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六十二章 佯动

在林听涛的邀请下,营地的十四巨头,来了十个。

没错,十四巨头,小湖营地跟万山营地不一样,这里一旦规划作战计划的时候,人族和兽族是一起的,正是人兽和谐的典范。

林听涛将来人的意思一说,猿妖率先跳出来反对,连个传送阵都不给建,还尼玛好意思提别的?

它对这个最为恼怒,一旦传送阵能建好,小湖营地遭遇危险的话,它能撤到万山去,而且那里也有它的靠山,虎族和猿族交情不错。

万山这次来的玉仙会说话,他表示说,万山若是能扛住压力,布局成功的话,这传送阵建不建的,也不是很重要——到时候双方再努把力,没准势力范围就能直接打通。

先建了传送阵再说吧,猛犸是一根筋,而且万山此番行动,是以营地为主,兽族联军一方没怎么出动,身为兽族,猛犸虽然承认盟军,但绝对不会为人族火中取栗。

你们总要承认万山对小湖的管理权吧?万山的玉仙也没奈何了,直接祭出大杀器,现在我们不命令你们,只是要求配合,你们真的没考虑,万山受挫,小湖会面临什么样处境吗?

不知道万山的时候,小湖营地照样也撑过来了,猿妖低声嘟囔一句。

林听涛见气氛不对,于是出声发话,“随便找两个异族势力,进攻一下就行了?”

万山的玉仙沉吟一下,沉声回答,“我们希望,你们能拔除后方的大冥气团,那个冥气团,已经影响到了小湖的发展……现在其他异族被我们牵制,你们正好出击。”

这话确实不错,小湖再扩张,其他三个方向都好说,后方的巨大冥气团,真的是绕不过去的一关。

那冥气团距离小湖营地,差不多有两千里出头,但是以小湖现在的扩张速度,再有半年,最多一年,应该能拿下半径一千五百里的控制区域了。

到时候那冥气团,距离小湖的距离只有五百多里,尤其是那些冥族,可以躲在冥气团中集结兵力,一旦发难,可以在五百里之外,集结重兵发起雷霆一击。

区区五百里,对于玉仙级别的异族来说……那也叫距离?

众人闻言,齐齐看向低眉顺眼的陈太忠——说起那个冥气团,还是此人最有发言权。

“嗯?”陈太忠发现情况不对,于是抬头看一眼,然后嘴角抽动一下,“怎么都这么看着我?”

“陈上人你说一说吧,”万山的玉仙在来之前,已经做足了功课,不但知道陈太忠的相貌模样,对那冥气团也有所了解,“据说那里有三只阴帅?”

三只阴帅,还是陈太忠估计的,小湖营地有不少修者去了万山,泄露这个消息很正常。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我当时说最少三只,要让我现在说的话……有个糟糕的消息,你想不想听?”

“你说,”万山的玉仙点点头,心说倒要看你能编出什么谎言。

“这冥气团里,修为最高的,是一只高阶阴帅,”陈太忠沉声发话。

这个消息,很多人没有听说过,不过大家也不是很奇怪,这么大的冥气团,孕育出一只高阶阴帅,实在是太正常了。

高阶阴帅又如何?万山营地里,人族就有三个高阶玉仙,兽族也有两只高阶大妖。

哪怕是小湖营地,也有一名高阶玉仙——滁王府的供奉康剑曜。

万山的玉仙微微一笑,脸上隐约有不屑的神色,“只有一只高阶阴帅吗?”

“未必只有一只,”陈太忠摇摇头。

万山的玉仙点点头,“其实以小湖的实力,我认为,两只高阶阴帅,你们也消化得了。”

消化得了,这话没错,但是小湖会付出怎样的代价,那就难说了。

陈太忠冷冷一笑,“我话还没说完呢,若是我告诉你……这只高阶阴帅,只是一只阴王的分身呢?”

“神马?”别人还没什么反应,康剑曜先是倒吸一口凉气,“阴王分身?”

高阶阴帅和阴王分身,这可是不同的概念,以小湖营地现在的实力,诛杀一只高阶阴帅不算有多难,面对两只高阶阴帅,也未必就怯了。

须知陈太忠一人,就能诛杀一只高阶玉仙外加两只初阶玉仙。

剩下的一只高阶阴帅,众人齐上,有康剑曜在,还怕拿不下?

