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四十三章 欺上门

康剑曜在陈太忠的居所门口停下,才待让人叫门,门中就走出一个人来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来者何人?陈上人现在闭关中,不见客。”

说话的人只是高阶灵仙,但是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,显然并不把面前的这帮人看在眼里。

不等康真人回答,早有人出声了,“康真人驾到,告诉陈太忠,出来相迎。”

“我都说了,陈上人现在闭关中,”出来的人是成战荒,他也看出来了,来人的态度,有点成问题,不过这个时候,没有退让的道理,“若是没有其他事情,还请离开。”

“蝼蚁,你活腻歪了?”一名初阶天仙一伸手,就抓向了他,“敢对真人不敬?”

成战荒冷冷地看着他,任由他薅住自己的衣襟,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,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你不是我两族联军中的一员,你确定要在联军的地盘上撒野?”

“我就撒野了,你待如何?”初阶天仙狞笑一声,抬手就是两个耳光抽了过去,此刻的他有人撑腰,真的是百无禁忌,“小子你再嘴硬一句试一试?”

两记耳光之后,成战荒的双颊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了起来。

“好了,”康剑曜轻叱一声,“带我去聚灵阵。”

初阶天仙一松手,将成战荒丢到一边,“蝼蚁,听到没有?”

成战荒的身子一个踉跄,晃了几晃,才勉力保持住平衡,然后他抬手揉一揉双颊。

其实到了他这样的修为,根本不会被人打肿脸,只不过对方的初阶天仙,行事极为歹毒,在抓住他的时候,就将一股灵气逼入他的体内,压制住了他自身的灵气,不让他有反抗的机会。

说白了,就是一定要给他一个下马威。

成战荒知道对方的用意,他揉了揉肿胀的双颊之后,强忍怒火发话,“聚灵阵不对联军之外的人开放……要不你再打我一顿好了。”

初阶天仙闻言微微一滞,接下来的剧本,该怎么演?

“滚开!”康剑曜眉头一皱,手一摆,直接将他卷向一边,重重地撞在院墙上。

他是来找毛病的,是来杀鸡儆猴的,自是不怕出手重一点,而且……这不过是个小小的灵仙,真的是蝼蚁一般的存在。

成战荒嘴一张,噗地喷出一口血来,然后摸出一块玉符,眼中掠过一丝阴霾,猛地捏裂。

这玉符不是同心牌,而是陈太忠的精血玉符,上面附着一个小神识,精血和神识同时消失,就算陈太忠身在通天塔里,也会生出感应——当然,也仅仅是感应。

康剑曜将他打到一边,迈步就走进了小院,进去之后,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,陶醉地发话,“果然是有灵气的味道。”

“你们最好现在出去,”就在这时,一个身影出现在他身边,那是一只灵狐,口吐人言,“这陈上人的院落,真的是要找死吗?”

“小小狐族,”康剑曜轻哼一声,下巴微微一扬,“给我拿下它。”

身为高阶真人,他并不习惯冲在前面,刚才是成战荒令初阶天仙为难了,他才随意地出了一下手,现在对上狐族,他也不想先出手,吩咐一个修者去就行了。

刚才打人的天仙身子一晃,就冲向了狐修,不成想,对面人影一晃,又出现了一只狐修,尾巴一抖,狠狠地扫向了他。

后面出现的这只狐修,正是中阶的战狐,战斗力还强过对方。

康剑曜见状,眉头微微一皱,他看出来了,己方的天仙不是对手,而此次跟他来的修者,只有三个天仙。

这三个天仙加在一起,并不能稳稳地胜过对方,康真人想到自己已经出过手了,再不要脸一点也无所谓了,说不得冷哼一声,抬手向对方一伸,“掌控!”

掌控次神通之下,两名狐修根本毫无抵抗能力,然后他又将它俩摄过来,抬手下了禁制。

下禁制的时候,他眉头微微一皱,四下看一眼,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。

不过,不对就不对吧,他也无所谓,见到前方白雾弥漫的障目阵,他轻叱一声,“开!”

白雾猛地一震,障目阵在瞬间就分崩离析,连后面的聚灵阵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,八名发动阵法的狐族身子猛地一震,齐齐喷血。

正在聚灵阵里修炼的两名狐族和三名人族,也受到了影响,身子猛地一震,其中一个人族修者也是猛地喷出一口鲜血。

“咦?”康剑曜一眼扫过去,禁不住轻咦一声,他可是高阶真人,眼力非同寻常,“竟然是通过这样的手段转化阴气……有趣!”

