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二十四章 征用狐族

鹏妖支付了三倍的赔偿,终于将同族解救了出来。

这还亏得是,鹏修做的事,在人族之间曾经上演过,陈太忠知道自己就算想管,也管不过来,这跟猿修试图挑战人族主导地位一事相比,严重性上要差很多。

否则的话,鹏族不可能这么轻易地脱身。

陈太忠要的三倍,也不是为自己要的,多出的那两倍,就是成战荒和那个灵仙平分了——小样吐血吐得挺漂亮,哥们儿我也不差这点东西。

鹏妖觉得此事沟通得很通畅,于是就又问一句,“陈上人,你的解药……该给了吧?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冷冷地看它一眼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说……我想购买解药,”鹏妖勉力挤出一个笑容来,“购买。”

“去找猿妖,它有解药,”陈太忠一摆手,“你跟我动手的事,我还没跟你算账呢……还敢说‘该给’你解药?”

“是我说错了,主要是我们跟东易名的仇比较大,其实我现在也想通了,跟你无关的,”鹏妖赔着笑脸发话,“而且那猴子,它不给我解药,也不说我是试图救它……猴子都是滑头。”

陈太忠看它一眼,“解药得买。”

“我买,”鹏妖点点头,“灵石能解决的问题,都不是问题……这是地球界的话。”

陈太忠呆呆地看它好一阵,才挠一挠下巴,“也想不出来要啥,我又不差灵石……你拿九幽阴水的消息来换解药吧。”

“九幽阴水?”鹏妖腿一软,差点跪了,“你觉得我这条命,能换几滴九幽阴水?”

“那是你的事,”陈太忠一摆手,想一想之后,他丢个小玉瓶出去,“解药……记得啊,你要维持队伍的秩序,否则,你可能死得不明不白。”

“记住了,”鹏妖拿起玉瓶,转身离开,“你放心,我不会辜负你的信任。”

陈太忠的嘴角,翘起一个小弧:信你才是扯淡。

无独有偶的是,鹏妖在转身之后,嘴角也翘起一个小弧:我倒要看你能狂多久。

鹏妖服软了,虎族那边很快也服软了,拿了三倍的物资,来赎回虎修。

但是……问题依旧很多,人族修者在兽族里的遗留问题,太多了。

有的人族修者被抢去了储物袋,而抢储物袋的灵兽已经死了,储物袋就到了第三者手里——这个储物袋还回来倒不是问题,但是里面的物资几近于无……该找谁去补?

还好,接手此事的是成战荒,要是陈太忠接手,估计得忙到暴跳如雷。

不过在此期间,陈太忠还是出手了两次:有人举报,说有灵仙原本不至于死,但是总讨要储物袋,被逼上了第一线作战,然后……没有物资支援的他,后果也可想而知。

陈太忠直接出手,斩杀了两个以欺压人族为乐趣的兽族,一只是灵兽,一只是兽修。

兽族里很多兽修,对他的行为颇为不满,又知道猛犸跟此人交好,所以纷纷跑到猿妖那里歪嘴告状。

猿妖也不能说什么,战争时期,真的没有什么道理可讲——此前兽族是怎么对人族的,现在人家人族就要找回来。

不过陈太忠的主要心思不在这里,帮人族修者讨公道,只是他看不过眼罢了——就像他看不过眼以姬上人为代表的军队,欺负散修一般。

在防御阵扩大之后,他呆呆地坐在防御阵外,若有所思。

“陈上人要喝茶吗?”这时,身后传来一个声音,不是别人,正是南郭霓裳。

防御阵已经摆下,人修和兽修的地盘也划分清楚了,此刻阵法并没有激发,看到他在外面发呆,她就忍不住上前问一声。

“随便吧,”陈太忠心不在焉地回答,想一想之后,又吩咐一句,“你去告诉成战荒一声,让他找两个狐族来见我。”

成战荒虽然只是灵仙的散修,但是他抱住了散修之怒的大腿,所以就算在兽族里活动,也没谁去不开眼地欺负他。

不多时,两名狐修被喊了过来,一只二级的,一只四级的,都还没有化形。

四级的是一只战狐,脑瓜不太好用,说话也冲得很,倒是那二级的狐修,很会察言观色,对陈太忠也很恭敬。

“在猿妖的管辖下,过得开心吗?”陈太忠随口发问。

“不开心,也没办法啊,”二级的狐修愁眉苦脸地回答,“谁让这位面投放失败了呢?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发话,“你们不想在兽族里呆着的话,可以跟着我。”

“对您,我们当然是信得过的,”二级狐修苦笑一声,“但是其他人族,就不好说了……反正在兽族中,猿妖不能独大,对我们来说,落单的日子结束,就不怕猿修下黑手了。”

那也好,陈太忠点点头,既然对方有自保的能力,他也就不说什么了——哥们儿的心已经尽到了,总不能上杆子求着照顾你。

他想问一问老易的近况,却是有点张不开嘴,于是他问一句,“你们兽族,怎么聚拢了这么大的队伍出来?”

