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五十八章 小湖的长处

智真人愣了好半天之后,才又勉力笑了笑,“一级阴气石,那又如何?”

“哼,”陈太忠又重重一哼,斜睥他一眼,“我又哼了一声,来,你冲我呲牙试一试?”

“想试就试试呗,”不等智真人反应,康剑曜就站在一边说风凉话。

他的眼中,是满满的嘲弄,“这一级阴气石,可是陈上人单枪匹马弄到的,那一战,他还得了两块三级阴气石,我觉得以智真人的战力,完全有资格教训他一下。”

尼玛,智真人闻言,只觉得胸中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,他原本还以为,这块一级阴气石,是陈太忠跟其他人合作获得的,所以虽然很珍贵,但也就是那么回事。

正经是,此人敢亮出一级阴气石,倒是胆子不小——真的不怕人抢?

可是猛地听说,此阴气石为陈太忠独力获得的,同时还斩杀了两只初阶玉仙的异族,他就觉得背脊一阵发凉:我去,这是怎样逆天的战力!

怪不得敢如此赤裸裸地挑衅我!

知道了这些,想再找陈太忠的碴儿,就殊为不智了,所以他直接无视了来自散修之怒的挑衅。

事实上,别看康真人放出了嘲讽技能,智真人还真不计较,甚至有点小小的感激:不是你示警,没准我还真把陈太忠得罪死了。

他不做声了,但是来自洞霄宗的高阶真人开口了,“五大宗门,同气连枝,马真人你的顾虑,完全没必要,有我洞霄宗在,谁敢委屈真意宗弟子?”

“嘿嘿,”马疯子干笑两声,不再说什么,心说谁信这话,谁才是傻瓜。

往大里说,五大宗同样存在竞争,之间的争斗也是相当残酷,往小里说,陈太忠已经将洞霄宗得罪死了,对方迁怒真意宗——起码迁怒陈太忠,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可是这话,心里明白就好,他就算被人称作疯子,也不敢当面说出来。

谈判不可避免地陷入了僵局,都说大局为重,谁能真正做到?陈太忠也做不到。

于是大家先搁置话题,招待来自万山营地的两名贵宾,以及诸位战兵。

两名高阶真人在营地里待了两天,惊讶地发现,这营地……还真的是不含糊,好几处独家之密,是万山营地也不具备的。

首先就是聚灵阵,竟然能通过狐族和蛟族,发动聚灵阵将阴气转化为灵气。

万山营地也有聚灵阵,也是摸索出来的,是使用灵石驱动一些阴性材料,将阴气转化为灵气,在这个过程中,灵石会有一定的损耗,跟转化的灵气相比,大约也是一比三的样子。

但是这个一比三,不包括阴性材料的损耗,所以万山营地的修者,想要通过聚灵阵修炼,要上交六成的灵石,也就是六块灵石,吸取十块灵石的灵气。

而这个比例,在小湖营地是三成,关键是小湖营地的聚灵阵,除了狐族和蛟族辛苦一点,再没有其他大的损耗了。

所以小湖营地的聚灵阵虽然小了点,却是比万山营地经济许多。

其次就是,小湖营地的物资分配和管理,非常地……业余。

没错,就是业余,一个征战异位面的队伍,物资就算不征用,总要有个统筹规划吧,连那些修者手中有什么都不知道,这合格吗?

当然,有个别修者修为高超、后台硬实,不方便随便了解,这也是正常的,但是搞清楚大部分修者带了什么,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他俩就没想过,这些物资,都是修者们自行带到幽冥界的,为了保障自家的生存,很多人都是倾家荡产,才攒出了这些东西。

他们看到的是,你在我这支队伍,东西就该是被我统一管理——起码我要知道你带了什么。

但是偏偏地,这样业余的管理方式,修者们的精气神都很高,说起出任务,没谁害怕,也没谁说要抢任务——有些任务是很肥美的。

其实说白了,就是“公平”两字使然,可是这公平,偏偏是最难做到的,这两位真人,也不认为自己做得就不公平,只不过他们的公平,只对自家人罢了。

这是风黄界的通病,倒也不用细说。

还有令他们吃惊的,就是营地里的蛊修,竟然能配出预防寄生蜂卵污染的药物,须知这种东西,万山营地也没有!

而修者被虫卵污染这种事,小湖营地头疼,万山营地一样头疼,万山营地的巅峰玉仙白慕礼,可以利用高深的修为,帮助修者将体内的虫卵逼出。

但是这种事,实在太损耗灵气和精力,白真人可是万山营地的实际掌控者,错非至亲至近之人,谁请得动他出手?

