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三十三章 怅然

陈太忠带着灵狐回来之后,那灵狐泪眼汪汪地交给他一个……狐族的尾巴尖儿。

“啊?”陈太忠翻看一下尾巴尖,想要感受一下尾巴主人的修为,怎奈这尾巴尖儿受幽冥界的阴气腐蚀,只剩了一点点的灵气,实在判断不出来。

于是他就问灵狐,“这是什么修为,大妖,还是狐修?”

“暗暗,”那灵狐凄惨地叫着,却是无法回答。

“早知道是这样,这次来,应该带些化骨丹来的,”陈太忠郁闷地叹口气,见它精力不济,他丢了一颗疗伤丸和一颗回气丸过去,“你先歇着吧。”

两天之后,另一只灵狐回来了,很是得意洋洋的样子,走路都是一晃一晃的。

因为,它的身后跟了一条……黑色的长蛇,足有七八米长,可以一口吞下两只它。

这长蛇可并非真的蛇,而是东莽横断山脉的另一种族——蛟族!

蛟族生来就是灵兽,看起来就像条蛇,天仙阶段都像蛇,但是成就大妖之后,就不同了。

不过跟来的这条黑蛟,只是高阶灵兽,还处在幼年期。

蛟族食量大,生长周期长,又不事生产,所以虽然有大尊,种族却不兴旺,数量不多。

这次来幽冥界,蛟族必须要派相当的族人过来,有些灵兽也被逼得过来了。

但是这并不是完全的坏事,须知风黄界最能适应幽冥界阴气的兽族,狐族只能排第二,蛟族是当之无愧的第一。

对蛟族来说,征战的危险虽然大,可收获没准也很大——这是最适合它们的地方啊。

所以这灵蛟在撞见灵狐之后,就威胁它说,要它做小弟,“否则我吃了你!”

这灵狐却是临危不乱,悄悄摸一摸肚皮下的护符,说你厉害哦,敢跟我狐修大人呲牙,我是不太会说话,万一说错了……有种你来咬我啊。

灵蛟一口咬过去,见不果,又是一口,居然……依旧不果!

这下灵蛟也知道了,确实弄不过对方,于是就表示——那啥,这是个误会,咱们各走各的,好吧?

看把你美得,灵狐不答应了,说我身后就是散修之怒陈太忠,你跟我乖乖地回去就没事,要不然……后果你知道的,哼哼。

灵蛟很不想相信对方,但是又不敢冒险,它也知道陈太忠跟狐族关系好,只能不情不愿地跟来。

这灵狐只靠嘴皮子,就逼得一条黑蛟投靠,心中当然很得意,见了陈太忠之后,直接人立而起,凑到他耳边嘀咕,“我说我是狐修来的,给个面子,不要说破。”

这话它也能信?陈太忠狐疑地看一眼黑蛟,默默地点点头,心说这蛟族都是些什么智商啊。

然后,他丢给灵蛟半截灵虎的身子,算是对它投靠的奖赏。

那灵蛟一口就将灵虎身子吞下,一脸满足的样子,然后吱呀吱呀地叫了起来。

“它说饿了很久很久,”那灵狐还兼职翻译,它笑眯眯地发话,“问陈上人你能不能再给一点。”

合着这家伙自打来了幽冥界,就没有进食过,所幸的是,它是灵蛟,能靠着吸收灵气而存活,否则早就饿死了。

“想得美,自己挣,”陈太忠狠狠地瞪它一眼。

这黑蛟见状,也不敢计较,只能悻悻地耷拉下眼皮,开始休息。

其他的三名人族见到队伍里又多了一只兽族修者,心情也很高兴,黑蛟在陈太忠眼里是累赘,但是在他们眼中,算是相当不错的战力了。

同为高阶灵仙,真要打起来,宁伶仃十有八九不是黑蛟的对手。

大家还没怎么高兴,就被糟糕的消息打断了。

后来的这只灵狐,正在得意洋洋地卖弄,看到陈太忠拿出的狐族尾巴,登时愣住了,“这是……我族中的大妖?”

“大妖?”陈太忠听得也是一愣,“你确定吗?”

这灵狐冲先前那一只灵狐扬一扬尖嘴。

陈太忠扭头一看,果不其然,不会说话的这只,也是神情黯然地微微点头。

他登时就沉默了,好半天才出声发问,“看得出来是谁吗?”

“看不出,”会说话的灵狐摇摇头,刚才得意的样子早就不翼而飞,它声音低沉地回答,“只能确定是我族中的大妖。”

就在这一片死一般的沉寂中,有人轻声发话,“断了尾巴,也未必就是陨落了吧?”

