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五十章 以死相抗

“你吹牛最好有个限度,”陈太忠淡淡地看蛊修一眼,“我浩然派是真意宗的下派,营地里还有真意宗的真人,真意宗擅长什么,你也应该知道……觉得自己扛得住,那随便你了。”

他说得非常有恃无恐,事实上原本也就是如此,而且,他已经用缚灵索制住了对方。

这样的制住,不是怕对方跑掉——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,他只是担心对方自爆,或者扰乱识海,所以先制住,后搜魂比较好一点。

“陈上人,”那七级灵仙的蛊修又走上前,抬手拱一下,明显是有话要说。

“嗯?”陈太忠很不高兴地看他一眼,这时的他,已经不想听任何解释了,“你是不是想逼着我把你也捆起来?”

“请您给我十息的时间,让我解释一下,好吗?”七级灵仙伸长脖子,一副不甘心的样子。

陈太忠其实是非常讨厌这种趁火打劫的主儿,不过对方既然要求十息时间,他也愿意拨冗听一听,十息真的不算什么,他决定给对方这个解释的机会——讲究人嘛,本该是这样。

结果这一解释,还真不得了,合着那九级灵仙的师兄,名唤滑渐腾的家伙,手里不但有驱除寄生蜂的法子,还有很多对付幽冥界异族的办法。

这不是他个人的功劳,而是蛊修的集体智慧的结晶。

此话说来甚长,选个切入点的话,那就是:为什么小湖营地的修者,遍寻蛊修而不得,但是这俩师兄弟,偏偏能凑到一块呢?

说穿了很简单,蛊修之间有相互联系的特殊办法:同心蛊。

这种蛊虫,在蛊修中是大路货,祭起一只同心蛊,很快就能感受到近距离蛊修。

这东西跟官府、宗派之间的联系焰火相似,只不过来了幽冥界之后,官府和宗派的修者,都不敢随便使用焰火,而蛊修使用同心蛊,不存在任何的问题。

所以这蛊修,就跟兽族一样,能在很短的时间内,联系到周边的同门。

正是因为如此,小湖营地一直都没有发现过蛊修——人家降落之后,就开了组队模式。

而这两个蛊修灵仙,所处的团体,其实不止他俩,最鼎盛的时期,是一只十二人的蛊修队伍。

十二个修者的队伍,听起来很少,但其实真的不少了,蛊修来参战的,总共也没有多少人,散落在偌大的幽冥界,能聚集起这么多并不容易。

蛊修在人族中算是另类,他们不着急联系其他的人族队伍,对他们来说,跟异族战斗,并没有那么可怕,因为他们带有足够多的蛊虫。

正经是,他们在幽冥界发现了不少可以驯化为蛊虫的生物种类,而这种事情,最好保密一点,少让别的人族知道。

所以在降临幽冥界之后,他们除了搜寻同伴,就是在捕捉各种异族,细细分析其生活特性和规律,看是否能对己方有用。

一段时间下来,他们积攒了大量的资料,像寄生蜂的对付方法,就是他们推算出来的。

然而,蛊修的手段虽然诡异,但是他们的战斗力,并没有想像的那般强大,从风黄界带来的蛊虫,终究是有限的。

在蛊虫损失大半之后,蛊修队伍的人数,也锐减至八人,他们终于意识到,真的不能再单独行动了,必须要找一支人族队伍加入。

对于小湖营地,这些蛊修其实是知道的,甚至还有人来到小湖营地实际控制的地盘附近,接连放了四五十天同心蛊,想看一看营地里有没有蛊修。

他们距离得足够远,手段又隐蔽,营地对此毫无察觉。

发现小湖营地没有蛊修,这些蛊修就不愿意贸然加入,因为他们的实际战力并不强,一旦加入进去,必然是任人宰割。

但是随着损失越来越大,附近也不可能再找到其他的蛊修,而小湖营地方面,却是发展势头看好,蛊修们商量一下,咱们还是去投奔吧——此刻,他们也没别的选择了。

然而非常不幸的是,他们在来的路上,被寄生蜂盯上了,而八名蛊修中,只有两名天仙,其他都是灵仙,他们被打得狼狈逃窜。

待接近小湖营地的时候,就只剩下这师兄弟俩了。

九级灵仙滑渐腾的师尊,死于这一役,他的心情有多糟糕,可想而知。

“他的心情不好,难道说我的心情就很好?”陈太忠听得冷哼一声,抬手指一指自己的脸,“看看我的气色就知道了,没有半个月,回复不过来……这是为了救你们。”

