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一十三章 种植

要不说人非圣贤,谁也有考虑不周的时候,陈太忠发现这个问题,有点晚了。

若是在风黄界的时候,他就想到在通天塔种灵谷,自然会去查找相关的资料。

不过,这也不能完全怪他,他手上有个小世界的消息,是绝对不能传出去的,更别说这小世界还是通天塔,所以他下意识不想谈论这个话题,也不想考虑相关的内容。

但是到了眼下,却是他不得不考虑的了。

从近期大家的反应可以看出,更多人在战斗过后,灵气枯竭的时候,更愿意通过进食的方式,补充体力和灵气。

回气丸虽然好,但那玩意儿是战场上应急的,不能随便浪费,灵石也是一样,最关键的是,通过这两种方式,可以补充灵气,不能很好地补充体力,而且还有副作用。

灵石的副作用不用说了,回气丸也有副作用,它强调补充灵气的速度,但是有了速度,就少了锤炼,补充的灵气是虚浮的,不够凝实,不如通过吃饭吸收灵气来得稳固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他现在意识到这个问题,并不算晚,还有大把的时间供他测试。

而且他看了那么多的玉简,也有种植灵谷的相关资料。

所以他捡个时间,假托出去巡查,实际上是找个没人的处所,直接钻进了通天塔里,并且委托纯良帮他放风。

他选择在阳潮结束的时候,将一些灵谷种到地上,当然不能撒下种子就完事,必须要挖个坑,将种子埋进去,并且踩得结结实实,以免被狂风刮走。

为此,他还特地选择了一处有点坡度的地面,在背风的那一面埋种子,埋完种子之后,他还会再洒点水。

通天塔里的土地,异常地结实,而且还要回踩,他播种了差不多两亩地,就觉得距离起阴风的时候不远了,于是钻出通天塔。

第二次进入的时候,他就选择了阴风刚过去之后不久,进了通天塔之后,他布设了两个防御阵,将种子再次种进去,然后……阳潮就来了。

待阳潮过后,他又种两亩地,在另一处,这就是四个试验地点了。

他觉得目前这么多够用了,但是想一想之后,他在接下来的两天,又弄了同样的四个试验地点,以防万一有不时之需——有备无患总是好的。

看着这八个试验点,陈太忠有点志得意满,想到自己曾经设计过“九阳石髓探测仪”,心说哥们儿就算不修炼,搞科学实验,肯定也是佼佼者。

忙完这些,他就偷闲看看自己切割的那块九阳石,发现石甲尚未切割完,不过再有月余应该差不多了。

想到自己已经身处幽冥界,他索性又放出两块九阳石来,按照程序做好切割准备,然后丢在了地上——为了不时之需,必要的准备是该有的。

正要离开通天塔,他的眼角猛地扫到一抹绿色,登时就想起:其实通天塔里的草木,也蕴含有极为浓厚的灵气!

这也是个好东西,草木并不能解饥,但是吞咽下去,总比空腹要舒服一些,将来回气丸和灵石匮乏的时候,这东西就能起大用了。

要不……再拿那块神骨出来,提升一下通天塔的灵气?这个念头,在他脑中一闪而过。

不过最终,他还是抑制了这样的冲动,好东西不能一下用完,走着看吧。

陈太忠在试验的这几天里,队伍里的修者,除了四周巡查和戒备的之外,大家都是在呼呼大睡,睡醒了之后就随意聊天。

一时间,队里的修者之间,相互的了解增加了不少,尤其是队伍中的七个女修者,更是大家搭讪的热门——超过一百名的修者,只有七个女性,这是十四比一的比率。

南郭姐妹的身边,也不缺修者,虽然她俩是封号家族出身,又是陈太忠罩着的,但是在这人命如草芥的位面战场上,出身算个什么?能活下去再说别的吧。

唯一可虑的,是散修之怒的态度,但是陈太忠并没有宣布对两女的所有权,那就是大家都还有机会——反正我们又不用强。

不过,歇息了四天之后,马疯子宣布开始整顿队伍——终究是曾经的一派执掌,他做这些还是很拿手的。

而林听涛明显是想学习点经验,默不作声地在他身边打下手,虽然林世子不说话,但是已经用行动表示了支持。

陈太忠连参与的兴趣都没有,坐在一边,默默地喝着茶水。

三巨头体现出了默契,旁人自是不能再说什么。

有人看到,已经配合娴熟的同伴被分拆到其他队伍,忍不住出声问一句,马疯子就会冷冷地反问,“跟我这玉仙提意见,你觉得是比我活得长,比我修为高,还是比我眼界宽?”