说话的是宁伶仃,她出身东莽,对横断山脉很熟悉,消息也灵通,看到陈太忠失落的样子,想起关于他的传言,她隐约就猜到,他为何伤心了。

其实她对狐族的什么公主,没有半分的好感,只是见他不开心,就开导他一句。

你懂什么?两只灵狐狠狠地瞪她一眼。

“你俩瞪我是什么意思?”宁伶仃眼睛一瞪,她可不是个忍气吞声的,而且她心里也有点莫名的烦躁,“我说错了?”

那只会说话的灵狐想一想,最后还是给出个答案,“断了尾巴确实未必会死,但是……”

但是断了的尾巴,是可以接回去的,而狐族的一身本事,尾巴占了很关键的位置,没有哪个狐族舍得轻易丢掉自己的尾巴。

然而这些话,原本就是狐族的辛秘,虽然知道的人族也不少,可是没必要让更多的人族知道,这灵狐于是硬生生地忍住,不再说话。

“好了,不用吵了,”陈太忠一摆手,不耐烦地发话,“这断尾巴的位置在哪里?”

问明白之后,他身子一晃,不见了去向,左右不过四百来里地,两个万里闲庭就够了。

到了地方,他上下左右地查找一番,猛然间发现,自己的灵气降到三成了,说不得又钻进通天塔里,快速地回复了起来。

他用了三天时间,将周遭半径三百里的范围一一查探了一遍,他的心里烦躁得很,也就顾不得节省灵气了。

不节省灵气的后果,就是他不得不经常钻进通天塔,补充灵气。

三天之内,他一无所获,就是捡了两个灵仙,这俩灵仙一个是北域的家族修者,一个是中州的散修,见他从头上飞过,两人先后都选择了站起身呼救。

陈太忠将两人带回暂居的场所,也不再去寻找踪迹了,直接宣布返程。

这时候,大家都已经知道,在前方三千里左右的地方,有一个联军的临时据点,听说那里修者众多,众人早就想赶过去了。

回归大部队,是这些零散修者最大的心愿,同时,在那里还可能打听到自己亲朋好友的消息,大家都已经等得很着急了。

回归的途中,一路无话,所有人都被陈太忠带上了飞行灵器,他安排众人轮换着驾驭,自己则是在一边飞行着,好随时可以大打出手。

那两只灵狐知道,陈上人的脾气明显地变差了许多,看到阻路的阴兽,根本不用别人动手,他直接上去解决。

飞了十余天,在接近营地的时候,有一只二十余人组成的队伍,横空拦住了他们,要打听附近那个新建成的人族营地何在。

大约是陈太忠这一支队伍,组成太怪异了一点,除了人族还有兽族,而且有一条很罕见的黑蛟,所以拦路的队伍,问话有点不客气,还挑衅似的上下打量陈太忠。

陈太忠想也不想,一个束气成雷,就将挑衅的家伙从空中打落了下去,“混蛋,问路不知道说个‘请’字?什么玩意儿……滚!”

见他轻而易举地使出了神通,其他人才反应过来,这次是撞正大板了,只能听他的吩咐,乖乖地跟在他们身后。

不过大家也记住了此人的嚣张,暗暗商量,待进了营地之后,一定要向自家的势力告上一状。

两天之后,两支队伍先后抵达了湖泊,五十天过去,营地建设得居然很有些模样了,目前竟然在砌用于防卫的高墙。

营地斥候第一时间发现了他们,不过这些人兽虽然都很陌生,可带队的陈上人,大家都认识,所以根本没有回报营地。

倒是营地的几个守卫是新来的,没有见过陈太忠,张嘴就要进营地的费用。

总算还好,他们的组长距离这里不远,眼见要出事,赶忙上前拽住不懂事的守卫,“你干什么,找死吗?那是联军的长老陈上人。”

陈太忠本来是有点邪火的,见状也不好再发了,于是狠狠地瞪他们一眼,“不管什么人来,先问身份,也不知道林听涛怎么操练你们的……有这么搞的吗?乱弹琴!”

“陈上人,还真不能先问身份,”组长苦笑着回答,“一问身份,一个个的都有来头,还怎么收费啊?”

也是啊,陈太忠想一想,觉得确实是这么个理儿,来幽冥界征战的,多是官府和宗门两大体系的修者,谁的身后没有后台?

不过他还是很奇怪,“竟然开始收费了……最近来的修者很多吗?”

“这个……”此组长是个胆小的人,他左右看一看,苦笑一声回答,“陈上人您回去问一问就知道了,我们不好乱说的。”

哦,陈太忠点点头,然后就将此事丢到了脑后,他只是随便问一问,营地的具体建设和管理,他是不想插手的。

过了守卫之后,他很快就发现了几只灵狐,抬手一招,“你们过来,我的营地在哪儿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