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二十章 我也是大妖

“哦,猿修啊,”林听涛听得长出一口气,人兽有大防,但是不管怎么说,大家都是来自风黄界的不是?

下一刻,他又倒吸一口凉气,“这样子,像是在逃跑……猿修被追得跑?”

陈太忠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,“那个啥,总是战友来的……你不是总发愁没人投奔吗?”

“话是没错,但是……”林听涛双目茫然,好半天才苦笑一声,“猿修来投奔,怎么总感觉,有点……画风不对呢?”

不管画风对不对,猿修是狂奔而来了,再近一点就能看到,他们身后的黑灰云雾,并不是冥气或者阴气什么的,根本就是急速跑动中,所带起的烟尘。

陈太忠的眼睛极为好用,下一刻,他就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“还有……猛犸?”

没有猛犸的话,小小的猿修,根本弄不起这么大的响动。

“这么多兽修,”林听涛也傻眼了,“合适不合适让它们进防御阵?”

谷地里正在布设的防御阵,不是很大……越大越浪费灵气,估计容纳不下这些兽修。

而更为重要的是,这兽修的数量,看起来比他们的队伍多出太多了,就算防御阵容纳得下兽修,也得防备对方反客为主。

在位面大战中,风黄界的修者都强调团结,发生内讧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,但是实力上的绝对差距,会导致很多不公平的事情自然而然地发生。

就像散修成战荒遭遇了姬上人,储物袋里的重要物资,都会被搜走统一分配,这还是人族对人族——若是兽族比人族势大太多,会是什么结果呢?

“林真人去协调防御阵,”就在此刻,马疯子飞了过来,关键时刻,他还是有决断的,“把防御阵扩得大一点,我和陈上人上前,先问一问怎么回事!”

“你俩保重,”林世子根本没有废话,转身就走,战场不是婆婆妈妈的地方。

陈太忠和马真人飞着迎了上去,“止步,你们此来……我去,原来是被追杀?”

后方的黑灰色云雾中,传来嘈杂的打斗声、呐喊声,还有惨叫的声音。

知道兽修是被追杀,两人自然不可能强行阻止对方,而是一边退一边发问,“发生什么事了?对手很强吗?”

“四只牧兽帅齐出,”一只虎修凌空飞起,它口吐人言,显然也是天仙级别的兽修,“三名大妖前辈正在后方阻击,人族修者,该是你们提供支援了……我们这些孩子要躲避。”

“别跟我说该不该的!”陈太忠闻言大怒,“我们人族不欠你们的,需要支援没问题,但是别当成理所当然。”

“我们需要支援,”那虎修却也不着恼,见他似乎计较言辞,它又说一句,“人兽相互配合,这是约好的,但是灵兽需要保护……我们的队伍里,也有人族修者。”

“把速度降低!”陈太忠厉喝一声,直接冲进了黑灰的烟气中,“你要敢冲撞人族的防御,我一定剥了你的虎皮……老马看住它们。”

马真人原本要跟着他冲的,闻言一个急停,愕然地发问,“那你呢?”

陈太忠一发动,早冲得没影了,哪里还听得到他的话?

“小猫你给我规矩点,”马真人收回心思,冲着那虎修狞笑一声,“老子也是大妖,不听话的话,我就宰了你!”

“这个……人族真人,我没有不听话的意思,”这虎修愣头愣脑,但是脾气却不错,它降低了速度,“我们知道这里有人族强者,所以才往这边跑的。”

“你们怎么知道的?”马疯子狐疑地看它一眼。

“黑暗夔牛都告警了啊,”那虎修很无奈地看着他,似乎是在怀疑他的智商,“这里应该有大妖级别的黑暗夔牛,都被你们杀了……我们当然会求助。”

“你们知道这里有阴风……黑暗夔牛?”马疯子越发地惊讶了。

幽冥界的异族很多是闻所未闻的,风黄界的人修和兽修,对其有不同的称呼,兽修说的黑暗夔牛,应该就是人修说的阴风夔了。

“我们兽修也会搜魂的,”虎修很无辜地看着他……

陈太忠冲进灰雾之后,登时就掐诀隐身,一路向前方奔去。

这战场还真的不小,前后落了差不多有五六十里,在兽修的最后方,三只兽修大妖化出本体,正在跟潮水一般的阴兽作战。

三只兽修分别是猿修、大鹏和猛犸,猛犸和大鹏都飞在空中,跟十几只天仙级别的阴兽缠斗,而猿修则是立在地面,化作一只身高七八丈的暴怒猿,手持一柄十余丈长的狼牙棒,横扫着地面上的阴兽。

