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四十二章 来势汹汹

营地里有聚灵阵?康剑曜听得就是一愣,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你说什么?”

真有聚灵阵啊,众人听他这么问,纷纷出声作证。

陈太忠搞出的聚灵阵,没过多久,就被传得众所周知了,这个玩意儿真的是太逆天了。

但是除了他的人,能进聚灵阵修炼的,只有通过马疯子安排才行,这是他跟马真人约定好的,连师郢麻来都不好用。

这一点是很令师真人气愤的,所以他就去找林听涛商量:这不是个办法。

林世子其实也有点不甘,但是他手里掌握着营地的后勤资源,若是跟着师真人胡闹,失了陈太忠和马疯子的支持,一旦被人惦记上,这一块估计也要拱手让人。

所以他就劝说师郢麻,说这个事儿你找陈太忠,意思真的不大,倒不如咱俩去找马疯子,拿个章程出来,咱们三个商量定了,最后由马真人去找陈太忠报一下,也就是了。

当时的师真人,是真的不服气,就说你们有点过分,你负责后勤,马疯子负责安排聚灵阵的修炼,我这堂堂的中阶真人,愣是什么权力都没有。

师真人你这么说,就没意思了,林世子有点不高兴,那聚灵阵是陈太忠弄出来的,他能让咱们使用,就已经是看在战友的面子上了,他让马真人负责,咱们莫非还逼着他收回这样的话?

反正你们三个在一起的时间长,师郢麻最后悻悻地表示,我们来得晚的,就都是外人。

再有什么权力的话,我帮你争取好了,林世子笼络人心还是很有一套的。

他表示说:你来得也不算晚,关键是,现在咱们的队伍秩序井然,发展势头良好,顺着这个惯性往下走就行,这么难得的局面,你又何必去折腾呢?

不得不承认,林听涛还是有几分做说客的天分的,终究是侯爵府世子,不懂这个不行。

师郢麻虽然心中还有所不忿,但是对方说的也没错——现在的局面,真的很难得。

他终是宗门体系中的人,功利心是有的,但是如果可以的话,他更愿意在比较舒适的环境里,安心地生活。

这也是宗门体系和官府体系最大的区别,宗门中人更在意个人修为的进展。

所以这个聚灵阵的修炼名额,最终还是由三人商定,最后由马真人来安排。

然而这个福利,是只对加入联军的人族修者,那些托庇在营地之中,并不加入队伍的人,是享受不到这种福利的。

对人族四巨头来说,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——不是我队伍中人,凭什么让你享受福利?

托庇的人是缴纳了灵石,但那灵石只是让人呆在这里,禁止人族之间的内斗和劫掠,如果有异族大举来袭的话,可以受到防御阵的保护。

这个逻辑,跟风黄界缴纳入城费,是同一个道理。

但是被保护的人,可并不这么想,尤其那些皇族中人,他们骄横惯了,既不想加入队伍,还想使用聚灵阵。

加入队伍战斗,是要死人的,这些人倒不是完全没胆子跟异族搏杀,但是他们身娇肉贵,总希望捡些软柿子捏,打一些安全的仗。

这些日子,他们也不是没有零星地战斗过,捡漏或者打漏网之鱼,也积攒了点战功。

但是战斗之后,不能去聚灵阵回复灵气,首先战斗的成本就增加了,其次,他们觉得自己受到歧视了,这口气儿不顺。

现在,皇族里终于出现个够份量的真人,众人终于不用再忍气吞声了,就纷纷撺掇着康真人,要他去聚灵阵修炼。

康剑曜跟马疯子和林世子吵了半天,心里也正不高兴,听说这聚灵阵居然不对皇族中人开放,心里的邪火就越发地旺盛了。

不过他终究强行按捺下火气,出声发问,“这聚灵阵是谁布设的?”

“此人唤作陈太忠,是真意宗的九级天仙,”早有人将前因后果理顺了,“出入聚灵阵,由真意宗马真人审核,不过那陈上人也相当不凡……有真人的战力。”

一听到马真人三个字,康剑曜的火气腾地就上来了,今天跟他叫板最狠的,就是此人,再听说陈太忠也是真意宗的天仙,他登时就决定了——今天我还真是要去聚灵阵修炼了。

至于说“陈太忠”这三个字似曾相识,他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,其实就算知道陈太忠是散修之怒,他也不会在意,堂堂的高阶真人,就是这么有底气。

于是他站起身来,“既然有如此的去处,倒是要见识一下,幽冥界的聚灵阵是怎么回事。”

“那我们先去通知对方,要他们出面来迎接?”有人马上跟进。

“不用了,”康真人淡淡地摇摇头,“带路!”

