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四十九章 趁人之危

陈太忠跟蛊修发生过两次矛盾,他对蛊修,一直也没什么好的态度。

不过对方可以解决寄生蜂的问题,对营地里的低阶修者来说,是一件大好事。

自小湖营地设立以来,已经有十余名修者因为被寄生,而不得不选择自断心脉而亡,尸身都必须焚化掉,对跨越位面的远征者来说,真的是很影响士气的。

还有不下十名的修者,因为担心可能被寄生,不得不自残肢体,以求躲过劫难。

现在竟然出现了蛊修,还表示有办法,这真是好消息,于是他和颜悦色地点点头,“一路逃亡,辛苦了……这位也是蛊修吗?”

还有一个修者,是九级灵仙,也是非常陌生,脸上有着长期得不到休息的疲惫感。

“是的,我们遇到他们的时候,他俩正被寄生蜂追杀,”鹏修及时插嘴,合着这厮不但头脑有点笨笨的,话还很多。

这支小队发现二人的时候,也看到了寄生蜂,大家对这种东西真的很膈应,正在犹豫要不要出手的时候,那两人却已经发现了他们,大声求救,并且报出自己是蛊修,有对付寄生蜂的办法。

一听说是这样,那不想打都要动手了,于是一番恶战下来,在折损了三人之后,终于将两名蛊修救了出来。

这一下,他们可算是捅了马蜂窝,虽然在救出人之后,他们就做出了回撤的决定,好将人安然带回了营地,但是紧跟着,身后就追来了大批的寄生蜂。

这支小队边打边撤,手段尽出,奔逃出去三百余里之后,又被其他闻讯而来的阴兽缠住了,不得已,才让鹏妖冲出重围,向营地的坐镇高手报警。

哪曾想,最后竟然引来了三只玉仙修为的异族,若不是来者是陈太忠,必然是全军覆灭的下场。

可以说这场的大战的引子,就是起源于这两个蛊修。

不光是陈太忠吃尽了苦头,小队中的人,也几近于弹尽粮绝,不过大家想到救回的是蛊修,蛊修还有办法对付寄生蜂,知道营地里定然会有丰厚的报酬,心里还是高兴居多。

陈太忠一边听大家讲述,一边扭过头来,用天目术上下打量宁伶仃两眼,登时就是轻声一叹:果不其然,此女跟她的堂妹一样,寄生蜂的虫卵,已经进入了血脉中。

然后他看一眼九级灵仙的蛊修,“需要什么东西才能救?”

九级灵仙的目光呆滞,茫然地看了他一眼,没有任何的反应,仿佛在想什么心事。

“嗯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强忍着身体的不适,放出些许的威压来。

他已然是巅峰的天仙,半步玉仙了,“些许”的威压,足够令对方吃不消。

那九级灵仙似是没想到他骤然出手,不由得闷哼一声,脸色也一红。

只这么一下,此人就结束了那种浑浑噩噩的状态,愕然地抬眼看来。

“陈上人息怒,”那名七级灵仙的蛊修叫了起来,“我师兄只是走神了,没有故意冒犯您的意思……寄生蜂的虫卵,也只有他会处理。”

“是吗?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话。

那九级灵仙晃一晃脑袋,眼神越发地清亮了,然后他的嘴角抽动一下,露出一丝笑容,里面有着浓浓的嘲讽,似乎还有些……无奈?“没错,只有我知道寄生蜂虫卵的处理方式。”

陈太忠听到这样的回答,决定不跟他一般见识,只是用手指一指宁伶仃,“为她驱除虫卵,你需要些什么资源?”

“驱除虫卵吗?”九级灵仙的嘴角,又扯了一扯,目光再次开始变得游离,好半天之后,才低声发话,“宁伶仃……好像是你的女人?”

你在说些什么玩意儿?陈太忠忍不住又想翻脸了,最后才暗暗一咬牙,得,哥们儿不跟你一般见识,“你最好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“要我救她,那我有个条件,”九级灵仙的声音变得清晰了起来,似乎已经回过神来,他耷拉下眼皮,很干脆地表示,“自打我见到宁仙子,就为她的容貌和气质所打动,陈上人若是肯高抬贵手,将她赐予我做双修伴侣……”

“你混蛋!”宁伶仃正吐得翻天覆地,听到这话,登时勃然大怒。

她直起腰,转身就想冲过来,然而下一刻,她又硬生生地转身回去,“哇”地一声,吐出一道水箭——女修总是爱美的,她不愿意被人看到她狼狈的一面。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,不过细看就能发现,他的眼中没有半点的笑意,“若是我不肯高抬贵手呢?”

