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二十九章 正式扎营

告辞就告辞吧,强扭的瓜不甜,陈太忠也不打算计较,他微微颔首,“那你们以后也别在湖边转悠,想去哪儿……由你们!”

“为什么不能在湖边?”这队人马表示不解,“你们占了这里,还不允许我们补给了?”

虽然是说好了,不能把风黄界的恩怨带到幽冥界,但是陈太忠听到这话,还是火了,“你北域的杂碎,别再跟我哔哔,信不信我把你们全留下来?”

这群人来自于北域官府,并不知道面前的这位是谁,要怪也只能怪,原本来自北域军队的姬上人陨落了,他们不能及时得到消息。

所以这群人的首领不高兴了。

他们的首脑,是一对双生兄弟,都是高阶天仙,其中一人冷笑一声,“你也不过才是高阶天仙,做事不要那么绝,行不?须知这世道,你惹不起的人多了。”

“我惹不起的人是很多,但是绝对不包括你俩,”陈太忠也懒得跟这俩计较,“不肯接受条件就滚,否则杀无赦!”

“兄弟你敢留个名字吗?”那位也不动手,只是冷笑一声,“别怂包!”

“看来你俩很有名了?”陈太忠的眼睛,微微地一眯。

“有名不敢说,南门兄弟,”那位淡淡地回答,然后拉长了声音,“我可是报了字号了。”

“哦,我陈太忠,”陈太忠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此次位面大战之后,我还要去北域找血沙侯聊一聊,你俩代我通知他好了。”

“陈太忠?”弟兄俩齐齐地倒吸一口凉气,虽然他们不怎么关注类似消息,也不知道陈太忠的面容,但是这个名字,他们是听说过的。

他们身后的队伍,也传来一阵阵躁动,大家真没想到,眼前的年轻人,竟然是连血沙侯都要退避三舍的散修之怒。

“带着你们的人走路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然后扫向其他人,“当然,你们若是不想走,就留下,南门兄弟拿了你们什么东西,尽管报上来……我替你们讨回来!”

南门兄弟听说面前的人是陈太忠,也傻眼了,好半天之后才苦笑一声,“陈上人你早说啊,早知道是你,我们肯定就听你的了。”

“不是陈太忠,你们就可以威胁了?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“我平生最恨看人下菜的主儿,离开之后,你们最好滚得远远的,要不然……后果自负。”

南门兄弟的另一位,还是很有点骨气的,扭头就向外走去,“弟兄们,走了!”

他埋头走出好远,然后一回头,登时就愣住了,“哥……怎么只有你跟着我?”

“其他人都留下了,”做哥哥的愁眉苦脸地回答。

这还不算完,顿了一顿之后,他长叹一声,“咱们好像……逼那些人太狠了。”

他们辖下的三十多人,大部分的物资都集中在他兄弟俩手上,要说这也是很正常的,两兄弟都是高阶天仙,队伍中唯二的高人,其他人的物资,还不是任他俩使用?

“快走吧,”做弟弟的左右看一眼,低声发话,“再不走就走不了啦。”

“陈太忠不会这么狠吧?”做哥哥的闻言,也提起了速度。

不过,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两人奔出去百余里之后,面前空气一阵波动,现出一个人来,肩头趴着一只白色的小猪。

“阁下,没必要这么穷追不舍吧?”双生兄弟中的哥哥脸一沉,发话了。

“你们拿了别人的很多东西,所以我追上来了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发话。

“我们放下,这总可以吧?”做弟弟的不动声色地发问。

“若是刚才放下,我都不会追来,”陈太忠呲牙一笑,“现在既然我追过来了……放下所有的储物袋,我就不跟你俩计较。”

说到这里,他双手向身后一背,脸上泛起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,“当然,你们也可以赌一下,能不能从我手中逃生。”

弟弟登时愕然,“所有的储物……袋?”

