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二十三章 没完了

三言两语间,气氛再度紧张了起来。

所幸的是,有猛犸居中调停,而鹏妖在默默地逼毒,仅仅一个中阶猿妖,又吃了陈太忠的暗亏,真的掀不起什么风浪。

林听涛的态度明确,卡着双方的约定,要对两只猿修行军法,当然,这跟它俩挑衅他,有着极大的关系——两只小小的猿修,居然敢威胁揍一个人族真人,这种耻辱,谁也不能忍。

“我们愿意赔偿,”中阶猿妖见不是个办法,主动服软,“就它俩冒犯一事,阁下开条件吧。”

“我堂堂东莽伏海侯世子,会在乎你们的赔偿吗?”林听涛冷笑一声,“这是战争时期,不能讲人情。”

“伏海侯世子……”中阶猿妖总算知道,对方为什么会说,要发动官府再次征伐横断山了,合着是官府中人不说,还有侯爵背景。

当然,它是不把林世子放在眼里的——它连伏海侯都不怕,但是这侯爵世子,肯定也是个有脾气的,说不买帐也就不买帐了。

“这位真人,”猛犸大妖再次出声劝解,“你执意斩杀兽修的话,会影响双方的合作。”

“那大不了不合作呗,”林听涛是真的恼了,他这人优点和缺点都很明显,不过在眼下,他的世子脾气上来了,考虑不了那么多。

“但是不合作的话,”猛犸苦恼地摆动两下鼻子,“异族再来的时候,就不仅仅是三只牧兽帅了……你们万一遇上,逃不了几个人吧?”

林听涛闻言,登时就是一滞,然后侧头看向马真人——这怎么办?

“赔偿就不用了,”马疯子很干脆地表示,“林真人,将这两名猿修,下了奴印吧。”

“你敢!”猿妖这次是彻底地怒了,“敢奴役我族人?真别逼得我大开杀戒!”

“不接受,那么就是军法行事,”马疯子不吃它这一套,不过他也不是毫无头脑的疯子,“要不这样……它们斩杀够十名天仙,就还它们自由。”

“这个可以满足你的要求,让它们在人族听令,”猿妖点点头,“但是,不得奴役……神猿后代,不会容忍奴役。”

“那就还是杀了吧,”林听涛眉头一皱,“不能奴役,谁能放心它俩?”

“我可以让它们立誓,”猿妖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你们要相信猿族的信用。”

“猿族的信用,”马疯子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猿真人你是说刚才的约法三章吗?”

猿妖闻言,面皮登时一黑,好半天才冷哼一声,“我们总要了解一下,你们有没有维护约定的能力……兽修做事,一向如此,以后却是不会了。”

兽修就是兽修,如此不讲理的事,他说得理直气壮。

陈太忠看着他们争吵,也无意插嘴,尤其在猛犸说,异族再来的时候,实力会更强劲,他也有点头大:若是哥们儿执意惩罚那俩猴子的话,后果貌似也很严重。

再有刚才那样规模的阴兽来袭,他估计跑得了,但是这个团队的人族修者中,能活下来的,绝对是个位数。

听到猿妖如此说,他忍不住哼一声,“猿猴,你再敢有下次……我一定杀你。”

猿妖白他一眼,有心再说句硬话,最后还是放软了一点,“等你晋阶真人,再说这话吧。”

哥们儿也不过是差个机缘罢了,陈太忠也懒得理它,差机缘这种话太飘渺,并不是很涨面子的——一个机缘,很可能在剩下的生命中都找不到。

双方既然谈好了,剩下的事就好解决了,那俩猿修老老实实地起誓,还是以先祖的名义,要供人族驱策战斗,审定了十名天仙的战功之后,才会回归本队。

这审定战功,通常是在一场战斗之后,才能进行的,免得战功有争议,但是同时,也就杜绝了这俩在战斗中完成任务之后,扭头就跑的可能。

不管是马疯子,还是林世子,约定类似的条款,都不差常识,不会出现太大的漏洞。

而且这战功的审核,也是可以做手脚的——你认为这天仙是你杀的?别人可未必这么认为!

就像郭保宗射了阴风夔一箭,就想跟林听涛要点好处一样,林世子给他,那叫人情,不给他,那是本分!

