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一十六章 路线之争

陈太忠的探查,打消了大部分人的侥幸心理。

倒是那个素波道的高阶天仙,还是有点跃跃欲试,“咱们从外围,一点一点地啃进去……不行吗?”

“白痴,”林听涛白他一眼,很不客气地发话。

这位的脸上,青气一闪而过,自打晋级高阶天仙,有多少年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了?

不过他心里再不高兴,也得忍着,林世子不管从身份地位上,还是从自身修为上,都彻底碾压他,他怎么有胆子计较?

倒是同为官府系统的郭保宗,见他尴尬,说不得出声解释一句,“那么杀伊藤没问题,但是阴兵阴将不比伊藤,它们是会动的。”

这位闻言脸一红,登时闭紧嘴巴不再说话,他真是犯了一个极为幼稚的错误,只想到能这么对付伊藤,就能如法炮制阴兵阴将,却没想到,两者根本不是一回事。

马真人沉吟一下,方才看向陈太忠,“里面是否有冥阴水?”

陈太忠犹豫一下,才点点头,“感觉应该有,不过我没太靠近,那些阴魂对修者的气息,还是相当敏感的。”

他没有完全说实话,事实上,他确定里面真的有冥阴水,因为他彻底感受到了那刺骨的寒意,不过,他也没接近是真的,在第一只初阶阴帅出来之后,他就被发现了。

其实以陈太忠现在的修为,隐身之后,一般的初阶真人根本不可能发现他,但是初阶阴帅就不一样了,幽冥界的生物,对风黄界的气息异常敏感。

在被合围之前,陈太忠斩杀了几只阴将,万里闲庭走人了,为了防止对方发现修者的队伍,他还是换了一个方向冲出来,又扰乱了天机之后,才辗转回来的。

至于说此次出动耗费的灵气,那也就不用说了,肯定是亏本了。

所以他不愿意如实吐露真相,但是一点不说,似乎也不合适,就回答得比较含糊。

其他人闻言,都不以为意,只有郭保宗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——上次散修之怒如何收取冥阴水,他是亲身经历过的。

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看他一眼,心里却是在琢磨,要不要寻个机会干掉这厮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他越来越讨厌别人在他面前装神秘了。

尤其是他也估计得到,郭保宗猜到了他没说实话——你说你就算想到了,烂在肚子里就好,偏偏要看我一眼,这不是自寻死路吗?

不过目前队伍还很弱小,此事先暂时放一放好了。

接下来,队伍就又要改变方向了,这一次,林听涛才要张嘴,结果其他人异口同声地反对,林世子觉得面子上挂不住,恼火了,“我不说话了,你们说怎么走就怎么走。”

大家商议了三顿饭的时间,还是没有定下来,其中马疯子要往右前方走,郭保宗则是建议往右后方走。

眼见大家争执个没完,陈太忠终于忍不住了,“能不能快点?这都三天过去了!”

“陈上人你是支持谁?”郭保宗出声发话,“往右后方走,就能将咱们走过的地方,圈一个大圈出来,这一大块就相当于是安全区域了……咱们总不能一直流窜吧?”

“什么叫一直流窜,咱们在征战好不好?还要寻找失散的修者,”马疯子不屑地冷笑一声,“安全区域?风黄界倒是安全……那你来幽冥界做什么?”

“你这不是抬杠吗?”郭保宗也恼了,“想圈这一大块,起码还得走十倍的路,中间就不能收拢修者了?有一块熟悉的地形,将来作战也要轻松很多……这叫知己知彼!”

“我只看到了不思进取!”马真人的声音变得大了起来,然后也看一眼陈太忠,“陈上人你支持哪一方?”

其实这两人的分歧,不仅仅是方向之争了,还涉及到了征战的理念和思路。

“我没有倾向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回答,“我就一个要求,快点决定!咱们多耽误一天,就要有不少人族修者遭殃,方向什么的,对我来说扯淡,赶紧动身才是真的!”

“这话在理!”林听涛难得地出声,他竖起一个大拇指来,“你们赶紧商量,最多再等你们一炷香的时间。”

“那还是明灯……林世子你来吧,”马真人终于放弃了自己的坚持,他不同意出身军队的郭上人的思路,求稳是没错的,但是你根本不清楚周边的情况,一味地求稳,这真不可取。

为此,他不惜支持林听涛,起码林世子指出方向,是靠天机推演,比较随机的,而不是像军队里这些人,要达到保守的作战目的,“这次我支持你。”

“往那边走,”林世子一指左前方,然后斜睥郭保宗一眼。

“快点决定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发话,“再唧唧歪歪,别怪我翻脸啊。”

