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三十章 独行

来自玉衢宗的真人师郢麻见状,心里有点奇怪:这俩真人,没必要这么紧张一个天仙吧?

当然,他也知道,陈太忠不是普通的天仙,心里虽然不解,却是跟着点点头,“陈上人真不必急在一时。”

“我就是附近走一走,”陈太忠沉声发话,“三五顿饭的时间,就该回来了。”

他说得轻描淡写,语气却是不容置疑,三真人见状,也没办法再拦着了。

于是陈太忠就那么施施然地走了,随行的就是肩头的一只小白猪,以及两只中阶的灵狐,他留下话来,自己不在的日子里,相关的人世不做变动。

看着他的身子箭一般地消失在远方,九巨头中很有几个,相互看了看,却也没有更多的反应。

陈太忠带走的两只灵狐,一只是会口吐人言的,另一只则是阴阳狐的族亲,血脉相当可靠。

他带它俩走,自然是为了寻找老易,当然,他也没有满世界去找的打算,这不现实,他只是想起,自己在遭遇兽族部队之前,没有遇到过一只兽族。

周遭不是没有兽族,而是兽族对人族有戒备。

也就是说,他打算重走一遍来时的路,看看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兽族队伍,当然,这么做能碰到老易的概率极低,不过什么都不做的话,那就连概率都没有了。

若是在征战途中,他不会抛下大部队,毕竟还关系到那么多的人族修者的性命,但是现在部队已经相对稳定了,短期内大概也不会遭遇太大的麻烦。

这个时候,他再不出来找一找老易,就有点说不过去了,不管怎么说,她原本是不用来幽冥界的,只是为了他来了,才决定要来。

陈太忠在风黄界的朋友,真心不多,那么,他只要有条件,就会去寻找她,当然,他也不可能漫无边际地去找,那不是他的性格。

但是回头找一找,用不了多长时间,又因为他们是一路杀过来的,相对也要太平很多。

这样的举手之劳,他若是都不去做,那也太愧对“患难之交”四个字了。

事实上,陈太忠孤身一人的时候,赶路的方式也很嚣张,他先是肆无忌惮地奔行,后来发现速度太慢,而那两只灵狐也实在快不起来,他索性放出飞行灵器,载着灵狐贴地疾行。

用了差不多两天的时间,他赶到了围杀阴风夔的那一片小谷地,然后略作休整,再前行一段,就将两只灵狐放了出去,要它俩搜集同族的气息。

这两只灵狐,心里也隐约猜到,他是为什么单独出来了,不过撇开散修之怒和狐族三公主的八卦不提,寻找同族这种事情对狐族而言,怎么说都算好事。

它俩也跃跃欲试地表示,你放心好了,我们会努力寻找的。

陈太忠不可能完全放心,于是又制作两块护身玉符,让两只灵狐携带上护身,这护符能保证中阶天仙对它们的攻击无效,周边能到这个修为的异族,相信不会太多。

然后,他又给了它俩一些求助焰火,遇到危险只管放出来就行了,他会很快赶到。

如此一来,他能最大程度地保障两只灵狐的安全。

这两只灵狐也知道这些东西的宝贵,并且小心地将东西绑起来藏在腹下,用毛发遮住——这是担心受到了幽冥界阴气的侵蚀后,作用会减弱。

它俩离开之后,陈太忠要纯良帮着看守通天塔,他则是直接钻了进去,先恢复赶路用掉的灵气,同时看一看自己种的灵谷。

四个防御阵内的灵谷,已经出苗了,长得都有半尺高了,因为没有受到阴阳潮的袭扰,这里的灵气又充沛,长得欣欣向荣旺盛得很,比浩然派内种植的灵谷还要茁壮几分。

这是很正常的,以通天塔内的灵气,供高阶玉仙修炼都绰绰有余,灵谷怎么可能长不好?

