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三十七章 异族要投降

很显然,这一株灵谷,正是他埋下的那些种子,机缘巧合之下,被风吹到了九阳石的根部,然后……就此成长了起来。

这可真是意外之喜,小苗已经出土一寸多长了,虽然纤弱,但是毫无疑问,它比防御阵内的灵谷,根扎得更深。

陈太忠见状,忙不迭地将九阳石以原来的样子,放了回来,想一想之后,他又将九阳石搬开,贴着根部的印记,又种下七八颗灵谷。

再次将九阳石放回原位的时候,他长出一口气,嘴角露出一丝笑容:这样的进展,虽然还是比较缓慢,但是比没有进展要强出很多。

收拾完这些,阴潮的阴气也散发了一些,他心满意足地走回玉石,抬手抓起被裹在红尘天罗的玉砖,很随意地问一句,“觉得我无可奈何你?”

玉砖没有任何反应,似乎他是在对牛弹琴一般。

倒是不信这个邪了,陈太忠一张嘴,一道白光正正地打到玉砖上,如此近距离地施展束气成雷,而且范围如此小,真是前所未有地痛快,一点都不浪费灵气。

他接连吐出二十多道白光,身上的灵气用去了八成多,那玉砖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由于没有信息的反馈,陈太忠并不知道,自己的束气成雷,对玉砖内的那道神念,造成了多大的伤害,他只能确定一点,束气成雷可以穿透红尘天罗,直接作用到玉砖上。

既然对方没有求饶,他就走到一边,继续打坐回复灵气,灵气回复得七七八八了,再次对玉砖狂轰滥炸。

如是者三,一个子午阴阳潮就过去了,陈太忠钻出通天塔,了解一下外界的信息,发现没什么重大事情,自己就又钻了回去。

然后,就又是一波狂轰滥炸。

三个子午阴阳潮之后,也就是三天之后,那玉砖没有任何的反应,陈太忠火了,摆出了祭炼材料的阵法,从诛邪网中拿出玉砖,开始祭炼。

玉砖的上方,覆盖了薄薄的一层九阳石髓,那神念敢钻出来的话,是自寻死路。

这样祭炼的材料,是要用在气修的本命法宝上的,最是容不得杂质,这玉砖若不是单一物质的话,很可能会直接被分解。

不管玉砖是被精炼,还是被分解,藏在里面的那道神念,都是无处可逃了。

陈太忠心里暗哼:你不是没反应吗?那就一直没反应下去好了。

其实他想处理这道神念,有太多的办法,不过他很想知道,这块玉砖是什么东西,对方既然不开口装死,那他就直接炼掉这块玉砖好了。

他祭炼了还不到半个时辰,玉砖里就传出一道意念来,“你你你……你竟然会这种阴毒的祭炼?冥神在上,这简直比那雷法还要恶毒!”

合着陈太忠的束气成雷,对里面的那道意念,也造成了极大的伤害。

“雷法很恶毒吗?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发话,“我觉得你很淡然啊……所以就换个方式跟你玩。”

“你才淡然!”玉砖里发出的意念,波动得很厉害,显然是情绪有点失控,“我只是不想让你知道,我有多痛苦,所以在硬撑着!”

这个答案,在陈太忠的意料之内,他自问换了自己,如果在对方观察不到的情况下,也不会主动坦白,说你做的某些事,是我不喜欢承受的。

只要在忍受范围内,那是坚决不能说,省得对方得寸进尺,一直狂轰滥炸。

但是现在,这神念被他逼得硬生生地认栽了,说明祭炼玉砖的法子,更令神念感到不安——事实上也确实如此,以陈太忠的估计,这祭炼的法子,能让对方灰飞烟灭。

反正他也没打算放过异族的这道神念,于是沉声发话,“你可以回答我几个问题吗?”

“我知无不言,”神念很干脆地回答,“不过你要先答应我,不能湮灭我。”

“这不可能,”陈太忠断然回答,“位面战场,没有手下留情一说,我答应你,你若是肯老实回答的话,我会给你个痛快。”

那神念登时就没了反应,陈太忠等了一阵之后,又开始着手祭炼玉砖。

“唉,”那神念再次出现,很是有点沮丧,“我知道九幽阴水的下落。”

我去,陈太忠好悬吓一大跳,“你竟然知道,我想要找九幽阴水?”

“看你这祭炼手法,我就知道,你是来找九幽阴水的,”那神念传出了这样的信息,“你一定要杀死我,自己能得到什么?”

