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四十八章 行为艺术

陈太忠被吞冥兽吸入肚中,按说是件糟糕的事情,吞冥兽以吞为名,是出名的能吃,肠胃极其强悍,销金蚀铁只作等闲。

而且它的肚腹内,还有折叠空间,一时半会儿消化不了你,耗也耗死你。

但是陈太忠冲进去的时候,使用的是缩地踏云的身法,虽然比不上万里闲庭,可是三五里地的距离,也就是几步的问题。

百里之外,探索小队还在疯狂奔逃,他们还得再跑百余里,才能抵达一处藏兵堡,那里也建有防御阵,可以稍稍歇息一阵。

鹏修一边飞,一边警惕地向后望去,一来观察有没有追兵,二来观看双方的战况——这样的战斗,他们根本插不上手,尽快逃跑,就是对陈太忠最大的支持了。

“嘎?”鹏修眼珠子一瞪,翅膀一抖,好悬掉下来,转了一个圈,才稳住了身形,“我去,陈上人被吃了?”

什么?逃跑的众人齐齐一怔,脚步登时就放慢了。

“快跑啊,”鹏修厉喝一声,扇动翅膀向前飞去,速度陡然增添了不少。

我须得尽快赶回去,将此事告知两位鹏妖大人,趁着人族心思浮动之际,联合兽族其他大妖,抢夺其基业——尤其是那个聚灵阵,明明是兽族的功劳,为什么要被人族霸占?

当然,对于联军整体而言,陈太忠的陨落,是个非常糟糕的消息,没有了蘑菇术法,营地定然会陷入被动,希望异族不要知情吧。

不对……忘了将两个人带走了,鹏修一转身,又往回飞,抬眼又看一下远方——异族不会很快地追来吧?

“嘎?”它的眼珠子又一瞪,忍不住眨巴一下眼睛,调整一下视距,然后才确定,确实是一道人影,从吞冥兽的体内蹿了出来,“陈……陈上人没死?”

下方的小队,正在没命地奔逃,听到这话,又是一怔,有人忍不住厉喝一声,“破鸟,你莫非需要一副眼镜?”

喊话的是血灵派的一名灵仙,因为血灵派跟浩然派同为白驼下派,两家又走得较近,这弟子在营地里,也没谁敢欺负。

听到陈太忠死了,他吓了一大跳,现在又听说陈上人没死,实在忍不住破口大骂。

“怎么跟上人说话呢?”鹏修冷冷地看他一眼,却也不想多计较,因为……陈太忠没死啊……

陈太忠斩杀了第二只吞冥兽之后,真的是全身剧痛,通体酸软无力,看到那还在不住挣动的阴风夔,他很想走上前结果了对方,但是只要动一动,就疼得几乎能晕过去。

他强打精神降落下来,缓缓地走到诛邪网跟前,一边大口大口地喘气,一边冷冷地看着对方。

这阴风夔见他来到跟前,头上的独角一亮,又要发出雷电攻击,怎奈这亮光一碰到诛邪网,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陈太忠喘几口气,摸出灵宝长刀,慢慢地向阴风夔戳去,缓慢而又坚定地。

一刀下去,血花四溅,然后跟着又是一刀,继续一刀。

陈太忠强忍疼痛,用无上的意志力,戳出了近百刀,终于硬生生地斩杀了阴风夔,这也亏得它是被诛邪网相克,防御降低了大半,否则的话,他就算能破防,也不能斩杀得如此轻松。

确定对方死亡之后,他一边大口喘气,一边打扫战场,这一次,他获得了三颗阴气石,两颗三级,一颗一级的。

接下来,他强打精神,放出一只灵舟,衔尾向小队的方向追去,区区的百余里,他竟然都没有精力去飞行,只是坐在灵石驱动的灵舟内,一点一点恢复伤势。

同时,他还不忘记用天眼扫视后方,手里还攥着一颗浩然宗的回气丸,一脸的狰狞——哥们儿宁可疼死,也不能在异族面前,丢了人族的脸。

将近两百里的距离,对现在的他而言,仿佛是天堑一般,他都不知道自己飞了多久,才赶上了众人,然后降下灵舟来,“都给我上来。”

现在的陈太忠,哪里还有半点散修之怒的样子?他浑身是血衣衫褴褛,毛发也被雷劈得直立了起来,气息奄奄,双目茫然没有焦点,仿佛下一刻就会不支而倒地。

但就算是再狼狈,他身上那上位者的气息,是挡都挡不住的,众人闻言,乖乖地上了灵舟,鹏修也想跟进去,他冷冷地一眼扫来,“你护卫飞行。”

虽然是死鱼一般的眼睛,但是那鹏修蹭地就蹿出老远,不住地点头,连话都不敢说。

又飞了一阵,抵达一处藏兵堡,说是堡,其实就是个大号的地窖,有三十平米大小,里面有个小型的防御阵。

众人没有钻进去,而是在藏兵堡不远处停下歇息,有人在吞服丸药疗伤,也有人拿出水和一些吃食——这一仗打得太苦了。

陈太忠放出一个障目阵,进去之后,开始打坐调息,纯良正趴在那里,懒洋洋地逗弄着罗刹石,见他进来,登时就是一惊,“你这是……行为艺术?”

