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二十六章 蘑菇奏效

陈太忠所处的断后位置,也涌出了大量的阴兽,衔尾直追了过来。

鹏妖一看,嘎嘎地阴笑两声,“有意思,原来是老相好。”

因为选择突围方向的缘故,他俩所处的位置,其实受到了两个方向势力的夹击,一个是后方正中偏左,一个是右后方。

正中偏左的势力,正是牧兽帅的所在,而且此次来的不仅仅是牧兽帅,还有不少牧兽一族,飞在空中,耀武扬威地指挥着阴兽,看起来是牧兽将。

无数的阴兽,黑压压地压了过来,看阵势,比上一次的,还浑厚了不少。

右后方则是十几只硕大的寄生蜂,还有两只黑色的大鸟,正是冥气鹄。

十几只寄生蜂,都是天仙修为,两只冥气鹄,有一只达到了玉仙的修为,它们不怀好意地盘旋着,倒也不着急攻击。

这一边的阴兽和冥族,虽然数量不多,可是真的很令人头疼,尤其是那寄生蜂,浑身纤毛无数,不管是兽族还是人族,一旦被寄生上了就没跑。

风黄界的修者,遇上这种东西,那是相当地头疼。

前方已经战做了一团,后方来自两面的夹击,也纷沓而至,鹏妖见状激起了怒火,身子一晃,现出本体,大嘴一张,就啄向了寄生蜂。

所谓一物降一物,鹏族还就是不怎么怕寄生蜂,它们遍体覆盖着坚硬的羽毛,不怕低阶的寄生蜂——若是同阶的话,那就比较郁闷了,羽毛挡不住。

总之,在眨眼之间,前方后方就战成了一团,打得不可开交。

陈太忠眼见如此,也掣出九阳棍,护住断后的队伍,哪里危险就奔向哪里,不多时,他的手下已经丧生了六七只天仙级别的阴兽。

同时,他不得不又塞一把回气丸进嘴,他阻拦的方向,主要是正后方,也就是三只牧兽帅发起攻击的方向,而他斩杀的,多也是被控制了的阴兽。

鹏妖一边啄食寄生蜂,一边躲避着冥气鹄的追逐,虽然有点狼狈,但是它所防范的区域,人兽联军倒是没受到什么骚扰。

这是天性相克,它基本上能独当一面。

甚至鹏妖还有余暇,在被围攻的间歇,扭头看一眼陈太忠的战况,看到他被逼得服食丹药,它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——这就抵不住了吗?

其实,三方的进攻中,压力最大的,就是陈太忠这一方。

这本来就是异族的主攻方向,不论是前方的御魂兽和吞冥兽,还是旁侧的冥气鹄和寄生蜂——这两股力量,能消灭这么一支人兽联军吗?

显然不能,它们只是起着迟滞对方逃脱,并且最大程度杀伤异族有生力量的作用。

而陈太忠所受到的压力之重,无法用语言来形容。

想一想当初就可以知道,三个兽族大妖,都挡不住四只牧兽帅的攻击,陈某人仅仅是一个天仙,挡住三只牧兽帅的攻击……容易吗?可能吗?

更别说这三只牧兽帅吸取了上次铩羽而归的教训,根本不露出本体来,只是指挥作战,他想要“擒贼先擒王”,也做不到。

所以他战斗没多久,就不得不大把地吞食回气丸。

看着战况越来越激烈,血肉横飞,而且双方胶着的状态,越来越明显,想分开都难。

而在牧兽帅的指挥下,还有源源不断的阴兽,正在从远处赶来,黑压压的一大片。

陈太忠终于受不了啦……他终究没有三头六臂,遮护不住这么大的战斗场面,再打下去,队伍都要拼光了!

于是他深吸一口气,厉声大喝,“风黄界修者,统统退下,有多远退多远……不服从者,后果自负!老子要放蘑菇了!”

战斗正处于胶着状态,想要脱身真的很难。

陈太忠在这一支队伍里,也算是说一不二威名赫赫的主儿,但是仅凭他一句话,想要己方阵营没命往后退,那也是不现实的——一旦后退,别人追上来怎么办?

可是“蘑菇”二字出口,人兽联军不管不顾,轰然向后退去,宁可挨两刀都无所谓了,这是灭门的大杀器,谁不害怕?