“你的身份,很是有点不简单啊,”陈太忠终于确定了一点。

“啊~~”神念发出痛苦不堪的意识,“你能先停下祭炼吗?我要如何做……你才肯放过我?”

陈太忠并不停止祭炼,嘴上淡淡地发话,“我只想知道一些事情,你也不要心存侥幸了,老实回答我的问题的话,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……你若是骗我,我能让你生不如死千年以上。”

他这话可不是吹牛,对付神念的法子,他没有多少,但是真意宗可是玩神念的行家里手,想整治一道神念,真的不算多大事。

陈太忠愿意的话,现在出去,就能跟马疯子弄些折腾神念的法子来,就算马疯子不愿意交易,陈某人手里那么多真意宗的贡献点,倒不信换不来点好东西。

“我可以投降,你看怎么样?”那神念见他不开条件,只能自己主动提了,“不过我也不想做幽冥界的奸细,只要你不让对族人下手,我可以无条件投降。”

陈太忠登时无语了,他停下了祭炼,不得不承认,对方的条件,真的打动了他——是啊,幽冥界的异族能在人族发展探子,他为什么不能呢?

当然,让他暂时收手的原因,还有一个,那就是对方竟然要求,不做奸细,虽然双方处于敌对的立场,他还是非常欣赏对方的态度——投降可以,但是不能让我对付同族。

这是一个有底线的家伙——有底线的神念。

陈太忠并没有仓促地答应,想了一想之后才发问,“你只不过是一道神念而已,为什么就这么担心湮灭呢?”

从他的角度上讲,并不怎么在意小神识的损失,回头补足就完了。

“我跟主神念,并不是完全融合的,”那神念也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想,于是做出解释。

原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这道神念竟然诞生出了独自的意识,以往它是比较注重掩饰自己的异常的,但是发现自己有灰飞烟灭的可能时,它就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是这样吗?陈太忠有点怀疑,异族的话,可不能完全相信,“你不会就是那个主神念吧?本来想玩个洒脱,神念离体,结果一不小心回不去了……玩脱了。”

“主神念是阴王……相当于你们人族的真仙!”这道意念有点恼了。

“你不会以为,自己困得住真仙吧?我本是高阶阴帅,被主神念的分身所吞噬,原本意识都湮灭了,不知怎么又回来了。”

“原来你还记得自己的出处啊,”陈太忠听得冷笑一声,这神念刚才还说不知道怎么诞生的意识,现在就说漏嘴了,“你说你这么颠三倒四地说话,我能信得过吗?”

“我可以告诉你,九幽阴水在哪里,”这道神念重申自己的作用,“只要你接受我的投降,你想知道什么,我都可以告诉你。”

这个诱惑,可是有点大,陈太忠真的动心了,他来幽冥界,除了想争取战功获得赦免,再有就是为了寻找九幽阴水,而来了这么久,他根本没听说过九幽阴水的消息。

“我想知道幽冥界的地域分布,以及你们异族修者的聚集消息,可以吗?”他试探着发问。

“我不会对自己的族人下手的,”这道神念再次强调一遍,显出很有底线的样子。

“你只是通风报信,我没让你下手,”陈太忠钻措辞的空子,还是没有问题的,而且他很明确地指出,“只是个探子,没让你搞破坏……相信你也有这样的思想准备。”

“嘿嘿,”这道神念被猜中了心思,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,“其实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,知道多少,我就说多少好了,你也别让我再回去继续打探……相信你也不会让我回去,对吧?”

“废话,”陈太忠哼一声,主神念要真是真仙级别的,他给这道神念下再多的手段也没用,对方肯定都解得了,然后……那阴王就会杀过来,夺取通天塔。

通天塔对异族来说,或者没啥吸引力,但是,他这个小世界里有魔气!

他吃傻瓜了,把对方放走,等着对方转过身把自己灭掉?

想一想之后,他决定尝试一下,先用个什么手段,把这家伙困起来,不过这种事儿,得去找马疯子商量一下。

然后他就出了通天塔,来到马真人所在的宅院,求见马真人。

马真人不在,院子里倒是有些真意宗的弟子,其中还有一名中阶的天仙,他对陈太忠的态度不能说很好,不过目前这种情况下,他也不敢招惹,“敢问陈长老何事?”

“如何能将一道神识,困在一个可以随手毁灭的地方呢?”陈太忠倒是不怕下问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