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一十七章 唯我独浪

陈太忠正面迎上了那一只完好的阴风夔,而林听涛则是拖住了另一只受伤的阴风夔。

陈太忠很想在瞬间斩杀自己的对手,但是不管怎么说,对方好歹是修到了玉仙的级别,又看到同族的惨样,这只阴风夔果断地改变了战法。

原本它是求速胜的,现在就不考虑这个了,先求不败!

于是它不计成本地吐出大量的阴气团,以迟滞对方的进攻——反正对他来说,身为幽冥界生物,浪费阴气,跟风黄界修者浪费灵气一样,虽然心疼,却随时可以补充的。

阴兽不可怕,就怕阴兽有文化!

这么一搞,陈太忠就很被动了,他身在战局中,想要隐身很难,而对方吐出大量的阴气团,不但能迟滞他的攻击,更是可以有效地破坏他隐身近身攻击的意图。

这真是歪打正着,估计那只阴风夔也没有想到。

当然,他还有别的杀手锏,比如说红尘天罗,又比如说肩头的纯良,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……怎么施展?

他的束气成雷倒是可以使用,但是阴风夔原本也是有雷系天赋的,只不过是阴雷而非阳雷,但是毫无疑问,两者有共通之处。

他的束气成雷使出去之后,也能奏效,不过影响要小很多,在第一次使出束气成雷之后,那阴风夔明显有个僵直,但是他想要近前的时候,另一只高阶天仙的阴风夔,又打了一道雷电过来。

高阶天仙的阴风夔,使出阴雷有点勉强,威力也不强,但是……终究是打破了他的计划。

事实上,他也打破了八只阴风夔的计划,它们原本想着,能轻而易举地吞掉这只队伍,在两方陷入僵持之际,高阶天仙的这一只,是想进攻其他人族的。

但是眼见自家的玉仙陷入了麻烦中,这一只也只能收回注意力,合攻此异族。

那么,陈太忠就相当于陷入了一个玉仙和一个高阶天仙的围攻中,这种情况,就算发生在风黄界,他也会有些头疼。

尤其糟糕的是,他有些手段,不能当众使出来——撒出红尘天罗来肯定有用,这是大名鼎鼎的诛邪网,专诛异族的,可是一旦传出去,他估计就保不住这东西了。

束手束脚的战斗,真的难熬啊。

真要说的话,他和林听涛牵制住了对方的三大高阶战力,人族修者这边解放出了一个马疯子,按说局面也是向好的方向发展。

但是马真人在斩杀了一只初阶的阴风夔之后,就放任剩下的四只阴风夔跟人族修者作战,自己却是来到了林听涛旁边,一边帮忙抵挡一下,一边却是小心地四下看着。

他身为曾经的执掌,虽然进入状态的时候,会极其疯狂,但是理智起来,也是异常冷酷——下面的修者,被阴风夔杀了好几个,可他并不关注。

并不是热血的人,才会被叫做疯子,冷血的人,同样可以被称为疯子。

不过马疯子并不在意这些评价,他只知道,八只阴风夔埋伏己方的队伍,这就是出问题了——自打来到幽冥界,只有人族派出斥候探路,阴兽什么时候埋伏过人类?

对阴兽而言,幽冥界是它们的家乡,它们可以保护家乡,但是主动出击埋伏,那就意味着搏杀白热化了,他们对人族的戒备,已经到达了相当的高度。

所以马真人必须留一些力量,好应付可能出现的突发事件。

这种情况,要是猛地再出现个玉仙级的阴兽,人族可能就一败涂地了。

在他看来,陈太忠和林听涛,基本上已经立于不败之地,下面其他修者的搏杀,可能还会有一些损伤,但是大局基本已定——这个时候不小心被杀,那也是没办法的。

想要获得胜利,怎么可能不付出代价?

