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三十六章 再来一瓶

神念是可以收的吗?当然可以,不过一般人没这种手段,最多也不过是打散罢了。

但是陈太忠知道,自己不好打散这道神念,原因很简单,这道神念虽然弱小,但却是异常的凝练,以他可以媲美中阶玉仙的神识,硬生生撞上去,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。

对方一旦逃离,他的相关资料就会被送到对方手上。

要说起来,这也不算什么,他的资料,相信异族掌握得并不少。

但是有些消息,能禁止还是要尽量禁止,这是一个态度问题,而且……没准异族那边,可能已经得知,他出去找人了,至今未归。

既然要决定拦下对方了,而他的神念还不够凝练,所以他索性直接蹿到那道神念之前,祭起了藏在袖中的通天塔,想要先将这家伙收起来。

但是,根本不等他收这家伙,这道神念就笔直地撞向了通天塔——神念逃跑的速度,是极快的,比之雷霆也不遑多让,而神念的主人显然没想到,竟然有人能截住它的神念。

所以它根本没想着拐弯,事实上,拐弯也有点来不及了,它的速度太快了。

收了神念之后,陈太忠冷哼一声,直接消失在了空中,只留下淡淡的一句,“这次收的阴气石,不要算我的战功……你们继续努力就好。”

他着急回去,也是要赶快处理通天塔中的这道神念。

回到营地之后,他直接找到猛犸大妖,“帮我顶一会儿班,我有点事情要处理。”

猛犸跟陈太忠的关系,那是没得说,二话不说就顶班去了。

陈太忠回到小院,丢个小小的障目阵的阵盘,吩咐纯良帮着看守,自己直接走进去,钻进了通天塔中。

“啊,魔气!”那道神念正在玉石上不住地来回乱窜,看着远处的魔气,激动得难以名状,“混蛋……为什么是这么多狂暴的灵气挡着我!”

陈太忠感受到这样强烈的意念,先是一愣,然后汗就下来了:我去,这差一点收错了,合着远处的魔气,对幽冥界的异族,有着异乎寻常的吸引力!

所幸的是,出了这玉石之后,就是狂暴的灵气,而对幽冥界异族的神念来说,这是迈不过去的坎儿,一旦进入,很快就会被打得烟消云散。

事实上,这样狂暴的灵气,就连陈太忠的神识,也不敢在里面呆太久。

这神念眼睁睁地看着魔气,却是不敢冲出去,那份郁闷,也就不用再提了。

陈太忠却是被惊出一身冷汗,我去,我收你的时候,幸亏不是子午阴阳潮的阴潮!

阴潮一出,玉石之外皆为冰雨所冻,他用屁股想,都能想得到,到那时,这一道神念真的就没有束缚了,可以奇快地抵达魔气所在的地域。

为什么?因为幽冥界修的就是阴气,连九阳石都切得开的阴潮,可以算是至阴之气了,在这至阴之气中,幽冥界异族的神念,那是如鱼得水。

当然,魔气距离玉石很远,他在翡翠谷将通天塔扩大了不少,距离就更远了,很可能异族的神念在没有抵达魔气的时候,阴潮就停止了。

但是这只是猜测,不能认为是必然,而且就算阴潮停止,回阳还是需要一个过程,在这段时间内,这道神念依旧可以艰难地抵达魔气。

总之,他是幸运的,将神念收起的时候,通天塔内不是阴潮发动的时间,否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。

或许有人会说,阴潮的时间不过是十二分之一,其他时间是十二分之十一,也谈不上有多幸运——地球界多少人喝了哇哈哈,从来没中过再来一瓶呢。

可是陈太忠不这么想,万一真的“再来一瓶”了,只说通天塔内,就没办法收拾了。

所以他非常庆幸,然后一抖手,就摸出了红尘天罗,打算收了这厮。

在外面的时候,他不好用红尘天罗,起码不好在捕捉神念的时候使用,他更愿意让大家认为,这只不过是一张束缚类的宝器,没什么特别的。

可是就在此时,那道神念发现他进来,已经疯狂地撞了过来,它大笑着,“原来你这小家伙是这片空间的主人,乖乖地被我夺舍吧。”

想要祭起红尘天罗,也是需要个时间的,而眼下,显然是有点来不及了。

所幸的是,从储物袋里掏东西,不会浪费多少时间,下一刻,陈太忠手一抖,两块养神玉,加上一根不小的蕴神木,就浮现在他面前,还有诸多蕴神木的粉末。

那神念的意识,其实并不是很清醒,不过级别在那里摆着,它第一时间就下意识地感觉:面前这些东西,都是它的克星。

它倒是很想直接冲向对方的识海夺舍,但是这异族的脑袋后方的毛发上,插着一根杈子,那也是它的克星!