最后一个袋字,他是猛然发出的,与此同时,兄弟俩齐齐发动,两道剑光演化为一个巨大的阴阳鱼,带着巨大的威压,凌厉无匹地击向了陈太忠。

这一招剑法,乃是兄弟俩练就的双剑合击之术,脱胎于军队中的阴阳绞杀阵,因为是双生兄弟的缘故,两人的合力一击,出其不意之下,可以斩杀初阶玉仙。

他俩也没想着,就一定可以斩杀了陈太忠,不过将其重创,应该不成问题,然后两人就有逃走的时间了。

交出所有的储物袋,那是万万不可能的,真要那么做了,他兄弟俩的生存都有问题了。

然而,这凌厉无匹的一招,竟然击空了,对面的陈太忠身子一晃,不见了踪迹。

“走,”弟兄俩当机立断,两道交织的剑光也不分开,电一般地射向远方,速度极为惊人,竟然有了几分剑遁的味道。

同样是剑修的马疯子,虽然身为真人,御剑飞行的速度,也赶不上他俩。

然而下一刻,一道刀光猛地出现在剑光之前,重重地撞了上去,两声大响之后,兄弟俩的身形现了出来,竟然是被刀光硬生生地逼停了。

陈太忠也现出身形,笑眯眯地发话,“你看,我就知道你们跑不了的,现在,交出储物袋,还敢动手的话……杀无赦,不信邪的话,你俩依旧可以试试。”

这还试个什么啊,弟兄俩最拿手的合击之术,都被对方闪开了,而引以为傲的遁逃速度,也快不过对方。

一时间两人都想以头抢地了——人比人气死人,这散修之怒也太厉害了一点吧?

他俩大约知道,陈太忠的强项在于隐身、刀法、下毒之类的,但是真没想到,陈太忠的飞遁之术,也是前所未见——人家闪开自己兄弟的合击,以及追上来,仅仅是用了身法,其他的手段,还没有用呢。

当然,逼停兄弟俩的一刀,是刀法,但是很显然,对方并没有杀人意思,否则不会将力道拿捏得恰到好处。

这时候要再尝试动手,那真的是自寻死路了,他们倒还有隐蔽的手段没有用,但是陈太忠很多不隐蔽的手段都还没用,这怎么打?

“给我们俩留点东西,可以吗?”做哥哥的退而求其次,“要不然我们无法生存。”

“你们能不能生存,关我什么事?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发问,然后面皮一紧,一本正经地发话,“如果你们刚才没有攻击我,给你俩留点东西,也不是多大的事,现在……晚了。”

“我兄弟愿意在阁下麾下效力,”做弟弟的发话了。

陈太忠表情古怪地看他一眼,“你以为我没能力强行给你俩下奴印?”

“奴印?”两兄弟的脸色齐齐一变,做哥哥的情不自禁地发话,“阁下莫要开玩笑,我们是北域官府中有文牒之人,岂是你能奴役的?”

陈太忠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练成人偶也可以……我说,这储物袋,你们交是不交?”

“我们愿发誓效忠你……惟命是从,”做弟弟的一摊双手,“你也给我兄弟留条活路,成吗?咱们来异位面,是诛杀异族来的,我哥俩哪怕死,也想死得轰轰烈烈。”

“行,算你说了句人话,”陈太忠一摆手,转身离开,“跟我回去,把别人的东西都退回去。”

看着他大喇喇地飞走,哥俩交换个眼神,终究是没胆子再尝试逃跑,于是乖乖地跟上。

这一场风波,于是就告一段落,又过两日,陆陆续续还有修者前来投靠。

现在人族修者的数量,已经超过了五百,正在向六百逼近,共计有三真人四巨头九大高手——九大高手中,有五个是高阶天仙,南门兄弟、郭保宗赫然都位列其中。

于是林听涛又开始整顿队伍,组建了五个战斗队,每队下面十个组,共计五百人,而九大高手统统被列入了战力支援组。

这些格局,已经很像风黄界出征时的编制了。

还有几十人,都被编进了后勤支援组中,投靠陈太忠的七十多只灵狐,是陈上人的亲卫队,由他自行支付各种物资。

不过还是有二十个斥候以及三十名助战名额,由这些狐族自行安排,轮换也可以——毕竟是在异位面,不出战就没有收获。

接下来,就是整军和演练了,这一套东西,原本在风黄界就可以搞,但是出征的决定做得太过仓促,只能在这里练习了。

与此同时,营地也开始建设,八巨头一致认定,这里起码可以做为一个物资补充点,所以就要建设一些半永久的建筑,防御阵也要搞起来。

又过了五天,营地正如火如荼地建设中,陈太忠跟其他三巨头打个招呼,“我要出去一趟,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失散的朋友。”

“不用急在这一时吧?”林世子和马疯子齐齐挽留。

一直以来,陈太忠给大家的印象,除了油盐不进,就是杀伐果断,略带一点点强势和不讲理,在队伍里的人缘,也不是特别地好。

直到他现在要离开,两人才蓦然地反应过来——合着此人在这一支队伍中,竟然起着定海神针一般的作用。

就连马真人和林真人,都不愿意让他此刻就走,“待营地建设完毕之后,咱们也要撒出人马,四处打探消息的,你稍微等等不行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