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六十八章 四处游击

陈太忠放下了心思之后,这支小部队,就在外线活跃了起来。

对阴族来说,短短的十余日内,两个中型群落,三个小型群落,就被来历不明的修者横扫一空,一时间,幽冥界的异族人心惶惶。

有逃出的阴族说,毁灭群落的,主要是一个人族修者,冲上来就是一阵狂杀,而且并不管己方个体的强弱,一旦遇到,就绝对不放过,攻击极为狂野和凌厉。

这种手段,令那些中小群落为之胆寒,幽冥界异族的群落,跟风黄界修者的家族类似,有了玉仙的存在,才是毫无争议的中型群落。

不过这也不是那么严格的,若是族群的数量够多,天仙级别的阴族也够多,也能算得上中型群落。

被摧毁的两个中型群落,一个是拥有十几名天仙的赤獒群,两万余只赤獒,被杀得只剩下了四五千只,金色赤獒只余了一只。

另一个是拥有十万只个体的寄生蜂群,蜂群里有两只初阶玉仙,在中型群落里都算是庞大的。

但是寄生蜂群更惨,对方不知使用何等手段,竟然不声不响地在群落中下了毒,而且是极难发现的毒,待那人族杀来的时候,也只有两只玉仙修为的寄生蜂,能振作精神同其一战。

其中一只寄生蜂发现自己不是对手,果断自爆,却也没有将对方伤得多严重,然后整个蜂群被肆虐的火海吞没。

逃出的数百只小蜂,也先后死于剧毒,只有三只寄生蜂,侥幸活了下来。

这寄生蜂群,还有两只玉仙和九只天仙在参与围剿异位面来者,其中已经陨落了四只天仙,还有一只玉仙重伤。

闻听自家的族群惨遭屠戮,它们气得就要冲出去报仇,最后还是被其他异族拦住了——你们确定,是去报仇而不是送死吗?

所以它们要先调查清楚,发动偷袭的,到底有多少人,是什么身份。

不过这也是个不太好解决的问题,被袭击的五个群落,有四个群落都有幸存者,可是按照幸存异族对袭击者的描述,好像每次发动袭击的,都是不同的人族修者。

袭击的人族,有高大的,有瘦小的,还有矮胖的,使用的兵器也不一样,有用刀的,有用棍子的,还有使用带尖的棍子的——那是大枪。

幸存的异族,都是修为不高的,看不出更多的东西。

也有异族猜测:会不会是同一个人,变幻了样貌,造成有多名高手的假象?

陈太忠会改容易貌的神通,对人族来说,这有极大的迷惑性,但是对幽冥界的异族来说,这种手段太过常见了,会变幻形体的多了去了。

真相几乎就被异族猜到了,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根据调查显示,这五个被摧毁的族群,相互之间的距离并不是很近,袭击者在结束一场战斗之后,马上就能再次展开一场战斗。

这显然不是一名人族修者做得到的——就算他愿意浪费灵气赶路,总也不能不做调查,就直接发起攻击吧?

