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零九章 伊藤群落

那灵仙敲了竹杠,转身乐颠颠地跑向陈太忠,双手递上了极品灵石,“请陈上人笑纳。”

其他的修者,则是默默地看着两人。

陈太忠睁开眼睛,看他一眼,面无表情地发问,“你觉得我差这点灵石?”

“嘿嘿,”那灵仙讪笑一声,恭恭敬敬地回答,“极品灵石,我也用不了,这是我的一片心意……再说,他们是北域官府的,赔偿您一点灵石,还不是天经地义?”

这话却也不假,在风黄界里,极品灵石用处很多,但是在幽冥界,除了是交易的货币,基本上就是直接拿来吸取的。

通常来说,直接吸收灵石的话,容易对身体造成一些影响,灵仙吸收极品灵石,副作用真的太大,直接吸收上品灵石都有不小的副作用,稳妥一点的行为,就是吸收中品灵石。

所以他说消受不起极品灵石,是没错的。

不过旁观的众人,都暗自腹诽:你消受不起,难道不能换取物资?还是想巴结陈太忠嘛。

陈太忠没在意这个,听到“北域”二字,他微微颔首,“那行,你放下吧……我不在乎这点东西,但若是不收,岂不是怕了他北域的人?”

“还有这些灵兽肉,”那灵仙继续上供,他是自作主张,将赔偿涨到了三万上灵,当然也不敢独吞,“也算我的心意。”

“拿走,”陈太忠一摆手,不耐烦地发话,“我会稀罕这些?”

“看这大气的……不愧是散修之怒!”这灵仙也不介意他的冷漠,而是笑眯眯地伸出一个大拇指,“比起某些不要脸硬抢别人东西的上人,强出不是一点半点。”

郭保宗和姬上人耷拉着眼皮,就只当没听到这话了。

不过这灵仙真不是省油的灯,直接将两具灭仙弩,送给了两名天仙,他笑着表示,这东西我也用不了,您带一具防身。

这样的馈赠,没人能拒绝,谁也想多一点保命的东西,所以这个名为成战荒的灵仙,又获得了两名天仙的友谊。

他还拿出些许的兽肉和灵谷,馈赠给其他人,虽然拿出的数量不多,但是整个队伍里,除了那俩战士,没有人再对他不满意,成功地化解了可能的信任危机。

当然,他最上心的,还是散修之怒,这是他必须抱住的大腿。

幽冥界没有日夜,众人歇息一阵之后,有人开始做饭,虽然都是修者,但是灵谷和兽肉,能有效地补充体力和灵气。

成战荒也是自行做饭,做好之后,又给陈太忠送来,请陈上人慢慢享用。

陈太忠对此倒不是很排斥,吃喝完毕之后,他还拿出了茶水冲泡,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。

他确实也可以放松一下了,队伍里又增添了七个人,越来越壮大了呢。

“好茶,”林听涛笑眯眯地走了过来,鼻子还不住地抽动着,“香气空灵、淡薄而隽永,且灵气充沛,能给我来一杯吗?”

“好眼力,”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是真意宗的七叶针,马疯子你不来一杯?”

“你舍得,我当然喝,”马真人也慢慢地走过来,“这东西我在真意宗,倒是喝了不少,不过忘记带了。”

他不是一味地不近人情,只是性格有点偏激罢了——真要是疯子,做得了一派的执掌?

三人很随意地喝着茶,其他修者只有远观的份儿,眼中都是浓浓的艳羡——七叶针号称西疆顶级好茶,不但味道好,蕴含的灵气也不少。

队伍虽然扩大了,但是实际上话事的,还是他们三个,这个是羡慕不来的。

“必须加快速度搜索修者了,”马真人忧心忡忡地表示,“御魂兽都在学习使用摄魂幡了。”

摄魂幡便是当时那御魂兽拿的黑幡,这应该是来自于风黄界,风黄界的鬼修一脉早已断绝——太阴损了,但是摄魂幡的制作方式,却流传了下来。

这个东西,能进行神念攻击,并且制造出幻象来,战斗的时候,威力不小,尤其是真意宗这种注重神念攻击的门派,使用摄魂幡的不少。

比如说曾经在浩然派门口撒野的冯姓天仙,他的本命法宝就是慑魂铃,虽然不是摄魂幡,但原理是相近的。

“再歇息半日吧,”陈太忠看一眼新来的几人,“感觉他们还没缓过劲儿来。”

这是肯定的,没日没夜地搏杀了七八天,体力、灵力和精神,都透支太多了,甚至可以说,基本上都伤了根基,想彻底痊愈的话,起码要一两个月。

但是在征战中,不具备这样的条件,暂时补充好体力和灵力就够了。

林听涛点点头,表示支持,“一会儿我就推算一下咱们前进的方向。”

“不要了吧?”马疯子闻言,好悬没把嘴里的茶水吐出来,他苦着脸发话,“你饶过大家吧,好不好啊?”

