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三十一章 再见宁伶仃

第一只跑回来的灵狐不会说话,不过从它失望的眼神中就可以知道,它这次又是无功而返。

又过了多半天,另一只灵狐也跑了回来,苦笑一声,“抱歉。”

“算了,咱们继续赶路,”陈太忠丢给它俩灵兽肉,继续开始之字形的探查。

不过这次没走多远,大约三五十里之后,空中猛地显出一人来,虬髯阔口,中阶天仙的修为,他淡淡地发话,“阁下何人?”

“你还真是现身了?”陈太忠叹口气,略带一点苦恼地发话,“有什么话快说,我不喜欢你这种藏头藏脑的家伙。”

“你竟然能发现我?”虬髯大汉登时愕然,上下打量他一眼,“不应该啊,你才二级天仙,莫非……是隐藏了修为?”

“是否隐藏了修为,那是我的事,与你何干?”陈太忠脸一沉,“有话快说,没话我还有事。”

虬髯大汉又打量他两眼,觉得面前之人,给他一种极为怪异的感觉。

初阶人族天仙,独身一人行走幽冥界,身边的同伴除了一只看不出修为的白猪,还有两只灵狐——你敢再搭配得古怪一点吗?

而且此人见到高阶修者,不但没什么敬畏,也没有见到同族的欢喜之情,这简直是……太不正常了,这时候不该欣喜若狂地投靠吗?

此人真的很不对劲,虬髯汉子犹豫一下,但是想到对方竟然奢侈到拿灵兽肉喂灵狐,想必囊中也极为丰厚,贪婪终究还是战胜了恐惧,于是冷哼一声,“阁下这灵狐煞是神异,开个价吧。”

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此乃东莽正宗灵狐,你也莫用神异来说话,就算我敢真卖,你就真有胆子买?”

“你不说我不说,又有谁知道呢?”虬髯大汉沉声发话,他看似长得粗鲁,其实心很细。

两天前他就发现了这只灵狐,不过当时灵狐在盲目奔跑,甚至不惜体力,这让他有点疑惑——这不正常啊,小家伙是要干什么呢?

所以他也不着急出手,就是默默地跟着,想看看灵狐身后有什么故事。

果不其然,这灵狐的体力消耗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就转身往回奔了,他暗暗地跟上来。

待见到陈太忠,他就越发地好奇了,想要知道这个初阶天仙到底要干什么,于是继续默默地跟着,直到他发现,对方的灵器,飞行速度极快,他要继续跟着,会浪费大量的灵气,这才现身拦人。

他还是有点不摸对方的底,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提前发现了自己,不过再想一想,他还是心一横,天底下哪里有十拿十稳的事情?

虽然有点冒险,但是他对自己的战斗力,还是很有信心的,无非就是一个初阶天仙罢了——我可是还有杀手锏呢。

不过他也没着急翻脸动手,而是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附近有人族修者队伍,我希望你也投奔过来,明白吗?”

这话听起来,虽然是委婉的招揽,似乎比征用要好听很多,但事实上威胁之意一览无遗,你确定自己要和我们很多人斗吗?

初阶天仙愣了一愣,问了一个很古怪的问题,“你们的队伍里有灵狐吗?”

“灵狐……以前没有,”魁梧大汉扫两只灵狐一眼,“不过这马上就有了。”

“那就算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然后面容一整,“还有别的事吗?”

“小子你有没有搞明白?”魁梧大汉脸色一沉,他是真的气坏了,“我是在征用你,你确定自己要拒绝?”

“唉,”陈太忠叹口气,意兴索然地撇撇嘴,“其实你不该出来拦我的……我明确拒绝。”

“真是找死!”中阶天仙掣出一致长枪,闪电一般刺向陈太忠,同时手一扬,三颗黑点射向两只灵狐和纯良。

陈太忠眼疾手快,掣出一柄宝刀来,使出了第四式刀法,身边一圈白光猛地亮起——正是无名刀法中唯一的防御招数。

因为他正驱动着飞行灵器,所以不能使出身法,对方的下手也极狠,不但要攻击他,同时还攻击他身边的三只小兽,而他也不知道那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。

所以他只能使出防御这一招,先尽可能地保住己方。

宝刀连震,硬生生地挡下了这一波攻击,原来那三个黑点,只是三个小铁丸,并没有发生爆炸什么的。

当然,这铁丸也不是一点古怪都没有,起码也相当于中阶灵器了,上面还带有一点震荡的意味,可以想像的是,两只灵狐中了这铁丸,不死也得骨断筋折。

这一手,彻底地激怒了陈太忠,他根本不用想就知道,对方出手三颗小铁丸,目的就是引得他分心去救,令他顾此失彼。

若是能击杀两只灵狐的话,对他的情绪也会造成影响,交战中的心境动摇,很容易让人露出破绽来。

“混蛋!”陈太忠厉喝一声,崩开长枪之后,想也不想身子猛地前蹿,抬手一刀斩了过去——交战中尚不忘挟持弱者,你给我去死吧!

