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三十九章 位面扰乱者

陈太忠交待好聚灵阵的使用之后,再次进入了通天塔中。

这次,他直接将困神符拿在手里,同那道神念做了很全面的沟通。

原来这神念来自于他曾经亲自探查过的那个巨大的冥气团,冥气团中有个高阶阴帅,是阴王的分身——也是吞噬了它的元凶。

这里有风黄联军扎下营地,很快就引起了周遭异族的关注,而此前的一场大战,陈太忠放出了蘑菇术法,使得异族损失惨重,不敢轻举妄动。

所以幽冥界土著要做的,就是先摸清楚这群异位面修者的情况,才有了斥候间不断的接触战,而这道神念也被派出来,进入了御魂兽的冥气中,悄悄观察联军的动态。

哪曾想,原本是烈度大、规模有限的接触战,猛地冒出一个可以瞬杀御魂兽的修者,这突如其来的变化,很是有点不讲理。

接下来的事,也就不用说了,在御魂兽身死之际,这神念看到冥气团消散,想要趁乱逃走,结果被堵个正着,而它又是有异心的,发现自己很可能就此泯灭,就马上投降。

至于他藏身的这块玉砖,名唤罗刹石,在幽冥界是难得一见的宝物,出产自其他的位面,本地并不出产。

罗刹石是阴属性物品,通透的效果极佳,可以容纳阴属性神念寄魂不说,也可以稳固冥族和阴族的修为,还能疗伤,效果不但神奇,作用也非常广泛。

尤其难得的是,这东西还有宝鉴的作用,对于一些阴属性极强的物品,它能生出感应来,比如说——九幽阴水。

用神念的话来说就是,你有这罗刹石,寻找九幽阴水真的不难。

所以它说的可以照到九幽阴水,就有利用这块罗刹石的意思,不过它也大致知道,在哪里才会有九幽阴水。

陈太忠听来听去,就觉得寻找这九幽阴水,跟寻找九阳石有异曲同工之妙,大致的分布范围是有了,而他手里的罗刹石,作用跟九阳棍差不多,都是能借此探查。

不过神念不赞同他的说法,它的意思是说,幽冥界的九幽阴水,相当于是人类的灵石矿脉,被发现的地方,都是有主的,基本上都是冥族占据了。

因为九幽阴水很容易生出冥气——哪怕原本没有,也很容易被催生出来。

只有两处能出产九幽阴水的地方,是被阴族占据了,防范异常森严,周围也聚集着大批的阴兽,冥族的阴王都不能将之强行夺走,可见阴族有多么重视了。

相较而言,冥族保护九幽阴水的手段,就要简单一些,冥气团直接笼罩一大片,阴族想要进来夺取,除非先将冥气打散。

说来说去,冥族占据九幽阴水的资源,还是因为这东西对它们的作用,要大于阴族。

神念大致能确定,哪几个冥气团里有九幽阴水,但是具体藏在什么地方,就要指望罗刹石了,以九幽阴水的珍贵,对绝大多数冥族也是保密的。

陈太忠听到这里,不动声色地发问,“到时候我拿罗刹石寻找九幽阴水,你是不是就有逃跑的机会了?”

“我就算逃出去,阴王的分身能放过我吗?”神念无可奈何地表示,“你这小世界自成一体,外面感受不到……我失踪这么久,主神念对我,肯定是有杀错没放过。”

它原本就有自我意识了,以前藏得好,真要被主神念追究的话,那再怎么藏也没用。

陈太忠也认可这个道理,不过他还是要问一句,“你还有什么让我可以放心的理由吗?”

过了好半天,神念波动一下,“你有魔气,我希望能好好为你做事。”

陈太忠笑了,这通天塔里的魔气,既是惹祸之源,也是诱惑之本,当然,前提是他得把握好分寸,不能让诱惑变成惹祸。

于是他岔开了话题,“好了,说一说你是怎么认出我这个祭炼手法的。”

“这原本就是位面扰乱者的手段,”神念老老实实地回答,“被吞噬之前,我活得够久,亲眼目睹了他们扰乱幽冥界。”

“神马?”陈太忠听得又是大吃一惊,“浩然宗的修者,来过这个位面?来了多少人?”

“一个就够了,还要多少?”神念很是无可奈何地回答,“取走了三处九幽阴水,然后在我们合力围杀之下,破开位面离开了……没错,就是浩然宗,这是你们风黄界的修者?”