陈太忠更关心的,是四块直接栽种的灵谷,遗憾的是,种子早就吹得不见了去向,他随机地翻看了几处,就能确定,种子确实是被吹走了,而不是没有发芽。

“这真是的……”他低声嘀咕一句,却也没有气馁,因为这符合他的认知,要是灵谷能长出来,才会让他奇怪。

不过,这并不代表他要放弃,通天塔里能长出别的植物,未必就一定长不出灵谷,大不了多试几次,试验的基数大了,发生例外的可能性就增加了。

于是他又选了四块地洒下种子,同样是拿脚踩实,这次踩得要格外重一点。

然后他又去了一个防御阵,让那小苗直接暴露在略带点狂暴的空气中,心说希望我下次进来,小苗没有被吹光吧。

吹光了也不要紧,他还有三个防御阵笼罩的小苗,可以继续做实验,总之,这是个长久的活儿,他也没打算一次就成功。

在离开通天塔之前,他观察一下切割着的九阳石,发现有些地方已经快切到石髓了,心里忍不住一喜:这块石髓出来,够哥们儿修炼好一阵了。

不过,这块石髓切得差不多,就要切下一块了,未雨绸缪总好过临阵磨枪,于是陈太忠又拿出一块九阳石,做起切割前的准备工作。

大约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,他做好了准备,不过这块九阳石不能离已经切割好的那块太近,他左右看一看,走得远一些,将九阳石放下。

他在通天塔里忙了两天,出来的时候,纯良半眯着眼睛,正趴在那里打盹,见他出来,它懒洋洋地打个哈欠,“闷死了,以后也带我进去吧。”

“你进来谁看着通天塔?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“那两只狐狸……没信儿?”

“没有,”纯良迷迷糊糊地回答,“不过你在里面呆的时间也有点长了,万一有事,都指望不上你。”

“下次会短一点吧,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。

又过两天,两只灵狐先后回来了,它俩跑出去约莫百余里,都没有发现任何族人的气味,那只不会说话的灵狐咿呀几句,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:它看到人了,不过没敢去招惹。

陈太忠又问两句,经翻译得知,灵狐看到的人有十几个,应该是一只小队。

小队……应该生存能力比较强了,陈太忠想一想,决定不去找那些人,他要寻老易,又要在通天塔里琢磨种植灵谷,以及分割九阳石,实在不宜让人跟在身边。

若不是一直跟着大部队,他的试验进度,没准还会快一些。

两只灵狐回来,已经累得精疲力竭,它俩修为不高,一路还要躲躲藏藏,还要尽快地探查,说实话,已经很尽力了。

陈太忠见状,递了些灵兽肉过去,让它俩坐在飞行灵器上,好生歇息,他则是操纵着飞行灵器,快速地呈“之”字形前进。

这样前进,那俩灵狐坐在灵器上辨别气味儿就行了,倒也用不了多少灵气。

不过两天之后,陈太忠也有点扛不住了,于是他坐下歇息,换上那两只灵狐继续出击。

四天之后,那俩灵狐再次回来,还是毫无所获,其中那只会说话的灵狐,遭遇了一场战斗,不过还好,看起来没什么大碍,只是前腿骨折,行动不便。

陈太忠让它疗伤,他觉得它俩的速度太慢,这种糟糕的效率,让他生出了点悔意:早知道是这样,当初带一只狐修出来,没准会更好一点。

但是,联军中的狐族实力不强,总共也才三只狐修,他带一两只出来,会严重影响狐族的实力,影响在队伍中的话语权。

所以,他索性一个人驾驶灵器,之字形飞行——至于那俩灵狐,坐在灵器上辨别气味即可。

这么一来,效率就快了很多,不过真的很不经济,就像此前联军六巨头,遇到大型可以控制的战役的话,不会随意出手一样——太费灵气了。

可是陈太忠不管这些,他只希望能尽快地找到老易。

他不休不眠地飞了五天,那两只灵狐都有点不好意思了,会说话的灵狐腿已经好了,剩下的只是休养,于是它建议,“陈上人你歇一歇,让我们来吧。”

陈太忠表示不用,结果这一只说了,“你灵气损耗太大的话,万一遇到我们族人正在遭遇困难,你就不好出手了。”

这倒是个问题,陈太忠想一想,然后点点头,“那你们探查的速度,稍微快一点行吗?”

灵狐去探查了,他又进入通天一遭,发现彻底切到石髓了,于是将石髓收了,九阳石和石甲放入一个须弥袋中。

接下来,他就是在通天塔中修炼——以幽冥界的环境,不入通天塔,他想悟真那是做梦。

修炼了两天之后,他不得不闪身出来,感受一下两只灵狐身上的神识波动,又抓紧时间钻进塔里,修炼了起来。

现在就是得用碎片时间修炼了,不过这也是没办法得事,通天塔实在不能现于人前。

下一次出来,是一天半之后,这次的时间掌握得极为精准,他的神识感受到,一只灵狐正从十来里地之外奔来。

不过下一刻,他眼睛一眯,眉头一皱,不动声色地将通天塔收起来,想一想之后,又将修为压制到了天仙二级的模样。

纯良正趴在那里打盹,感受到他身上的气机变化,诧异地睁开了眼睛,侧头看一眼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