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二十一章 错有错招

事实上,大鹏对猛犸突然冒出来的冷笑话,也有点不解,在它的印象中,猛犸一族应该没有这么强的幽默感。

既然觉得不对,它就要出声发问,“笨象你怎么能确定,人族会来呢?”

“专心战斗!”猿修气得大喊一声,“人族来不来,是将来的事,你要再不闭嘴,等援兵到来之前,你就已经死了!”

话音未落,只见一团火球猛地出现在远处阴兽的上方,狠狠地砸了下去,然后又是灰芒一闪,几只阴兽齐齐倒地,断做了两截。

紧接着,一道大网自天而降,将被斩杀的阴兽直接卷入网中。

这一切,发生得要多快有多快,然后,阴兽上方才出现一道虚幻的黑影,下一刻,那黑影又不知了去向。

几乎在同一时刻,黑影出现在了阴兽上方的另一处,一声厉吼传来,“咄!”

随着这一声厉吼,一道白光打向了阴兽群。

陈太忠第一个目标,选的是波动较为明显的一处,但是既然已经开始偷袭了,第二个目标,他也要照顾一下。

不成想,一道束气成雷打出去的同时,有四五只阴兽奴仆,直接跃向了空中。

这是牧兽帅发现有一名同阶的族人阵亡了,再也不敢忽视了,于是心念一动,下意识地驱动奴仆抵挡可能的攻击。

一般来说,牧兽帅是高高在上的,但面对棘手的战斗的时候,它们更愿意选择躲在阴兽群中,看起来跟其他的阴兽没什么区别——这样一来,安全性会大大地提高。

刚才陈太忠问猛犸,是否知道对方位置,其实猛犸还真的不知道——别说笨象了,连猿修都不确定,四只牧兽帅到底躲在哪里。

但是这猛犸头脑有点简单,直接就把话喊了出来,刚喊出来,它就后悔了,于是亡羊补牢地说一句。

可是错有错招,它这么一喊,牧兽一族肯定要被吓一跳,所以个别牧兽帅有些反应。

而好死不死的是,陈太忠有天目术,能观察到气机的细微波动,反倒窥出了两只牧兽族的位置,雷霆一击。

这只牧兽帅在感受到同族的死亡之后,想也不想,第一时间就驱动阴兽,保护好自己,待见到有雷电落下,果断地遁走,而它寄魂的那只阴兽傀儡,则是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。

陈太忠此刻,依旧开着天目术,他感到一丝隐约的气机波动,就知道这一击是白费力了,于是黑影再次一晃,失去了踪迹。

他的这一串动作兔起鹘落,做得太过熟练,甚至战斗的双方,基本都没有看清他的相貌,它们能看到的,就是一道道的残影。

“我去,雷修!”猿修大喊一声,手里的狼牙棒狠狠扫出,脸上泛出一丝惊喜,“哈哈,咱们的运气真不错。”

“雷修有什么了不起的?”大鹏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“我鹏族也有雷修,还是风雷双翅……知道什么叫尊级天赋吗?”

“还不是让东易名斩了?”那猛犸冷哼一声,“风雷翅再厉害,你有吗?”

“我……”那鹏妖气得好悬吐血,“东易名那厮,千万别出现在我面前。”

“出现了你打得过吗?”猿修看不过眼了,也冷哼一声,然后又接着哼一声,却是很奇怪声调,“嗯?”

为什么奇怪?因为面前的阴兽退了,呼啦啦地向后方退去,排山倒海一般。

不但它们面前的阴兽退了,那些在追击其他兽修的阴兽,也退了,而且退得干脆利落,根本是一哄而散。

下一刻,三只大妖的面前,出现一个人族,正是刚才那道隐约可见的黑影,他沉声发话,“暂时安全了,你们约束一下队伍。”

“你是……东易名?”那鹏妖尖叫了起来,它看到了对方肩头的小白猪。

“有病吧?这是陈太忠!”猛犸闷哼一声,庞大的身子一闪,直接挡在了两者的中间,阴森森地看着大鹏,“异位面征战,别找事!”

“东易名的宠物,确实给了陈太忠,”猿修解释一句,下一刻,它的声音在四周响起,“好了孩子们,咱们安全了,不用再追。”

为什么安全了?很简单,有一只牧兽帅被杀了,对方不得不退去。

为什么这么确定?因为很多阴兽在瞬间就倒地,牧兽族一死,它们掌控下的阴兽傀儡就会失去战斗力,个别会僵立不动,大多数则是直接倒地。

陈太忠的加入,和对方的牧兽帅四伤其一,这显然不是简单的增减——围攻三大妖的阴兽,足足少了四分之一,也少了一个暗中的窥伺者。

而风黄界一方,又增加了一名高端战力,这是一名可以在万军从中取上将首级的修者,这样的增减,根本是可以左右战局的发展。

幽冥界的异族也不傻,见状就纷纷退去。

那只猛犸走上前,身子一晃,变作一个长鼻子的獠牙大汉,上下打量陈太忠两眼,“果然不愧是散修之怒……杀了几只牧兽帅?”