这个时候在意低阶修者的损失,真的是妇人之仁,他要保证的,就是万一再有玉仙级别的阴兽杀来,他能拖住片刻,好让陈太忠或者林听涛解决掉对手。

但是,这两人一时半会儿也结束不了战斗,不去说林世子很弱的战斗力,只说陈太忠无法手段齐出,一时半会儿就不能解决对手。

战斗的时候,一加一终究是大于二的,他一旦攻击其中一只,就要被另一只夹击,牵制的作用极为明显。

终于,他选个时机,塞了一把回气丸进嘴,再次使出束气成雷,却是对着下方一只中阶天仙的阴风夔,直打得对方僵直一下。

围攻他的两只阴风夔见状,想也不想就开始酝酿阴雷,以它俩对此人的了解,下一步,这异族就该用神奇的身法,凑过去攻击那只中阶天仙修为的同伴了。

殊不料,陈太忠身子一闪,却是来到一只初阶阴风夔面前,抬手一刀斩了过去,一刀就将硕大的牛头斩了下来。

那只高阶的阴风夔赶紧打出阴雷,想要阻止他,怎奈它方向判断失误,有一点小小的耽搁。

而好死不死的是,马疯子正处在两者中间,想要躲避都来不及,被阴雷击个正着。

他也拿出了一块小玉符,那是防雷用的,吃这么一记并不要紧,但是阴雷所带的刺骨寒气,却不是防雷器具能完全防御的。

这也是他战斗中第一次被阴雷攻击,只觉得全身一凉,情不自禁地打个哆嗦,心说……尼玛,陈太忠你这么跑位,是故意的吧?

陈太忠当然是故意的,马真人专心戒备,并不能说做得不对,但是他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:你随便发两道飞剑,就可以帮人族修者解决大问题啊。

这是理念的不同,马疯子这么做,能确保整个团队立于不败之地——就是有点冷血。

陈太忠也无意指责对方,他心说你既然这么闲着,我就给你找点事做呗。

利用马真人挡了一记阴雷之后,他想也不想,直接万里闲庭到玉仙阴风夔身前,口一张,又是一道束气成雷打出。

与此同时,那玉仙阴风夔也是独角一亮,又打出一道阴雷。

双方齐齐地僵直了一下,紧接着,阴风夔又吐出无数的阴气团,而陈太忠则是挥刀直上,将阴气团斩得七零八落。

一般而言,在这个时候,那高阶天仙的阴风夔,就该打出阴雷,来僵直他了,而他也不能硬顶着进攻,否则面前的对手会给他造成巨大的杀伤。

这时候就该跑路躲避了。

但是此刻,他却不担心,因为那只仅仅是高阶天仙的级别,打出阴雷是很勉强的,打出一道阴雷,会缓半天才对。

而那厮吐出的阴雷,才刚刚被马疯子接下,所以在短期内,他不用考虑这个问题——这也是他让马疯子帮忙扛一记的真实用心。

所以他选择了跟对手死磕,就在对手的独角又要亮起之际,他的一招第五式刀法,狠狠地斩向了对方。

只一刀,就将对方的独角根部,砍伤了大半,而且他及时松手,以免被这阴雷电到。

那把灵宝级别的战刀上,有电弧在滋啦啦地窜动,而独角上的光芒,却暗淡了下来。

另一只高阶天仙的阴风夔见状,是彻底着急了,它可不能看着族中的强者被杀。

因为它刚释放过阴雷,短期内不能再释放,于是狂奔而来,口中不住地吐着阴气团,还低下了头,将尖尖的独角,对准了陈太忠,打算硬撞一下。

阴风夔的独角,一般是释放雷电用的,但是只论物理攻击,也强过它拿牙咬,只不过一般,它们不采用这样的攻击手段。

不过眼下它着急了,而对方的刀脱手了,它觉得这么做也未尝不可。

这时候,陈太忠也拼了,他侧头一张口,又是一道束气成雷打出,以求僵直这小家伙一瞬——至于马疯子的帮手,他是不指望了,求人不如求己。

与此同时,他又拿出一柄灵宝级的战刀,狠狠地斩向面前的玉仙阴风夔,一刀下去,阴风夔的脖颈被他砍掉了大半。

这一刻,这只阴风夔是真的吓坏了,一转身,独角上带着一柄战刀,没命地远遁而去。

陈太忠好不容易争得了先机,哪里会给它逃跑的机会?他身子一晃,万里闲庭追了出去,第五式刀法再度使出,这带了空间属性的刀法,直接阴风夔硕大的头颅砍下。

转眼之间,战场的态势就发生了惊天的变化,马真人见他斩杀了一个大家伙,想也不想,飞剑直接斩向那高阶天仙的阴风夔,“陈上人,你来戒备,我也要动手了!”

这一战,就算再没眼力的人也能看出来,陈太忠拼得太狠了,马真人此刻接手战斗,正是精诚团结的样子。

当然,马疯子此举,不无捡便宜的嫌疑,但是陈太忠的灵气亏得厉害,再用回气丸回气,也不是好的选择——大局已定,能节省就节省一点的好。

反正马真人有点小心思,陈太忠却是不在意,老马斩杀那只高阶天仙的阴风夔,可也要费点功夫,就由他折腾吧。

被林听涛牵制的那只玉仙阴风夔,看到局势变成了这样,猛地打出一道阴雷,转身亡命而逃。

林世子早有准备,见状冷笑一声,掐一个法诀,那阴风夔的前方,猛地出现一道水墙,“唯我独浪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