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一十二章 抱歉,不约

南郭姐妹的遭遇,很具有代表性。

伊藤群落这里大战不断,就已经是很轰动的事了,再加上伊藤发出了求救信号,周遭的幽冥界土著纷纷来援,这响动瞒不过周围零散的修者。

尤其是很多灵仙,自打孤零零降临异位面之后,基本上没谁敢公然四处游荡,只能先躲藏好,然后小心翼翼地打探,周遭有没有人族修者的队伍。

战力不行,那就先要保证活下去,其他的事情,以后再说不迟。

见到异族纷纷往这个方向赶,人族修者自然也会悄悄地摸近,看看发生了什么。

待见到这里有人族的大部队跟异族作战,那肯定想也不想就投奔过来了——孤零零在异位面的日子,真的受够了。

在南郭姐妹到来之前,已经有七名灵仙投奔了过来,其中竟然有一个二级灵仙,也不知道这日子,他是怎么熬下来的。

不少灵仙赶到的时候,囊中已经不富裕了,这也很正常,他们虽然东躲西藏,却也不可能绝对不被异族发现,一旦被发现,肯定是要战斗的。

所以投奔的灵仙在休养一阵之后,很快就投入了战斗,不战斗的话,就要坐吃山空了,而且眼下的战斗,还是相当保险的,大家可以组队配合,还有高阶修者负责保护。

因为有陈太忠的存在,分配相对公允,而且也没谁有胆子胡乱欺负人——大家心目中的讨伐异位面的战斗,本该如此!

南郭姐妹俩,在来投奔的修者中,是最一穷二白的,不过她们运气好,碰上了陈太忠。

而同为高阶灵仙的成战荒,因为打劫了姬上人,储物袋里并不差物资,他有意交好这姐妹俩,就大大方方地将物资借了出去。

然后他就又说起,这个队伍里,曾经有过一个南郭家的修者,但是自爆了。

南郭姐妹听说之后,也没什么太大的悲哀,既然来异位面征战,就做好了埋骨他乡的准备,她们只是想知道,此人叫什么。

成战荒只是听说过此事,连人都没见过,所以他只能表示,你们去问林真人吧,他是你们东莽的伏海侯世子。

在东莽,伏海侯和星砂南郭家的影响,基本上是旗鼓相当,两家也有往来,林世子对那自爆的灵仙也有印象,不过他在解答完之后,不顾姐妹俩的悲伤,而是提出了一个要求:等一等再哭好不好?你们先接受一下测试。

年轻的世子虽然没有多少征战经验,但是非常有原则:前来投奔的修者,必须接受检测,没有任何人可以例外!

南郭姐妹当然也不会反对,在检测过关之后,她俩检测过关之后,打坐休息了五六个时辰,就到前方,远远地观看大战。

现在的修者队伍,配合已经相当地纯熟了,四名天仙带领四个小队,砍瓜切菜一般地斩杀着伊藤,基本上在盏茶功夫,就能解决一株伊藤主根。

这是相当了不得的成绩,须知陈太忠初来幽冥界的时候,是用了三天的时间,才斩杀了一个主根比较粗大的伊藤。

有帮手和没帮手,熟练和不熟练,差得实在太多。

看了一阵之后,姐妹俩相互交换个惊讶的眼神:异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容易杀了?

两人看了两三个时辰,逐渐总结出了点经验,交换一阵意见之后,选中了一支队伍,打算回头加入,然后就回去继续打坐了。

不知不觉间,下一顿饭的时间到了,成战荒精疲力竭地走回来,摸出一袋灵谷和一块灵兽肉,“二位,我实在累得够呛,你俩能帮忙做一下饭吗?”

“我俩手艺可是不行,”南郭霓裳笑着回答,“出门历练得少,只能保证做熟。”

“熟了就行了,哪儿能计较那么多?”成战荒说话的时候,眼睛倒已经闭上了,“饭好了叫我。”

两姐妹正做饭呢,旁边走来一个天仙,笑眯眯地发问,“你俩……选好队伍了吗?”

南郭姐妹选的可不是他这一队,于是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还没呢,你有什么好建议?”

“你俩谁同我双修,我的收获分她两成!”这天仙直接发话,眼中是赤裸裸的欲望,“不用上阵搏杀,若是信不过我……可以请陈上人来公证!”

两姐妹闻言,吓了一大跳,好半天,南宫霓裳才一撇嘴,不满意地发话,“这位上人,我们姐妹都不是随便的人,还望自重。”

“你俩是陈上人的关系,我怎么敢不尊重?”这天仙有点不高兴,“这有一天没一天的,谁知道哪天就死了,憋着干什么?”