“很有趣吗?”那喷了一口鲜血的人族修者站起身来,恶狠狠地盯着他,“打扰他人修炼……阁下可敢留个姓名?”

康剑曜冷冷地看他一眼,决定发个善心,不跟此人一般见识,没错,他就是这么强势,打扰了他人修炼,不跟对方一般见识,这就是慈悲了。

“这聚灵阵不错,我来体会一下,”他自顾自地发话,丝毫不考虑阵中人的感受,也不理会八名受伤狐族的感受,“给我好好运转。”

“咦,奇怪,”就在这时,他的身后响起一个声音,“这院子的主人换了吗?”

康剑曜先是怔了一怔,然后才缓缓转过头来,这年头,不知死活的人怎么这么多呢?

映入眼帘的,是一张年轻的面孔,肩头趴着一只小白猪。

“准证大人,这就是陈太忠,”旁边有人高声叫了起来。

康剑曜缓缓点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,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这年轻人似笑非笑的面孔,他心里隐约生出一种感觉:我可能做错了什么。

不过事已至此,都已经翻脸了,再说那些有的没的,也没有多大意思,于是他淡淡地反问一句,“我来用一下聚灵阵……看起来你不满意?”

“这里……是我的院落,”陈太忠笑得越发地灿烂了,“这位准证你贸然闯入,侵犯我私人领地,是不是该给我个交待?”

按风黄界的律法,私人领地是受到保护的。

康剑曜微微颔首,他当然知道这个律法,不过,律法本来就是约束弱者的,强者不需要理会,所以他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你想要什么交待?”

“首先……你得承认自己做得不对,需要道歉,”陈太忠慢条斯理地回答。

康剑曜等了一等,见对方没有继续说,于是面无表情地问一句,“其次呢?”

“其次,你需要赔偿我的损失,”陈太忠收起笑容,一本正经地发话,“你这么做,是不对的,必须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。”

“掌控,”康剑曜听到这里,也懒得跟对方纠缠了,直接伸出手。

对他来说,这个聚灵阵,只算是个意外的惊喜,他主要是想杀鸡儆猴,通过果决狠辣的手段,让小湖营地的真人们知道,高阶真人一怒,到对有多么可怕。

既然说不到一起,他就强行出手了。

奇怪的是,在他的掌控次神通之下,对方的嘴角,竟然泛起一个冰冷笑容,“只是这样吗?”

下一刻,对方的身子就消失在了眼前。

这怎么可能?康剑曜登时就傻眼了,在战斗中隐身,这不现实啊。

然而紧接着,一张大网就罩在了他身上,他这才反应过来,这根本不是隐身,是快到巅峰的身法,“混蛋,你竟然敢对我出手?我要杀了你!”

一边说,他一边猛地爆发出灵气,想要崩开这张网——区区的九级天仙,就算祭出束缚类的灵宝来,也困不住他。

然而紧接着,他就发现体内的灵气,运行有点不畅,那大网张了一张,又猛地缩起。

“你……用毒?”康剑曜一脸的惊骇,愕然地看向对方。

由不得他不吃惊,风黄界用毒的修者不多,尤其是能毒倒他的人,真的是屈指可数。

“白痴,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然后看向不住吐血的成战荒,“怎么回事……这个二货高阶真人,是什么来历?”

“他是滁王府的供奉,今天才到的这里,”成战荒介绍了起来……

陈太忠最近一直在通天塔里,一边看灵谷的长势,一边修炼,他希望自己能尽快地见真,而以他的感觉,好像真的差得不远了。

若不是成战荒捏碎了玉牌,他还不会出来,结果一出来,就看到了这种场面。

鉴于来人是高阶玉仙,他想也不想就直接下了毒,这毒对高阶玉仙的作用,也有限得很,但是加上红尘天罗,还是出其不意地网住了对方。

那么,对方一时半会儿是不要想逃脱了。

问明白缘由之后,陈太忠冷冷地看向跟来的二十余人,“战荒,谁打伤的你?”

“是他,”成战荒一指某个初阶天仙,“二话不说就给了我两记耳光。”

跟着来的一帮人,早就吓得傻了,见他指认人,另一个天仙二话不说,转身腾空就跑。

“站住!”陈太忠口一张,一道白光打了出去。

那位登时就重重地撞到了院墙上,而被指认的这位脸一白,强自镇定地发话,“你们要干什么?我们可是皇族……”

“你用哪只手打的人?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,上下打量对方两眼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