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五十三章 还你机缘

别说,营地的猿修,还真是数量不少,当家的当然就是这中阶猿妖。

而陈太忠不差钱,也是公认的,散修之怒在风黄界就打家劫舍无数,靠着卖电影票,也收了不少灵石,来了幽冥界之后,斩获也颇丰。

至于说聚灵阵的收入,也许是都给了狐族,但是……谁说得准呢?

陈太忠也就是挤兑它一下,虽然他和猿族的关系,真的很差,但是这样的消息,他也没必要藏着掖着——终究是联军。

所以他要宁伶仃解释一下,后来还让猿妖拿着九阳石,仔细探查了一遍。

探查的过程,是由一名雌性猿修执行的——猿妖是雄性,它也无意跟“陈太忠的女人”有什么沾染。

检查的结果,令它很满意,不过它的决定有点奇葩,“既然效果很好,那就不买预防的药物了,孩子们一旦被污染,让蛊修驱除就行了。”

“你有毛病吧?”陈太忠登时愕然,“人家能驱除虫卵,预防的药物,效果应该也不错。”

“太贵了,”猿妖愁眉苦脸地回答,“没灵石,买不起多少,只能等被污染之后,把孩子们送过去治疗了。”

陈太忠闻言,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,“我劝你还是预防为主,治疗的价格,肯定比预防要贵得多,而且,你以为……你想治就能治吗?万一到时候人多呢?”

“由不得他们不治,”猿妖阴森森地发话,“我看谁敢拦着。”

猿族是个很聪慧的种族,但正是因为聪慧,它们习惯了遇到问题才解决,而不是做长远的规划,预防这种事,对它们来说,有点划不来。

“你若是扰乱秩序,我也不会答应,”陈太忠冷冷地看它一眼。

猿妖挠一挠腮帮子,苦恼地发话,“但是,我们真的没灵石,横断山最大的灵石矿,掌握在狐族的手里。”

这也是狐族和猿族关系恶劣的根本原因之一。

“反正我的意思是讲明白了,”陈太忠淡淡地看它一眼,“嫌预防贵?不是我说你,治疗肯定会更贵,而且还未必轮得上……你还有事吗?”

猿妖也再没别的事情,转身离开了——对方能斩杀了高阶玉仙,很多过分的话它不方便说。

“嘿,”陈太忠看着它离开,无奈地摇摇头,然后斜睥宁伶仃一眼,“知道了吧?为你驱除污染,我也算搭不少人情呢。”

“你!”宁伶仃眼睛一瞪,眼中是满满的怨怼,然后她四下看一眼,发现没人注意,才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我本来懒得说,你知道我为什么来幽冥界吗?”

“总不会是因为我,”陈太忠耸一耸肩膀。

“那随便你想吧,”宁伶仃听他这么说,登时泄气了,眼中也变成了一片死灰。

“我来,是求登仙机缘的,反正笋岭的遗址,你没有跟我一起找,我父亲找到的小世界,也被你收走了……我只能来幽冥界,你说跟你没关系,那就没关系吧。”

这个嘛……陈太忠登时语塞,他仔细想一想,说起来,还真是这么回事。

虽然遗址的消息,他并不仅仅得自于宁伶仃,而通天塔那个小世界,他更是得自于庾无颜留下的信息。

但是不管怎么说,遗址已经成为他和老易的私有空间,而通天塔更是他秘不示人的底牌之一,从这方面来说,他确实是抢了宁伶仃的机缘,而且还是抢了两次。

所以她才不得不来幽冥界寻找机缘,而她在这里的遭遇,也挺值得人同情,她一路流浪,遇到虎修,若不是被陈太忠撞到,就差点被吃掉。

当然,这倒不是多么悲惨的事,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,但是她姐妹俩先后被寄生蜂的卵污染,堂妹自断心脉而死,而她也险些不得不自杀。

抢了这么一个可怜女孩子的机缘,陈太忠现在想一想,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,所以他又仔细地想一想,回忆她是否见过通天塔。

他的记忆力还是不错的,略略一回忆,就想了起来:宁伶仃还真的见到过通天塔,不但见过,她还在外面守了七八天。

这样的话,那就好办了,陈太忠暗暗点点头,于是抬眼扫她一下,“想登仙吗?”

他的性子,其实是有点古怪,若是宁伶仃一味埋怨他抢夺机缘的话,他未必愿意帮忙——你净说我的不是了,知道不知道,其实那也是我的机缘?