“我跟你这粗人就没话,”林听涛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反正陈上人是会支持我的,是吧?”

“你俩折腾,别算上我,”陈太忠摆一摆手,不耐烦地发话。

十个时辰之后,大家再次动身,还是按着林听涛指定的方向去了。

原因很简单,马疯子就不知道该往哪边走,他努力地争取了一下发言权,然后随意地抛了一块石头,结果石头落地之后,尖角指向了来时的方向,这真是一个最糟糕的方向……

接下来的四五天,众人只碰到了一些弱小的异族,收获了一些战利品,林听涛忍不住要得意一下,说按照我选的路走,肯定没问题。

马疯子也不跟他斗嘴,只是每场战斗之后,将战利品及时地发下去。

后加入的七名修者,对此是感触颇深,尤其那五名灵仙,直接将感激化作了行动——每逢战斗,他们都争先恐后地冲杀,并且根据各自的修为和长处,自发地组成了战斗小组。

姬上人将这一幕看在眼里,心里真的不是滋味:跟军队在一起的时候,一个个地明哲保身,现在就好像嫌灵气太多一样,没命地冲杀,真是人情冷暖啊。

他偷偷地向郭保宗抱怨,郭上人觉得,他这个想法有点不正确,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赏罚分明了,这应该是必然的结果。

不过,对方毕竟是军队的同伴,郭保宗也不好说什么,只是笑着表示,这些人也就挣这点零散的战利品,遇到真正强悍的异族,还得是靠军队,或者高阶修者。

他的话好像带了诅咒一般,两顿饭之后,队伍就遇到了大家伙。

幽冥界没有日夜之分,一般是很难用天数来即时的,尤其是时间比较短的时候。

马疯子为了让大家维持时间的概念,硬性规定,每隔十二个时辰,就要有一次吃饭时间,饭后还要休整三个时辰。

当然,各人的饭食都是自理的,谁要不想吃饭,那也由他,但是不能阻碍其他人吃饭的权力。

林听涛对此表示不解,郭保宗倒是出声解释了一下——保持时间观念,是很有必要的,尤其在感受不到时间明显流逝的幽冥界。

习惯的力量,是非常可怕的,一旦时间观念慢慢丧失,很可能大家在不知不觉中,寿数就到了,所以一定要警惕这种事情的发生。

对这样的解释,马疯子表示出了一定的赞赏,“你小子倒也不是特别草包。”

他身为曾经的宗派执掌,眼界广年岁长,才知道有这说法。

但是一般的修者,真的未必想得到这一层,听这军队中的高阶天仙说破自己的用心,他有几分得意——明白了吧?我这么做是有章法的。

所以两顿饭的时间,大约就是两天左右。

第一时间发现不妥的,是负责探查的灵仙,在最前面折叠空间飞行的二级天仙,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,反倒是跟在后面的灵仙,猛地惊起了几根藤蔓,向他狠狠地卷来。

灵仙也足够机警,并没有因为前方有上人探路,就彻底放松,遇袭的第一时间,他就祭出了一张火属性的低阶灵符,然后掣出飞行灵器,没命地向上方飞去。

这次,他们是遇到了一个奇大的伊藤群落,足有数万根伊藤,占地面积有上百里方圆。

因为有三名真人战力的修者,以及六名天仙,在短暂的商量之后,大家决定对这一伊藤群落发起攻击。

按说,伊藤虽然能够缓慢移动,但大体上还是植物属性,征战幽冥界,是找异族修者作战,没必要对这么一大堆植物下手。

这么想的人,忽视了一点,风黄界的修者来征战,不单是为了保卫家乡,也是为了利益,上万块的阴气石摆在面前,谁可能放弃?

既然位面大战的定义,就是掠夺性开采资源,面对这么一大笔财富,放弃的话,那可真是罪过了,而且……死了的敌人,才是最好的敌人。

就像风黄界曾经遭遇的若干次位面大战中,手无寸铁的凡人,照样是异族的杀戮对象,位面之争和文明之争,从来都是血淋淋的。

这一场大战,足足持续了九十余天,这还是在后期,众人的配合越来越娴熟,否则起码要多用一倍的时间,才可能结束这场战斗。

当然,更重要的是,打到后来,人族修者的数量,越打越多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