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六十四章 庙小妖风大

陈太忠侧头看宁伶仃一眼,想到她跟老易不太融洽的关系,最终还是摇摇头,“你就在营地吧,我们这个任务很危险。”

“我在营地做任务,也很危险的,”宁伶仃一本正经地回答,“跟你在一起,反倒更安全一些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这话也不算错,于是点点头,回头看送行的人群一眼,抬手一拱,“战事紧张,诸位去忙吧,我这就走了。”

说完之后,他的大袖一裹,卷起十名狐族和宁伶仃,身子一晃,就不见了踪影。

同他带了这么多修者相比,康剑曜更为光棍一点,就是孤身一人,他身子也是一晃,身影就渐渐地模糊了起来,不多久就消失在空气中。

“这俩家伙,”一只猛犸大妖嘀咕一句,“灵气多也不能这么浪费吧?”

“笨象!”猿妖狠狠地瞪它一眼,“人家这是防着营地有奸细,万一泄露出去他们的行动方向,麻烦就大了,那是深入异族腹地!”

“营地有奸细?”猛犸的长鼻子一抖,小眼睛一眯,“会是谁?”

“要知道就好了,”林听涛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奸细这东西,不能确定肯定有,但是位面投放都能被人算计到,营地里有奸细,又算多大事?”

“这倒也是,”猛犸是那种知错就改的性格,它点点头,“看来陈上人这次打游击,还是危机重重啊,真是希望他寻找狐族朋友的时候,动静小一点,不要被异族发现……”

陈太忠此次带上狐族,也只是顺手而为,他真正的目的,是前往六千余里之外,那里有个中型的冥气团。

据神念所说,这个占地万里方圆的冥气团里,有九幽阴水,而且只有一名高阶阴帅镇守,属于比较容易得手的。

这冥气团距离小湖六千余里,距离万山则只有三千余里,一旦动了这里,围攻万山的异族,也会很快地得到消息,那么,这当然算是帮万山分担压力。

除此之外,陈太忠还有个想法:异族发现这里被袭击的话,首先猜疑的,肯定是万山,那么接下来的报复,肯定也是针对万山去的。

陈太忠的小集体主义意识,从来都是特别浓,在他看来,万山帮小湖挡灾,是应该的——你万山不能只要求我们分担压力,而不承担任何风险。

而且他看万山不爽,也已经很久了,要是可能坑了实在人,他还有点犹豫,万山的话,真的不用考虑那么多。

当然,既然深入异族管辖区域了,顺便探查一下老易的消息,也是必然的,不管有没有收获,他必须去做。

他带的十名狐族,有三名狐修,现在营地里的狐族多了,狐修也多了,比之上次只带两只灵狐的寒酸样,要强出很多。

狐妖对他调拨族人的要求,非常支持,须知三公主悟真的时候,天生异象,悟真的时间也极长,真的有狐族认为,她很可能称霸九重天。

对于族中这样一个杰出的修者,狐妖愿意帮着搜寻一下——等到三公主晋阶为中阶大妖,它想巴结都晚了,此刻却是正当时。

陈太忠带着他们,小心翼翼地潜行了十天,在战场边缘,有很多手段,能令隐身术失效,再小心都不为过。

直到前行了差不多两千里,周围异族的戒备,明显放松了下来,他才放出狐族,一边前行赶路,一边搜寻四周。

一路行来,也遇到些小小的麻烦,不过能不动手的话,他就不动手绕过去了,诛杀这些小阴兽,并没有多少战功,反倒暴露了行踪。

然而,也有意外的发现,随着前行得越来越远,狐族发现了一些兽修的行踪。

小湖营地出现的登仙柱,几乎将周遭数千里的修者都吸引了过去,但是这修者只是人族修者,很多兽修在发现人族的登仙柱之后,基本不予理会——去求,那是人族的势力。

不过陈太忠一行人,也没去找这些兽修,他谨记着自己的使命,不但要夺取九幽阴水,同时也要给异族最大的杀伤!

那些兽族愿意流浪,就随它们去好了,兽族都不来收拢,他一个人族,多的什么事?

