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六十六章 初次收获

那道神念一出了通天塔,就感受到了蘑菇爆炸的余威,登时吓得魂飞魄散。

这是最正的阳气,是阴气的天然克星,也能对阴魂造成毁灭性的伤害。

“小子,这可由不得你,”纯良冷哼一声,他折腾这神念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威胁的话张嘴就来,“你要做的就是,尽快将九幽阴水找到,否则你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……你看,冥气团在恢复,别跟我说没有九幽阴水。”

“这样的恢复速度……好吧,九幽阴水确实还在,”那神念很郁闷地表示,“但是这样的温度,完全不能进去寻找啊。”

“尽快想个办法,否则你就是没有价值的,”纯良又开始威胁它。

总算还好,那九幽阴水对冥气团的修复效果极佳,短短两个时辰,爆炸中心的温度就在疯狂地降低,尤其这是在幽冥界,阴冷是主旋律,局部的高温并不能维持多久。

不过,由于降温太快,不但产生了大量的白雾,同时还有剧烈的气流波动,不但有垂直上下的飞沙走石,局部的空间看起来,似乎都被扭曲了一般。

这种诡异的现象,不但让恢复视力的宁伶仃等人看得目瞪口呆,相信就算有异族前来,只要修为不是那么太高,也看不穿其间的情况。

纯良也不再等了,叼起罗刹石,就冲进了诡异的气流中,那神念却是在不住地波动,“啊,不要靠得太近,不要啊……”

三个时辰之后,一道白线从里面箭一般地蹿出,眨眼就跳到了陈太忠的肩头。

纯良大口喘着气,吐出罗刹石,又吐出一个玉瓶来,“幸不辱命……血髓丸呢?”

这家伙也真不愧是麒麟的种,爆炸的中心,温度应该还在上千摄氏度,他倒已经将九幽阴水带了出来。

陈太忠自问,自己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的,不过现在也不是唠叨的时候,于是他问一句,“确定都取光了吗?”

“本来也就没多少,”纯良轻哼一声,放出神念,撩拨一下玉砖,“小子,里面是不是还有剩的?”

“没有了,”那神念的波动,虚弱了很多,“我若骗你,就让我一生一世困在这罗刹石中,不得解脱。”

“怎么我感觉有点不对头呢?”纯良又看冥气团两眼,“好像冥气还在恢复中。”

“你又没有破了九幽阴水的地脉,”那神念是要多委屈有多委屈了,“只要地脉在,九幽阴水就还能再次生成,冥气团也会逐渐恢复……”

“好了,走了,”陈太忠将玉砖往通天塔里一丢,也顾不得再纠结还有没有九幽阴水,他知道自己在跟时间赛跑,再不走,就怕走不了啦。

说完之后,他一转身掠向宁伶仃和狐族的藏身之所,将障目阵收起来,卷了人就隐身逃窜,路上不住地吃着回气丸,直蹿出去千余里,找到一处丘陵所在,才停下了脚步。

纯良在他耳边孜孜不倦地哼哼着,“血髓丸,血髓丸,你不守信用,你败坏气修名声……”

陈太忠也不理它,搭了两个障目阵,宁伶仃和狐族一个,他自己又是一个。

钻进障目阵,他才面色一整,“不是不给你,现在这个情况,你也看到了,咱们是在外线作战,你钻进通天塔悟真无所谓,但是我的压力就太大了……我一旦挂了,你就算悟真了,又有何用?”

纯良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那什么时候才能回内线?”

“既然出来了,总得多找找时机,”陈太忠沉声回答,“如此大战,事关风黄界的安危。”

“风黄界的安危,跟我翡翠谷有什么关系,”纯良又哼一声,它对风黄界没有太多认同感。

“行了,你省省吧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回答,“说给你就给你,我又没答应马上给你。”

他不是个喜欢抠字眼的人,但是这不代表他不会抠,实在是……这小猪有点烦人。

“我知道了,”纯良的眼珠一转,“你是不想让我在你之前悟真。”

“无聊,”陈太忠哼一声,却忍不住琢磨一下:我的潜意识里,真有这样的想法吗?

下一刻,他就抛开这些杂念,进入了通天塔,此次战斗极为短暂,但是他又吞服了一颗浩然宗的回气丸,导致他的身体又出现了一些损伤。

他在通天塔里修炼了整整一个子午阴阳潮,身体恢复得七七八八了,然后将装有九幽阴水的玉瓶打开:收获了多少呢?