猿妖当然也知道其中的猫腻,不过自家族人挑衅在先,能不被斩杀,也不用上奴印,这已经可以令它满足了——再说两句,没准陈太忠又要动手了。

事实上,陈太忠很快就再度暴走了。

办完这件事,下一件事就是人族修者归队——是的,大家没有看错,就是归队。

千余只兽族里,有三十余名人族修者被裹挟在其中,两个天仙的处境还好一点,其他三十名灵仙,一个个面有菜色,身体也是极端地虚弱。

“你们就是这么对我们人族修者的?”林听涛拿了九阳石,本来要检测了,看到同族如此地凄惨,禁不住大怒。

兽修无人应答,眼前的人族虽然少,真的是太过强势,谁也不想主动找不自在。

好半天之后,猛犸大妖讪讪地一笑,“这不是……还活着吗?活着就最好了,我们也竭力保护了他们。”

“屁的保护!”猛然间,一个身材干瘦的灵仙破口大骂,“保护就是把我们的储物袋抢走?”

“又是储物袋,”郭保宗的嘴巴撇一下,心里真是烦透了——能说点别的吗?

这还真不能,因为那三十多个灵仙,谁身上都没有储物袋,只有那俩天仙,保住了储物袋,但是也被勒索走了不少东西。

发生这种事情,实在是太正常了,对兽族来说,兽修之下的灵兽,拥有储物袋的,并不算多,此来征战幽冥界很多,灵兽只能用嗉囊装点物资,还有不少就是指望本族的兽修供应物资。

人族的修者,灵仙也肯定都有储物袋,而且不管多少,人人都带了物资来。

因为位面大战的缘故,人兽大防的禁令被取消,在异位面征战时要讲配合,不过落单的灵仙遇上兽族大部队,就算被保护,储物袋也是保不住的。

人族看兽族不顺眼,兽族也看人族不顺眼——就是抢你物资了,要怎么地吧?

人族失去了物资,自身肉体也不如兽族强壮,弄成现在骨瘦如柴的样子,就太正常了——这还是人族的一个天仙,一直在向兽族争取权利,才保住了这些种子。

因身体虚弱而毙命的灵仙,据说也有七八名了。

凭良心说,这种情况,在位面战场上并不少见,别说人兽之间了,就算是人族之间,也存在这样的问题,强势的队伍,直接勒索弱势的队伍……很少见吗?

只说最近的,散修成战荒,九阳石甲不也被姬上人拿走,“统一分配”去了吗?

成战荒若是因此而毙命,谁会在意他原本有九阳石甲,不该死得这么快?

陈太忠听得脸色一沉,“储物袋……都还回来,你们还记得,谁抢了你们的储物袋吧?”

记得,当然记得了,灵仙们有了主心骨,纷纷地指认。

有些灵仙,原本就是有根脚的,比如真意宗弟子、军队出身的战兵、其中竟然又有一名南郭家的子弟!

这些人的储物袋,纷纷地被还了回来,其中有三名来自玉衢宗及其下派的弟子,也找到了一名天仙撑腰,不但要讨回储物袋,更是要讨回里面的东西。

但是也有灵仙,讨不回自己的物资了,兽修跟人族不同,它们吃用没什么计划,手里有了外财,吃喝根本不知道节省,还呼朋引伴地吃喝。

于是就又有人来陈太忠告状:它们不还我们物资。

陈太忠的头都是大的,他一向不喜欢这种琐碎的事情,少不得将成战荒招过来:你把这些事情落实一下,不要让咱人族修者吃亏。

成战荒去了不久,就被打得鼻青脸肿地回来了:一只虎修和一只鹏修打我,说我多管闲事。

哪两个?陈太忠问清楚之后,身形一闪,直接将两只兽修擒了过来,下了禁制之后,交给了成战荒:倒吊起来,一顿饭之后,斩杀示众。

鹏妖正在打坐,试图逼出体内的剧毒,闻听此事,是再也坐不住了,直接找了过来,脸色铁青地发问,“陈太忠你这是打算内讧吗?”

“大战之际,恶意抢夺战友物资,并且拒不归还,”陈太忠冷冷地看它一眼,“这种破坏人兽和谐的行为……你打算支持吗?”

“好吧,这是不对的,”鹏妖身在矮檐下,也不敢多计较,破坏人兽和谐的帽子,真的太大了——你跟我真的这么大仇?

事实上,它虽然来得匆忙,却也知道事情的原委,于是出声发话,“我这个同族,也是帮子侄出头,我帮它补足不足的物资可好?”

陈太忠先点点头,然后看一眼成战荒,“小成是我的代表,被你鹏族打了,这笔账又怎么算?”

“哎呀,我被打得可重啦,”成战荒眼珠一转,噗地喷出一口鲜血,然后就软绵绵地倒在地上,有气无力地发话,“赔偿,我要赔偿。”

说完之后,他急速地喘息几口气,一蹬腿,竟然没了声息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