直到在二十余天之后,队伍里才又多了六个兽族——是一支狐族的小队伍,一色的灵狐,饥寒交迫,见到队伍里的狐修之后,眼泪登时就出来了。

其实,灵狐只有五只,还有一只是灵鹏,要说狐族和鹏族是很不对付的,但是这一只例外,这是东莽横断山的鹏族后代。

横断山也有鹏族,托庇在狐族护佑之下,跟本族倒不是很亲近,阴阳狐曾经设计了一出戏,要鹏族和猿族绑了三公主,结果被算计的陈太忠不按照剧本演出,一顿乱杀。

那只不想对陈太忠动手的鹏修,就是这一支鹏族里的。

五只灵狐能艰难活下来,跟灵鹏的配合不无关系,毕竟鹏族搞侦查,还是很有一套的。

这时候将狐族送回小湖营地是不可取的,陈太忠只能带了它们,继续前行。

用了差不多三十天的时间,他们终于来到了那个冥气团附近。

接下来,肯定是要先侦查的,灵鹏自告奋勇,说它侦查过很多冥气团了,在幽冥界这里,也只有鹏族在飞行的时候不耗费灵气。

还有一只半路上收拢来的灵狐,也表示自己可以去侦查,因为它拥有狐族中极其罕见的血脉——暗影血脉,最合适侦查,而且这血脉还就是偏阴性的。

除了它俩之外,还有一只狐修,也要参与侦查,这狐修发展得也有点另类,是陈太忠特意挑出来跟随的——它身上有湿蚤。

湿蚤跟跳蚤类似,是狐族身上的寄生虫,通常狐族在成为狐修之后,就要将湿蚤全部清除,要不然太难受了。

可是这只狐修是个例外,它在灵狐的时候,曾经遇到火灾,当时它都被烟气熏得晕了过去,但是湿蚤受不了火气,没命地趴在它身上吸血,硬生生地把它疼醒了,救了它一命。

从此,它就一直不清理身上的湿蚤,哪怕是在成就狐修之后,也是如此,久而久之,跟湿蚤反倒生出了感应,能让湿蚤脱离身体,帮它打听消息。

别的狐修也很羡慕它这本事,但是尝试一下,终究是无法忍耐,于是就歇了这心思——成就狐修了,谁还能忍受身上有寄生虫?

三种侦查手段齐出,陈太忠也不甘示弱,直接隐身进了阴气团——这隐身随时可能失效,但是别人那么拼,他也不好在后方干等着。

一进冥气团,他感觉就不对,阴兵阴将的数量,真的太多了一点,进去没多久,他就见到了阴帅——按这种密度来算的话,这个阴气团里,没准要有两位数的阴帅!

几乎就在他发现第一个阴帅的同时,第二个阴帅就出现了,它发现了在冥气团中飞行的灵鹏,抬手一道阴气,就打中了那灵鹏。

灵鹏挣扎着飞出冥气团,一头栽了下来,“我看到了……起码三只阴帅!”

说完这句话,它就一伸脖子一蹬腿,死了。

陈太忠又前行一段时间,发现阴帅越来越多,终于不敢再侦查下去,于是悄悄地转身离开。

不多时,那两只灵狐的侦查结果也出来了,这个冥气团里,起码有七只阴帅!

为了得到更精确的数字,那狐修身上的湿蚤,损失殆尽。

“你可以做一个干净的狐修了,”陈太忠安抚它一句,然后脸一沉,“这屁大一点的冥气团,七只阴帅……有没有搞错啊?”

想不通的话,那就只能问神念了。

于是在冥气团不远处,陈太忠架设一个障目阵,一头钻进了通天塔。

对于其他的狐族,他也架设一个障目阵,让它们躲进去休养,不要被异族发现。

陈太忠进了通天塔之后,将情况一说,那神念登时就怔住了,“有没有搞错,这么屁大的冥气团,七个……七个阴帅?”

这样规模的冥气团,陈太忠曾经遭遇过,了不得也就一两个阴帅,三个就算多的了。

万里方圆,听着很大,其实真的没有那么大。

仔细算一算就可以知道,宽七十里,长一百五十里的冥气团,就超过万里方圆了。

“是不是因为,有九幽阴水的缘故呢?”陈太忠提示它一下,这冥气团跟其他的不一样。

“除我之外,没谁知道这里有九幽阴水,”神念傲然地回答,“有一个高阶阴帅,就足够了,阴帅太多,反倒是欲盖弥彰……这事儿有点不对劲。”

陈太忠也觉得不对劲,于是他发问,“会不会是因为万山那边的大战?”

“没错,肯定就是因为这个了,”神念传来一阵剧烈的波动,“这里也就变得危险了,所以,加派了阴帅过来,好守住九幽阴水……绝对是因为这个。”

“这可太让人为难了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这么多阴帅,我哪里打得过……你能不能引出来几个?”

他就算再狂妄,也没有狂妄到觉得自己能打过最少七个玉仙。

“我引……是引不出来,”神念先表示自己能力有限,然后奇怪地发问,“你不是有蘑菇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