它一蹦一跳,一棒子打出去,那些阴兽沾着就死,甚至狼牙棒顶端的罡风扫过,也能杀死不少的阴兽。

不过,三只大妖看起来虽然威风得紧,可是它们身后,是直似无穷无尽的阴兽,可以想像得到,它们的灵气,早晚有枯竭的时候。

尤其重要的是,传说中的四只牧兽帅,并没有现身——这就是有四个玉仙,还在暗中窥视着它们,还没有出手。

牧兽帅属于异族里冥族一方,也是大名鼎鼎的存在,陈太忠在来幽冥界之前,就知道这种东西,只不过此前一直没有碰到过罢了。

牧兽一族,是可以驱策死了的阴兽,甚至也可以将活着的阴兽,控制了神智,一旦发生战斗,可以将这些部下全部派上战场。

这是一种很恐怖的能力,而牧兽族也是份等级的,风黄界的修者将其称为牧兽兵、牧兽将和牧兽帅,分别对应人族的灵仙、天仙和玉仙。

每一只牧兽族,都不能控制超过自己等级的阴兽,也就是说,牧兽帅能控制的阴兽,最多也不过是天仙级别的。

牧兽一族本身的战力,并不是很强,但是这真的不重要,一个玉仙能控制十来个天仙的话,有很多时候,它自己不需要亲自出手。

这也是牧兽帅不肯现出踪迹的原因,它们靠着手下,就差不多能吃下这近千只兽修的队伍了,何必现行?

但是对三只兽修大妖来说,没现身的四只牧兽帅的压力,是确确实实地存在的,它们不得不考虑这个因素,留出足够的余力。

事实上,从某种角度上讲,牧兽帅跟陈太忠见过的御魂兽,是相同类型的生物,御魂兽本身是阴兽,属于阴族一方,自身却是能役使冥族的阴兵阴将。

而牧兽族属于冥族一方,役使的却是阴族一方的阴兽。

所以说,幽冥界的冥族和阴族,本身也是存在激烈对峙的,只不过大敌当前,才会摒弃前嫌,共同御敌。

三只大妖威风凛凛,但是陈太忠一眼就判明,这三个家伙陷入苦战了,于是隐身飞过去,对着那猛犸传过一道语音去,“我是前来支援的人修,你可知牧兽帅的位置?”

“啊,人修?”那猛犸大喊一声,然后它才发现,自己的反应有点过了,忙不迭地又喊一声,“人修出现在牧兽帅背后了!”

正在战斗的双方,闻言都齐齐地一惊,不过也只是一怔,然后又接着大打出手。

陈太忠打开天目术,运足目力,感受前方的细微波动。

事实上,他这种目光,很容易被玉仙级别的修者发现,不过目前他身处混乱的战场,几名大妖打得天翻地覆,而他所处的距离又足够远,倒也不用太过担心。

他发现在猛犸喊了一嗓子之后,有两处发生了极不起眼的波动。

金鹏大妖却是气得哼一声,嘎嘎大叫,“笨象,你这么瞎咋呼,有意思吗?老子差点被尸液打中……你这个混蛋!”

“哦,我看大家打得有点闷,”猛犸大妖一边打斗,一边闷声闷气地回答,“就开个玩笑,好笑不好笑啊?”

“蠢货,你陨落在这里,我才会笑得开心!”金鹏大妖在打斗中都不忘破口大骂,“想让我开心,那你就死啊,你怎么还不死?你们这种笨象,也会讲笑话?”

金鹏一族和猛犸一族,也不对付,双方瓜分了西雪高原,接触的面积极大,关系好得起来才怪。

猛犸不但脑瓜有点直,也不是特别擅长言辞,这只猛犸大妖被骂得毫无还口之力。

不过同时,它的耳朵微微抖一抖,显然是希望再次听到某个人族的声音。

这个小动作极其细微,却是被手持狼牙棒的巨猿看到了眼中。

猿修的脑瓜,可比这俩种族强多了,它虽然还处在暴怒的本体状态,但是眼珠一转,大喊一声,“小鸟你那点脑容量,也好意思嘲笑猛犸?人族的修者,没准就在赶来支援的路上。”

“是啊,”猛犸闷声回答,“也许他已经来了呢,只不过大家不知道……你看,我这么一说,你们是不是又战力暴涨了?”

人族,你怎么不说话了呢?

还说个茄子!陈太忠对猛犸的智商,实在有点失去信心,他也不知道对方如何能将消息,传递给隐身的他。

倒不如冲着那俩有细微波动的地方,狠狠来上一下,如能重创一名牧兽帅的话,战局就会彻底地反转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