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四十七章 强悍的回气丸

浩然宗的灵药,还真不是白给的,回气丸进嘴,陈太忠就觉得一股庞大的灵气,猛地从肚腹向全身冲去。

这灵气是如此地强横,冲得他的经脉都剧痛无比,隐隐有痉挛的趋势,他疼得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——我去,这还是回气丸吗?直接吸收极品灵石,恐怕也不会比这更疼吧?

他想的确实没错,直接吸收极品灵石,还不如服食这种丸药疼痛。

但是极品灵石恢复灵气的速度,也赶不上这回气丸,怪不得会带给人这种撕心裂肺的疼痛——这根本就不是正常的现象。

陈太忠疼得龇牙咧嘴,只觉得经脉都要断裂开了,心里却是禁不住佩服:果然不愧是上古气修,哥们儿觉得自己已经可以媲美中阶玉仙了,居然还有点扛不住这丸药。

殊不知,这也是他想得左了,上古气修固然强悍,但是见真的过程,还是能极大地改变肉体的构造——为什么只有玉仙才能修习神通?因为神通对人体的承受能力,要求极高。

搁给上古气修的天仙,吃了这么一颗回气丸,也得疼得满地打滚。

事实上,很多上古气修的玉仙,吃这么一颗回气丸,经脉都要受损,不过气修也是出了名的肉体强横,就算身体受损,回头慢慢休养也就是了。

总之,一颗回气丸下去,陈太忠就觉得自己体内的灵气蹭蹭地涨,眨眼间就突破了六成,他也担心被撑爆身体,于是一张嘴,吐出三道白光来。

两只吞冥兽的身体,明显地一滞,不过那阴风夔牛一点不受干扰,只见它身子一抖,那雷电击在竖起的牛毛上,生出了一层隐约的光罩,然后……就没有然后了。

这只阴风夔,也修炼到了阴极阳生的地步?陈太忠忍不住脑洞大开——幽冥界也有阴极阳生的境界?

不管怎么说,阴风夔丝毫没有受到束气成雷的影响,猛地前蹿,头顶的独角,笔直地对准了他——除了释放阴雷,独角还可以冲撞,造成物理杀伤。

这是逼着我用大杀器啊,陈太忠一咬牙,掣出了红尘天罗。

诛邪网一出,对幽冥界的生物来说,是彻彻底底的灾难,那阴风夔直接被罩得死死的。

然而,就在这一瞬间,一只吞冥兽已经摆脱了束气成雷造成的刹那僵直,张口就是一道阴雷,重重地击中了陈太忠,然后尾巴一甩,直接将他抽得飞了出去。

这就是以寡敌众的必然下场,他想困住阴风夔,必然要付出相应的代价。

陈太忠已经运起了圆环护身,但是硬扛阴雷的一击,还是令他体内的灵气为之一滞,再吃尾巴这么一扫,就像被高速行驶的火车撞到一般,他人还在空中,口中的鲜血就喷了出来。

这还没完,那吞冥兽扫了一尾巴之后,身体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,嘴一张,吐出一个阴气团,同时重重地咬了过去。

雷击、尾巴扫、阴气团再加上口咬,吞冥兽的四种重要攻击手段,在瞬间就完成了,说起来慢那时快,行云流水一般,异常地自然,就像排练了千百次一样。

陈太忠的身子已经失去了平衡,还好他久经战阵,并没有因此而慌乱,在仰面朝向天空之际,勉力一个缩地踏云,直冲上方笔直地冲了过去。

因为阴风夔已经被诛邪网网住,他无法使用万里闲庭,否则的话,空间规则会断开他和诛邪网的联系,阴风夔就会脱困而出。

这显然是他不能接受,所以他宁可死扛着挨揍,也不能放松对诛邪网的掌控。

但是一直挨揍,这也不是办法,他冲上高空之后,不顾浑身疼痛,转身又是两道白光吐出,然后又是一个缩地踏云,躲避袭来的雷电。

这两只吞冥兽也发了狠,根本不去躲避束气成雷,虽然它们想躲避的话,成功概率也不高。

它们就是硬扛着雷电,跟陈太忠对着放。

这三方不断地喷出雷电,一时间战场上雷声滚滚,白光和黑光纵横,一个小小的身影,不住地在穿梭躲避,真可谓狼狈不堪。

打到现在,陈太忠也没了别的办法,他必须坚持对峙下去,网住了一只高阶玉仙的异族,无论如何也要消灭掉。

撇开战绩不提,那阴风夔能被他牢牢地网住,最大的功劳,还是在诛邪网上,阴风夔的智商并不算低,想必它也能发现,问题出现在那张网上。

诛邪网是他征战幽冥的又一大利器,能不被对方察觉,还是不要察觉的好。

总之,贪婪是必然要受到惩罚的,他又想诛杀高阶玉仙,还想保守秘密,真的就是在刀尖上跳舞,一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。

两只吞冥兽此起彼伏地放着雷电,疯狂地追逐着小小的人影,猛然间,一只吞冥兽想到了什么,蹿到诛邪网前,喷出一个极其浓郁的、大大的阴气团。

诛邪网中,阴风夔在没命地挣动着,但是陈太忠无时无刻地在操控着诛邪网,所以它的挣扎是徒劳的,不过它的眼中也掠过一丝疑惑——面对这张网,我怎么有力气使不上?

