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一十九章 异族自爆

这样的战斗方案,基本上不需要怎么策划——太简单了。

两真人带了六个天仙,直接冲进谷地,将三只天仙修为的阴风夔当场斩杀,顺手还斩杀了十几个小的,然后并不恋战,直接退出谷地,休整去了。

而两个出口,早就各有一个小队,拦住了出路,这两个小队,都是战力保持得相对完好的,要堵住剩下的阴风夔,同时为同伴恢复体力争取时间。

灵仙阶段的阴风夔,并不会飞行,被堵在这里,真的是要多惨有多惨了,若不是顾忌它们吐的阴气团,修者们的杀戮速度,会更快一些。

大约用了三天的时间,所有人都休整了一遍,终于将体力恢复得七七八八,然后依旧用两支小队堵住出口,其他的六个小队,却是从出口处鱼贯而入,要进行逼迫式的作战了。

事实上,谷中的阴风夔也知道大势已去,最近一天,它们都基本上不怎么往外冲了,见人族修者进入,又有不少小家伙嗷嗷地叫着冲上来。

也有阴风夔试图从其他地方逃命,除了两个出口之外,还有几处山坡,角度也不大,跑的话不好跑上去,但是阴风夔只有一条腿,是跳着走路的。

从缓坡处跑出去,不是特别难,但那是一般情况下,在战争时期,跳着从缓坡突围,那就意味着放弃了攻击,只能被动防御。

人族修者这边,直接就架起了灭仙弩,还有几个修者,也兼修了弓术,谷地本来就不大,有这样的封锁,谁逃得出去?

事实上,选择逃的阴风夔不多,大多数还是在拼命抵抗,看在陈太忠眼里,这叫困兽犹斗。

不过这困兽,也不能低估,起码它们不知道怎么弄了一下,一道浓浓的冥气冲天而起,笔直而不散。

“是示警吗?”陈太忠问林听涛,林世子此人行事,还算对他的胃口。

“不光是示警吧,”林真人缓缓摇头,眼中也有沉思,“我觉得很可能有什么好东西,要吸引冥族前来,破罐子破摔了……反正宁可让冥族得了,不能让咱们占便宜。”

“要不……去抢一下?”陈太忠听他这么说,有点意动。

林听涛也心动了,不过他的脑筋转得很快,“先捉个阴风夔,搜一下魂……万一只是示警的话,就让它们这么做,正好借此收拢左近的人族修者。”

异位面征战,讲的是丛林法则,根本没有仁慈一说,不多时,前方就捉了两只阴风夔过来,一搜魂才得知,仅仅是用来示警的。

那就让它们继续示警好了,现在的谷地,三巨头冲进去的话,绝对能捣毁那个示警的装置,但是……有点划不来,胜利在望了,那就尽可能的控制成本。

又过了五天,阴风夔只剩下了二十余只,被压缩在一个小小的场地内,中央是一块大石头,石头上兀自冒着示警的冥气。

各小队杀得兴起,还要向前逼近,陈太忠猛地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于是大喊一声,“小心它们自爆,后退,用远距离杀伤的战器攻击!”

这个警告的时机,来得再恰当不过,众人对陈上人还是相当钦佩的,闻言纷纷后退,紧接着,只见灰芒一闪,那示警的大石头砰然炸裂开来,化作无数个小块,四下飞溅。

这自爆还是很有威力的,连大地都为之一震,有不少修者退得慢一点,就被爆炸的气浪波及了,造成了最少三人重伤。

重伤者很快就被送到后方了,这个伤势也是很严重的,除了冲击波,还有阴气的侵蚀,不小心是会送命的。

现场二十余只阴风夔,大部分都被炸死了,只有三只还未断气,躺在地上挣动。

负责打扫战场的修者,给了它们一个痛快,三巨头则是来到石头爆炸的地点,饶有兴致地查探起来。

陈太忠甚至运起了天目术,看看附近有什么怪异之处。

不过……还真没有特别怪异的地方,看了一阵之后,马疯子腾身而起,“我去戒备了,有什么好东西,告诉我一声。”

“能有什么好东西,”林听涛也腾身而起,“我是觉得这地方有点古怪,怎么这示警的冥气点了这么久,没一只像样的阴兽前来救援?”