玉瓶内另有乾坤,差不多九尺方圆,高也有九尺,一颗排球大小的水珠,正在里面滚来滚去。

这水珠乍一看是透明的,但是细细一看,上面又隐约有点色泽,分别是赤橙黄绿青蓝紫灰,八种色泽,却被一道又一道若有若无的黑线隔离。

色分九种,黑色为主,正是传说中的九幽阴水。

这九幽阴水,一看就不是寻常之物,虽然没有什么光泽,但是带给人一种极为古朴、苍茫和阴森的压力,能令人生出恍惚的感觉,而且极为有灵性,仿佛是活物一般。

这玩意儿的卖相,比九阳石髓强很多,陈太忠定一定神,轻声嘀咕一句,“这一点,根本不够嘛。”

他重重地摇一下玉瓶,那九幽阴水登时四分五裂,化作百余个小水珠,但是不多时,又渐渐地聚拢在一起,成为了一颗大水珠。

这正是九幽阴水的特性,九阳石髓天生是相互排斥,但是九幽阴水恰恰相反,相互之间引力极大,有抱团的属性。

不管怎么说,来了幽冥界这么久,陈太忠终于收获了人生中第一份九幽阴水,还是比较满意的,但遗憾的是,眼下是在外线作战,他又带了不少修者,所以不能尝试祭炼。

他钻出通天塔,发现纯良正冲着一个方向张望,忍不住出声发话,“你要不要进通天塔恢复一下灵气?”

“没必要,”纯良懒洋洋地发话,“你给点兽修和大妖的肉就行了……咱们离开的方向,打得挺热闹的,有兴趣去看一看吗?”

它在幼兽期间,修炼不怎么依靠灵气,主要是以吃为主,当然,有灵气肯定要更好一点。

不过它现在的兴趣,全在远处的战斗上了,很想去看一看,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陈太忠想一想,最终还是摇摇头,“咱们已经得了便宜,就低调点吧……我的身体也没恢复好,身边还有狐族要照顾。”

他按捺下了性子,可是那边的大战,有愈演愈烈之势,时不时就有些波动传来。

又过两天,陈太忠都有一探究竟的欲望了,可是距离他们藏身之处不远的地方,经常有一队一队的异族或者人族经过,步履匆匆地赶赴战场。

对于这种处于战斗状态的队伍,他的隐身术是没有用的,而他还琢磨着,能不能在外线再做一票,所以就强行压制住了心里的那份好奇。

到后来,他甚至发现了来自万山的修者队伍,以及万山兽族联军的兽修,不过已经埋伏到这种程度了,就继续冷眼旁观好了。

大战持续了整整六天,然后他就看到,几艘战舟急速驶来,奔向万山营地,战舟外也有上人和真人戒备,不过都是一脸的疲惫。

“这场战斗,看来是没输,”陈太忠心里暗暗点头,然后走出障目阵,去找宁伶仃和狐族,“收拾一下,准备出发。”

“回营地吗?”有狐修出声发问。

“再去那个冥气团,捡漏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然后微微一笑,“这场大战,也许会引来不少兽族,其中没准就有狐族……你们认为呢?”

“陈上人的决定,真的是太正确了,”有狐修高声地叫了起来,“虚则实之实则虚之……不愧是地球界飞升的奇人,我们都支持!”

这个马屁,委实肉麻了一点,一看就知道,是电影看多了,居然还学会了“代表”其他狐族。

不过众狐族也知道,这场大战中,基本上是人族术法对战异族,就算有兽族赶来,估计也只会远远地旁观,所以他们前去,很可能捡漏遇到一些兽族。

于是大家整顿一下之后,选择了走回头路,这一次,路上遇到了小股阴兽,陈太忠就下令,全部干掉一个不留。

有狐族不太理解,就问他为什么跟上次不一样,陈太忠很干脆地回答,“因为这是大战,很可能有失散的队伍,干掉它们,咱们也不用担心暴露。”

所以这支队伍在路上,不但派出探子四处查探,还凶悍地剿杀异族,成绩也相当不错,不过遗憾的是,有只灵狐一不小心遇难了。

在距离冥气团大约五百里的时候,陈太忠再次改变了策略,“再遇到异族,尽量避开,能不动手,就不要动手了,现在修者的大部队已经离开很久了,再出手,容易暴露。”

对他来说,这都是正常的分析和举措,但是狐族就相当佩服他,认为他吃透了人性——朝令夕改,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,关键是他因地制宜,改得有道理,大家也不得不服气。

为了寻找失落的同族,狐族愿意接受这样的合理建议。

但是事实上,陈太忠再次杀回来,不光是想寻找老易,他还想再次确定一下——这里还有九幽阴水没有了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