它这一犹豫的时间,陈太忠就祭起了红尘天罗,“给我去死吧,混蛋!”

红尘天罗,风黄界上古十大杀器诛邪网,专门诛杀各种邪异。

这道神念的意识并不完整,事实上,就算它的本尊来了,也未必能认出诛邪网,但是它本能地意识到,这东西自己扛不住——估计主人来了也扛不住。

于是它疯狂地向后退去,不住发出强烈的神识波动,“等等,等等,这是个误会!”

陈太忠气得笑了,“连我们风黄界的口头禅你都会……你到底杀了我们多少人啊!”

“这真的……是个误会啊,”那神念传来一道意识,猛地向后退去,“那个啥,咱们先不要动手,好好谈谈行不行?我可是讲究人!”

陈太忠根本不理会它那一套,他只想诛杀对方,还通天塔一片晴空。

下一刻,红尘天罗猛地涨大,将整个玉石所在的天空,遮蔽得严严实实,然后猛地落下,直取那道神念,根本不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。

一股奇异的波动之后,诛邪网中出现一个灰蒙蒙的小人,似真似幻。

这小人只有蚕豆大小,按说是可以穿出网眼的,但是它看着大网靠近,嘴里发出惊慌的嘶吼,不住地来回乱窜,就是不敢往外冲。

然后,诛邪网一点一点地变小,眼看就要将小人网个结结实实,不成想那小人直接钻进了一块砖头内,然后发出一阵疯狂的笑声,“哈哈,原来还有这等所在。”

砖头?陈太忠的眉头一皱,这一大块玉石不小,在他得到通天塔的时候,上面是干干净净的,不过之后因为储物袋装九阳石的缘故,他在这里放了不少储物袋,还放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,尤其是在决定出征幽冥界之后,他又放了不少储物袋在里面。

而这块玉砖,是他拆除隆山派的藏书阁时,从里面发现的一块,跟其他玉砖有一些本质上的区别,他堪不透其中奥妙,就丢在了通天塔中。

哪曾想,这块玉砖,竟然能成为这道神念的藏身之所,这个变故,还真是令他极为惊讶。

不过,那又如何呢?陈太忠冷笑一声,用红尘天罗将玉砖裹得紧紧的,然后慢吞吞地发话,“觉得我拿你无可奈何了,对吧?”

“万事好商量,”玉砖里传出一个意识来,“短期内你是对我无可奈何的,不过我只是一道分神之念,你就算消灭了我,自己又能得到什么?”

“是吗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也不理会他,而是打坐回复灵气,刚才那一仗时间不长,但是用掉了他六成的灵气。

就在他回复灵气的时候,阴潮降临了,他忍不住要庆幸一下,嘿,幸亏战斗结束得比较早。

玉砖那边并没有什么反应,也不知道那一道神念,是否发现了这一现象,按说有红尘天罗在外面裹着,那神念不敢随意探查才对。

不过陈太忠自问,就算换作是他,哪怕发现这个异象,也不会吭声,只会暗暗记在心上,得了机会好随时跑路。

阴潮持续了一个时辰之后,渐渐地消退,陈太忠的灵气也恢复得七七八八了,然后他站起身,走出了玉石。

他走到几块栽种灵谷的地方看一眼,发现加了防御阵的三处,苗长得越发地旺了,而此前撤去防御阵的那一块地,苗已经被子午阴阳潮全部摧毁,连根拔起,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。

他想一想,又撤去了一块地的防御阵——苗长得大了一点,看能不能抵御住子午阴阳潮吧。

然后他又去撒种子的地方看一看,发现种子再次都被吹跑,只留下一个个浅浅的小坑。

要把坑挖得更深一点!陈太忠再次动手,至于说这么深的坑,灵谷基本没可能钻出地面,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既然使用常规手段不行,那也只能使用非常规手段了。

挖完坑填好种子,再次踩实地面,他来到了正在被切割的九阳石跟前,看一看外面裹着的防护层,是否还能使用。

防护层风化了不少,不过短期内还是没问题的,于是陈太忠将九阳石翻个身,让那些被阴风侵蚀得不厉害的地方,暴露出来。

结果一翻石头,他的眼角猛地掠过一抹青绿,他侧头一看,登时喜出望外:在紧挨着九阳石根部的地方,竟然钻出了一株小苗,正是灵谷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