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一十四章 方向的争执

斥候离大部队并不远,也就四十余里地的模样,有人被鸟捉去,后方的修者基本上都能看清楚。

看到那黑鸟硬生生地挨了两箭而毫无反应,林听涛第一时间叫了起来,“冥气鹄?”

冥气鹄跟阴魂一样,生于冥气之中,但却能脱离冥气而存在,普通的刀剑攻击是无效的,必须得是雷电、火或者阳属性的兵器,才能奏效。

爆裂箭按理说能给它造成一些杀伤,不过这只冥气鹄的修为,已经无限接近了玉仙,将身体虚实转换一下,漏过爆裂箭就行了。

像赤阳箭这种带了阳属性的箭支,倒是能对它造成杀伤,但是很可惜,一开始郭保宗选错了箭支。

“笨蛋!”马疯子气得大骂一句,很明显是嫌郭上人选错了箭,不过他也没有追上去的意思,因为他知道隐身的陈太忠会出手。

在行进中,陈太忠经常会隐身,因为他的修为高,用的隐身术也很高明,并不是简单的空间折叠,所以队伍中的两名真人,都不知道他到底藏身于何处。

不过他俩都能确定,陈太忠不是个肯吃亏的主儿,眼下这冥气鹄很嚣张地掳掠了人走——你就等着陈太忠的追杀吧。

马真人也想追杀,但是那冥气鹄的速度太快,他若想追上,必须要使用秘术,而对于眼下的环境来说,使用秘术的成本有点太高,实在划不来。

这么说吧,折腾了大家近百日的伊藤群落,若是交给眼下队伍中的两名真人和十一名天仙来杀,符箓、术法齐用的话,大约也就是十来八天的功夫,可是成本就太高了,杀完之后,百分之百要亏本。

倒不如交给低阶修者,有序地进攻,高阶修者只负责策应,这样的话,成本会大幅度降低,而低阶修者也能有所斩获,这才是最经济的法子。

马疯子不会去追,但是隐身和追踪能力极强的陈太忠去追,就不需要太多的成本,起码在大家想来,是这样的——只是需要多一点点时间罢了。

哪曾想,眨眼之间,陈太忠就出现在那黑鸟身侧,一抬手,一道灰光闪过,那黑色的大鸟顿时分崩离析,慢慢地消散在了空气中。

“他是怎么追上的?”林听涛见状,倒吸一口凉气。

“没准,他就在左近吧,”马疯子面无表情地回答,脑子里却是在想着别的,“他手中的战器,威力如此惊人,难道……真的是那个?”

陈太忠捡起掉落的阴气石,卷起斥候向大部队飞来。

不过在他落地之后,大家才愕然地发现,那斥候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,身上的皮肉化作了脓水,恶臭惊人,好几处露出了森森的白骨。

而且他的皮肉,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着。

“林真人,您选择的方向,实在有点太危险了,”郭保宗也飞了回来,一脸的阴沉。

他没胆子说明灯啥的,但是对于斥候的损失,他是非常地痛心,一共才六名斥候,这才走了多远,就两死一伤了?

林听涛也有点头皮发麻,不过他还是选择了维护自己的尊严,冷着脸发话,“幽冥界哪里有安全的地方?伊藤群落那里倒是安全……那你说吧,咱们该冲哪个方向走?”

刚被诛绝的伊藤群落那里确实安全,但也仅仅是安全,身为位面征战者,若是仅仅想的是安全,那还不如躲在家里别出来!

落单的灵仙为了保命,可以躲躲藏藏,可眼下这支小团体,战力已经初具规模了,再躲躲藏藏,真还不够丢人的。

郭保宗也不知道该冲哪个方向走,在场百余人,就没有一个会天机推演的,他指个方向倒是好说,要是继续死人怎么办?

于是他沉默。

受到这份诡异的气氛传染,整个大部队都不走了:是的,大家对于这几天发生的事情,真的有点头皮发麻。

前几十天,诛杀伊藤群落,也才死了四个人,现在才四天,就是两死一伤,还都是灵仙中的精英斥候。

更关键的是,没有修者补充进来啊。

放出警戒的人手,三巨头加另外十个天仙,开了一个小会。

所幸的是,林听涛也不是特别固执的人,于是他向稍微偏右的方向一指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既然你们都这么说,那咱们往那边走,可以吧?”

“要还是伤亡惨重呢?”马疯子阴阳怪气地发话,他不是有意作对,而是……队伍辛辛苦苦地拉扯到这样的规模,不容易啊,而且林听涛以往的口碑,也太差了一点。

“那咱们照着原方向走呗,”林世子也气得够呛,“你们又不答应。”

确实是这个道理,面对新方向,大家又犹豫了,万一明灯指出的又是征战之路怎么办?