队伍中真有比他活得长的,有七百岁的天仙,但是比修为和眼界,那就未必了。

分配队伍完毕之后,马真人居然下了一条命令,要大家做战术演练!

这可是要耗费灵气的啊!

但是他的命令,不但得到了林听涛的支持,四号人物、来自军方的郭保宗更是表示:所谓征战的队伍,没有训练,何以成军?

按说这训练,应该是在远征修者出征之前,集中训练的,但是为了“打对方一个冷不防”,风黄界各大势力选择了“突出奇兵”,在幽冥界占得优势之后,再慢慢磨合。

殊不料,行动被异族猜准了,远征军反倒被对方打了一个冷不防,修者散落到整个幽冥界,保命都是问题,还说什么训练?

这两位支持,三巨头的另一位,陈太忠不表态,所以这训练就得以展开。

现在的这支队伍,真人两名,天仙十一名,其中陈太忠算三巨头之一,老四郭保宗负责斥候和火力支持,剩下还有九名天仙,八人负责率领八个小队,最后一个负责营地管理。

撇开这十三人,还有九十名灵仙,十人一队,被分作八个队,仅余的十人,四人负责后勤管理,还有六人是身法极好或有异术的,成为单独的斥候。

当然,这只是临时的分派,征战中随时会有人死亡,随时也会有人投奔,眼下只是大致定下了基调,有变化的话,再随时调整好了。

这训练也没持续了多久,就是三天而已,剩下的,就在战斗中磨合好了。

这些天里,因为大战告一段落,再没有前来投奔的修者,林听涛认为,可以再前行六百里左右,撒出修者,四处查探消息,同时收拢零散修者。

这个建议,大家都同意,不过……该往哪个方向走呢?

林听涛用自己的推演之术,算出了一个方向,“往此处走……大吉!”

“是吗?”马疯子很怀疑地看他一眼,不过上次他表示出异议之后,随手丢个方向,竟然指向了来时的路,这个经历,影响了他置疑的勇气。

但是他还是谨慎地表示,“明灯,咱聚拢点修者不容易,你要谨慎啊。”

“我就特别不爱听你这话,”林听涛脸一沉,“搞得我跟异族的奸细似的……你不同意,可以自己走嘛。”

伏海侯世子,也是有脾气的。

于是大家整顿队伍,开始了新的旅程。

两百多里、三百里之内,没有遭遇任何的事情,毕竟这一场大战,在周遭影响甚广,三百里之内觉得不含糊的异族,大部分都死了,剩下的也都逃窜了。

但是出了这个范围之内,路就又不好走了,遭遇的异族不少,还有不少是直接偷袭。

出了这个区域,也就是十来里地的距离,探路的斥候就接连遭殃。

第一名斥候,被一只隐形的毒兽所伤,咬去了大半条腿不说,人也没救过来,偷袭的阴兽被郭保宗直接用弓箭点杀,两大一小。

这是一种大家都没听说过的阴兽,第一波征战的修者就没有遭遇过,长得有点像地球上的比目鱼,身子扁平地趴在地上,有毒不说,还会变色,大约就是高阶灵仙的战力。

陈太忠将其命名为比目兽。

遭遇比目兽之后的第二天,另一名探路的斥候遭遇大面积的阴蜂攻击,虽然逃脱了性命,但是一只手臂被阴蜂叮咬,为了防止被寄生,这斥候果断地斩断了自己的手臂。

两天时间,一死一伤,第三天还好一点,第四天的时候,空中一阵波动,猛地出现一只黑气组成的大鸟,箭也似地直扑空中的斥候郭保宗。

郭保宗是极为谨慎的,身子一侧就避开了,那黑鸟也不追他,而是一个俯冲,就抓向地面的灵仙斥候。

灵仙斥候的反应也很快,一边躲避,一边抬手摸出借来的灭仙弩,抖手就是一箭射出——这两天斥候损失得太厉害,他特地租来了这种灵仙可以使用的大杀器。

然而黑鸟身子一侧,就轻轻巧巧地避开,爪子向前一探,就抓住了那灵仙,身子一个盘旋,就要飞离。

郭保宗抖手就是两箭射来,要阻它离开,其中一支箭,还是爆裂箭。

哪曾想,那黑鸟虽然躲了灭仙弩的箭,对他这两箭,却是视而不见,振翅飞行而去。

那两支箭穿透了它的身体,竟然没有半分的停留。

“冥气鹄?”郭保宗见状,倒吸一口凉气,赶紧又抽出一根赤阳箭,怎奈对方已电射而去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