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四十一章 利益之争

康剑曜知道亚五十三会这么说,所以他才出声发问的——他这个高阶玉仙,都没有从她手上抢到掌管军队的权力。

林听涛想一想,认可了亚队长的说法,他是侯爵府的世子,知道军队原本就是比较特殊的存在,由军事主官来负责战兵物资的统一安排,也是不错的。

所以他点点头,“也好,十二组战兵做为一个整体,战利品归你发放,但是评功方式……还是要纳入整个分配体系。”

“不用纳入你们的体系,”亚五十三断然拒绝,她傲然地发话,“是我战兵杀的,谁也抢不走,不是我们杀的,我们也不会去抢。”

马疯子闻言,冷笑一声,“那若是合作杀的呢?”

他原本跟对方是一样的想法,做法也相同,但是遇到陈太忠,分配方式做出改变之后,他猛地发现,因为及时分配战利品和强调配合,整个队伍的精神面貌都不同了。

所谓征战,打的就是精气神,有精气神的队伍,和没精气神的队伍,战斗力和战斗效率,是绝对不一样的。

马真人以前很少关心这些,身为上位者,他习惯性地忽视低阶修者的感受,而且身上的家长作风极浓,属于“我说什么就是什么”的那种——你们只要听我的,我也不会害你们。

万事就怕有个对比,通过对比,他意识到陈太忠的建议,还真的是最好的选择,于是就果断地改变了立场,面子什么的就不考虑了——这是战场,听不进去劝,是要付出血的代价的。

“合作杀的,那就按出力大小分配,”亚队长一脸冷漠,满不在乎地回答,“纵然有点小争执,我战兵也不会计较太多。”

“那斥候、掩护、接应和遮蔽战场的,就统统没有功劳了?”马疯子冷冷地看着她。

“你说的这些,我自己的战兵全部做得到,”亚五十三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一路上也是这么过来的,我们可以自己负责。”

“那你都能自己负责,来我小湖营地干什么?”马疯子脸一沉,“我许你无条件休整三十六个时辰,超过三十六个时辰,你给我走人!”

疯子就是疯子,脾气上来了,说翻脸就翻脸了。

“嗤,”亚队长还一声冷笑,“想夺我战兵的人多了,别这么假惺惺的,三十六个时辰,我能走,战兵能走吗?”

马疯子猛地爆发出气势来,然后冷笑一声,“我杀你其实根本不需要理由。”

“那你就杀呗,”亚五十三满不在乎地端起茶来喝一口,不再看他。

马真人被这女人弄得有点郁闷,他还不能真的杀人,只能冷哼一声,“现在我正式通知你,三十六个时辰之后,你和你的战兵,统统滚出营地,敢继续待在营地里,杀无赦!”

“切,”亚五十三又是不屑地哼一声,不过她也无意太过招惹对方,心说我就等三十六个时辰,到时候带着战兵走人,倒要看你拦着不拦着。

倒是林听涛幽怨地看马疯子一眼:咱不带这么发疯的好不好?十二组的战兵,你竟然是说撵走就撵走了?

林世子为了让营地发展壮大,可谓是殚精竭虑了,真是舍不得这十二组战兵。

不过马真人已经那么说了,他也不好表现出内讧的意图,于是不理会亚队长,转头看向康剑曜,“康准证对我们的分配模式不满?”

“分配模式再说,”康真人见亚队长跟对方谈得不愉快,心里就定了下来,“我先问一句,双方若是合并,谁来主管分配?”

他问的是分配,但所指的是整个人族队伍的指挥权,以及在营地管辖上的权力。

就是刚才他想的:为什么是我们加入你们,而不是你们加入我们?

他这么想,真有他自己的道理:我是整个营地唯一的高阶真人,手下又有亚五十三和她的十二组战兵,有很扎实的中坚力量。

反观对方,中阶真人都只有一个,战兵这种战斗杀器,更是没有,凭什么干惦记收编我们?正经是,这块营地,我要定了。

只不过,他才吃喝了对方,又坐在对方打造的院落里,一时间不好骤然翻脸。

但是问出来这话,他就开始做翻脸的准备了——小子你回答的时候悠着点啊,别让我找到翻脸的机会。

林听涛看他一眼,也感受到了对方似乎别有用意,不过这个问题,没有什么不能说的,他很干脆地回答,“分配这事,一向是我负责的,我长于筹划和计算,就主管后勤。”

“你负责?”康剑曜侧头,上下打量他两眼,脸上泛起一丝不屑的笑容,“就你这区区的初阶真人……气息不稳,敢情还是药物推上来的,你负得起这个责吗?”

