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一十一章 羽衣霓裳

这伊藤群落在周遭,都是相当有名的——想一想风黄界就知道,有中阶玉仙坐镇的地方,谁敢随便胡来?

它们发出求救信息之后,周遭赶来了不少异族,多是天仙的修为,只有一只蝌蚪状的家伙,是初阶玉仙的修为,这种东西,陈太忠曾经遭遇过,林听涛等人称其为吞冥兽。

这只吞冥兽来的时候,明显没有搞明白状态,它只当这边的伊藤老大在求助,它两家平日里关系很是一般,不过想到要对付来自异位面的共同敌人,它还是带了一帮小弟赶来。

才一赶到,它就傻眼了,因为它感受不到伊藤老大的气息了,尤其是看到,诸多双腿直立行走的异族,在没命地进攻伊藤群落的大本营,它就知道事情大条了。

但是它也没第一时间逃跑,对本位面的土著来说,保卫家园是义不容辞的责任,最起码,它也要碰一碰对方,打不过再离开——万一伊藤已经重伤了对方呢?

试探的结果,就是它把自己也留下了。

连续的真人级别的异族陨落,让这片伊藤群落所在之地,彻底地出名了,周围差不多近千里的异族,都知道这里出现了强力的异位面战队。

当然,不怕死的异族也是很多的,经常有自恃修为的异族前来支援,然后结果……也就不用多说了。

三百里之外,两名七级灵仙的女修,正在合力抵挡三只青鳌的进攻,两名女修面目极为相似,不注意分辨,仿佛一人就是另一人的幻象一般。

这两女来自星砂南郭家,是孪生姐妹,一名南郭羽衣一名南郭霓裳。

两姊妹生来就有心灵相通之术,这次南郭家的修者组了两队修者,征战幽冥界,两姐妹被分开,一人加入了一个队,族中考虑的是,一旦战场上出现什么变故,有这两姐妹在,能比较容易地感知另一个战队的位置。

说白了,南郭家派她俩出来,不是要两个女灵仙征战的,她们起的是居中联络的作用。

然后发生的事情,也就不用提了,大家都失去了联系,这姐妹俩反倒是通过感应,找到了对方。

其实这姐妹俩,也有一套合击之术,两人联手,就算半步天仙也未必能赢。

可是再怎么说,她俩终究是两个灵仙,在幽冥界想要生存,真的太难了。

她俩的胆子也不大,一路躲躲藏藏,四处寻找人族的修者,尽量不同异族发生战斗,可就算这样,也有逃不开的时候。

两姐妹战力有限,储物袋里带的物资也有限——她俩是负责联络的,不是负责战斗的。

此刻被三只青鳌堵住,都是高阶灵仙的战力,两人斗得煞是绝望,因为三只青鳌之后,还有一只老大的青鳌,趴在那里看着她们战斗——那绝对是天仙修为的。

而此刻她俩的物资,已经快告罄了,真的是越战越绝望。

“要不……咱俩自爆算了,”南郭羽衣传出个信息去,两姐妹在近距离之间沟通,基本不用说话,心念一动,对方就知道。

“再坚持一阵,看那老青鳌的反应,”南郭霓裳是双胞胎的妹妹,可是性子要跳脱一些,“老青鳌靠近咱俩谁,谁就自爆,为另一个争取逃跑的时间。”

两姐妹越战越是无力,心里就嘀咕,这老青鳌怎么还不动呢?

终于,那老青鳌伸长脖子,用力地嗅了嗅,然后猛地腾空而起,冲着一个方向飞了过去。

那三只小青鳌先是一愣,然后也没命地追了过去,它们不会飞,只能在地上奔跑,不过这里的青鳌,跑得却是极快,一点不比风黄界普通的灵兽慢。

“这是……怎么回事?”两姐妹本来都要看那老青鳌更接近谁,打算自爆了,猛地对手全跑了,实在太出乎她俩的意料。

“赶快藏起来吧,”姐姐南郭羽衣建议。

“不!”南郭霓裳坚决反对,“十有八九,是出现人族高阶修者了,一起去看看吧,这东躲西藏担惊受怕的日子,我受够了!”

“也好,”姐姐心一横,“反正储物袋里也没多少东西了……左右是个死。”

于是她俩冲着青鳌飞行的方向,就追了过去。

没命地奔出两百余里之后,她俩就感到了前方的大战,一时间兴奋莫名,齐齐地欢呼了起来,“终于……终于找到大部队了!”

就在此刻,那一大三小的青鳌,扭头狂奔而来,见到她俩之后,那老青鳌眼中闪过一丝怨毒,一张嘴就吐出一道水箭!

