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三十二章 残酷

原来这个宁伶仃,他是见过的,还不止一次。

第一次相见,是在葫芦峡灵药交换大会,他不仅仅认识了老易,也认识了这女人。

后来两人也见过几次,而他的通天塔,就是宁伶仃及其父所探查的秘境。

在他的印象中,此女有点小滑头,做人也低调,不过性子是非常刚烈的。

而前不久被寄生蜂寄生的女灵仙,自断心脉的时候说过,遗愿就是希望他能帮忙照看宁伶仃。

再考虑双方冲突的原因,他不管是于公于私,还是于情于理,都有必须出手的理由。

可那虎修兀自不知道大限将至,还在那里怒吼,“小贱人,你若肯答应与我双修,我自当放你们一马,谁让你不识趣呢?”

“哈哈,谁看得上你这畜生,”宁伶仃大声笑着,状若疯狂,口中不住地喷出鲜血来,手中的长枪不要命地舞动着,“我早有情郎,他跟我心心相印,你只等他去灭你虎修一族吧!”

“哈哈,”那虎修也狂笑一声,双方似乎是在比笑声大小一般,它声若洪钟地大喊,“你的情郎灭我虎修一族?真是我听到的最大笑话,我虎族尚有大尊在,就算陈太忠来了,也只能夹着尾巴乖乖逃走。”

“孩子们,将她给我活擒了,虎爷我今天要先女干后杀最后吃掉她!”

泥煤,这实在不能忍了,陈太忠牙一咬——居然敢说我夹着尾巴?哥们儿是人族好不好?

宁伶仃早就绝望了,闻言她惨笑一声,“你想得美,看我自爆吧……咦,怎么脑袋飞起来了,这种闻所未闻的绝招?”

岂止是虎修的脑袋飞起来了?下一刻,一道灰蒙蒙的光芒掠过,围攻的十几只灵虎齐齐倒地,身子被斩做两段,鲜血汩汩地冒了出来,将灰褐色的土地染得一片鲜红。

三名人族修者见状,齐齐地愣住了,一名高阶灵仙刚刚躲开一只灵虎的一爪,却被另一只灵虎狠狠地抽了一尾巴,正说已经逃不过另一爪了,冷不丁却看到这一幕。

他抬头看一眼,然后长出一口气,直接晕了过去,“是我人族修者……”

空中现出的不止是人,此人肩头有只小白猪,身边还有两只灵狐。

但是不管怎么看,那三只小兽,都是依托这个人族的,也就是说,是以人族修者为主导的。

宁伶仃都要打算自爆了,猛地见到异象出现,抬头看一眼之后,忍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,眼睛却是一亮,嘴里轻声嘟囔着,“你……你个坏家伙还知道来?”

说完这句话,她也身子一软,晕了过去。

陈太忠见状,眉头微微一皱,你居然还记得我?

下一刻,他手一抖,将诸多兽族的尸体收了起来。

其实在前一阶段的作战中,联军里就有不少兽族化为了尸体,而这些尸体,其实都是人族最好的食物。

但是考虑到要照顾兽族的感觉,那些尸体都被焚烧掉了,做为回报,人族修者的尸体,也是被焚烧掉了,没有被兽族当作食物。

不过眼下这些虎族,做得实在太过了,竟然想将战场上的战友做为食物,那么陈太忠将它们储存为食物,也是顺理成章的,没有半分的不安。

他都能将人族的中阶天仙做为纯良的食物了,还有什么他不敢做的?

打扫了战场之后,他带起所有的人和兽,迅速离开了现场,这条路是他曾经清理过的,但是差不多两百天过去了,两枚人族的焰火放出去,还真不知道会招来什么东西。

陈太忠不怕招来的东西难对付,但是战斗的同时,想看护好这些人和兽,那就不是一般的难了——他久做保姆,最知道其中艰辛。

撤出百余里,回到正确的路途上,陈太忠又之字形前进了一百多里,才降下飞行灵器,“好了,就在这里休整吧。”

三名人族里,只有一名中阶灵仙是清醒的,他从储物袋里艰难地摸出一些丹药来,塞进嘴里,道一声谢之后,闭目打坐。

至于另外两个高阶灵仙,陈太忠为他俩喂食了一些丸药,自己也开始闭目打坐,刚才一战,他还是消耗了点灵气的。

待他睁开眼之后,另两人也开始打坐回复了,因为他们的储物袋都没有遗失,陈太忠也不可能去贴补他们。

两天之后,三人的情势有点好转,起码能自行回复,也有一战之力了,陈太忠不跟他们打招呼,继续祭起飞行灵器,载着所有人兽,之字形向前方探去。

一天之后,他来到了降临这个位面的地点,伊藤的残骸尚在,枯萎做一片,而他当初在地面上,用石粉撒出的“安全”两字,已然不见了踪迹。

幽冥界的狂风很少见,但是三四级的风,足以吹走二百天前的石粉。

降落之后,陈太忠将两只灵狐放出去,“这次的探查范围不是两百里,是五百里,你俩记住,遇到麻烦就放焰火,别舍不得。”

