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三十五章 巨头的任务

蛟族绝对是陈太忠出去这一趟的最大收获。

聚灵阵里,用黑蛟替换一只灵狐,能起到极好的转换效果,四只中阶灵狐、三只高阶灵狐加一只黑蛟,就可以满足两名初阶天仙的快速回气。

就算拿八只高阶灵狐来替代灵石,效果也不过如此,尤其是有黑蛟存在的时候,灵气转化得非常自然,不愧是号称风黄界最擅长在幽冥界作战的族群。

可惜的是,陈太忠的麾下,只有一只黑蛟,没办法,蛟族的数量,实在是太少了点,自打来到幽冥界,他也仅仅见过这么一只。

陈太忠麾下的其他人,闻言真是欣喜若狂,有泪流满面的冲动:总算有正常恢复灵气的地方了——自打离开风黄界,终于又见到了聚灵阵。

聚灵阵搭好之后,他麾下的人族和兽族,甚至都不吃饭了,没事就申请进聚灵阵回复灵气……甚至修炼。

天天靠吃饭补充灵气,日子过得久了,大家也烦啊。

被当作灵石的灵狐们,也无可无不可,这种事儿,帮人就是帮己,它们可以轮流去驱动聚灵阵,而不值班的日子,除了休息,还可以出去探路和猎杀阴兽。

待它们精疲力竭地回来,可以依第一序列的优先级,进入聚灵阵恢复灵气。

灵狐本来就有互助的天性,借用陈太忠的聚灵阵达到这样的效果,还有什么不知足的?

至于说口腹之欲,谁愿意自费吃饭恢复灵气,那就随它们自己了,灵狐们有选择的权力。

唯一比较郁闷的,大约就是那只黑蛟了,不过几个人族刻意讨好它,时不时地帮它找点灵兽肉来,也就说得过去了。

关键是,它充当了这一角色之后,就不用出去辛苦地干活了,只靠维持聚灵阵,就可以自己养活自己,还没啥危险性。

初开始,陈太忠这里的灵气波动,并没有引起旁人的注意,人族修者已经上千,各色人等都有,有人恢复灵气的时候,用的就是灵气转换阵——土豪并不仅仅只有林听涛。

比如说一名来自皇族的天仙,就是这么做的,还有一名鉴宝阁小掌柜,也是如此。

使用灵气转换阵,也会有灵气波动,这是必然的。

不过陈太忠这里,灵气波动持续得非常久,三五天都不带休息的,这就不一样了。

过了七八日,轮到陈太忠值守了,他必须坐镇营地中央,策应支援营地外的修者——这种活儿,八巨头都免不了,身为最高档次的修者,也不能什么都不干。

陈太忠值守的日期,是二十天,值守了七八天之后,这一天,营地外斥候报告,发现了一只御魂兽在周遭游荡,是高阶的天仙,手下有不少于五只的阴将。

这种活儿,陈太忠没必要马上赶过去,他还要坐镇营地呢,万一对方打的是调虎离山的主意,他的离开,会让联军一方被动。

事实上,对于人族的这片营地,附近的异族很少有不知道的,各种试探从来都没停止过,偶尔还会发生一些短暂战斗,级别也不一定。

所以陈太忠点了一只狐修前往,又附着一个小神识在它身上。

狐修跟这御魂兽斗智斗勇好一阵,然后慢慢地向后退去,想将它引入营地的攻击范围。

不过那御魂兽也不傻,派了两名阴将纠缠它,还有两名阴将在四下戒备,另一只阴将在它本体的不远处转悠。

它是如此的谨慎,狐修同样地还它以谨慎,也是小心地跟两个阴将周旋,并不落入两者的夹击之中。

陈太忠一直关注着这里,看到双方你退我进的好热闹,忍不住暗暗地嘀咕:这是干什么呢?这是战争,不是玩过家家啊。

他看了有大半天,终于忍无可忍了,悄然隐身,来到距离战场百余里之处之后,猛地一个万里闲庭,冲到御魂兽旁,张口就是一道束气成雷,“死!”

