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一十八章 出击!

林听涛的水墙,迟滞了那阴风夔一瞬,紧接着,远处一道白光闪过,一支破甲箭正正地钉到了它的脖颈!

这却是郭保宗休息了片刻之后,体力有所恢复,虽然他半个身子都被打得血肉模糊,但是眼见仇人要逃,他强提精神,一箭射了过去。

要说以他的修为,就算用了破甲箭,对玉仙来说,也造不成多大的伤害,更别说他还重伤在身,而且……阴风夔以防御强著称。

但是逃跑的这只阴风夔,也是重伤在身,身后还有个林听涛在追,稍微一疏忽,被这一箭射个正着,速度登时大降。

但是就算大降,它的速度依旧惊人,一骑绝尘而去,林世子则在后方苦苦追赶——玉仙是很难被杀死的,但是诛杀玉仙级别的阴兽,对他来说太重要了,这是无上的功勋。

相较而言,郭保宗的插手,可能让他分出一些阴风石带来的利益,这完全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,对林听涛来说,财富并不是那么重要。

眼见对方越逃越远,林世子回头看一眼,一咬牙取出一只小弩,这是他来幽冥界,带的最大的底牌之一——玉阳弩,中阶灵宝,昔年阳明宗制出三具这样的弩来,是诛杀天魔的利器。

三弩中有一具,毁在了天魔大战中,阳明宗灭宗之后,另外两具不知下落,其中一具,是被伏海侯林家得了。

能诛杀天魔的弩,诛杀阴兽,也是一等一的强悍,这跟它的属性有关。

一箭出去,白芒闪过,那阴风夔身子一震,就向地面跌落,待林听涛赶上前,那厮在地面上有气无力地挣动,眼见就不得活了。

林世子将阴风夔斩杀,破开身体之后,取出阴风石,然后拎着阴风夔的独角和心脏回转。

回到战斗现场,其余的阴风夔已然全部伏诛——陈太忠在戒备时,也会对阴兽出手。

此刻,有人在统计刚才战斗中各人出的力,也有人在掩埋死者。

死者的储物袋,被交到了林听涛这里,他正在整理相关信息,就见郭保宗被人抬了过来,“林真人,我刚才射了那阴风夔一箭。”

林听涛看他一眼,漫不经心地点点头,“嗯,我知道。”

“我在……前方做斥候,也及时发现了埋伏,还因此受了重伤,”郭保宗期期艾艾地发话。

林听涛白他一眼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……直接说!”

“这个阴风夔的阴气石……”果不其然,郭保宗还是惦记着这一笔财富的。

林世子一摆手,“给你五十极灵,或者四十极灵的物资,够了吗?”

果然是伏海侯世子,财大气粗不差钱。

玉仙阴风夔的阴风石,起码是三级的,要说也值几百极灵,不过郭保宗出的力,实在是不够大,能收获这么多,已经不错了,郭上人也没办法再多要。

就在这时,马疯子和陈太忠联袂而至,马真人沉声发话,“阴风夔是往哪个方向逃的?”

“那边,”林听涛指个方向,接着讶然发问,“你们这是?”

“我怀疑附近可能有阴风夔部族,所以才会有如此的戒备,”马真人一本正经地回答,“而此兽逃的方向,很可能跟部族所在的方向相反。”

林听涛是何许人?一听这话就明白了,伏海侯世子可能沙场经验不多,但是对各种生物的本能,还是非常清楚的,“那咱们现在出击?”

事实上,现在并不是出击的好时候,虽然众人齐心协力,斩杀了八只阴风夔,但是大家根本没恢复过来。

受伤的暂且不用去说,灵气的消耗,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补过来的,更别说很多修者还受到了阴气的侵袭,这可是会极大地影响战斗力。

若不及时治疗的话,有致残甚至丧命的可能。

这样的一支疲惫之师,竟然不做停留,还要继续强行作战,真的是太勉强了。

但是林听涛对此建议并不意外,伏海侯也是靠着军功起家的,他当然知道尽快剿灭残余敌人的意义。

若是真有阴风夔族群,肯定也在等待着这一战的消息,胜利了还好说,久久没有消息传来的话,那么对方不是要逃跑,就是会求援,接下来的仗就难打了。

那么,眼下哪怕再疲惫,也要咬牙忍着,去搜索可能存在的阴风夔族群。

大型战争,修为和战力固然重要,但是更多时候,双方拼的是坚忍和信念。

马真人点点头,“我和陈上人一致认为,最好不要拖延时间,打它们一个冷不防。”

“好,我同意,”林听涛果断地点点头。

三巨头决定的事情,没有人反对,大约在半个时辰之后,队伍就开拔了。

不过选择斥候的时候,出了点小问题——郭保宗重伤,谁来担当尖刀?