“你的修为大减了?”旁边的鹏修又出口发问,眼睛也瞪得老大。

“就算大减,我收拾你鹏族也没有任何问题,”陈太忠冷冷地看它一眼,“你最好老实一点,别打那些歪门邪道的主意。”

“我只是关心陈上人你的身体,”鹏修讪讪地一笑,不敢再说话——其实他真是有点邪念。

“切,我就知道,说是什么联军营地,还不是靠拳头说话?”这时,不远处传来一声冷哼,说话的正是滑渐腾,他一脸的不屑,“我蛊修终是要被你们盘剥,还不如给个痛快。”

陈太忠脸一沉,才待发话,血灵派的弟子已经嚷嚷了起来,“我呸,真不要脸,陈上人盘剥你了吗?我只看到,陈上人要出物资,你却不肯救人。”

“恩将仇报,比我兽修差远了,”一只猿修都忍不住出声发话。

“我当然可以救人,但是我们能得到什么?”那九级灵仙是豁出去了,大声地发话,“现在说得好听,跟你们回了营地,你们会不会征用我的救治方法?”

“就算征用,也是为了大局,”一个人族三级天仙不动声色地发话,他是才来营地不久,虽然知道营地很少征用个人的物资,但是在战争情况下,这样重要的方法,营地征用过来是很正常的。

“看看,还不是这样?”滑渐腾冷笑了起来,“我蛊修死了多少前辈和同门,才得来的方法,你们说征用就征用,这不可能!杀了我还容易点!”

陈太忠听到这里,总算明白这厮在顾忌什么了,而此人担心的事情,真的太有可能发生了。

看看他自己的聚灵阵就知道,不管什么人,一旦掌握了决定战争走向的重大物事,想要保住,真的是很难的。

他的聚灵阵,只是能节省一部分资源,并且需要狐族的配合,供应的灵气也有限,还不算最关键的东西,都被人惦记了不知道多少次,而这防范和驱除寄生蜂的方法,那是真的能救命,能提高士气的玩意儿。

这东西不被征用,简直是天理不容,战争时期,如此战略性的资源,怎么能容忍垄断?

哪怕是陈太忠弄出的聚灵阵,现在只是狐族和蛟族的数量不足,供应不起第二个聚灵阵,而他又想优先照顾自己人,所以才会强势地霸占住。

等到人兽联军大批集合,他也是保不住这个聚灵阵的,战争需要这个东西——他的底线就是,保住自家人的供应。

可是话又说回来,这么征用的话,对蛊修多少是有点不公平。

尤其是这两个蛊修,都才仅仅是灵仙,指望在一堆真人和上人中保住自己的东西,那简直是痴人说梦。

陈太忠没想这么多,但是他大致知道,对方为什么要如此坚持了。

然而这个解释,并不能熄灭他的怒火,他冷哼一声,“你还没被征用,就要征用队伍中的女修者,怎么……觉得我陈某人脸大,容易打?”

这真的是在打他的脸,尤其是此人先前还问了一句,宁伶仃是不是他的女人,这要不算打脸的话,什么才叫打脸?

若不是这厮身上藏着的秘密太过重要,他直接就将人斩杀了——明明知道我是上位者,你还要故意无理挑衅,不杀了你,我怎么做人?

“我并不是针对陈上人你的,”滑渐腾狞笑一声,目光却是有点呆滞,“我只想表明,这汇集了我蛊修无数人精力和生命,才得出的方法,我想提什么条件,就要提什么条件,不然的话……那就杀了我好了。”

他说得是如此地理直气壮,陈太忠恨不得一脚踹过去:就算你有你的道理,为啥要拿我做试验?

他冷笑一声,“第一个选我,那还是看我好欺负……宁伶仃,我最后问你一遍,你跟不跟这人双修?”

是个人就有脾气,对方既然视他软弱可欺,他脾气上来了,也不会考虑什么大局。

“我拒绝,”宁伶仃回答得很干脆,她的呕吐已经得到了控制,所以她回答得平心静气,“要我跟玩虫子的双修,我不如自断心脉好了……就像我的族妹一样。”

“那就是你自寻死路了,”滑渐腾又是一声狞笑,眼中满是疯狂,“我的师尊和师兄弟全死了,麻烦你们……送我去跟他们团聚吧。”

很显然,他已经陷入了疯狂的偏执中,抱的就是“不答应我,那就算我死,你们也不能好活”的念头。

“你一心求死,我成全你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眼中是满满的杀意,“你们后退三百里,放紧急求助焰火,要林听涛亲来……我在这里守着,还有两支队伍,等待接应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