一行人走出去没多远,前方走过来两个巡逻的修者,“且住,现在不是用餐的时间,你们不得跨过这片空地。”

这也是营地的管理方式,这片空地将营地本部人马和外来修者,人为地隔离开了,一般时候,外来修者不得随便过界——当然,那边的人过来,是不受限制的。

只有在营地修者用餐的那一个时辰,这边的修者才可以过去,因为那时的本部修者,都纷纷出来活动了,活跃人数比较多。

而外来修者去那边,主要是为了交易,战功换灵石,灵石换阴风石什么的,做交易,自然是选择人数最多的时候比较好。

当然,也有自由修者,跟本部的修者有交情,这个时候可以过去聊天喝酒。

营地对这些外来修者的离去时间,卡得并不死,仅仅是要求,除了吃饭的时间,不得随便过去,回去得晚一点,倒是无所谓。

此刻并非吃饭的时间,巡逻者见到他们出现,当然要拦住。

“滚开,”有人上前,一把将两个修者推开,“康准证想随便走走,你敢拦着?”

推人者的动作,相当地野蛮——大家这口气,憋得太久了。

一听“准证”俩字,那俩巡逻的修者就觉得头皮一麻,他们也知道,今天营地里来了高阶玉仙,于是强忍怒火,硬着头皮发话,“准证大人,可否容我们上报一下?”

康剑曜不屑地扫他俩一眼,不管不顾地向前走去,嘴角微微撇了一下,“蝼蚁!”

巡逻的修者才仅仅是高阶灵仙,是不折不扣的蝼蚁,见他们一行人横冲直撞地向前走去,一个灵仙抖手打出一团焰火示警。

康剑曜感受到后方的示警了,不过他连头都懒得扭一下,心说我堂堂准证大人在营地里行走,还用考虑你们的规矩?

见到示警的焰火,这边不少修者马上冲了出来,打听发生什么事了。

郭保宗是负责斥候的,此刻有很难得的休息时间,见状也跑出来。

看到正在大喇喇行进的康剑曜一行人,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,到底出了什么事,不过他只是站在那里,冷冷地看着,并不说什么。

非皇族不得封王,滁王府是皇族一系的,然而,郭上人还真不把滁王看在眼里,也无意结识,须知他是出身禁卫,服务的是皇族最核心的血统,不得有私心杂念。

他若交好滁王,会惹出天大的麻烦来——身为禁卫,结交旁系的皇族,你到底想干什么?

所以他就淡淡地看着一群人路过,倒是康真人在晚宴上知道了他的身份,微微一个颔首,算是打个招呼。

康剑曜这招呼,是冲着对方禁卫的身份去的,否则一个小小的九级天仙,还真的不配。

看到康真人的招呼,郭保宗依旧没什么反应:他一点都不想跟对方搭上关系。

但是他的脑袋在急速地转动着:这家伙这时候来,是想干什么?

营地的其他修者,也有不少人认出了康剑曜,脑袋一时有点大:这高阶真人怎么了?

不过,康真人一行人,只是慢吞吞地走着,也没有表示出什么意图,大家也只能旁观,有那聪明者,已经猜到了部分真相:高阶真人,果然是不甘寂寞啊。

人族阵营里的这支示警焰火,甚至惊动了兽族的四个大妖,它们纷纷升空,要看这里出现了什么状况,甚至连正在值守的虎妖都不例外,它在不远处的战斗指挥区,腾身而起。

倒是人族的三名真人,都没有露头,当然,他们极有可能隐身暗处观察,见到康真人莫名其妙地带着人前来,正暗暗地琢磨着。

起码马疯子就是这样,他藏身在折叠空间中,随时准备着出手,心里也在纳闷:这姓康的,真的是要撕破脸暴走了吗?

眼见康剑曜直冲着自己的院落,越走越近,他的心也一点点地向下沉去:尼玛,我不过是说了几句公道话,你至于这样吗?

不能任你这么嚣张啊,看着对方距离自己只剩下三十余丈了,马疯子的手里,都攥出了汗,心脏跳动得也剧烈了很多。

就在他打算现身出来,质问对方何意的时候,猛地看到,康剑曜停下了脚步!

康真人驻足之处,就是陈太忠的居所——四巨头的居所,都是挨着的。

你竟然敢去找他?马真人见状,是又好气又好笑,忍不住轻轻地长出一口气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