“一只,”陈太忠也冲它点点头,“另一只,被它寄魂走了。”

寄魂,是牧兽一族的天赋,它们本是冥族,靠吞吐冥气壮大自己,并不修肉体的力量,控制阴兽的时候,可以寄魂在某一只阴兽身上。

一旦发现面临困境,它们可以在瞬间内,转换自己寄魂的躯壳。

所以想要杀死牧兽一族,真的很难,得斩杀掉它所有的傀儡,而且还得斩杀掉它的本体,否则它们最多是元气大伤,休养些日子,就能故态复萌。

陈太忠斩杀第一只,是彻底地将其灭掉了,为了防止它通过寄魂逃跑,他还撒出了诛邪网,不过第二只的反应,实在太快了一点,竟然知道拿阴兽的躯体来阻挡他的攻击。

这是很关键的因素,须知他在灭杀第二只的时候,想都不想,直接就是束气成雷的神通——幽冥界的异族都害怕雷电,而寄魂的过程,是意念转移的过程。

离体的意念,最容易被雷电抹杀,当初真意宗的真人方啸钦,想要对陈太忠发出神念攻击,却遭遇了束气成雷,硬生生地栽了一个跟头。

陈太忠很想斩杀第二只牧兽帅,但是人家在仓促之间,都能应对得当,硬生生地从他手中逃走了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他不怕承认自己失败。

猛犸大妖点点头,表明自己听明白了,而猿妖也点点头,去收拢部队了。

只有鹏妖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我一点都不喜欢气修,从来都没有喜欢过!”

“你可以尝试向我挑战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嘴角弯起一个轻蔑的小弧,“不止东易名会杀鹏妖,我会也!”

鹏妖深深地看他一眼,转身飞走,连句话都没有,很显然,它恨屋及乌,因为东易名的缘故,连陈太忠也恨上了。

谁会在乎呢?陈太忠看着它的背影,微微一笑,心说你别逼着我出手杀你就好。

不多时,猿妖就将队伍集合了起来,但是几乎在同时,它跟马真人爆发出了激烈的争执,“为什么不能继续前进?一定要我们停在这里?”

“因为人族修者,没有做好准备,迎接你们的到来,”马疯子淡淡地回答,他虽然被称作疯子,但是大多数时候,他并不疯,反而思路极其清醒。

“那就坐视我们被异族杀死?”猿妖怒吼着,睚眦欲裂,“它们随时可能追过来。”

“别跟我吵吵,”马疯子并不为其声势所动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让你们停下来,是要先约法三章,第一……你们是来投奔我们的,要听从安排。”

猿妖犹豫一下,点点头,“合理的安排,我们会听从的。”

“第二,你们不听从安排,我们有命令你们离开的权力,”马疯子继续发话,想一想,他又补充一句,“别逼着我们动手,那样就没意思了。”

这跟第一并不冲突吧?猿妖的脑瓜,是很好用的,一股智商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——这就是所谓的万物之灵的人族?于是它又点点头,“你继续说。”

“第三就是,这是位面战场,”马真人眼睛一眯,阴森森地发话,“谁若挑起风黄界旧怨……杀无赦!”

这个规定,对人族修者一方,是很有利的,须知前两条已经决定了人族的话事权,这一条就是兽族头上的紧箍咒——你们若是想借挑起种族矛盾谋话事权,那么,别怪我们不客气。

“这条件很合适,”不待猿修发话,猛犸先表态了。

“你有没有搞明白,自己是哪个族群的?”猿妖没好气地看它一眼,它隐约察觉到了里面的不妥,但是到底哪里不妥,也说不出来。

“大尊说了,陈太忠是值得信赖的人族,”猛犸呵呵一笑,没心没肺地回答。

“我鹏族的大尊,不是这么说的,”鹏妖的嘴角抽动一下,“此去异位面征战,该争就要争。”

“谁拦着你离开了吗?”猛犸冷冷地看它一眼,没办法,这个族群,就是这么耿直。

“好了,先去歇息一阵,”马疯子及时地发话,“但是你们要记住,约法三章……可以做到吗?”

三只大妖相互看一看,最后还是分别点点头……它们急需一个休养生息的地方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