“那我就只能说抱歉了,没法治,”九级灵仙淡淡地回答,并不在意来自上位者的压制。

“你还算不算个男人?”血灵派的弟子忍受不住了,跳出来大骂,“讲点良心很难吗?”

“若非为了救你,宁伶仃会被虫卵感染?现在你倒好,不感激我们的救人之情,反倒趁人之危……我呸,早知道救出这么一个东西,我们还不如不出手,可怜我六名战友的性命,用来救你这种人渣了。”

九级灵仙耷拉着眼皮,摆出一副“随便你骂”的样子,并不出言反驳。

“我这个师兄……脑袋……”七级灵仙的蛊修指一指自己的头,“脑袋有点问题,他受了刺激,还请陈上人包涵。”

陈太忠沉默片刻,才出声发话,“宁伶仃,这就看你的意思了,你若是愿意,我并不反对。”

他没兴趣解释自己跟宁伶仃的关系,也没在意这件事传出去,会有什么样的影响,反正他心里知道,他跟宁伶仃之间,什么也没有。

至于说别人怎么看,很重要吗?

“陈太忠,你混蛋,呕~”宁伶仃又大大地吐一口,高声叫着,“你就是这么对我的?”

众人听得齐齐一撇嘴,得,这女人竟然敢这么骂陈上人,两人之间的关系,简单得了吗?

“真是莫名其妙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一皱眉头,要是搁给别人这么骂他,他就惦记着要出手了,最多勾得对方骂得再狠一点,他就好果断出手一了百了——讲究人嘛。

但是对上宁伶仃,他硬不起这个心肠,别的不说,只冲着宁伶仃的族妹死得那么干脆,那么壮烈,就值得他原谅她。

事实上,他觉得自己挺委屈的,“这是蛊修提出来的,又不是我提出来的。”

“做梦吧,老娘宁可自断心脉,也不会跟玩虫子的有任何来往!”宁伶仃大声发话。

这一次,那九级灵仙有了反应,他淡淡地发话,“宁仙子若不肯与我双修,那这寄生蜂的卵,我是处理不了的。”

“嘎?”这一次是鹏修出声了,它的尾羽向下一耷拉,努力地试图护住自己的泄殖腔,警惕地看向他,“你是说……只有双修才能奏效?”

这只鹏修,可是公的,它也不希望被别人走旱路,哪怕是为了救命。

鹏族的羽毛坚硬,抵挡同等修为之下的寄生蜂的卵污染,还是很有效的,但是寄生蜂这一族,修为的阶位跨度极大,从高阶玉仙到低阶灵仙,都有存在。

此鹏修撞到玉仙级别的寄生蜂的话,身体里会不会长满虫子,并不以它的意志为转移。

“也不尽然,”九级灵仙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我只是单纯地喜欢宁仙子。”

“既然不是必须的条件,那我告诉你,宁伶仃已经坚决地拒绝了,”陈太忠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你直接说吧,治还是不治?”

“不治,”九级灵仙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回答,非常干脆,“她不给我面子,我何须为她的死活操心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你在说什么……有种你再说一遍?”

“我说了,不治!”九级灵仙胆上生毛,竟然真的又说了一遍,“我蛊修就是这么率性而为……我不高兴,就不动手。”

陈太忠也没有生气,起码看不出来生气的样子,反倒是看着他,饶有兴趣地发问,“你不高兴了,可以不动手……我气修也很率性而为,那我不高兴了,你觉得会怎么做呢?”

“大不了你杀了我,”九级灵仙一挺脖子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反正我打不过你!”

“哈,耍赖吗?”血灵派的弟子气得笑了,“你知道我们急需蛊修,所以才这么有恃无恐,对吧?以为我们不敢杀你,但是你想一想,自己的所作所为,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?”

九级灵仙并不回答他,但并没有任何的愧疚之意,脸上的表情,反倒是像在说:我就耍赖了,你又能怎么样?

“还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,我也好话说尽了,”陈太忠一抬手,一条缚灵索,就紧紧地捆住了对方,“既然你恩将仇报,就不要怪我们搜魂了。”

驱除虫卵的方式,或者是蛊修的机密,但是在搜魂术下,怎么可能有机密?

“搜魂你们也搜不到,”九级灵仙看一眼自己身上的缚灵索,情绪依旧没什么波动,他很淡然地表示,“蛊修传承上万年,对搜魂的反制手段……非常多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