陈太忠不喜欢别人讹诈自己,尤其是在他自认没有做错的时候。

但是宁伶仃并没有抱怨,只是表示我遭遇了这样的挫折,不得不来幽冥界,他反倒觉得——这其实跟哥们儿有点关系。

对于这种不委过于人的心态,他还是比较欣赏的,所以有此一问。

听到这样的问题,宁伶仃先是一愣,然后干脆地点点头,“做梦都想。”

“那你调整一下状态,”陈太忠微微颔首,“调整好了来找我……提前警告你,不能登仙便是陨落,自己想清楚了。”

他用天目术打量她很多遍了,知道她已然是灵仙巅峰,差半步就能晋阶的。

宁伶仃当然也明白自己的状态,事实上她认为,若不是当初陈太忠收走了父亲传下的“秘境”,她现在应该已经是天仙了。

不过对此,她也没有什么怨怼,身为散修,她见过太多的强取豪夺了,而陈太忠收那秘境收得干脆利落,证明这确实就是人家的东西。

事实上,散修之怒能放她一条生路,而不是灭口,就已经算是讲究人了。

所以她毫不犹豫地表示,“我现在状态就不错,不需要再等了。”

“当真?”陈太忠斜睥她一眼。

“当真,”宁伶仃点点头,她的幽冥界之行,虽然不太顺利,但是长期的战斗,以及不住地消耗和吸收灵气,让她经受了足够的磨练。

所以对于登仙,她有十足的信心,“其实现在我若是能返回风黄界,随便租借一块灵地,都有登仙的把握。”

“有信心就好,”陈太忠又点点头,猛地一指她的小腿,惊叫一声,“坏了……还有虫卵。”

“啊?”宁伶仃听得大惊失色,低头向腿上看去,紧接着,她觉得头部一震,整个人就此失去了知觉。

“还是不要让你看到通天塔的好,”陈太忠嘟囔一句,手一抖,裹着宁伶仃进入了通天塔。

等宁伶仃醒来的时候,她猛地发现,自己又来到了曾经见过的那块大玉石,玉石外荒凉的土地,也是似曾相识。

她侧头看一眼,发现陈太忠正在不远处打坐,于是犹豫地发问,“这是……那个秘境小世界?你把小世界带到幽冥界来了?”

“修炼吧,”陈太忠眼皮都不带抬一下,“小世界这件事,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,你明白吗?”

“明白,”宁伶仃深吸一口气,重重地点点头,“你如此善待我,我怎会负你?”

她虽然只是散修,但是由于热衷于寻找秘境什么的,对小世界太了解了,而这小世界出现在幽冥界,意义有多么重大,她也太清楚了。

消息一旦传出去,陈太忠可能成为风黄界所有玉仙和大妖的对头。

看一看蛊修二人引起的风波,原因就是两人身怀奇术,而这小世界根本不是奇术,是价值不可估量的异宝,能让修者在幽冥界回气甚至修炼,与其相比,那奇术算什么?

此次风黄界修者大举征伐幽冥界,可能也有人带了小世界来,但那绝对是要有强悍的宗门或者官府为后盾,否则别人真的不会买账。

她深吸一口气,平复一下心情,调整一下心态,缓缓地坐到玉石上,很快地就进入了修炼状态。

陈太忠也在修炼,前一次的大战,他受伤太重,除了外伤,还有连续强行吞服回气丸的内伤,必须好好休养一段时间。

而且经过这场大战,他隐约觉得,自己已经触摸到了玉仙的瓶颈,再来两次类似的战斗,估计就可以突破了。

但是同时,再来两次这样的战斗,他也很可能就挂了,所以必须把身体恢复得好好的。

他这一打坐,就是七八天过去了。

这一天,他觉得效率有所降低,仔细想一想,好久没吃东西了,于是站起身,去种植灵谷的地方看一看,然后就打算出去。

不过……好像哪里有什么不对?

他挠头想了半天,将玉石上放着的储物袋、罗刹石等物,全部带出了通天塔,放在塔外的障目阵中——这不是信不过宁伶仃,而是该有的谨慎。

带着小白猪走出障目阵,他招呼来那个二级狐修,丢出块灵兽肉,以及一些灵谷,要它安排人做饭,同时又问一下,最近有没有新的失散狐族的消息。

二级狐修知道,他是想问三公主的下落,于是遗憾地表示,没有狐族的消息,倒是又来了三只黑蛟,分别是灵蛟、蛟修和蛟妖。

蛟妖想将陈太忠院中的灵蛟召走,不过狐族不答应,说你得等陈上人出关再说,那蛟妖了解一下情况,得知灵蛟也没受什么委屈,于是就答应了。

正经是,它对聚灵阵也有点兴趣,但是非常遗憾,营地里总共才四只黑蛟,它想撇开狐族另起炉灶的话,非常不现实,所以它索性将另一只灵蛟也托付过来,靠聚灵阵赚取灵石和战功。

它想的不错,但是后来的这只灵蛟生性好战,不喜欢运转聚灵阵这种毫无挑战的任务,所以希望在轮休的时候,能出去作战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