“老鳖你找死!”空中传来一道轻叱,然后一个火球砸了过来,同时一道白光闪过,将那水箭击得无影无踪。

出手的不是别人,正是陈太忠,他见青鳌转身就跑,本来顾不上赶尽杀绝——因为他还要照看跟伊藤作战的修者。

可是看到那边跑来了两个人族修者,他身子一闪,一个万里闲庭就过来了,看到老青鳌还要下毒手,不等他吩咐,纯良一个火球就吐了出来。

而陈太忠则是发出了束气成雷的神通,击散那水箭——这时候,每一个人族的修者,都是弥足珍贵的。

眨眼之间,一大三小青鳌,就死在了他的手上,他看两姐妹一眼,指一个方向,“往那里走,先休息一下。”

他才待转身离开,南郭羽衣发话了,“敢问可是陈太忠前辈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讶异地看她一眼,“你认识我?”

“星砂南郭家南郭羽衣、南郭霓裳见过前辈,”两姐妹齐齐深深地一揖,“多谢前辈救命之恩。”

不愧是孪生姐妹,说话的语调、速度和神情,以及动作,都一模一样。

“嘿,”陈太忠摇摇头,一抬手,就将两人卷了起来,“你们南郭家,来的人不少啊。”

说完之后,他裹了姐妹俩,直接飞回后方的临时营地,将两人放下,一转身又去前方看护攻击的修者去了。

两个时辰之后,大战告一段落,队伍到了吃饭的时间,于是纷纷后撤。

那众多的伊藤也知道,可以歇息一阵了——虽然过一阵之后,又会面临残酷的大战,前景是灰暗的,但是对智慧生物来说,能多活一阵,也是好的。

攻击的队伍在吃饭,但是看护的高阶修者,还在四下戒备,一来防止伊藤逃跑,二来也要警惕四周又有什么不开眼的异族前来送死。

陈太忠正好到轮休时间,他回到后方看护营地,正看到南郭家的姐妹俩,“你们先吃饭,好好休息,然后看看别人是怎么进攻的,下一顿饭吃完之后,就要选择配合的队伍了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南郭羽衣犹豫一下,倒是南郭霓裳不见外,“陈前辈,可否赐下一些灵兽肉?我们姐妹俩,基本上弹尽粮绝了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最近来投奔的修者极多,很多落单的灵仙,真的是过得很苦,稍微休整一下,就冲上前玩命地搏杀赚钱去了。

可是,“你南郭家也是大家族啊……出征前没准备好?”

“我姐妹来幽冥界,不是来搏杀的,”南郭霓裳的嘴巴很快,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。

“回气丸也不多了?”陈太忠开始从储物袋里找物资。

“陈上人,此事交给我了,”这时,成战荒笑眯眯地走了过来,他的手里,还端着一锅灵谷,些许的菜肴,“既然是您的朋友,我帮她俩补充物资。”

“你是散修,顾好自己就行了,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摸出不少灵谷和灵兽肉,“南特那家伙虽然不是玩意儿,南郭俊荣还是不错的。”

最近修者们战斗得很玩命,灵谷和灵兽肉的消耗也是极大,不过他准备得极多,分给两个小辈一些,倒也不算什么。

不过下一刻,他就是一怔:这些东西再多,总是越吃越少,灵石虽然也能补充灵气,但是对修者来说,饥肠辘辘的感觉并不好,哪怕天仙也是这样。

然后,他就想到通天塔的小世界里,有不少植物在生长,于是生出个念头:要不我尝试一下,在通天塔里,种植一些灵谷?

通天塔的小世界,灵气虽然充沛,但是环境极其地恶劣,子午阴阳潮对植物的损伤极大,所以他又开始纠结:这灵谷是自然生长的好,还是加个阵法,弄个类似大棚的效果出来?

真要加阵法的话,又该怎么布设呢?

他在这里发呆,那成战荒早已迎了上去,笑眯眯地发话,“本人成战荒,散修,蒙陈上人不弃,在帐下行走,还没请教,两位尊姓大名?”

“星砂南郭,”南郭霓裳一听对方是散修,就很自豪地报一下家门,不成想她的姐姐扯她一下,很客气地回答,“见过成兄,我们是双生姐妹……我是南郭羽衣,她是南郭霓裳。”

“原来是南特城主的族人,”成战荒又一拱手,“陈上人在队伍中威望极高,你们只管安心歇息……有什么需求,先找我也行,陈上人是很忙的。”

他对上姬上人,怨念深重得很,但是身为散修,他行事还是很有眼色的,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