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六十七章 老易的消息

放了蘑菇之后,陈太忠为了保险起见,迅速带着队伍转移了,可是因为蘑菇爆炸时的高温,让他没有痛快地搜查一番,所以对这个冥气团,他一直没有全部释然。

他总想回来看一看,看自己错过了什么没有。

原本他想的是,带着队伍再转战一段时间之后,等风头过了,出其不意杀回来。

那时候,这里应该已经没有多少异族了——总不会再有七个阴帅了,那么他就能大杀一番,然后再细细搜查一遍。

他离开之后,这里爆发的大战,让他改变了主意,大战过后,留下的就是一帮收拾战场的,哥们儿也不用等了,正好杀回去。

他这个选择还真的没错,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重新来到冥气团所在的位置,那里的冥气还是淡淡的,而他拿出玉砖四下搜寻一下,并没有感受到什么九幽阴水。

于是他问神念,“九幽阴水的地脉在哪里?”

“地脉这东西,我怎么可能知道?”神念上一次被纯良强行带入核爆现场,受到了不小的损伤,最近都不怎么活跃,一副有气无力的感觉,“阴王都未必知道……你要破坏它吗?”

我要破坏它吗?陈太忠问了问自己,直觉上,他觉得破坏掉好一点——这样的话,能扼杀幽冥界的战争潜力。

但是他根本找不出地脉来——就算在风黄界,他也找不出地脉。

想要强行破坏的话,他只能拿着蘑菇硬上,因为找不准地方,效果绝对不会太好。

蘑菇是用一颗少一颗,而幽冥界的九幽阴水也很难得,若是能撑过这一场位面大战,将来气修想再得九幽阴水,没准还会跨位面前来收集——就像那个浩然宗前辈做的一样。

如此说来,真的没必要强行破坏,陈太忠甚至想到:若是这一场位面大战若是持续的时间很长,没准他有时间再来一次,到时候地脉若是又凝出了九幽阴水,岂不是能再收获一次?

于是,在粗粗搜索之后,他带着狐族们撤离了此处。

就在他考虑,要不要再攻击一个冥气团的时候,四下搜寻的狐族,带来了一个令他振奋的消息:三公主没死,不过……距离此处非常遥远。

这个消息是得自一只蛟修,这蛟修是狐族在不远之处发现的,参加了此前的大战,不过身受寄生蜂虫卵的污染,被同行的兽修丢弃了。

丢弃同族,实在有点残忍,然而,仅仅是丢弃,而不是杀死,已经是兽修网开一面了——被寄生蜂虫卵污染,那就成为了培养异族的食物。

事实上,这是因为蛟族没有大妖在,其他兽族不好直接下手,省得招惹了蛟族,所以任其自生自灭。

蛟修虽然已经绝望了,但还是不想死,猛地发现了狐修,就上前讨要一点食物——咱们好歹是邻居一场,给点面子。

结果狐修告诉它,小湖营地可以治疗这种污染,蛟修马上表示,虽然我身上没有灵石,但是……我可以任你们狐修驱策,求搭救!

我说了不算啊,狐修说,我们现在正执行任务,能不能抽空将你送回去,得看领队的意思,除了打架,你还有别的长处吗?