“我来吧,”陈太忠觉得自己倒霉透了,有点成为这个队伍保姆的趋势,他不但要负责支援,关键时候还要负责强攻。

而去冥气团探查,还有斥候紧缺的时候,他也得顶上去——不带这么能者多劳的。

但是抱怨归抱怨,为了队伍的安全起见,他必须主动请缨,谁让他有天目术呢?

他做不到马疯子那么冷血,不愿意看到低阶修者无辜送命,当然,他不会认为,这是自己心软——哥们儿这是为了多保存一份战力!

出发之前,他绕着营地走了一圈,确定周围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,于是身子一晃,消失在了空中。

事实上,他自己的身体内,也被阴气侵袭了,虽然只是渗透进来一点点,但是想要驱除,也得静坐下来搬运气息,而且那两只阴风夔的阴雷,也落在他身上不少。

他现在都觉得,自己浑身上下的肌肉和骨骼,根本是凉的!

他的状态也不好,不过,他带伤作战,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好几次都差点没命,相较而言,这点小伤真不算什么,陈某人没那么娇气。

他不但强忍着伤势,还扩大了探查的范围,并且不住地使用着天目术,到最后天目术用得太费眼,他又改为了灵目术。

哪怕不为身后修者队伍的安全着想,他也要注重自己的口碑,堂堂的散修之怒,要是真把队伍带进了沟里,还不够丢人的呢。

如此一来,他身上原本不多的灵气,就更不够用了,于是他一边摸出回气丸来吞吃,一边不无自嘲地想:斥候探路探到吃回气丸,这也不多见吧?

不过没办法,谁叫哥们儿是讲究人呢?

一路探查下来,果然是有点不对劲,基本上就看不到什么有威胁的阴兽,陈太忠心里忐忑,少不得又将探查的范围扩大若干。

行进了好一阵之后,他才猛地反应过来:这里若是真的有阴风夔族群的话,阴兽少一些是正常的,更别说那八只阴风夔去埋伏他们,走的肯定也是这样的路线,旁边怎么可能有强大的阴兽?

猜测是这样的,但是陈太忠并没有放松多少,还是一路灵目术扫着,直到行进到百余里之外,进了一小片丘陵,猛地在一片凹陷的谷地中,发现了约莫两百余只阴风夔。

谷地并不大,也就是里许方圆,密密麻麻地挤满了阴风夔,其中有三只明显体型较大的,是天仙的修为,其他的全部是灵仙的模样。

陈太忠在四周仔细查看一番,确定没有其他的阴兽了,而这片谷地虽然隐蔽,却是只有两个出口,一个出口狭窄且陡峭,另一个出口要宽一点,坡度也要缓一些。

堵住这两个出口,再杀死仅剩的三只天仙阴风夔,这一个小族群就拿下了!

陈太忠又详细检查一番,发现没什么太大的问题,一转身就是万里闲庭,狂奔而去。

身后的队伍,距离他还有八十里,大家不是走不快,而是行进中要保持一定的警觉,而陈某人探路,也非常不惜灵气,效率极高,导致了他跟大部队脱离得较远。

待听到他的探查结果时,两真人交换个眼神,林听涛干脆地点点头,“这一票……干了!”

马疯子犹豫一下开口,“陈上人,这么快就探查完了?路上都探查清楚了?”

“信不过的话,你下次别找我,”陈太忠脸一沉,眼睛一瞪,“我是担心夜长梦多,回气丸都吃了不少,你会天目术吗?不会就闭嘴!”

马疯子被噎个半死,却只能冷哼一声,也没办法置疑,他是有点担心陈太忠做事不稳,不成想受到这样一通抢白。

这只是小插曲,紧接着,整个队伍就发动了起来,大家强忍着伤痛和疲惫,一路向前猛赶,终于在一个多时辰之后,赶到了谷地附近。

就像陈太忠所说的那样,一路上基本没什么骚扰,偶然有些虫冢之类的东西,众修者都各使手段,做好自身的防护,并不多加理会——尽早赶到现场参加战斗才是正经。

经两真人和十几个天仙的暗暗观察,发现这里确实如陈太忠说的那样,两个出口,三个天仙修为的阴风夔,剩下的那就都是灵仙修为的小阴风夔。

“简单规划一下战斗,”退回来之后,林听涛发布了战斗动员令,“然后……出击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