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四十五章 折服

康剑曜在滁王府做供奉,丑陋的事情听说得不少,利益所在,大局算什么?那是骗人的。

就算是位面大战之际,陈太忠也照样可以除掉他,到最后,大不了安排一个“死于异族之手”的假象。

“储物袋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又扫一眼对方腰间的玉佩——那也是储物空间。

“你总得给我留点物资,好让我跟异族搏杀吧,”康剑曜苦笑着发话,紧接着,他的心里一抽:坏了,这不是提醒这厮,怎么才能更好地安排我的死法?

“其实我这刀钝得很,修为也不够,未必能破了你的防呢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发话,“再说了,不痛打你一顿,我不解气啊……先让我练一练刀法吧。”

说完之后,他控制着红尘天罗,露出一个碗大的口子来,抬手一刀就扎了过去。

他说的是实情,想当初他擒了中阶鹏妖之后,杀那鹏妖足足杀了一个时辰,眼下康真人号称准证,他还不知道自己要用多少刀,才能斩杀掉对方。

要不说修为才是硬杠杠,他靠着毒和红尘天罗擒下了对方,杀却是不好杀。

康剑曜虽然中毒了,可是那毒也仅仅是能拖住高阶玉仙,想要干脆地杀掉,不容易。

所幸的是,这里是幽冥界,灵气回复是很难的,他打算一点一点磨掉对方的灵气。

果不其然,他使出最强的一刀,第五式无意,也无法破防,只能击散对方些微的灵气。

他孜孜不倦地攻击了康剑曜六个时辰,才将对方灵气磨掉了一半。

而他自己已经悄悄地补充过两次回气丸了。

此刻的康真人,是要多痛苦有多痛苦了,不但要承受毒性的侵袭,还要忍受一刀接着一刀的折磨,不能破防,并不代表受者没有痛楚感。

他甚至非常怀疑,陈太忠是不是真的不能破了自己的防——没准这厮就是想折磨我呢。

“嗯,砍了半天,我得歇一歇了,”陈太忠停下手来,放出一张桌几,弄一壶灵茶,慢慢地喝了起来。

康剑曜得了这个机会,再度开始求饶,很多肉麻的话,他都不相信是出于自己的嘴。

陈太忠却是心肠极硬,喝完一壶灵茶之后,到远处尿了一泡,回来继续出刀。

“我的玉佩也愿意奉上,”康剑曜没命地喊着,但是没用,回答他的,就是狠狠的一刀。

又斩了四个时辰,康剑曜只剩下了不到两成的灵气,陈太忠继续坐下喝茶。

康剑曜一看,这不是个事儿啊,他剩下这点灵气,真的熬不到对方第三次喝茶了,说不得大声喊了起来,“我愿意认你为主,以风黄界最古老的誓言起誓。”

陈太忠不理他,喝完茶之后,再次操刀,又是一阵乱砍,直将对方砍得只剩下少半成灵气,才一松手,将人放了出来。

“交出你身上所有的储物空间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。

他不怕对方逃跑,也不怕此人拿出灵石来补充灵气——只剩下不到半成灵气了,哥们儿要是再怕你,那成什么了?

康剑曜却是没有出手的胆子——他很怀疑,这是个圈套。

于是他乖乖地奉上了储物袋和储物玉佩,不待对方发话,就主动地起誓,“以风黄界诸生灵起誓,吾人族康剑曜,愿奉陈太忠为主……道义即天地,兹此誓成!”

这里是幽冥界好不好?陈太忠知道这古老誓言的威力,但是总觉得,这厮实在有糊弄自己的嫌疑。

然而下一刻,他的天眼似乎看到了有什么东西,猛地从上空降下,在对方身上奇快地闪了一下,再要去捕捉,却是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他的直觉告诉他,这誓的约束,应该是起效了。

也对,这里虽然是幽冥界,但是此刻风黄界和幽冥界,不是位面重叠了吗?

“你真的很有眼光,”他抬手指一指对方,意兴索然地叹口气,“你若是不起这个誓,你不但活不了,而且会身败名裂……信吗?”

他刚才出去撒尿,可不是真的撒尿去了,而是进了通天塔,找那道神念咨询了点东西。

“这个我信,”康剑曜赔着笑脸点头,犹豫一下,他又发问,“主人,我的诚意你也看到了,我能问一问……我会怎么身败名裂吗?”