问到最后,只凭神念的波动就可以得知,它整个人——整个神念都不好了。

“浩然宗的这些前辈,还真够霸道的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心里暗叹,哥们儿做得,还是远远不够啊。

想一想之后,他又发问,“这个高阶阴帅在的地方,没有九幽阴水?”

“据我所知是没有,到底有没有,我也不敢肯定,我只是一道神念罢了,”神念规规矩矩地回答,“而且九幽阴水这东西的存在,也是虚虚实实的,没准一个小冥气团里就有,这谁说得准?”

陈太忠又想一想,觉得实在没啥可问的了,就最后问一句,“这次我们第二波修者遭遇空间袭击,你们是如何精准把握到的?”

“这个你问我,还真是问错了,”神念很有点无可奈何,“我只是阴王分身的一道神念而已,不过……以我们跟其他位面交战的经验来说,你们那边,可能有被我族修者控制的人。”

这个回答,令陈太忠有点扫兴,要是这家伙说的是实情,那岂不是说明,风黄界人族或者兽族中,有高层人物,被幽冥界控制了?

须知出兵的时间,连白驼门主方清之这般的存在,都不知情。

带着这种懊恼的心情,他离开了通天塔,又去营地替下了猛犸大妖。

他值守的时间,很快就过去了,而下一个轮值的,就是猛犸大妖,他又帮它顶班一段时间,其间又突然出击了一次,让那些前来探查的异族,不敢随意地挑起争斗。

不过这次出击,也让他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:在真正的战场上,他的隐身术失效了!

其实上一次诛杀御魂兽的时候,他在动手之前,就现身出来了,当时他没怎么在意,只当是自己灵气波动得太厉害,造成了失误。

通过这一次,他猛地意识到,战阵冲杀之际,有各种意念、血气的冲击,会造成剧烈的气息波动,又有各种探查方式,这种情况下,想要保持隐身,真的是很难。

在小湖营地设立之前,联军是边走边打,发生的冲突,都是临时起意的,组织性不强。

但是营地设立之后,战争也变得越来越正式,战斗双方已经明确,冥族和阴族也从此联手,各种战争手段都用上了,隐身术当然也就失效了。

认识到这一点,陈太忠难掩内心的失落,不管怎么说,隐身术都是他制胜的底牌之一,而且还是相当重要的底牌。

不过再想一想,他也就释然了,真正的战场上,哪里来的那么多“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”?隐身术失效是正常的,不失效才是不正常的。

这一次的伏击,让他不但得了一颗四级的阴气石,还收获了两根阴兽的獠牙,属于极为难得的阴性制器材料,拿回风黄界的话,绝对是众人哄抢的顶级材料。

其他修者看得眼红,也想有样学样,不过敢于出手尝试的并不多。

鹏妖仗着自己速度快,出手了一次,不成想正中对方的埋伏,所幸的是,它是速度真快,最终强行突围走了,但也挂了彩。

这下联军不干了,不能任对方这么嚣张啊,于是鹏妖召集上猿妖和虎妖,又叫上人族的师郢麻、马疯子和陈太忠,六名真人级别的战力齐出,攻击了那埋伏它的异族所在的据点。

那一处据点,拥有两名异族真人,其一是只吞冥兽,还有一只,则是一条双头冥蛇。

这冥蛇是冥族的,一般不在冥气中生存,幼崽在冥气团中孵化之后,靠吞吐冥气长到一定程度,就开始走出冥气团,除了交配产崽和躲避对手,很少再回去。

尤其要命的是,这冥蛇有毒,能喷吐腐蚀性的毒液,鹏妖就是中了它的毒液,又吃吞冥兽的雷团一击,尾巴一扫,若不是它身法惊人,真的就要被冥蛇缠住,到时候想回都回不去。

所幸的是,冥蛇的毒液,对幽冥界的生物来说是剧毒,但是对来自风黄界的修者,毒性不是很强,鹏妖忍痛砍下半只翅膀,就阻止了毒性的蔓延。

断臂的鹏妖咬牙发狠,吃了不少带来的物资,催生出了新的翅膀,虽然翅膀还很稚嫩,但是它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复仇了。

六巨头隐身抵达据点周围,发个信号之后,虎妖、猿妖和师真人及马真人齐齐出手,杀向据点,鹏妖是随时准备出手收拾天仙修为的异族,而陈太忠却是隐身接应。

联军的巨头强势出击,打了异族一个冷不防,它们也想到了,估计对方会报复,但是没想到报复会来得如此之快,如此地猛烈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