但是,这高阶阴帅若是阴王分身,那就绝对不一样了。

俗话说,打了小的引出老的,这话不一定正确,小的万一在家里不得宠呢?老的万一比较讲规矩,不愿意大欺小呢?

可是,打杀了老的分身,别指望老的不出面,杀分身等于打脸,老的不出面才叫怪了。

万山的玉仙也非常清楚这一点,闻言忍不住发话,“阴王分身……你确定吗?为何以往没听你说过?”

“我说出来,你能去杀了它吗?”陈太忠很不屑地看他一眼,没有对付的手段,你别跟我装逼行不行?“既然对付不了……我何必动摇军心?”

“你真的确定?”这初阶玉仙还是有点怀疑,“你又如何能断定?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你爱信不信,我何须向你解释?”

这初阶玉仙沉默半天,显然也是被冥气团中有阴王分身的消息震撼了,好一阵之后,才沉声发话,“你们是真的不愿意出兵?”

“不愿意出兵……你这帽子扣得太大了,”康剑曜闻言,冷笑一声。

他是滁王府的供奉,天天跟官府中人打交道,最是知道有些隐藏的罪名,也清楚某些心思阴暗的人,喜欢拿什么做文章,“我们明明是承受不起出兵的代价。”

“你们总可以向其他方向出兵吧?”万山的玉仙脸色有点发白,他来的时候就知道,自己的任务不容易,会是非常艰难——如果容易的话,白慕礼也不会先归还林家的私兵了。

万山营地此前的作为,真的将小湖得罪得不轻。

但是这个任务,他还是必须要完成的,不管怎么说,他有大义在手,“就算不说管理权,难道你们要坐视友军被异族围攻?”

“这是坚决不行的,”不等别人说话,林听涛先跳了出来,他大义凛然地发话,“陈上人,咱们必须呼应万山营地,不能坐视……唇亡齿寒啊!”

“我说了要坐视吗?”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眉头微微一皱。

“不坐视就好,”林听涛笑一笑,摩拳擦掌地表示,“我这么说,跟私人感情无关,这样吧,我冲在最前面……对哪个势力发动?”

“发动?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“我的建议是……佯动!”

佯动?听到这两个字,诸多修者都不说话了,好一阵之后,众人默默地点头,只有蛟妖明确地表示,“这个主意好,先做出攻击的姿态,就能吓住它们。”

“佯动不等于不打,”师郢麻也点点头,眼中异光一闪,“若真的有可乘之机,选择一点全力攻击,也是可以的。”

他代表营地里最中立的势力,虽然也有点不忿万山的做派,但也不会强烈抵触,说出的话也是持平之论。

“正该如此,”康剑曜点点头,撇开跟万山营地的矛盾不提,陈太忠的建议,也是最符合小湖营地的利益,“不是我们不想打,但不能胡来。”

小湖营地扎在这里,不是图好看的,有战功也要去博,跟异族作战,大家都没二话,可是外人一拍脑袋,就指点说要打哪里,这可就太不负责任了。

所以陈太忠的提议,能被小湖营地其他的巨头迅速接纳。

但是对万山来的玉仙而言,这真的不是他想要的答案,对他来说,小湖这只是做出了一个姿态——佯动?伸缩性也太大了吧?

都是明白人,没必要说糊涂话,小湖营地的回答,惠而不费,至于遇到“可乘之机”,会发动攻击,说得很漂亮,但是万一没有遇到呢?

总之,这边的回答,似乎是很实用,但是执行力度到底如何,是万山完全无法掌控的,说的是一套做的是又一套这种事,大家见得太多了。

这就是没有直接管理的悲哀了!这玉仙很无奈地想着,将选择权交给别人,指望对方良心发现,真的是太被动了。

早知是现在这种状况,当初也许应该强行拿下小湖营地的。

他不反思自家的态度,反倒后悔当初没有强势——这个不奇怪,很多人都习惯这么思考问题。

不过,现在说这些,也没什么意思了,目前万山营地面临围攻,根本抽不出手找小湖的麻烦,于是他勉力挤出个笑容,“那么,在这段时间,我就留在小湖了,协助双方的沟通,可以吧?”

这种时候,他也不能说我不相信你们,只能说协助沟通,当然,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意思,连猛犸这种笨象都听得出来。

“协助沟通可以,”狐妖终于出声发话,它冷冷地表示,“别随便指手画脚就行,否则难免要伤和气。”

狐族将宝全压到小湖营地了,它们本身又是兽族,不怕将话说得不客气一点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