“点的是冥气求助,为什么来阴兽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要来也应该是阴兵阴将……冥族和阴族,可是不同的阵营。”

幽冥界也不是铁板一块,就像他说的那样,是分阵营的,大敌当前共御外侮,是有可能的,但是说两者关系极好,一定会守望相助,那就……只能呵呵了。

“问题是人族的修者也没来啊,”林听涛愁眉苦脸地叹口气,整个队伍围攻谷地十余日,光是当场阵亡和伤重不治的灵仙,就达到了五名,还有两名天仙受伤。

这么惨痛的代价,竟然没有招来人族修者——也不是没有,有三个灵仙来投,一个是九阳石检测不过关,直接撵走了,一个是断了一条腿的残疾,只有一个是健康的。

十余天的大战,就引来了两个灵仙的投奔,其中一个还是残疾,这跟没有也差不多。

“你们早来两天,没准投奔的修者会多一点,”陈太忠不无怨怼地发话,他对前一阵争论去哪里的事情,还是有点不能释然,“战场上最忌讳婆婆妈妈。”

这话说得马疯子有点挂不住,直接电射而去,“我扩大一下搜索范围……你们不用管我,安心休整就行了。”

然而非常糟糕的是,他嘴里说的“不用管我”,跟老易说的“广告之后马上回来”,有异曲同工之妙,还不到一个时辰,他就御剑电射而回,“坏了,有大股阴兽……直奔咱们而来。”

“大……股?”陈太忠愕然地看着他,“有多大?”

他本来想借这休整的两天,去看一看通天塔内的灵谷长得怎么样了。

“哎呀,顾不得跟你们说了……自己去看,”马疯子也不解释,而是提高了嗓门,“所有人听清了,马上来阴风夔谷地集合……立刻布置防御大阵,重复一遍,这不是演习,这不是演习。”

“居然也喜欢看电影,”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。

听到马真人如此说,所有的修者都狂奔而来,总算还好,大家在打下这个谷地之后,原本就要在此谷地中休整的,只是很多人暂时没有搬过来就是了。

修者的搬家是很快的,不多时人员就集齐在了这里,更有几个修者已经开始布阵。

通常来说,小股修者在幽冥界活动,很少有人舍得布置防御阵,这东西要靠灵石来支撑,太奢侈了一点。

但是修者的队伍变大之后,这就是必须要考虑的了,有大阵防护,起码这就是代表了一种向心力。

就算在眼下这支队伍里,很多修者也表示,我们储物袋里的灵石,宁可变成防御阵的一部分,也不想让林世子在我们身故之后,送还我们家属。

来幽冥界征战的人,除了那些具有使命感的,就是想冒险捞一票的,当然,也有人不得不来——第二次征战,需要的名额很多,指派下来的话,想不来也不行。

不管怎么说,很多人感激林听涛,但是他们更愿意将口袋里的灵石,化作生存的保障——只有活下去,才可能发大财。

因为有这样的需求,三巨头商量了一下,决定开始着手防御阵的布置工作,相关细节什么的,都商量好了,只是从来没有摆出来过。

眼下要上防御阵了,大家就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,一个比一个跑得快,很多重伤的修者,也被人抬了过来。

看着修者们在忙忙碌碌地设置阵法,陈太忠决定不去参与,他倒是会摆防御阵,可造诣极低,虽然能摆出很高阶的防御阵,但是损耗极为惊人——这种缺陷,在幽冥界是致命的。

所以他并不去指手画脚,而是直接冲向远方,“我倒要看看,有多少阴兽。”

“我也看看,”林听涛跟着他飞了过去——不知不觉间,大家都不觉得在幽冥界肉身飞行,是多么败家的事了,活着才是最好的,想太多没用。

两人站在高处,运足目力,才发现远处有一团黑灰的云雾,以极快的速度向这里扫来,这是大队人马快速行动,才能造成的动静。

“我去,”林听涛倒吸一口凉气,“这这这这……这么多?”

“多也得战啊,”陈太忠叹口气,不过下一刻,他的眼睛就是一亮,“好像……好像不止是阴兽?”

“照这个速度,它们赶过来的时候,防御阵未必搭得起来,”林听涛皱着眉头叹口气,“陈上人跟我去阻拦他们一下?”

不得不说,林世子虽然战力不强,胆气倒还不小。

下一刻,他眉头又是一皱,“那怎么不是阴兽?跑在最前面的,不是噬脑石猴吗?”

噬脑石猴,也是幽冥界一种著名的阴兽,名声比阴风夔大多了,嗜食阴兽或者人的脑子,据说是吃了脑子才能生养下一代,无法生育的话,会化作石头。

“那是猿修!”陈太忠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林世子,我看你真的需要一盏灯了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