没准原来的方向,危险已经去了七七八八,此刻改方向,合适吗?

所有的人,对幽冥界都是两眼一抹黑,连陈太忠也不例外——他倒是弄了点很粗略的地图,相信有地图的也不止他一个。

但是如此广阔的幽冥界,这点地图完全不够用啊,根本找不到相似的地方。

面对两个方向的抉择,大家傻眼了,谁也不知道哪个选择会更好,然后有人怯生生地建议:再选一个方向行吗?

可以啊!林听涛咬牙切齿地发话,你说……就是你!你说咱们往哪边走?

谁又说得出来?

到最后,大家还是决定,先走林世子指出的新方向:待情形不对,再改呗。

陈太忠倒是说了一句,“征战明灯又怎么样?咱们来幽冥界……不就是为了征战的?”

你说的也没错,但是咱们的队伍,真的太弱小啊!无数人心里暗暗腹诽,不过,也没人真的撕破脸去叫真。

然后,就是将那已经化为白骨的灵仙的储物袋,交到了林听涛的手上,现在的林世子除了指路,还负责收集死者的储物袋。

为什么让他负责此事呢?首先,伏海侯世子是队伍里唯二的真人之一,再算上陈太忠,他们被称为三巨头,他有足够的实力负责此事,这是至关重要的。

其次就是,林听涛不但是准侯爵,牌子响身份高值得信赖,这次前来幽冥界,还带了大量的物资,不会看上小小的灵仙的储物袋。

交给他之后,大家更放心,他能将储物袋转交给死者家属。

第三就是,林听涛也愿意接受这个任务,虽然这个任务繁琐了一点,搁给往常,他肯定不屑关心这些,但是此刻,他也有他的担心。

林某人因为失去了护卫,不得不自己保护自己,他的惊人财富,已经被不少人知道了。

而他并不能保证,将来会不会遇到更高修为的修者,会不会强行征用他的物资。

没错,他确实有这样的担心,虽然伏海侯在东莽的势力很大,但是既然来了位面战场,别人认他,他就是侯爵世子,不认他的话,那就屁也不是。

陈太忠这区区的天仙,还不把血沙侯放在眼里呢。

所以他更要积极地帮别人保护财富,他身上的储物袋,已经不完全是他的东西了,还有一些战死修者的遗物,他要回风黄界之后,交还给其亲属。

这样一来,别的高阶修者想要征用他的物资,除了会得罪伏海侯,还要面临新的问题:征用了死者的遗物,如何向死者家属交待?

位面征战,谁敢保证自己不死?征用的是死者的遗物,寒的是活者的心!

若是没有林听涛来办此事,那死者的遗物,基本上是遵从丛林法则来处理,谁得到算谁的,强者优先。

但是他出面张罗此事了,还是很高调地张罗,旁人总不能说,你这样做是不对的。

所以说,林听涛用一种近乎于道德绑架的方式,试图保护住自己的物资——当然,还有死者的遗物,不得不说,这伏海侯世子真的不简单。

重新选择方向之后,大家继续上路,为了防止万一,前方还加派了天仙探路,三巨头也保持随时支援的态势。

结果,这次走了三天,却没有遇到什么大的麻烦,小麻烦和零散的阴兽肯定有,不过在大家的高度重视之下,并没有掀起什么浪花。

第四天,终于遭遇到了大货色,那是曾经差点令姬上人所带的队伍全军覆没的巨大寄生蜂,而且是三只!

其中的两只蜂,似乎在争夺另一只蜂的交配权,正在紧张地对峙,一时间没有注意到远处折叠空间里藏着的天仙斥候。

探路的人见到三只体长逾丈的巨蜂,好悬没吓个半死,马上回报三巨头。

打不打?三人简单地商量一下,最后还是决定:尝试着靠近一下,派个人隐身上前,观察一下对方的修为,再决定动手不动手。

一旦动手的话,其他两人须得积极配合。

陈太忠当仁不让地请战——他有天目术,最能看清楚对方虚实。

两位真人不会跟他抢的,事实证明,散修之怒在幽冥界战力和生存能力,还强于初阶真人——起码可以跟中阶真人相媲美。

“小心用灵气护体,不要被对方寄生了,”林听涛倒是多建议了一句,他是好心,但也没办法不建议——散修之怒再出问题的话,他可就扎扎实实地坐实了“明灯”的名头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