所以听说蛊修竟然有这样的药物,而且可以将体内的虫卵驱除,两名真人根本都不跟营地的巨头打招呼,直接就发出了邀请,请他们前往万山。

那九级灵仙的蛊修滑渐腾,不说去也不说不去,他问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,“万山营地有蛊修吗?”

“有,”智真人很肯定地点点头,“还有高阶天仙,去了那里,你们就可以团聚了。”

滑渐腾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有高阶天仙,配不出这样的药?”

“这也正常吧,”智真人被他看得有点莫名其妙,“有人擅长配药,就有人不擅长,十根指头还不一样长短呢……你要搞清楚,万山营地的实力,可是这个营地强得太多。”

旁边跟着的小湖营地的巨头闻言,嘴角抽动一下,我们忍了!

没办法不忍,陈太忠不在旁边跟着,谁敢冲高阶真人呲牙?

不过那滑渐腾却冷冷一笑,“这无关擅长与否,我可以断定,你万山营地,是限制了蛊修的活动!”

他才不会在乎小湖营地危险不危险,事实上,若不是他们的队伍损失惨重的话,都不会来投靠小湖营地,蛊修更喜欢我行我素地琢磨和研究一些物种。

也就是说,滑渐腾料定,万山营地的蛊修没有琢磨出药物,主要是被人限制了自由。

事实上,这也是必然的,万山营地光玉仙就二十余名,区区高阶天仙的蛊修,有什么话语权?他们想做研究,诸多真人也得有兴趣才成。

而且,必须指出的是,蛊修是人族修者中的另类,本来就不怎么遭人待见。

而此次出征之前,蛊修们内部也有约定,我们要摈弃派系之间的纷争,最大限度地争取蛊修的权益——咱们自己辛苦用精血喂养大的蛊虫,不是随便为其他修者牺牲的。

跨位面传送出了问题,其他修者都觉得大事不妙,但蛊修可未必觉得事情有多大,一来他们找得到同伴,二来就是……正好顺遂了他们的心意,仗着有蛊虫护身,可以满幽冥界闯荡了。

滑渐腾非常确定,大多数蛊修都是这么想的,而对方营地是高阶天仙的蛊修,配不出驱除的药剂也就算了,连预防的药剂都配不出,只能说是没有研究的自由。

智真人听他这么说,登时就是一愣,万山营地的十余名蛊修,确实是被当作侦查和扰乱的兵种来用的,还打散分配到了各个战队中,算是丰富战队的手段。

至于那些蛊修,当初是被如何找到的,他是记不得了,不过大约可以确定的是,营地并没有让这些蛊修自由活动,也没支持他们做什么研究。

“他们都有各自的任务,”智真人淡淡地回答,“你二人若是肯去万山,我可以保证,你们可以专心地搞研究,需要什么东西,营地里也会为你们提供。”

滑渐腾看他一眼,坚定地摇摇头,“抱歉,我们不去。”

智真人的眉头,不引人注目地皱一皱,他耐着性子发话,“你还有什么要求,只管提。”

他的态度不错,但是那九级灵仙只是摇头,却也不多解释。

想这滑渐腾,是差点逼得陈太忠动手的主儿,认起死理来,根本听不进去任何劝说。

他看得很明白,万山营地是很强大,也愿意帮助他研究,但是待他研究出东西来,所有权绝对不是属于他的。

而小湖营地这里,气氛非常宽松,也做到了相对公平,他们做出的预防的药剂,都没有被征用——须知这预防药剂的配方,师兄弟是打算低价卖出去的,这东西对风黄界的修者,意义非常重大。

至于说驱除的药剂配方,他们有保留的意图,而眼下也没人强取豪夺。

做生不如做熟,而且他们已经亲身体会到了小湖营地的行事,哪里肯再去赌万山营地的人品?

智真人说来说去,见对方只是不允,也不说原因,他登时就有点火了,“我这高阶真人,跟你俩说了这么多,你俩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?”

一旁的康剑曜听不下去了,“你挖我小湖营地的墙角也就算了,还要威胁……麻烦你看看这儿是哪里,真当我们是一群死人?”

智真人翻一翻白眼,顿了一顿之后发话,“我万山营地要预防虫卵污染的配方。”

“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,”滑渐腾憋了半天,不肯解释原因,听到这话,却是再也忍不住了,他冷笑一声,“所以才不跟你去万山营地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