个变态比?

万山来人,是来了解小湖营地此前配合的具体情况,他们的危机已经解除了,就要考虑着手整顿一下秩序。

同来的人中,还有一名晓天宗的五级真人,是代表晓天营地前来的。

万山营地的来人认为,此前己方在遭到围攻的时候,小湖没有做出战略配合,没有履行战友的职责,所以他们一来,就是绷着脸指责,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。

小湖营地的值守玉仙是玉衢宗师郢麻真人,他属于营地里中间派的代表。

对于万山来人的指责,他毫不犹豫地做出了驳斥:你这不是瞎说吗?我小湖营地不但强攻了一个方向,还有康真人和陈上人深入敌后,扰乱异族,并且取得了辉煌的战果。

为此,我们营地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

代价确实挺惨重,陈太忠和康剑曜都是带伤回来的,小湖营地强攻的一个方向,更是中了异族的圈套,以为那里守备不严,不成想埋伏了相当多的高阶异族。

这一仗,小湖营地光是天仙和兽修,就陨落了七名,重伤九名,灵仙灵兽陨落了接近三百名,重伤者将近六百人。

马疯子和狼妖重伤,其中马疯子断了一臂,现在都在闭关疗伤。

师郢麻、两只猛犸大妖和蛟妖,也受了伤。

亏得营地应对得当,及时出击解围,异族似乎也只想重重教训一番,没有过分逼迫。

这一仗,打得小湖营地元气大伤,一个不足万人的营地,一战就死了三百人,加上重伤的,接近千名,这就是十分之一的战损。

十四巨头倒是没有谁陨落,可是带伤的超过一半,要说小湖营地没有尽力——这尼玛也太过分了吧?

“你自己撞进了异族陷阱,也好意思说,是你们努力进攻的结果?”万山的来人张口讥讽,“没有领导能力,你们就让出来!”

他不是不知道,这么说话,对小湖营地那些拼命的修者,是一种亵渎,但是小湖在这一场大战中,非常地不听话,整顿小湖营地,是他们必须要做的。

战场上,只能有一个权威的声音,不是两个或者更多。

至于说讥讽,顾不了那么多了,万山现在腾出手了,又有晓天营地的支持,解决这个隐患,势在必行。

“你放屁!”师郢麻气得拍案而起,须知发动强攻,就是他这中间派一力推动的,总觉得风黄界的修者,应该摒弃一些成见,齐心协力共抗强敌。

而他的强烈建议,导致小湖修者蒙受了营地组建以来,最大的一次损失,他自己心里都内疚到不得了,现在居然有人说,小湖的损失是自找的,这让他怎么能忍受得了?

所以他也脏话出口,“若不是为了策应你们这些蠢货,我小湖至于着急出击,蒙受这么大的伤亡?”

“谁说我们没有领导能力?”门外响起一个声音,正是闻讯赶来的蛟妖,它一瘸一拐地走进来,“混蛋,老子有卓越的领导才能!”

“好了,这个事情,往后放一放,异族奸诈,大家也是知道的,”晓天宗的五级真人发话,然后他眉头一皱,“那么,你们的真人和上人进入异族区域,是否取得了什么像样的战绩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