林听涛的脸都气得白了,他是药物推上来的,但是老话说得好,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,他尊称对方为准证,对方却是如此羞辱他,难道真的以为,修为高就是一切?

“康准证你这么说话,就没意思了,”他勉力笑一笑,“战利品分配,跟修为的关系不大。”

“没意思的话,我想说也就说了,哪怕是伏海侯在,他也不敢说个不字,”康剑曜大喇喇地回答,他现在甚至有点蓄意挑起事端的趋势了,“这个战功统计分配,你拿不下来。”

“林世子拿不下来,所以我们小湖营地只有一千六百人,”马真人听得不高兴了,他眯着眼睛发话,“康准证你倒是拿得下来,所以追随左右的,竟然有三百人之多。”

“嗯?”康剑曜一侧头,冷冷地看向他,“真意宗的真人……权赋槽就是这么教你们跟高阶真人说话的?”

这就是彻彻底底地开始找碴儿。

“你看不惯我们行事,大可以自行离开,”马疯子是真的火了,“也不是我们请你来的,既然来了,就要守我们的规矩……这小湖营地是我们建立的,不是你姓康的建立的!”

“呵呵,”康剑曜轻笑一声,很是高贵冷艳的样子,然后他侧头看一眼默不作声的师郢麻,“师真人,他这话能代表你吗?”

师郢麻是营地里人族唯一的中阶真人,必须指出的是,师真人来了之后,也起过夺权的念头,然而非常不幸的是,以前的三巨头打的根基太好,他夺不动。

现在又有高阶玉仙要来夺权了,他听得心里是百味杂陈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他在人族修者中,是属于宗门阵营的,而康剑曜是官府阵营的。

同康剑曜激烈对立的马疯子,是真意宗的人,师真人从心理上,就天然偏向马真人。

当然,事急从权,他若是记恨以往夺权未成功事情,为难一下马疯子也未尝不可,但是他非常明白,没来参加宴会的陈太忠,其实也是真意宗的人。

这种情况下,选择帮助康剑曜,那就是非常愚蠢的行为了,康剑曜夺权成功,也不会让他师某人拥有更多的权力——事实上,他现在掌握的权力虽然不大,但也不算小,人族四巨头之间的交流,还是很平等的。

所以面对康真人的发问,他只是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有话好好商量,不要伤了和气。”

这回答听起来是很中正,没有偏帮一方的意思,但是他希望“不伤和气”,那就是不太希望看到,康真人以力压人,这还是稍微偏向马疯子一点。

不过康剑曜并不在意,这样模棱两可的回答,并不是旗帜鲜明的偏帮,那么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一点都不重要。

所以他微微颔首,似笑非笑地看着马真人,“我在考虑,要不要替权赋槽教育你一下,该怎么样跟上位真人说话,一点礼貌都不懂吗?”

然后他侧头看向林听涛,以他的实力,不怕双战初阶真人,“林世子怎么看?”

林听涛看他一眼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你是要让兽族看热闹吗?”

康剑曜闻言,脸色一黑,然后冷冷一笑,“人族的事,兽族也会插手吗?”

“康真人你今天初来乍到,想必有点疲倦了,”林听涛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先歇一歇,营地里走一走,多看一看。”

康剑曜先是一怔,然后微微颔首,对方的建议倒也靠谱,官府中人最是讲究知己知彼,他刚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贸然发难,也不太合适。

于是大家站起身,各自离去,这时的气氛有点诡异,早就不复当初的和谐。

新来的人,是住在营地的一角,这里是为临时居住者准备的,跟加入队伍的修者之间,隔了一大片空地。

这里的临时住客中,很有几个跟皇族有关的人,听说滁王府的康真人大驾光临,大家纷纷赶来,想要套个近乎。

康剑曜自矜身份,本不待理会他们,不过既然存了夺权的心思,相关的消息,那也得打探一下,于是就拨冗一见。

可是事实表明,这些人……还真不值得一见,众人都是想抱上康真人的大腿,各自忙着表明身份,希望真人能接纳收容他们,最好是做些不需要战斗的任务。

康真人听了一阵之后表示,“一路走来,我倦了,要休息一会儿。”

“这里哪是休息的地方?”有人马上出声发话,“营地里有聚灵阵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