这御魂兽的准备,也很充分,猛地见身前现出一人来,想也不想就又放出个阴将,挡在自己身前,同时它的身体旁,出现了空间波动。

很显然,它非常明白,自己即将遭遇狂暴的一击,所以它拿一个阴将阻挡攻击,自己却打算通过某种空间手段逃脱。

它真的足够谨慎了,但是非常遗憾,它遇到的是陈太忠,一道束气成雷,击得阴将浑身一僵,就要向下掉去。

与此同时,陈太忠已经直挺挺地冲上前,直接将阴将撞开,抬手一记九阳棍,狠狠地砸向御魂兽。

御魂兽的空间手段,发动时间还是慢了那么一点点,带着空间属性的第五式刀法,被陈太忠通过九阳棍,重重地砸了过去。

只一棍,就将御魂兽从空中砸向了地面,不等它落地,陈太忠身子抢前,一棍将那虎头打了下来。

御魂兽身死,它所控制的阴将和阴兵都陷入了混乱中,疯狂地攻击起了身边的人和兽,甚至有两个阴将,相互攻击了起来。

这一点上,御魂兽和牧兽族是不同的,牧兽族一旦身死,控制的阴兽就会停止动作,而御魂兽控制的阴兵阴将,原本的灵智就稍微低一些,失去控制之后,灵智更低了,只剩下了本能的攻击。

像这两只相互攻击的阴将,就是如此,它俩的阶位和战力相等,下意识地知道,若是吞噬了对方的话,自己的修为会得到极大的提升,而且双方离得很近,所以登时就大打出手。

陈太忠收起了御魂兽的头颅,然后连喷几道束气成雷,将那些阴将打得僵直,方便狐族和其他斥候的追杀。

由于御魂兽身死,短短的时间里,阴兵阴将就被消灭得干干净净,斥候们纷纷上前,感谢陈上人的出手。

事实上,这只御魂兽还是给了斥候们极大的压力,要知道,此兽一开始并没有出全力,否则联军一方只能败走。

陈太忠本来就想回去了,不过想到狐修一开始的表现,他就想了解一下是怎么回事——毕竟他还要在营地里坐镇十来天,了解清楚了,以后的事情就好办理了。

于是他就发问,“一开始怎么纠缠那么久?”

斥候们闻言,面面相觑,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,猛地有一只鹏修接话,“陈太忠你这上人怎么当的?这就是双方不住地在试探……看你这智商吧。”

鹏族对陈太忠,一向都是有微词的,哪怕鹏妖不敢再找陈太忠的麻烦,但是下面的小家伙脑子一热,也不怕口头上的冒犯。

令陈太忠有点不满意的是,自己竟然被一只鹏修鄙视了智商——谁不知道,这帮子鸟族,才是出名的愚蠢。

不过他也没在意,因为他还是得到了答案——双方的试探,就是在摸对方的底牌。

御魂兽不着急进攻,就是想一点一点地逼出联军的战力来,以及试探联军在各个方向的防御能力,而狐族的反应,就是不给它们探查的机会,进退之间真假难辨,既是像诱敌,又是像示弱。

总之,在进行大战之前,双方肯定要做出各种试探,以期能得到更多的消息,这种试探危险极大,成本是极高的,但是不做不行。

这次,异族就试探出了陈太忠的一些消息,却是将一个高阶天仙的御魂兽葬送在了这里。

尤其是,因为御魂兽的身死,导致阴兵阴将的全军覆没,连消息都没传出去,这才叫赔了夫人又折兵,太不划算了。

陈太忠这才反应过来,合着刚才双方的扯皮,也是一种策略,是斥候在战斗中的常态,只不过他一向很少关心这样的事情,一时间没有想到,所以才被鹏修耻笑了。

正经是他的反应,不像是一个坐镇的巨头,身为巨头,不到关键的时候,是不该出手的——还是没忍住啊。

总算是消息没传回去,倒也算没白来,陈太忠想到这里,忍不住要庆幸,原来战场上的门道,还真的不少,哥们儿有点莽撞了。

若是那御魂兽泉下有知,应该是欲哭无泪了:谁说你莽撞了?我莽撞了才是真的,明明百分之百能逃脱的手段,哪曾想能撞上这么一个变态?

它做为挑衅的一方,自然也是带着万分警惕前来的,应对手段也不能说太差,但还是硬生生地被对方杀死,要不说,斥候是相当危险的兵种。

陈太忠明白这些之后,正要回转,猛地觉得哪里不对。

正好,因为御魂兽的死,地上的冥气团开始缓缓地消散,他使出天目术,运足目力看去,发现了一处异样的地方。

“我再看看,还有什么地方可能藏有斥候,”他的嘴角一撇,很随意地发话,“你们可以休息片刻……继续执行任务。”

他表现得很是若无其事,但是某一处的空间,传来剧烈的波动,然后一道肉眼不能辨识的神念,以闪电一般的速度向远处冲去。

“由得了你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身子猛地消失,下一刻,正正地挡在那道神念之前,袖子一甩,“留步吧。”

下一刻,两千多里之外一处冥气中,传来一声怒吼,“混蛋,竟敢收我的神念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