殊不知,负责战斗的是陈太忠和纯良的组合,但是负责侦查的,那就多了,狐族原本就比较小心和奸诈,而它们的气息偏阴柔,在幽冥界也比较容易藏身。

总之,接连发生的袭击事件,给异族造成了很大的困惑,它们不得不建议,群落之间最好保持好沟通,若是能迁移到一起,那就最好了。

于此同时,它们不得不加派了巡逻的力量,并且派出足够多的高手策应,对于这股神出鬼没却又有超级战力的队伍,它们不得不高度重视。

陈太忠在袭击了寄生蜂群落之后,却是转入了休整。

那只寄生蜂的自爆,还是带给了他不小的麻烦,尤其是他还不得不忍着伤势,干掉另一只玉仙,并且追杀了七八只逃逸的天仙寄生蜂,这对他的身体,造成了严重的损害。

不过,能摧毁一个寄生蜂群落,付出这样的代价,还是值得的。

在幽冥界的异族里,陈太忠目前最恨的,就该数寄生蜂了,他认为位面战斗,双方拼个你死我活甚至灭绝种族,都无可厚非,生存的需求使然,利益使然。

但是寄生蜂使出的这种寄生手段,实在太恶心人了,尤其是,它们逼得风黄界的修者,不得不自己处理被蜂卵污染的同族。

那是跨了位面,来一起征战的战友,死在异族手中无所谓,但是死在自家人手里,就太影响情绪了。

而且这样死去的修者,以风黄界修者的观点来看,是不名誉的——被自家人处决的被污染者,说出去都不好听。

他对寄生蜂是如此地痛恨,在发现这个群落之后,不惜大面积下毒,以求不放过任何一只——摧毁其他群落的时候,他可没有用毒。

也就是蘑菇实在太少了,又容易被看出来路,否则的话,他就直接使用蘑菇攻击了。

当然,他还是没有彻底灭绝了这个群落,不过这也无所谓了,他消灭了自己所能看到的所有高端战力,然后纯良出手,一把火将整个寄生蜂群落拔除。

这次的战斗之后,陈太忠再次来到距离小湖营地三千里远的边界地带,慢慢地休整。

他发起的攻击,多是在万山营地周边,这里的大战气氛,相对要轻松一些。

当然,他绝对不承认,自己是有意让万山背黑锅,他甚至很无奈地想着——唉,我这么做,才是帮万山减轻压力啊。

否则,他大可以跑到万里之外的晓天营地附近,帮着那个营地,消灭几个族群,但是那样的话,能减轻万山营地的压力吗?

他这次伤得不轻,休养了七八天,才大致恢复了一些。

待他从通天塔内出来,得到了一个比较郁闷的消息——小湖营地这边,异族的防备较强了不少,看起来是出了点状况。

那就该回了,陈太忠算一算时间,出来的时间不短了,两个多月了,狐族们虽然并没有怎么参加战斗,可是侦查也是个苦差事,想一想那只被他救下的灵鹏,第一次侦查就挂了。

这么长时间,精神都是高度紧张,这样的压力,只有回到营地才能得到充分的舒缓。

不过,就这么离开,也不是他的性格,“咱们再去干一票,端掉那个比目兽群落,然后回小湖,大家看怎么样?”

大家当然没意见,这里就是他的一言堂,而且那个比目兽群落,只是个小群落,天仙七八只的模样,一个长途奔袭,解决掉目标很容易。

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他们还是小看了异族的应变能力,那个比目兽群落虽然不大,但是在遇袭的第一时间里,就发出了报警的信号。

仅仅十来息的时间,陈太忠还没杀光比目兽群落,两名异族玉仙已经赶到了,一个是噬脑石猴,一个是冥气鹄。

噬脑石猴只是初阶,冥气鹄却是中阶,而且两只异族并不拼死解救比目兽,只是围着陈太忠骚扰,游斗的意图十分明显。

它们在拖延时间,等着更多的援兵赶到。

冥气鹄的身形非常快,纠缠陈太忠也十分卖力,陈太忠看出了它的意图,猛地一个万里闲庭,然后诛邪网就罩了下去,“纯良,留下那石猴!”

纯良一张嘴,一道火焰将石猴裹个正着,陈太忠往嘴里丢颗回气丸,一刀冲着石猴斩下,然后大喊一声,“快跑!”

他大肆屠戮比目兽,原本就是比较耗费灵气的,对上冥气鹄也比较头疼,而他还不想使用束气成雷这些东西——每一次偷袭,他都不会使用太多手段,否则起不到迷惑对手的作用。

所幸的是,诛邪网这东西,实在太管用了,直接拿下了冥气鹄,纯良也缠住了噬脑石猴,在解决掉石猴之后,陈太忠抬腿就跑。

纯良眼疾手快,捞起了石猴跌落的阴气石,跳上他的肩头,又喷出长长的一口火焰,将整个比目兽的栖身之处,化作了一片火海。

约莫五六息之后,又有异族的玉仙渐次赶来,不过陈太忠吞食了回气丸,接连两个万里闲庭,已经到了六七百里之外。

接下来,他扰乱一下气息——幽冥界异族也有会天机推演的,然后就再次潜回了小湖营地的边界之处。

异族传递消息的速度,也是很快的,约莫半天之后,这片防护的地段,明显地气氛紧张了起来——显然它们知道了万山营地那边的坏消息。

这个时候,蛟修出面了,横冲直撞地冲向防护区,携带着诸多狐族,风驰电掣地冲了过去——不愧是兽族出身,打硬仗没问题。

待到防护区的异族玉仙赶到的时候,蛟修已经冲出了很远,它衔尾直追,怎奈对方速度也不慢,没了命地往前跑,此刻再调动其他玉仙,却是已经有点迟了。

蛟族的速度不是白给的,不愧是号称鹏族之下最能跑的,不到一天的时间,就冲破了防护区,它甚至没有回气——比长时间冲刺,陈太忠也要输给蛟族,这是族群上的优势,羡慕不来。

不过,这么长时间的冲刺,当蛟修冲进小湖营地的控制区域时,灵气也几近于无了,它降下身形,大口地喘气,“陈上人……再跑就要吐肠子了,这算安全了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