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二十二章 不友好

在见到人族的驻地的时候,三只大妖齐齐地一怔:它们有点后悔了。

须知它们麾下,足有上千只灵兽以上的兽修,而眼下的人族修者,不过区区的百余人,两名真人,十来个天仙,其他都是灵仙。

好吧,就算陈太忠也有玉仙的战力,人族也才三个真人,跟庞大的兽修群无法相比。

而且猿妖是中阶大妖,以它的战力,足以单挑两个人族的真人。

所以三只大妖觉得,此前答应的约法三章,似乎有点不合适。

不过林听涛已经得了通知,很干脆地对兽修们表示:你们暂时不能进防御阵,待半个时辰之后,防御阵扩大一些,你们可以进来歇息,然后……也是要在指定的区域内。

在以往的大战中,人兽两族合作,通常都是这样的,兽族和人族分别划出基本区域,相互之间可以走动,但是到了对方区域,就要听从对方的规矩。

这原本是很正当的要求,人族没有歧视兽修的意思。

但是兽修不答应了,那三只大妖不好意思马上翻脸,可是两只猿修跳了出来,说你们给我们限定区域,这个不合适!

你们人族才多少人?我们这么多兽族,该给你们划片地方才对。

林听涛却是坚持自己的意见,他很不客气地指出,“这是我人族搭建的防御阵,不满意的话,你们自己建防御阵,好像我们求你们进了?”

“觉得自己是真人,不含糊吗?”两只猿修一只高阶,一只是中阶,走到林世子面前,挑衅地看着他,“信不信我俩揍你?”

它俩在挑衅,几只鹏修看得高兴,嘎嘎地叫着,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。

鹏妖和猿妖冷眼旁观,一点都没有阻止的意思。

猛犸大妖看着这局面,嘴巴动一动,似乎想说点什么,最后还是没出声——它是愿意支持陈太忠的,但是眼下,是人族和兽族谁做主的问题,它总不能把猛犸一族,归到人修里去。

“冒犯上位者,死!”林听涛看一眼猿妖,冷冷地发话,“你不打算阻止吗?”

猿妖笑一笑,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有点异议而已,何必呢?”

马真人的脸色也有点发青,“约法三章的第一点,你们都不打算遵守?咱们说好的……杀无赦!”

“你俩动手吧,”陈太忠身子一蹿,直接挡在了那三只大妖前方,“把那俩不开眼的小崽子杀了……这三只大妖,我拦住它们!”

马疯子和林听涛闻言,齐齐出手,猿妖见状急了,身子往前一蹿,手里的狼牙棒就砸了下来,“混蛋,你们敢大欺小?”

“找死!”陈太忠厉喝一声,抬手一刀狠狠斩去。

“砰”地一声大响,两人各退两步,竟是不分轩轾。

“猴子,你成功地激怒我了!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身子前蹿,又是一刀狠狠斩下,“那你也不要活了!”

刚才刀棍相撞,双方势均力敌,这一刀,他是用了万里闲庭之后,施展出的,带了空间的属性,比刚才的一刀越发地凌厉。

鹏妖的眼中掠过一丝惊讶,抬手向刀锋侧面击去,“住手,有话好好说。”

它也看出了这一刀的厉害,并不敢轻攫其锋,侧面一击,也算是尽一点心意。

因为东易名的缘故,鹏族对陈太忠的印象极为恶劣,此刻出手并不意外。

而猿族敌视陈太忠的原因也很简单:散修之怒跟它们的仇家——狐族,关系很好。

“猿修你们毫无信义,”林听涛一边跟那中阶天仙的猿修打斗,一边狞笑着发话,“我若不死,定然发动官府,再次征伐横断山!”

那猿妖此刻却不敢分心,陈太忠的这一刀,它也觉出份量来了,却是不敢避开,硬生生地迎了上来,刀棒再次相交,它的手一轻,狼牙棒竟然被长刀斩为了两截。

大惊之下,它猛地向后退去。

就在此刻,鹏妖的一掌也到了,已经不是击向长刀,而是击向陈太忠本人。

陈太忠被这一掌打得跌落出十来米,身子一个踉跄,却是长笑一声,第三次出刀,还是杀向猿妖,“扁毛畜生,等我杀了它,就轮到你了!”

鹏妖见自己的一掌不能奏效,心里也是一惊:我这一掌,人族真人也不敢硬扛,这家伙……这家伙不但刀法出众,连防御都这么强吗?

陈太忠吃了这一掌,也并不好受,化形鹏族的一掌,相当于是鹏妖的翅膀,虽然没有双腿有力,但是大鹏展翅翱翔,奇快的速度,全仗这一对翅膀。

所幸的是,他体内的圆环,对防御有加成,否则只这一掌,就足够打得他吐血了。

不过此刻,他顾不上跟着鹏妖计较,先收拾了中阶猿妖才是正道。

第三次刀棒相撞,猿妖的身子重重地向后抛去,脸色也为之一变,眼见对方还要再次出刀,身体猛地后掠,“这是一个误会!”