陈太忠冷冷地扫他一眼,沉默一阵,才摸出了一个玉瓶,倾倒出几滴水来——正是他此前收获的冥阴水。

他遥控着冥阴水,手指拨动几下,似乎是画了一个奇怪的符号,抖手打到了康剑曜身上。

这就是他从神念那里学到的东西了,然后他又丢个玉瓶过去,“这是九阳石……自己看一下,是什么反应。”

康剑曜在接住玉瓶的同时,就愣住了,“我这是……检测不过关?”

陈太忠一抬手,将玉瓶吸了回来,淡淡地发话,“好听一点,是检测不过关,不好听的话……你就是幽冥界在人族的奸细。”

“我是奸细?”康剑曜气得笑了,不过下一刻他就意识到,这东西根本没法讲道理,说不得,他本能地发问,“你怎么会这个?”

这句话出口之后,他就后悔了——我都认他为主了,问这做什么?

陈太忠默默地看着他,直看得他头皮发麻,才出声回答,“你最好搞清楚‘浩然’两个字,意味着什么……好歹高阶玉仙了,别这么无知。”

“浩然……宗?”康剑曜愕然地睁大了眼睛。

不得不说,他对浩然派的了解,真的太少了,不过这也难怪了——都已经是高阶玉仙,如果不算真仙的话,相当于风黄界顶尖的存在了。

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本来想杀了你以后,扒了你身上这层防御的衣服,看在你这么无知的份上,留给你防身好了。”

“那我的储物佩……能不能还我?”康剑曜的眼睛一亮。

“我不信你没有第三件储物的物品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我只拿走两件,是看在你心诚的份儿上……知道吗?你本来已经是死人了!”

康剑曜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缓缓摇头,“以后恃强凌弱的事儿,看来真的要少做了。”

这话是发自内心的,他真的太后悔了。

虽然他认陈太忠为主了,可是心里总还有些不甘——高阶玉仙认天仙为主,没这个道理!

可是摆在面前的事实告诉他,这一次他没做错选择,若不是如此行事,他不但要身败,而且会名裂!

陈太忠没有留给他多少感慨的时间,直接携着他回了营地,然后直接丢到了自由修者一方,“自觉点,别再麻烦我。”

说完之后,他就回了自家的院子。

他消失了差不多二十个时辰,不过他的院子,还没有完全复原,门口有两个来自皇族的修者在晃悠,打斗的痕迹也依旧在。

十个受了攻击的灵狐在疗伤,聚灵阵又转了起来,里面三个修者,还是当时那三个。

陈太忠回来之后,只是淡淡地吩咐成战荒一句,一切照旧,就又消失了。

第二天,康剑曜加入了人族修者的队伍,同他一起加入队伍的,还有近五十名修者——撇开那些见风使舵的,前一天来陈太忠小院的修者,齐齐加了进去。

出现这个结果,并不仅仅是因为康剑曜在回去之后,找了那些撺掇他的修者的麻烦,更是因为——这些修者都没有储物袋了,不参加战斗……真的生存不下去了。

亚五十三在第三天头上,拉着她的战兵队伍出了营地,不过两天之后,她又带着队伍回来了,一脸的郁闷,“连点挽留都没有?”

这次她找的是林听涛,陈太忠出手太狠,马疯子脾气太暴,也就是伏海侯世子好说话一些。

林世子很无辜地一摊双手,“你也知道,战场上是要讲配合的,你不打算接受调派,我们能放你离开,已经是看在同为人族的份儿上了,遇上不讲理的,直接抢了你的战兵。”

“我们可以跟小湖营地合作,战功上有分歧,也可以讨论,”亚队长颓然地发话,对她这种强势的人来说,这已经是很有诚意的让步了。

不让步不行,她出去两天,小湖营地根本就没派修者联系,摆明了要坐视她离开,但是她手里有的只是战兵,并没有高阶战力,继续闯荡幽冥界,真的太艰难,风险也很大。

虽然只在小湖营地待了两天,可是这没基业的人有了落脚之处,想要离开,是真的舍不得。

所以她只能悻悻地回转,不管怎么说,营地中九个真人战力的巨头,还是很能带给人安全感的,跟战兵配合的话,杀伤力更大。

但是她确实不想被别人收编,那样的话,她的同袍很可能被安排到去啃一些硬骨头。

位面战场,既是立功的地方,也是被消耗实力的地方,不同的任务,存在吃肉、喝汤和啃骨头三种不同的待遇,这世道就没有绝对的公平可言。

“你若只想合作,那也可以,”林听涛淡淡地表示,“可那样的话,你的人就不能居住在营地里了……除非你愿意为他们支付灵石。”

小湖营地的几个巨头,都是非常现实的,不想加入我们,那就不能让你们享受防御阵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