此刻,见到吞冥兽来援,它的眼里满是惊喜,甚至还带了点愤懑:你丫早干什么去了?

经过战斗,幽冥界的异族都知道,阴气可以有效地销蚀异族手中的战器,它相信吞冥兽连喷几个阴气团,自己再努力一下,就能挣脱这可恶的大网。

然而下一刻,它愕然地发现,那阴气喷到大网上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淡化着,而大网却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!

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两只异族对视一眼,都看到了对方眼中浓浓的惊骇。

下一刻,那只吞冥兽大嘴一张,又是一道雷电向陈太忠打去——这是它面对强敌时的本能,在战斗中,不能为太多的事分心,否则会有更大的麻烦。

想不通的事情,回头再想好了。

此时的陈太忠,也到了岌岌可危的时刻,因为他频频地使用束气成雷和缩地踏云,回气丸补充的灵气,消耗得七七八八了,他再一次面临着灵气枯竭的危机。

可惜,不能使用刀法啊!他暗暗地叹口气,使用第五式刀法的话,配合万里闲庭的术法,才是杀伤力最大的,但是他不能使用万里闲庭,而刀法近战,就会给另一只吞冥兽偷袭的机会。

以寡敌众,就是这么被动。

管不了那么多了,他一咬牙,又丢了一颗浩然宗的回气丸入口,丸药才一入腹,更大的痛苦向他袭来,他只觉得浑身的经脉仿佛一寸寸地断掉了,全身的肌肉都在不由自主地抽动着。

“嗷儿~”他厉吼一声,然后猛地一咬牙,让自己不要在痛苦中迷失神智,然后又是两道白光吐出,奇快无比地击向两只阴风夔。

这两道束气成雷,威力格外地大一点,然后他猛地前蹿,趁着对方处于僵直状态,对着那只才离开诛邪网的吞冥兽冲了过去,同时掣出九阳棍,没命地一棍砸了过去。

拼了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!

由于太过痛苦,他的动作有一点微微的走形,这一棍没有打到吞冥兽的头上,而是重重地击在了它头部和小尾巴的中间。

这一棍势大力沉,几乎将这庞大的吞冥兽打为两段。

那吞冥兽吃痛,也是猛地吼了一声,惊天动地的大吼,都快赶得上音攻术法了。

陈太忠不管不顾,抬手又是一棍,狠狠地砸去。

就在挥棍的同时,另一只吞冥兽已经摆脱了僵直状态,一张嘴,又是一道雷电打出。

扛了,陈太忠想都不想,心神一动,放出一面小盾牌,手里的九阳棍没有丝毫的迟疑,又是没命地一击。

这一击,将吞冥兽的脑袋砸了一个稀烂,他受到疼痛的干扰,动作固然会走形,但是力道也是出奇地大,他要借着如此的发泄,忘却身体上的痛苦。

小盾牌是防雷击的初阶宝器,对上玉仙级别的吞冥兽,用处不是很大,那雷团击上盾牌,稍稍滞了一滞,盾牌就被击得化作一团粉末,剩下的雷电,还是打在了陈太忠身上。

现在的陈太忠,因为身体内狂暴的灵气,浑身上下都渗出了血珠,看起来就像一个血人。

艰难地运转体内的灵气,将护体的圆环放出,吃了这一击之后,他的身子登时僵直,待稍稍能动一下的时候,他扭头看来,却看到眼前是一张黑乎乎的大嘴,和数以万计的锋利牙齿。

“想吃我?”他扯动一下嘴角,笑了起来,这真是一个再错误不过的决定。

不过这个小小的动作,都令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:太疼了啊。

下一刻,大嘴中传来一阵强力的吸力,他身不由己地向对方口中飞去。

陈太忠并不抗拒这股吸力,身子顺势前蹿,收起九阳棍,换上得自浩然宗的灵宝级长刀,猛地就是狠狠一刀斩出。

他并不担心,自己会被对方咬碎,护体的圆环,估计能扛下来。

真是蠢货,你若是继续使用雷电和尾巴,我可能逃不脱,想吞吃我,那真是你自寻死路。

下一刻,他的眼前一黑,什么都看不到了,不过他根本不管不顾,继续向前冲去,手中的长刀重重地落下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