与此同时,陈太忠的身子,箭一般地前蹿,蹿出十七八里地,抬手丢出一桩物事,然后身子一晃万里闲庭,退出去足有二十里。

紧接着,耀眼的白芒一闪,吓得居中接应的猿妖都降落到了地上,“蘑菇,是蘑菇,大家撑起防护罩来。”

白芒一闪之后,就是巨大的冲击波,排山倒海一般冲了过来,然后只见烟雾升起,一朵灰色的蘑菇,慢慢地从地面上长了出来。

然后才是震耳欲聋的雷声,直震得大家站都站不稳,纷纷跌倒在地。

以风黄界的说法,蘑菇是至阳法术,一闪过后,追击着的阴兽群如汤沃雪,不少阴兽直接消失,就像被蒸发了一般,了无痕迹。

两名牧兽帅,在这一颗蘑菇中悄然遇难——它们已经吸取了教训,藏得很好,但是蘑菇是范围杀伤,不讲目标的。

其中一只牧兽帅,看到亮光之后,已经发现不妥了,尖叫一声想要转移寄魂,怎奈这蘑菇的杀伤力太过巨大,硬生生在它施法之际,将它抹杀得干干净净。

还有不少缠斗中的阴兽,登时倒地不起,幽冥界本是阴属性位面,阴属性的修者,遭遇至阳攻击,就算不是正面的交手,被波及到,也会损失惨重。

一只冥气鹄离得蘑菇近了一点,登时被冲击波蒸发得一干二净。

当然,有些人兽联军遭遇到了一些误伤,这也是难以避免的。

总之,一颗蘑菇过后,整个战场都清净了,哪怕是正在战斗的双方,都停止了打斗,愕然地望去。

紧接着,齐齐一声喊,幽冥界的异族转身就跑,根本顾不得眼前战局是怎么回事了——这尼玛术法,也太可怕了一点。

人兽联军见状,士气大振,自然是奋起直追,缴获无数。

约莫两个时辰之后,联军放出了集合的焰火,大家纷纷回转,整合了队伍之后,继续向预定的方向奔去。

不过这一次,大家看向陈太忠的眼神,就都不一样了。

连猿妖和鹏妖,都不敢直视陈太忠——这蘑菇术法,也太狠了一点。

前行了一顿饭的时间,大约有两百余里路,联军停下歇息,然后清点人马,这才发现,刚才的战斗,兽修折损了三停,人修折损得差不多也有三停。

真的是很残酷的战斗,以人族为例,原本补充进来的三十多名修者,跟没补充一样,而天仙也折了两名,其中一个,正是来自北域军队的修者姬上人。

成战荒对这厮怨念深重得很,不过此人死在了跟赤獒的战斗中,他也没办法再计较。

所以他只能轻声嘟囔一句,“尼玛,你还欠我好多灵石呢,这下可爽了,可以赖账了……算了,我不跟你要了。”

仗是打胜了,不过大家也兴奋不起来,伤亡太过惨重了,一场战斗折损了三成人马,很多修者的心情都比较沉闷,到处是惨淡的愁云。

而且因为是蘑菇术法奏功,很多阴气石都被直接化掉了,缴获也不多,这也是比较令人郁闷的。

当然,不管怎么说,人兽联军都是胜利了,大家庆幸的同时,也都暗暗地松了一口气,经过这一役,相信短期内幽冥界的异族,也不敢轻易打他们的念头了。

自打传送时的空间被扰乱,降临这个位面的修者,心里就有着浓浓的危机感,就算人族和兽族都聚拢了一部分修者,组成了队伍,这危机感依旧挥之不去。

没有了全面、统一的指挥,又是身在异位面消息不畅,无时无刻地都在提防,生怕什么地方杀出来异族的部队,谁活得不是提心吊胆的?

但是这一战,狠狠地灭了异族的威风,同时还斩杀了三只相当于玉仙的异族,就为这只联军争取了极大的生存空间,说句不客气的,幽冥界能有多少玉仙?

队伍休整的过程中,陈太忠在狐族的护卫下,静坐回气,不多时,林听涛和马疯子都纷纷来探望,见他这样,也没有打扰,而是默默地走开。

这次他用的灵气不少,不安心打坐十来天,根本不可能恢复,但是恢复了一天之后,他就睁开了眼睛,淡淡地发问,“狐族的伤亡如何?要丸药吗?”

“四死六伤,”二级狐修恭敬地回答,“回气的丸药很贵重,上人能赐下一些疗伤的丸药,就很好了。”

“拿去,”陈太忠丢过去一些丸药,又看一眼不远处的战狐,这厮在战斗中很活跃,身上多了好几处伤口,不过还好,都是轻伤。

听说他醒转,林真人和马真人又走了过来,马疯子在为一件事头疼,“陈上人,你这蘑菇爆发之后,还有诅咒的力量,这个该怎么破解?”

“不用破解,我也不会破解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对灵仙之上的修者,影响得不是很厉害……当然,距离太近的话,麻烦也会不小。”

“距离都还不算近,”马真人原本沉着脸的,闻言之后点点头,表情明显放松了许多,“你的意思是,诅咒不会继续恶化下去?”

很多诅咒,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越来越厉害,他担心的是这个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