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五十四章 骇人的晋阶

除了有蛟妖的到来,营地里也没什么大事,陈太忠听完之后,又丢出一块灵兽肉来,“你跟蛟族的大妖说一声,我请它吃饭,还有酒……对了,把猛犸大妖也约来。”

蛟妖和猛犸大妖都非常给面子,听说陈上人请客,齐齐赶了过来。

事实上,在陈太忠闭关的这些日子里,他的名气,在小湖营地越发地响了,不管人族还是兽族,都知道陈上人一挑三,诛杀了两只初阶玉仙和一只高阶玉仙的异族。

还是那句话,到了玉仙这个级别,败敌容易杀敌难,而陈太忠不过区区的巅峰天仙,能斩杀三只玉仙阴兽,对风黄界的修者来说,这基本上是不可想象的。

至于说陈上人在这一仗中受了重伤,这这这……这简直太正常了,哪怕这一战他身陨了,那都是传奇,更别说他还活着。

一战下来,陈太忠的威名不胫而走,以前大家只知道,此人神秘、强大而且心狠手辣,现在流传的,主要就是强大了——哪怕不算蘑菇这大杀器,散修之怒也不愧是人族的传说。

蛟妖也是因为这个传说,才没有强行收回灵蛟。

蛟族跟狐族的关系尚可,这仅仅是一方面,最关键的,还是陈太忠此人,真的不宜招惹——而且他对蛟族,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,反倒是帮忙维护了那只小灵蛟。

因为聚灵阵征用了蛟族,陈太忠还特地拿出了一壶酒,分给蛟妖和猛犸大妖,也不是什么好酒,仅仅是从百花宫弄到的补酒。

就算是这样,蛟妖和猛犸大妖喝得也很开心,尤其猛犸,这厮的酒量奇大,有一多半的酒,都是被它抢着喝了。

喝了酒之后,它也不去刻意压制,适度地撒了一下酒疯,而且它本来就性子憨直,“老蛟啊,你那个蛟修,也可以来搞一搞聚灵阵嘛,没准能让聚灵阵供应起高阶兽修的灵气。”

高阶兽修,就相当于是高阶天仙了。

蛟妖比猛犸还要不堪,蛟族身子巨大,但是酒量弱得一逼,基本上是鹏族那个档次的。

它大着舌头表示,“没问题,好说,这事儿又没啥危险……不瞒你说啊,笨象,我是蛟族里最体恤同族的,同族的性命对我来说,大过一切,嗯,我有非常卓越的领导才能。”

这顿饭吃得不错,以至于后来陈太忠不得不又多拿了两块灵兽肉出来——没办法,两个客人都是大肚汉。

待离开的时候,蛟妖还晃晃悠悠地表示,“那个,聚灵阵不错,我认为可以适当地提高一下收费标准,这是个人意见,但是我有非常卓越的领导才能,提的意见不会错……很多修者还在使用灵气转换阵。”

陈太忠直接忽略了它的自吹自擂,不过他还是意识到了一点东西——我总觉得哪里不对,原来是这样。

这次出关,他耽搁了两天,去营地里走一走之后,他再次回到小院,开始在障目阵里布设灵气转换阵。

他意识到了关键问题:宁伶仃若是在通天塔内登仙,会有麻烦。

她是九级灵仙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,猛然间不声不响地从九级灵仙登仙,这就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——在幽冥界这种没有灵气的地方,你是如何登仙的?

所以,她不能在通天塔内登仙,必须得出来之后登仙,而登仙又需要海量的灵气,那就只能布设灵气转换阵了。

陈太忠此前一直觉得不妥的,就是这个问题。

灵气转换阵不同于聚灵阵,没有八块灵石做运转的束缚,基本上是放多少灵石,就有多少灵气,陈太忠想一想,在八个阵眼内,直接放了二百五十六块灵晶。

这么多的灵晶,保障登仙应该是没问题了,须知在风黄界租用官府的灵地,一天也不过才几块极品灵石,登仙的话,十天够了吧?

架设好阵法之后,他又钻进了通天塔内。

宁伶仃依旧坐在那里打坐,他将一罐灵兽肉递过去,“好了,吃点东西吧。”

宁伶仃跟他不一样,打坐的时候不能分心,两个子午阴阳潮之后,她才停止修炼,拿起筷子大吃特吃,“肚子早就饿了,谢谢陈上人。”

“你不用谢我,能顺利登仙,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,”陈太忠很臭屁地回答。

不过下一刻,他就又提出一点要求,“你登仙,不能在小世界里,否则解释不清,麻烦会很多,到时候我会将你转移出去,你放心好了,外面布设了灵气转换阵……我提前通知你一声,你要有这个心理准备。”

宁伶仃听到这话,停下了筷子,好半天才发话,“还要把我打晕,带出去吗?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很高冷地笑一笑,“那当然不会了,登仙过程,最忌讳被打断了。”

宁伶仃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看着他,最后才发问,“既然是这样,你当初带我进来,也没必要打晕我吧?”