陈某人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,但是对方的作为,突破了他的容忍底线,这时候,他才不会管对方是不是同族。

他的防御转化为攻击,实在太自然了,当那中阶天仙发现自己已经被一股奇大的威胁锁定的时候,吓得魂飞魄散,“稍等,这是个……”

这一刀是如此地凌厉,他准备的很多后手,还没有施展,底牌也没有拿出来的时候,没想到竟然遇上了这么一刀。

上一刻,他还想一举击杀对方三人一兽,现在遭遇突然的反击,他甚至没做好迎接的准备——在他的计算中,就算斩杀不了对方,也不可能瞬间逆转了攻守。

他是要多后悔有多后悔了,但是事到如今,说什么都晚了。

下一刻,他看到了自己的后背,紧接着眼前一黑,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“你竟然杀人族?”纯良细细的声音传来,很显然,它也知道陈太忠现在很注重大局。

“有些人,死了比活着好,”陈太忠无奈地摇摇头,“对上人族都能如此贪婪和狠毒,这样的害群之马,战力再高又有何用?”

像是嫌这话解释得不完全似的,下一刻,他将对方的储物袋吸了过来,又一招手,将对方的尸身也收了起来,“纯良你又有新鲜食物了。”

“切,才是中阶天仙,吃了不顶事儿的,”纯良很轻蔑地发话,不过它嘴角滴下的唾液,证明了它的言不由衷。

事实上,因为陈太忠强忍杀意,自打来到幽冥界后,它就没有吃过天仙之上的精血了,早就饥肠辘辘了。

接下来,陈太忠也懒得再释放这两只灵狐出去,就是一个人匆忙地赶路探查——他答应好要尽快回去,现在这样耽误时间,耽误不起啊。

每每赶到精疲力竭的时候,他才会停下歇息,放出两只灵狐去打探,也是在百里之内的范围,好令它俩及时回转。

他自己则是钻进通天塔,快速地回气,同时,再祭炼新得的九阳石髓,当然,观察灵谷的生长也是必然的。

这样如此循环,接连赶了十余天的路,遇到些不开眼的小阴兽,直接就斩了。

这一天,马上就要达到他降落地点的时候,左前方猛地出现一朵焰火。

陈太忠见状,登时就降下飞行灵器,将三只兽族一裹,隐身飞了过去——敢放出焰火的,应该是人族的大部队了吧?

然而他上前一看,真有点目瞪口呆,合着十几只灵虎,正在围攻三个人族,一只虎修在远远地观望——竟然是风黄界的内讧。

离得不远处,有一些残破的衣物,上面血迹斑斑,这是有人族修者已经丧命了。

“你们攻击同伴,不得善终!”一名中阶灵仙大声喊着,声音里是说不出的绝望,“再放一只求助焰火!”

我去,你家的求助焰火是用“只”来计数的?陈太忠竟然有心思吐槽。

不过他不明白双方发生争执的原因,就要隐身继续看一看。

这跟他遭遇人族天仙的时候,有意压低修为一样,就是要看一看,对方是不是拳头大就有理的那种,讲究人嘛,就该是这样——对方讲究,他就讲究。

若是人族理亏,他将人救下就是了,若是兽族理亏,他少不了就要教训一番了。

“嗤,”那虎修不屑地哼一声,“我虎族在四周游荡,怎会不知道有没有人修?你们趁早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“啪”地一声轻响,又一枚焰火被打上了天空,一个沙哑的女声疯狂地笑着,“畜生们,我们求助的不是人族,而是幽冥界的异族啊~”

“唔……嗯?”那虎修愣了一愣之后,勃然大怒,“混蛋,你们不想活了,就拉我们垫背?”

“也不知道哪个更混蛋,”那女声高叫着,“好歹是并肩作战的战友,你们竟然以食物不足为借口,想吃掉我们?真不要脸。”

唉,又是这种狗屁倒灶的事儿,陈太忠暗叹一声,然后他的眼睛猛地一眯:这浑身是血的高阶灵仙女修……怎么我似曾相识?

看着那大眼、厚厚的小嘴,以及修长的双腿,他猛地反应了过来:这可不就是宁伶仃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