蛟修马上把它所知道的事情,说了个底儿掉,原来它来自另一个营地,那营地是第一批修者建立的,距离这里差不多近万里。

此营地在第二波修者降临的时候,遭到了异族的疯狂攻打,堪堪全军覆灭之际,有零散的第二波修者找了过来,双方形成了拉锯战。

最先能找到这个营地的,都是第二波修者中的领军人物,所以最终还是打退了异族,不过这个营地的修者数量不多,总共也就万把人,但是高阶修者的数量不少。

稳定下来之后,他们就撒出人手,四处寻找来自风黄界的修者,这个方向也派了一支过来,陈太忠引爆了蘑菇,被千里之外的斥候发现,马上飞报队伍。

待队伍赶来之际,正好遇到前来了解情况的异族,双方顿时大打出手。

风黄界的修者很疑惑此前的异象,所以在打斗的时候,他们抓捕了一些异族,进行搜魂,这才知道在不远处,有修者建立了万山营地,于是又派了人前去通知。

这一仗下来,没有胜负,眼见异族越聚越多,修者们主动撤向万山营地,异族则是步步逼迫,它们以为,此处的白光和蘑菇,就是这波人所为。

正是因为如此,双方都没有顾得上在冥气团处做文章,反倒便宜陈太忠杀个回马枪。

至于说三公主一事,蛟修也听说了,不过她在另一个极远的营地,距离它们所在的营地,还有数万里。

它说的这些情况,都弥足珍贵,狐修一边问话,一边就将它带了过来。

其实狐族都知道,陈上人的外线作战,是顶级的机密,不能随便泄露,但是这蛟修有三公主的消息,大约也值得陈上人将它特地送回去了。

陈太忠听说了这消息,确实很激动,不过他也没把蛟修送回去,而是来到距离小湖营地差不多三千里左右的地方,在地下挖了一间密室,让宁伶仃给它去除污染。

上一次宁伶仃中招,滑渐腾就送来了药剂和治疗方法,不知道蛊修是没算准剂量,还是有意卖人情,宁伶仃驱除完虫卵,才用去了两成药剂。

陈太忠不想马上赶回营地,他觉得自己在外线,还能有所作为,而前方不远处,就是异族严防的地带,差不多宽约两千里。

来回通过防护带,肯定会引起异族的警觉,送蛟修回去,很是划不来,所以他就紧贴着防护带,为蛟修驱除虫卵。

这样的话,在驱除虫卵的过程中,他还可以观察防护带的异动,万一有明显变化,他带着大家冲回去,也不算迟。

事实上,第三个、甚至更多的营地的出现,这消息还是震撼了他,这是好消息,但是同时他有点担忧,其他营地,会不会也全是一帮不讲理的家伙。

为蛟修驱虫,用了三天的时间,因为宁伶仃本人就有这样的遭遇,做起来也是轻车熟路。

虫卵出体的时候,很有点痛苦,这蛟修硬生生地扛住了,不但如此,为了感激宁伶仃的照拂,它表示自己愿意跟她签共生契约。

这事儿搁在风黄界,是极好的,蛟修自己主动签的,只要它不向族中告状,蛟族也不会冲向人族社会,捉拿一个同蛟族契约的人类。

但是现在,宁伶仃哪里敢答应它?须知小湖营地就有蛟妖,怎能容忍她契约本族?

那我先跟你们一起做任务吧,蛟修听说营地有大妖,却也不着急回去……要不,我带你们去三公主所在的那个营地?

这次,陈太忠就要细细问一问了,于是他喊来了蛟修。

三公主所在的,也是第一批修者建立的营地——是兽修,以狼族为主,但是也有其他兽族,做为辅助力量。

就像人族的修者队伍,要强调多兵种配合一样,兽族也存在这个问题。

狼族战斗力不差,数量也多,不过论防御,比不过猛犸;论侦查,比不过鹏族;论冲击力,比不过虎修;论机变能力,比不过狐族和猿族。

所以那个狼族营地,也聚集了各种兽族。

在第二波修者投放的时候,那里也经受了攻击,同样的,也是有零散的兽修赶到,帮忙扛住了这一波攻击。

这先后赶来的修者中,就有狐族刚刚悟真的三公主,据传有狼妖觊觎其美貌,想要强行双修之,被她一顿痛打,差点造成狼族和狐族的分裂。

说到此处,蛟妖不禁感慨,“此事传得极广,我在晓天大营都听说了……陈上人,狼族大营虽然远,不过我差不多能找到位置。”

对它而言,身为兽族,却身处人族的大营,有诸多的不便,真是不如投奔兽族大营去。

“问题是……太远了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艰涩地发话,心说我要是在场,怎么可能只痛打那色狼一顿就了事?

身为征战异位面的修者,竟然敢放着正事不做,只想双修,差点引发两族的内讧,这种目无大局、甚至可能影响战场形势之辈,最少……最少也得阉割了啊。

不过呢,此前他一直在苦苦寻找老易,是担心她可能遭遇不测,知道她安然无事,他的心思就放下了大半——反正幽冥界也没有晴天,你安好就行。

若是两人相距在万里之内,他还可能去走一走,但是眼下看来,数万里之遥,他暂时没能力前去。

别的不说,他现在的外线作战,就是要为万山营地拓展生存空间,万山发展得好了,小湖营地的压力,就会减轻很多——毕竟他在小湖营地,也有太多割舍不下的人和事。

啊呸,哥们儿什么时候,又成了保姆?

“暂时不考虑去那里,”他摇一摇头,语气轻松地发话,“再休整两天,然后……好好地折腾一场,咱们也该回营了!”

知道老易无恙,他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,不就是打仗吗,不就是战功吗?

他没有注意到,不远处的宁伶仃,一直在默默地看着他,听他如此说,她大大的眼睛,缓缓地闭上了,嘴角也抽动一下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