“不算大吧?”那战狐听得有点奇怪,“这还是战死了不少。”

好像人族修者没有战死似的,陈太忠白它一眼,心里却是在琢磨:哥们儿落地得晚一点,莫非真的错过了很多?

可是不应该啊,马疯子和林听涛一直在聚拢队伍,也没收拢多少人来不是?

“这个我知道,”二级狐修见他陷入沉思,马上乖巧地接话,“其实在异位面,大多数兽族,比人族更容易寻找同伴。”

这才是这支兽修队伍壮大的根本原因,很多兽族嗅觉灵敏,隔着老远就能闻到同族的气息,像鹏修这种,嗅觉差一点,但视力却是极好,飞行迅捷,寻找同族也很方便。

反倒是人族,虽然各项指标尚算均衡,但是不能放出焰火的话,寻找同族的能力,就要差上许多了。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总算明白了对方的队伍为何如此庞大,顿了一顿之后,他含糊地问一句,“这个老易……三公主是否也来幽冥界了?”

“我狐族中,很多三公主啊,”这二级狐修开个小玩笑,马上就绷紧了脸,“您问的这位,是真的来了,公主大人已经度过了化形劫。”

“那她也不该来,”陈太忠的心,陡然乱了起来,他不耐烦地一摆手,“我宣布,你狐族修者,被我征用了,去跟三只大妖讲明白,以后狐族跟着人族阵营走。”

“喂喂,你凭啥……”战狐话说到一半,硬生生地忍住,好半天才忍气吞声地发话,“你征用,总得有个缘故吧?”

“笨蛋!”二级狐修瞪它一眼,拽着它转身就走,“散修之怒征用咱们……那是咱们的荣幸,需要理由吗?”

“可是……”这战狐还想说点啥,不过看到它眼中的怒火,终于闭嘴了。

走出好远之后,它才低声发问,“说说……怎么回事?”

“散修之怒征用咱们不好吗?”二级狐修冷冷地看着它,“我看你净长修为,不长脑子!”

“好是好,但是他们那支队伍,太弱小了,”战狐老老实实地回答,“若是他们人多一点,鬼才愿意跟猿族和鹏族在一起。”

方才它们说,跟兽族在一起自在,其实也是不得已的,猿族跟狐族的关系奇差,鹏族跟狐族的关系也不好,只有猛犸一族,才是跟狐族交好的种族。

它们能在队伍里不受欺负,很大程度是因为队伍里有猛犸大妖。

但是它们不能在陈太忠一招揽的时候,就投奔过来,人族讲人奸,兽族可也讲兽奸——这么多兽族在一起,你狐族非要投奔人族,这是什么意思?

现在散修之怒开口,要征用它们,它们没拒绝的实力,倒也就无须考虑兽族的反应了。

“那你为什么不高兴?”二级狐修冷冷发问。

“我也没有啊,就是有点不明白,”战狐嘟囔一句,停了停才发话,“他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征用咱们?以后……会不会公平对待咱们?”

公平两个字,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可是太不容易了,尤其是在战场上,任何任务的下达,都可以说是战斗需要,这种时候若是想阴人,小势力被整得全军覆没,都没地儿讲理去。

“所以说你不长脑子,”二级狐修冷冷地看它一眼,“陈上人征用咱们,你当是何故?”

“是何故?”战狐呆呆地发问。

“自己想!”二级狐修气得胡子都要翘起来了,“他知道咱狐族寻找同伴的能力强!”

“他是……明白了!”战狐身子一抖,声音也大了起来,“原来他是想寻找……她?”

“可不是怎么的?”二级狐修又白它一眼,“不过三公主的事,你心里明白即可,不要乱说……这两位的闲话,可不是那么好说的。”

“完了,”战狐两只前爪一软,栽倒在地,低声呜咽着,“狐族最动人的美女,要便宜了人族……别理我,我想静静。”

“快走,还有很多事要办,”二级狐修一抬后腿,狠狠踢它一个跟头,“就凭你,也敢瞎惦记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