“猴子,你少跟我废话,”陈太忠往嘴里塞一把回气丸,又是一刀斩去,“我救你们就是错误,一群畜生……怎么懂得报恩?”

对付群殴,他没有太好的手段,反正就是先咬住一个打,打死一个,压力就减少一些。

那猿妖却不敢再跟他硬扛了,它知道他的心意,没命地躲闪,心里却是在暗暗恼怒:早知道陈太忠真敢动手,我猿族何必做这个出头鸟?

它是见惯了人族修者的,知道他们都讲个大局感,并不认为,他们会在战场上内讧。

而且眼下看来,兽修的实力,强出人族不是一点半点,正是有此自信,它们才敢挑衅。

殊不料,散修之怒的脾气,不是吹出来的,而是真的有那么暴躁。

更关键的是,散修之怒的实力,也不是吹出来的,硬碰硬的话,丝毫不输于它——若是它没被阴兽们耗得精疲力竭,倒是还可以一战,但是眼下的情形,它真的没有取胜的机会。

前三刀,它是硬碰硬地接了,这是气势的对撞,要力争压制对方,并不代表它堂堂的中阶大妖,只会这一招。

于是它身子一闪,就跳了开去——猿族的身法也是不错的,“我去,你这是要玩真的?”

“老子从来就不爱开玩笑!”陈太忠一张嘴,又是一道束气成雷打出,“跟你开玩笑?呸……你算什么东西,值得我开玩笑?”

他追着猿妖猛打,鹏妖一旁追了一阵,发现插不上手,只能黯然地停下。

要说鹏族的身法,那是风黄界独一无二的,但那是指逃命时的身法,真要比小巧腾挪,它们未必及得上狐族和猿族。

猿妖在没命地躲,陈太忠在玩命地追,两方的身法都诡异无比,而这鹏妖虽然身法自命不凡,却是死活追不上这二位。

而人族那边,两个真人已经将两只猿修擒下了,猛犸大妖虽然想出手制止,但是犹豫一下,最终还是没有动手。

其他的兽修见状,也有想上前出手帮忙的,但是人族又冲出四五个天仙来,虎视眈眈地盯着对方。

一方是被追得亡命奔逃的,一方却是稳扎稳打,刚刚歼灭了一个阴风夔族群,体力和士气,都不在一个水平上。

也就是双方的数量相差太悬殊,所以没有打起来,否则人族都会主动出手了。

当然,最关键的是,双方的顶尖战力没有分出胜负,大家都在观望。

看到陈太忠追得猿妖上蹿下跳,猛犸终于忍不住了,它现出本体,硕大的身子横在空中,“陈上人,这猿猴的脑瓜不太机灵……你不要跟它一般见识。”

猛犸会评价其他兽修脑瓜不够用,倒也是罕事了。

下一刻,它的身子猛地一抖,“我去……你竟然用毒?”

“你们不讲信用了,还指责我用毒?”陈太忠实在不能对猛犸下手——猛犸大尊的交情在那儿摆着,他冷笑一声,抬刀指向对方,“你让开,要不然别怪我不给你家大尊面子。”

“那你杀了我好了,”这猛犸也是死脑筋,就是不让,“咱风黄的修者自相残杀,岂不是要让幽冥界的异族笑掉大牙?”

“屁的自相残杀,你们不守规矩,怪我吗?”陈太忠见它刻意回护,也就懒得再计较。

他收起刀来,转身走向对峙的人兽双方,眼睛一瞪,“你们是在找死吗?”

众多兽修被他的气势所迫,闻言轰然散开——此人战力超群不说,还有剧毒,连猛犸大妖都要中招,此等强手该如何对付,还是待大妖们拿主意好了。

“骚狐的毒药,”那中阶猿妖眼睛一眯,摸出一把丸药,塞进嘴里,一边喘气,一边狰狞地看着陈太忠,“你竟敢对我动手?”

“不服气再来啊,”陈太忠微笑着勾一勾手指,然后扭头看一眼擒住两只猿修的两名真人,“还留着它俩干什么?斩了!”

“没错,就该这么杀伐果断!”纯良低声在他耳边嘀咕,口水嘀嗒而下。

“你们敢!”猿妖的眼睛一瞪,厉声发话。

“陈上人,你不能这么做啊,”猛犸也跟着发话了,“这可是仅次于大妖……仅次于真人的战力,这么杀了,实在太可惜了。”

“令行禁止,本来就是征战中的规矩,必须让大家明白不遵从命令的后果,”林听涛阴森森地发话,“更别说它俩还冒犯我这上位者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