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五十一章 和稀泥

营地里的第一搜魂高手,是伏海侯世子林听涛。

这一点,很多人并不知情,因为大家都下意识地认为,第一高手,应该是以神念出名的真意宗马真人才对。

但是事实上,并不是这样,伏海侯属于官府体系,也牵扯到军队——风黄界大部分的爵位,都是通过军功获得的。

军队特别强调消息的准确性,有一套自己的搜魂手段,哪怕是敌方派来的死间,也没几个熬得住的。

而对伏海侯世子来说,除了这个因素,他还要面对诸多的爵位争夺者,其间种种明枪暗箭、勾心斗角,不提也罢,所以他必须掌握足够高明的搜魂术。

然而,就像调香派弟子沈蔷薇说的那样,搜魂术这个术法,对施术者的神魂,真是有副作用的,哪怕有温养神魂的法门,也是能少用就尽量少用一些。

伏海侯世子身娇肉贵,不是异常重要的事情,等闲是不会施展搜魂术的,所以知道他搜魂术高超的人并不多,陈太忠是其中之一。

消息传出去不久,林听涛就赶了过来,除了他之外,还有马疯子和玉衢宗的真人师郢麻——这个消息,真的是太重要了。

不过林听涛抵达之后,并没有先行动手搜魂,而是找到了陈太忠。

一见到陈太忠,他先吓了一大跳,“我说,你这脸色……真的是吃了大亏了?”

这不是废话吗?陈太忠白他一眼,“你让三个真人围着试一试,我保证不说你风凉话。”

“说实话,陈兄,我一向很少佩服人,”林听涛竖起一个大拇指来,“但是对你,我是真心的佩服,若是有你这样的战力和晋阶速度,这伏海侯世子的位子,我还真不稀罕。”

“我也不稀罕那个位子,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很不客气地回答,伏海侯不过是个侯爵罢了,陈某人可是注定要证真,要飞升九重天的主儿!

“人和人,还真是不能比,”林听涛并不在意他的话,笑着回答,然后又问一句,“得了块一级阴气石?”

“喏,”陈太忠摸出那块阴气石,在手里一抛一抛的,得意洋洋地卖弄,浑然不顾自家的脸色苍白。

也难怪他如此得意,须知这可是高阶玉仙级别的阴兽掉落的,虽然目前还没有市场行情,但是三级的阴气石,都价值三千到六千的极灵,一级的阴气石能值多少,想一想都怕人。

陈太忠认为,如果卖得好的话,十来万的极灵,是没有问题的。

这种东西,他竟然就拿在手里卖弄,亏得是他凶名昭著,要不然太容易引起别人的觊觎了。

“佩服!”林听涛再度竖起大拇指,一脸的羡慕,然后他面色一整,“陈兄是一定要对那两个小辈搜魂吗?”

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不动声色地发问,“这么问我,你什么意思?”

“只要是搜魂,就有失败的可能,”林听涛正色回答,“而且蛊修的诡异之处也很多……我若能说服他二人为营地效力呢?”

“说服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了起来——万一搜魂失败的话,宁伶仃还是逃不过这一关啊。

想了一想之后,他明确表示,“救回宁伶仃,万事好商量,否则就算是你拦着我,那也不行。”

“这个是肯定的,”林听涛笑着点点头,“若没这手段,我都不会让他俩痛快死去……你还有什么要求?”

陈太忠当然也不会就此放过两人,“还有就是,别以为自己有两下子,就是拿住了别人的命脉,他们若敢信口开河提要求的话,我必诛之!”

他的气儿没消,想到那滑渐腾说的“我想要什么,你们就得给我什么”,他就是一肚子的火,这是担心被别人欺负的样子?这是担心不能过瘾地欺负别人吧。

不过是两个小小的灵仙,竟然敢对若干上人甚至真人提如此要求,真是花样作死。

“呵呵,”林听涛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然后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区区两个竖子罢了,若不是要以大局为重,我有太多手段,让他们生不如死。”