三巨头里,两个做出了决定,第三个黑着脸催促,郭保宗也没办法再坚持了,于是大家收拢队伍,向左前方行进。

前进的路,依旧不怎么顺利,一路战斗不断,尤其是第八天的时候,探路的斥候被埋伏了,灵仙当场死亡,郭保宗也受伤而逃。

这次埋伏的,是八只阴风夔,两只玉仙级别的,一只是高阶天仙级别,一只中阶,剩下四只,算是初阶天仙。

这一群阴风夔特别阴险,也是用了折叠空间的法门,静静地藏在空中,一动不动,这还是多亏郭保宗警惕,发现有点异常,小心地打量了几眼,然后阴风夔知道可能藏不住了,才猛地现身偷袭。

一听说是阴风夔,修者们想都不想,直接摸出了九阳石甲。

阴风夔是比较有名的阴兽,众人都知道,它吐出的阴气团,比幽冥界的普通阴气厉害太多了,修为差一点的修者,被阴气团攻击到的话,很可能直接阴气入体。

不过这百余名修者中,拥有九阳石甲的,也只有一成多,还有一些人,有一些纯阳属性的灵器,也拿出来抵御。

没办法,九阳石甲真的是太少了,就算陈太忠在迷魂岭发掘出来不少憨石头,可是平摊到修者头上,能有多少?

而且这种战略物资,不可能全部给出征的修者配上,风黄界要留下绝大多数——战争并不仅仅发生在幽冥界,风黄界也不安全,守卫老巢的任务更重要。

更何况,这种物资平日难得一见,好不容易弄到一些,怎么还不得留点做储备?

眨眼之间,双方就战在了一起,陈太忠直接偷袭了一只玉仙阴风夔,不过那阴风夔也煞是了得,竟然硬生生地避开半个身子。

他原本是冲着脖颈去的,这一刀就斩到了它的肩胛骨上。

阴风夔长吼一声,独角一亮,冲着他就打出一道雷电来。

阴风夔不是真正的夔牛,打出的是阴雷,陈太忠的身子因此也微微一滞。

他基本上可以无视雷电攻击,起码初阶玉仙的普通雷电攻击,对他无效,若是中阶玉仙,或者是雷电神通的话,才会有些效果。

但是这阴雷,原本就是阴风夔在玉仙阶段的天赋,几近于神通了,又是阴雷,打得他身体僵直一下,还是很平常的。

泥煤!陈太忠的身体猛地一震——哥们儿天天电别人了,没想到也有被电的一天,这真是天道好还啊。

阴雷不比阳雷,及身之后,阴气直接透体而入,他就感觉自己像是被丢进了万年冰洞,浑身上下都冷得直打哆嗦。

“混蛋,吃我一剑!”马疯子见状,想也不想就一剑斩来——陈太忠可是队伍里的顶级战力,万万损失不得。

而与此同时,林听涛就迎上了另一只玉仙的夔牛,林世子不愧是土豪,不但激发了一块九阳石甲护身,身上还有防雷的灵宝护腕。

他的战力要差一点,但是短期内拖住一只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那高阶天仙的阴风夔见状,上来夹击他——人族里,最强的战力就是这三人,若是能斩杀其中之一,这场战斗就算赢定了。

马疯子的攻击,为陈太忠争取到了一丝缓解的时机,他一个缩地踏云,直接跑出一段距离,抬手吃一颗丸药,然后又掉头杀了回来。

就在此时,他猛地觉得,有一股奇大的威胁感,扑面而来,他甚至都来不及出刀,紧跟着又是一个缩地踏云。

但是……还是晚了点,他又被一道阴雷击中了,虽然只是擦了一个边,也是半边身子麻木了,透骨的寒气,直往身子里钻。

这是被林听涛挡住的阴风夔发出的,它也感觉到,这人应该是这群异族里,危险性最大的个体——诛杀掉此人,一切就都好办了。

“找死!”陈太忠真是气坏了,他还没有被人接二连三地电过呢,猛地尝到这个滋味,他甚至都不管眼前的阴风夔了,直接一个缩地踏云,来到这厮身边,想也不想就是一刀斩下。

他若是用万里闲庭的话,速度会更快,但是……谁知道旁边还有没有其他的埋伏了?

他不想损失太多的灵气,身在异位面,要保持一颗谨慎的心。

他蹿过来斩杀这一只了,那林听涛就弃了对手,转向另一只伤得很重的阴风夔。

林世子虽然是药物堆上来的玉仙,真人中的弱鸡,不过他的修为在这里摆着,又有防雷和防阴气团的物事,拖住这一只阴风夔,没有任何的问题。

甚至,他还能时不时地攻击一下对方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