“艺术你个茄子,”陈太忠直接拎起它来,“去外面给我守着!”

他在里面也没呆多久,吃了两颗疗伤的丸药,又借助塔中海量的灵气,强行催动药效,感觉稍微有点正常了,就换一身衣服,钻了出来。

这座藏兵堡,位于人族控制区的边缘,有争议的地区,是最容易发生战斗的地方,他现在只是止住了伤情的恶化,但是不得不出来,为己方的修者打气。

何谓巨头?能成为修者的主心骨,才称得上是巨头!

他面色苍白,但是眼神已经恢复了凌厉,一眼扫去,众人尽皆凛然。

“该休息的,就休息,”他淡淡地发话,“三个时辰之后,坐我的灵舟返回营地,宁伶仃……你督促着营地赶快派来下一支小队。”

宁伶仃虽然托庇于他,但是营地里不养闲人,除了发动聚灵阵的狐族,就算是后勤主管林听涛,也要时不时地出来做任务。

陈太忠就算做任务比较少的了,不过他的任务完成量,一般都是比较好的,旁人也不怎么叫真。

这次战斗固然异常激烈,但是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,他必须在这里坚守十天,熬到下一个巨头来接手。

但是向外探查的队伍,是不能停止的,现在的战场瞬息万变,一旦停止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宁伶仃面色发白双唇紧闭,点点头,并没有说话。

倒是那血灵派的弟子发问了,“陈上人,那三只异族,都是什么修为?”

陈太忠微微一笑,摸出三颗阴风石,在手里抛一抛,不无得意地发话,“你说呢?”

他原本就是个爱卖弄的性子,而且这一战,他打得也太惨烈了一点,尴尬的模样又被人看了去,少不得就要宣传一下自己的战绩。

“这是……一级阴风石?”鹏修倒吸一口气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“还有两颗三级?”

一级阴风石,那是高阶玉仙的存在啊,现在的小湖营地里,满打满算也才一颗,亏得是它这只鹏修,旁人都未必认得出一级阴风石。

再加上两颗三级,大家终于明白,刚才陈上人面对的异族,都是怎样的存在了。

在场的修者,修为有高有低,但是经过若干场战斗的熏陶,大家早就知道一加一远大于二的道理了。

就是这样的围攻,陈上人竟然活生生地杀了出来,并且还斩杀掉了全部的异族。

这是何等强悍的战斗力啊!

“一级又如何,还不是个死?”陈太忠若无其事地回答,心里却是得意得紧,“些许跳梁小丑,也能阻我远征大军?”

“呕,”猛地一声传来,大家扭头一看,却是宁伶仃身子向前一探,哇哇地呕吐了起来。

泥煤!陈太忠脸一黑,我就算稍有自夸,大抵还是实情,你何至于此?

宁伶仃却是看也不看他,缓缓地蹲到地上,大吐特吐了起来。

哎呀,说你胖你还喘上了?陈太忠的脸色,越发地难看了。

“宁仙子……这是病了?”血灵派的弟子叫一声,想上前查探,可是大家都知道,宁伶仃是陈上人的人,而现在的队伍中,只有她一名女性,旁人想上前帮忙,也是不方便。

“怀孕了吧?”鹏修眨巴一下小眼睛,“人族怀孕就喜欢吐,就像我们鹏族怀孕,喜欢揪自己的羽毛一般。”

众人闻言,有意无意地斜睥向陈太忠。

嗯?陈太忠的脸色,更加地难看了,“你们为何这样看着我?”

这鹏族果真是没脑子的。

“可能是被寄生蜂下卵了,”有人沉声发话。

陈太忠闻言,刷地就将头扭了过去,待发现这是一个自己没见过的七级灵仙,忍不住脸一黑,恶狠狠地发问,“你是何人?”

不管怎么说,宁伶仃都是他在东莽的故交,而她的堂妹,因为被寄生蜂下了卵,自断心脉而亡,那极其惨烈的一幕,仿佛就发生在眼前一般。

见他神色不愉,血灵派的弟子连忙发话,“陈上人,此人是被我们救出的蛊修,寄生蜂的问题,他们有办法。”

“原来是蛊修,”陈太忠缓缓点头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