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五十二章 发展

陈太忠这时候才有点明白,为什么那滑渐腾要求双修了:宁伶仃想要驱除虫卵,必须赤裸身体才行,这显然不是一般女修愿意接受的。

而他陈上人,也有被戴了绿帽子的嫌疑。

蛊修不但送来了玉简,还送来了两瓶丸药,就是制好的迷幻剂和诱惑剂。

这两瓶丸药,陈太忠愿意支付灵石来买,不过那滑渐腾也说了:这两瓶丸药不要灵石,就权当是向陈上人赔罪了。

依据这个方法,他可以轻松地将宁伶仃体内的虫卵驱除出去,而且不用支付任何报酬。

这便是蛊修表现出的诚意了——也不知道林听涛跟他们是怎么谈的。

然而,对陈太忠来说,对方的诚意是有了,可是要求自己“不要传出去”,这要求实在有点蛋疼——哥们儿根本不知道,你的迷幻剂和诱惑剂,是怎么调制的,传个毛线啊。

他倒是能把相关原理传出去,但是……有用吗?

吐槽之后,事情还得办,不过这个……宁伶仃的裸体,他也不想看——没那交情。

但是驱除的过程,没人看护还不行,在驱除的期间,宁伶仃是不能挪动身体的,否则很可能惊动了虫卵。

所以说,滑渐腾要求双修,固然有别的意图,可是驱除的过程,也确实有点少儿不宜。

不过对陈太忠来说,这完全不是问题,他拦住了一名要进入营地的修者,要他带话,把南郭霓裳和羽衣两姐妹喊出来。

这修者也认识大名鼎鼎的陈上人,马上传话去了,不过没用了多久,他就垂头丧气地出来了,身后还跟着散修成战荒。

成战荒表示,南郭姐妹已经接任务出去了。

营地里不养闲人,她俩虽然是“陈上人的人”,但是想要获得战功,还是要靠自己做任务,想要抢占幽冥界某些资源的话,更是要做任务。

陈太忠想一想,表示说,那你把百花宫那个二级天仙叫过来吧。

营地里现在的人族天仙,已经接近七十名了,不仅有百花宫的天仙,也有白驼门和无锋门的天仙,不过陈太忠不想让百花宫和无锋门的修者知道得太多,就是公事公办的样子。

散修之怒和百花宫有勾连吗?完全没人知道!

百花宫的天仙是女修,所以他不选无锋门。

这女修也很是风流,来了营地不久,就结下了不少露水姻缘,其中不但有郭保宗这样仅此于十三巨头的人族强者,更有初阶玉仙修为的鹏妖。

陈太忠对她的私生活没兴趣,他很明确地告诉她,你要帮我把宁伶仃的虫卵逼出来。

一直以来,这二级天仙很想勾引一下营地里出名神秘和强大的散修之怒,不过从来没有如愿,现在听他这么说,就娇滴滴地问他一句,“陈上人,我帮了你……有什么好处吗?”

问这句话的时候,她媚眼如丝。

陈太忠对百花宫这帮女人,真的是没有任何的感觉,于是他淡淡地表示,好处就是十块极品灵石,你不想干也可以,不过你要搞明白——宁伶仃是我的女人。

这二级天仙不敢再说什么,乖乖地去布置房间了。

对修者来说,布置封闭房间,寻找阳火,都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,所谓阳火,就是来自风黄界这种阳气位面的火——简单地说,风黄界的火球术,那火都是阳火。

宁伶仃就坐在距离他不远处——身为被虫卵感染的人,没有谁敢接近她的身边。

听到他说,她是他的女人,她的嘴角抽动一下,眼中也泛起一丝异样来。

陈太忠没兴趣关心她的情绪,他自己还要休养呢。

于是,他设置两个障目阵,一个为了自己休养,另一个则是为了治疗宁伶仃。

驱除虫卵,还是要用不少时间的,五天之后,宁伶仃走出了障目阵,也不说话,就静静地呆在陈太忠的障目阵旁边。

陈太忠是在两天之后走出通天塔的,在阵中,他就看到了宁伶仃,于是低声问纯良一句,“这女人,在这里待多久了?”

“有三四天了吧,”纯良是个很懒惰的性子,也没记对方待了多久,所以就信口胡说一句。

“你小子,用点心很难吗?”陈太忠一见它的模样,就知道它在胡说八道,忍不住白它一眼。

不过他也无心计较,走出障目阵之后,他上下打量宁伶仃两眼,然后微微地点点头,“不错,虫卵确实都驱除了,以后注意点。”

“我肯定会注意的,”宁伶仃缓缓站起身来,微笑着回答,“你确定都驱除了?”