他也很恼火那俩人的态度,尤其是那个九级灵仙,不过眼下小湖营地的发展非常顺利,修者们的求战欲望很激烈,他认为这跟管理制度有直接的关系。

马疯子也认可这一点,所以几人碰一下头,认为暂时不宜强行征用蛊修的方法,就计划将蛊修也纳入队伍保障体系中。

当然,必要的制约还是有的,对方若是真的不听话,那也只能尝试强行搜魂了。

不过在执行这些之前,必须跟陈太忠做好沟通,那名唤滑渐腾的蛊修,冒犯陈上人冒犯得太狠,马疯子自认,换做当时自己在场,起码要先痛殴对方一顿,没准直接飞剑斩杀。

三真人联袂而来,还有一个目的,就是将陈太忠换回去,留下师真人在这里坐镇接应。

陈太忠的任务时间还没到,但是上一战他拼得太狠了,身体状况不佳,强行留在这里的话,万一又遇到事情,支援力度很可能要差一些。

不管是对陈太忠,还是对那些等待支援的小队,这都有点不负责任。

当然,以上只是理由之一,更重要的理由是,陈太忠斩杀了三名玉仙,其中有一名还是高阶玉仙,有这样的战功,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申请,提前交任务。

陈太忠也知道这规矩,但是他懒得为这点小事去申请,身为气修,没必要太娇气,位面战场上,带伤作战的又不是他一个。

可是三真人都劝他回去休养,就连跟他不是很近的师郢麻都表示:你这样的战力,是咱人族的定心丸,尽快休养好了,大家也就都放心了。

师真人的态度如此好,并不仅仅是因为陈太忠的重要性,更是因为林听涛答应他了:以后后勤保障的这一块,交给你负责——保障那俩蛊修不受欺负的事儿,就是你分管了。

既然他有资格保障,那就有资格决定优先为谁救治,总之,他成了蛊修的利益代言人,这当然也算一个小小的权力。

不光如此,林听涛把架设阵法的权力,都交给了他——当然,这只是意向,不过这原本是林世子自己的业务,只要马疯子和陈太忠不反对,别人根本不会操心。

如此一来,林世子答应师真人掌管一摊的承诺,也算完成了。

倒是师真人听说之后,又生出些犹豫来:会不会影响修炼啊?

权力这东西,很多时候就是这样,没得到之前,大家要拼命地争抢,为的是争一口气,一旦真正地得手,就会发现:这东西其实也很扯淡,虚的,反而耽误时间和精力,没啥意思。

师真人的纠结,按下不表,陈太忠听到大家劝他回去,也就不再坚持:带伤作战固然能表现出英勇,但是旁人都体谅他,他也没必要硬挺着。

说句实话,他这次受的伤,真的有点严重,若是不能得到充分的休养,再参加战斗的话,没准会动摇根基,这可不是开玩笑。

他估计自己最少要休养二十天,才能恢复个差不多——还不是完全恢复。

不过,在抵达小湖营地的时候,他最终还是没有进营地,因为宁伶仃被禁止进营地!

战时法规,真的是不讲人情的,她已经被寄生蜂卵所感染,是绝对不能进营地的,陈太忠做为讲究人,也无意挑战这合理的规则。

所以他决定,我跟宁伶仃,就在营地外面待着好了。

至于说不能用聚灵阵休养,他不是很在意,那玩意儿能提供的灵气,真是少得可怜。

虽然此阵最高可以满足中阶天仙的灵气回复,但是他这高阶天仙,体内的灵气惊人,最少也相当于初阶玉仙。

初阶玉仙使用中阶天仙的聚灵阵恢复灵气,速度慢不说,还要独霸资源,倒不如把这聚灵阵让给别人使用,反正他有通天塔在身,不是很稀罕这点东西。

一顿饭之后,前方传来了消息:那两名蛊修已经同意在营地效力。

而且两人也意识到了对陈上人的不敬,传消息的人同时带回了一块玉简,上有详细的说明,该如何将寄生蜂的虫卵逼出体外。

他们希望,陈上人不要将法子传出去。

“我就算传出去,有用吗?”陈太忠的嘴角抽动一下,悻悻地收起了玉简。

将寄生蜂的虫卵逼到体外,需要一个封闭的房间,而房间里要升起阳火,烧灼空气,这是虫卵不喜欢的环境。

但是通常来说,虫卵越不喜欢外界的环境,就越要向宿主身体内部挪动——这虫卵虽然是卵,却没有卵壳只有卵膜,通过卵膜的蠕动,能一点一点地转移。

所以光有封闭的空间和阳火,是不够的,还要有两种药物。

这药物一种是迷幻剂,一种是诱惑剂,迷幻剂经过阳火熏烤,散发在空气中,可以让虫卵迷失方向,而诱惑剂则是给虫卵以诱惑,让它们可以慢慢地蠕动到人体之外。

但是这样治疗的时候,受术者必须全身赤裸,让身体全面地接触到阳火和迷幻剂,否则体内可能有虫卵残留。

诱惑剂倒是无所谓,可以选定身体的某个部位,让虫卵由那里慢慢地蠕动出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