陈太忠登时语塞,这真是他失误了,当时只想着保守通天塔的秘密,却没想到,宁伶仃登仙,还是得在通天塔之外。

转移过程中,被她发现通天塔,这简直是必然的事情了。

不过,他是要面子的,当然不肯承认是自己考虑不周,于是哼一声,“当时你的小腿上,确实有一只残存的虫卵,嗯……这个事你就不要说出去了,要维护蛊修的颜面。”

“呵呵,”宁伶仃笑得前仰后合,笑得意味深长,“确实,要维护颜面。”

“很好笑吗?”陈太忠恼了,我甘冒奇险让你登仙,你就这么嘲笑我?

“其实吧……你没必要这么提防我,”宁伶仃深深地看他一眼,“你若不信,我可以起誓,也可以用行动来证明,今生,你便是我唯一的伴侣……我还是处子。”

她是极其聪慧的女子,虽然只是片言只语,但是她真的猜到了一些东西。

处子……用行动来证明?陈太忠的脑中,瞬间就有若干《动物世界》的片段掠过,都是少儿不宜的那种,不过最终,他还是暗暗地叹口气,哥们儿修的是混元童子功啊。

他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你保守住小世界的秘密,就算对我的报答了。”

“这是当然的,”宁伶仃幽幽地叹口气,听起来有点意兴索然。

接下来的时间,陈太忠也没有再长时间地离开通天塔,只是偶尔地出去,了解一下营地发生的事情,大多数时间,还是留在了通天塔中。

他自身就有伤情,需要在塔中疗养,而同时,他需要观察宁伶仃的修炼——一旦她在通天塔中晋阶,那真是完蛋了个去的,全身是嘴都说不清了。

在塔中又修炼了十余日之后,他发现情况不对了,宁伶仃的气息开始波动,先是很弱的波动,然后越来越强,不可抑止的波动,明显是要晋阶了。

因为有闻道谷,因为有电影,陈太忠见过太多的登仙场景了,他马上就判断出来:宁伶仃是要突破了!

不愧是“回到风黄界就能登仙”的主儿,这晋阶的趋势,不可阻挡啊,于是他站起身,走到她面前,“准备好了吗?”

宁伶仃早就准备好了,多亏是她还记得,自己不会在此处突破,于是微微颔首,“你现在可以把我移出去了。”

她跟陈太忠不同,修炼的时候,基本上是不能分心的,此刻能回答问题,已经是尽了她所能——我真的惦记着这桩事呢。

“走了,”陈太忠一抬手,就将她带出了通天塔,同时发动灵气转换阵,争取实现无缝对接,“好了,你专心晋阶。”

在被带出通天塔的那一刹那,宁伶仃不可避免地受到了一些影响,不过她准备得足够充分,扛过了这样的干扰。

她甚至顾不得看小世界的出口,出来之后,就盘腿在那里打坐,务求马上登仙。

陈太忠最关心这个,马上也发现了这一点,于是微微颔首:你这么识趣,不枉我帮你一场。

没用了多久,他的小院上方,开始有灵气波动——没错,真的是灵气波动,哪怕是在幽冥界。

陈太忠看得有点傻眼:幽冥界也能有灵气?

事实证明,幽冥界不但可以有灵气,还可以有登仙柱!

此刻,陈太忠提前布设的灵气转换阵起了作用,在宁伶仃登仙的时候,院子里不但传来了剧烈的灵气波动,天空上方竟然风起云涌,出现了片片的白气。

幽冥界的天,从来都是灰蒙蒙的,没有白天和黑夜的分别,这一片耀眼的白气一出现,登时就惊动了所有的人,甚至连营地兽族都纷纷看了过来。

随着白气越来越亮,已经有人族和兽族纷纷地向这个院子赶来,不过碍于陈太忠的名头,没有人强行闯进院子。

也有新来不久的人,并不知道院子里住的是何方神圣,但是这一块地方,是人族巨头的宅院,这一点大家却是知道的,于是就有人私下发问,此处住的是什么人?

纷纷的议论中,高阶玉仙康剑曜赶到了,他也不敢随便进院子,由于这一团白气太过诡异,他甚至不敢轻易叫门。

于是他飞起在空中,默默地看了好一阵,才猛地倒吸一口凉气,不可置信地尖叫了起来,“登仙柱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