陈太忠再次打量她两眼,眼中有异光掠过,“我非常确定,你身上没有虫卵了。”

“那我可以跟你回家了?”宁伶仃笑吟吟地发问。

“跟我回家?”陈太忠的嘴角抽动一下,心说这是个什么路数?“怎么感觉你说话,有点怪怪的?”

“太忠上人……我是你的女人啊,”宁伶仃一眨不眨地看着他,深情款款的样子,“百花宫的姐姐说了,她看护我,压力很大。”

这幺蛾子……还没完没了啦?陈太忠一听这话就有点烦,却也懒得跟她多说,“你现在不是我的女人了,想干什么,随便你吧。”

“连个玩笑都开不起,”宁伶仃撇一撇嘴巴,悻悻地回答,“我只是想借你之名,摆脱一些人的骚扰罢了。”

咱俩真有那么熟吗?陈太忠淡淡地看她一眼,不过他也知道,随着营地里的修者增多,男少女多的现象,没有得到任何的改变,弊端却是越发地明显了。

三千余名人族修者,女修的数量仅仅才占了十分之一。

而此刻,营地的发展虽然不错,但是小规模的战斗不断,而且很多时候都是异常惨烈,修者们的精神压力非常大,心情也非常压抑。

如此一来,很多人都想找个异性双修,彻底地发泄一下,这些天里,仅仅因为争风吃醋的事件,先后就造成了三名修者的死亡,还有七八名重伤。

当然,在营地动手,营地肯定是要管的,但是这种事,并不能彻底靠高压政策来压制。

有那没能力进入队伍的初阶女灵仙,就靠着出卖色相赚钱赚战功,竟然活得还很滋润。

陈太忠的阵营里,女修有三名,南郭姐妹和宁伶仃,三人托庇在他的保护之下,倒也没有男修敢硬来,但是不能硬来,总可以纠缠着献殷勤吧?

陈太忠以往就没在意这种事,现在他听宁伶仃说起,倒也无所谓顶这么个名头,“好了,该进营地了。”

进营地之前,要接受检查,不但要检查宁伶仃,连陈上人都要被检查——没办法,谁让你俩走得太近呢?

这检查其实是走形式,陈太忠也明白自己的状况,不过他并不抗拒,也不会仗着自己是人族的七巨头之一,就作威作福地摆特权——检查清楚了,对大家都好。

回到自家的院落之后,有些人前来探望,关心一下他的伤情,以及那场战斗的经过。

哥们儿啥时候人缘变得这么好了?陈太忠有点不解,在异位面征战,受伤什么的,都是常有的事儿,平时也不见谁相互探望。

不过,这并不妨碍他的卖弄,于是他大致讲述一下经过,还拿出一级阴气石来显摆一下——这可是一级的哦。

直到跟他关系一直不怎么和睦的猿妖都来看望,并且不住地拿眼去瞟宁伶仃的时候,他才反应过来:原来人家最想知道的,是蛊修的治疗效果。

毕竟宁伶仃是第一个受寄生蜂卵污染之后,还能存活下来的修者。

猿妖也知道,自己跟陈太忠的关系,就没可能搞得特别好,所以寒暄两句之后,也不遮掩,说起了那两名蛊修的动向。

蛊修已经来到了营地,营地也放出了风声,说他们有预防蜂卵污染的药物,还开出了售卖和交换的价格——交换主要是指战功。

目前交易尚未展开,因为负责此事的师真人在外执行任务,营地只是要大家报名上来,到时候如何分配,须由师真人定夺。

同所有的战略资源一样,这样的药物,自由修者是得不到的,骂人也没用,因为据说这药物制作不易,名额有限,当然要优先照顾队伍中的修者。

而且这预防的药物,价格也不低,但是有了这东西,在对上寄生蜂的时候,就相当于多了一条命。

大家有点拿不定主意,这东西没人使用过,该不该买一些?就在这时候,营地里又爆料说,蛊修还有驱除虫卵的手段,你们若是不信,可以去找陈太忠打听。

说到这里,猿妖就很直接地发问,“宁伶仃和我猿修是一个小队的,我确定她真的被虫卵污染了,此次前来,就是想问一句,虫卵是否全部被驱除了?”

“连点慰问品都没有,你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,就来问这么重要的问题?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当我欠你的?”

“所谓联军,就是要信息共享,”猿妖的脸皮极厚,根本不在意他这话,“我家大业大,日子得精打细算,反正陈老板你又不差钱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