他打算在这个起点之处,努力地搜索一下,结果什么的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要求心安,他要在能力范围的允许之内,竭尽所能地去寻找自己的患难之交。

——老易或者不会认同“患难之交”这四个字。

灵狐出去了,陈太忠也没有再钻进通天塔里修炼,因为现在他身边多了三个人族同胞。

三人吃的苦真不小,足足又休养了三天,才彻底稳住了伤势,开始快速地回复灵气。

回复灵气,是需要灵兽肉和灵石的,不过这三位吃的都是灵谷,并没有灵兽肉,宁伶仃稍微奢侈一点,先后拿出两块鸡蛋大小的荒兽肉。

“给你块灵兽肉吧,”陈太忠看不过去了,取出一只半截身子的灵虎,“我遇到你家一个亲戚,她在死前托我照顾你。”

“那就是我族妹了,”宁伶仃接过灵虎,面上也没有什么悲伤的表情,抬手摸出一把刀来,开始剥灵虎皮,“谢陈上人的赏赐。”

“宁仙子认识这位上人?”那中阶灵仙吃惊地发问。

“在他面前,我怎么敢称仙子?”宁伶仃不无自嘲地笑一笑,用满是血水的手,掠一下前额垂下的发丝。

白皙小手、红色血液、满是汗渍风沙的面孔、凌乱的发丝,身边两名满身血迹的同伴。

这一切的一切结合起来,显出了别样的战地之美、残酷之美……

她漫不经心地介绍一句,“这位便是大名鼎鼎的散修之怒陈太忠上人,是我东莽修者。”

“啊?”那两位闻言,齐齐就是一惊,再看向陈太忠的时候,眼神中的情绪就变得异常丰富,有惊讶,有恐惧,有不屑,有尊重,还有……一丝丝的欣喜?

简而言之,散修之怒从来都是个话题人物,大家的观感不尽相同。

两人再次上前谢过陈上人,心里也暗暗地出一口气,原来是这么生猛的一个人,那接下来大家的安全,就有一定的保障了。

过了八天左右的时候,远处又亮起一道焰火,陈太忠一跺脚,电射而去,临行不忘吩咐一声,“你们三个,保护好自己!”

三人的灵气恢复得七七八八了,不过伤情还差得远,闻言忙不迭地起身,开始就地实施伪装——没办法,灵仙就只能用这种手段。

他们倒是想正面接敌呢,敢吗?那不叫气血之勇,而是纯粹的找死。

所幸的是,遍地枯萎的伊藤,给他们提供了很方便的藏身之所,不多时,枯萎的伊藤之下,传来低低的声音,“宁仙子,你是怎么认识陈太忠的?”

“机缘巧合,”宁伶仃淡淡地吐出四个字,不再言语。

“咦?你说的情郎……不会就是他吧?”另一个高阶灵仙的八卦心也被勾了起来。

半天沉默之后,前一个声音低声发话,“宁仙子,说来听听嘛,反正闲得没事。”

“你再胡说,我就让陈太忠把你留在这儿,不带你走,”低沉的女声再次响起。

“你看,都敢直呼陈上人的姓名,”那声音轻笑一声,“果然关系不同寻常。”

“哼,”宁伶仃冷哼一声,吓得那位再不敢开口了。

她并不觉得自己没资格直呼陈太忠的名字,毕竟两人相识的时候,修为也是差不多的,虽然战力相差极远,可终究是结识于微末之时。

反正,就算不便当面称呼,背后这么说,绝对是无妨的。

然而,说到修为,她就忍不住想到了两人之间的修为差距,忍不住恨恨地一咬牙:这家伙,怎么修炼得那么快……

陈太忠去得快,回来得也快,原来是那只不会说人话的灵狐,在回来的途中遇到了一只落单的赤獒,天仙修为。

那赤獒想要捕食它,它也知道不敌,就各种躲避,所幸是有护符在身,跌跌撞撞前冲了近百里,护符的功效有点弱了,于是它放出焰火求救。

陈太忠赶过去之后,一刀将那赤獒斩了,还原地等待了好一阵,见再没有赤獒赶来,才施施然回转。

他没有发现,自己身边的灵狐,不但精疲力竭、神情萎顿,眼中更是有着浓浓的伤感。

可惜,它不会说人话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