征战中,不可避免会遇到这种事情,修者们长时间紧绷着精神,心理压力也非常大,战斗间歇短暂的停顿中,就想彻底地放松,双修是很好的选择。

而且在两姐妹来之前,三十余人的队伍里,只有一名女修者,异性太少了,当兵三年,见了母猪赛貂蝉,说的就是这种。

“那真是抱歉,”南郭羽衣歉然地回答。

这天仙约炮失败,真是有点失望,不过这个队伍的组织虽然松散,气氛还是相对公平的,两女又是陈太忠罩着的,他只能悻悻地离开。

在接下来的战斗中,两女虽然战力不算太高,但是因为心意相通,表现出了极娴熟的配合,尤其是在这种混战中,很强调团体意识。

接收了她俩的小队,在两天的适应期过后,就很欣慰地发现,姐妹俩的配合,成为了小队中不可多得的快速攻击点。

然而,这样的日子也没过几天,接下来,因为不住有修者赶到,小队开始扩张,不止是四个小队了。

而两女更是被拆分到两个小队内,以她俩为纽带,两个小队展开密切的配合,甚至可以独当一面了。

待到伊藤部落剩下一半的时候,队伍已经扩张到了九十余人,新增的六十人里,只有两个天仙,其他是一水儿的灵仙。

陈太忠一直觉得,灵仙在幽冥界里,单独生存很难,此番传送被扰乱,估计大部分的灵仙已经不保了,哪曾想还能看到这么多的灵仙来投奔?

希望于海河也能幸存下来吧,他可是身家丰厚得很……那俩天仙奴仆,是指望不上了。

又过一日,竟然来了一组战兵,来自南荒的战兵,不过十人的小组,已经只剩下了六人,也是精疲力竭狼狈不堪。

姬上人很想接管了这组战兵,怎奈这六人根本不理会他:你北域的战士,想管我南荒的战兵,还想啥呢?

他们更希望能投靠郭保宗,不管怎么说,郭上人是八级的天仙,又是出身禁卫旅——这可是中央军,北域的地方军队没法比。

郭保宗现在,是队伍里仅次于三巨头的第四号人物,近期的战斗中,他不管是做巡查,还是火力支援,都是很得心应手,在队伍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。

所以他有点不想带这一队战兵,可是不带的话,他还是没有属于自己的势力,一时间也有点为难。

最后,他索性找到了三巨头:他们六个想归我指挥,你们怎么看?

陈太忠对此无所谓,但是马疯子表示,你若是想带他们,那你就得负责领着他们冲杀了——这六人里没有天仙,何去何从,你自己选择。

郭保宗轻叹一声,也只能作罢。

随着这一队战兵的加入,这支小团体在艰难的经营下,终于突破了百人,接下来的战斗就越发低轻松,终于在三十多顿饭之后,彻底歼灭这一伊藤群落。

一场大战下来,修者们的收获颇丰,虽然也使用了部分物资,但是总体来说,所得远远大于所失。

林听涛对这样的结果异常满意,而且他更高兴的是,队伍扩大了,大家的安全,就更有保障了,“我就说嘛,我的天机推演,绝对没错的。”

在最后三十余天里,又来了一些修者,有两名天仙,其中一名还是高阶,这让整支队伍的天仙达到了十一名之多,高阶天仙就有三人。

最后来的这位高阶天仙,出身于中州素波道,跟晓天宗近在咫尺,却是掌道大人一方的势力。

不过队伍的构架已然定了下来,三巨头和郭保宗的地位牢不可破,这名高阶天仙也只能归类到“其他天仙”当中。

马疯子对这一场战斗,也是相当满意,“看来以后还是要打一些适当的战斗,太小打小闹,不但不利于提升士气,也招不来失散的修者。”

“那咱们休整三顿饭,继续出发?”林听涛兴致勃勃地发问。

“先多等几天,看看还有没有修者来投奔,”马疯子淡淡地表示,“而且,队伍也必须调整一下了,目前的人员分派,还是有点参差不齐……陈上人怎么看?”

“我无所谓,”陈太忠毫不在意地回答,“这也不是我擅长的,反正我是负责居中接应的。”

“那就先放三天大假,大家好好休息一下,”林听涛支持马疯子的建议,“这一场战斗打得太久了,根本没可能好好睡觉。”

对灵仙以上的修者来说,十来八天不睡觉,是很正常的事情,三五十天不睡觉也问题不大,但是想有效地解除困乏,深度睡眠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更别说近百天的大战,太熬人了。

陈太忠的心思不在这上面,他琢磨的是:这个灵谷该怎么种呢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